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01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湘江风雷活动大事记(湖南高司1967.04.00)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湘江风雷活动大事记
湖南高司
1967.04.00

66年10月:张家政、舒无等人在北京发起成立湘江风雷,叶冬初也乘机钻了进去。当时,首都三司、中国科学院革命造反派和湖南赴京革命师生员工出于对毛主席故乡文化革命的高度负责,给于了大力支持。

10 月24日:在首都三司、社会科学部造反派的支持下,要求陶铸交出张平化,在中宣部开了一个批判大会。这个大会本来是北京的工人、革命师生、干部一起召开 的,然而叶冬初却把其他革命群众一脚踢开,急忙起草了一个“张平化被批判了”的电文发至长沙,将功劳完全归于湘江风雷。

10月26日:晚上,在北京水电部招待所,由张家政、叶冬初主持会议,由舒无助威,蒙蔽一部分群众,借口10月24日在中宣部批判张平化的会上,赵连城和彭少云等耍了阴谋,搞了“右倾”、“折衷”,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围攻了四个小时。

10月30日:在人民大会堂,陶铸接见湖南赴京代表,张家政给陶铸戴上湘江风雷的袖章,正式聘请陶为湘江风雷的顾问。

11月2日:湘江风雷一伙回长,张平化连忙指使秘书毛况生打电话,通知文革办负责人:“湘江风雷回来了,平化同志明天接见,你们要准备会议室,要专车专人到二招待所去接,他们的负责人叫叶冬初……,你们要热情一些,要跟省委招待所传达室的同志讲好,他们出入不要阻挡。”

11月4日:张平化与湘江风雷头目在省委招待所第九会议室会谈。(内容见前)

此后,叶冬初与张保持经常联系。

11月13日:革命群众在湖南剧院召开了批判张平化的大会,筹备和主持这次大会的不是湘江风雷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而叶冬初之流却不知羞耻将功劳全归于湘江风雷。

11月14日:封闭湖南省委,戳穿张平化之流窝藏、转移、烧毁黑材料的罪恶勾当,采取这种革命行动的是很多革命组织,不是湘江风雷的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可是叶冬初却将功劳全归于湘江风雷。

11月19日: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挑起建湘瓷厂的流血事件,许多革命造反者前往支援,叶冬初等看到时机已到,趁机搞反革命宫廷政变,排挤当时在司令部工作的真正的革命左派10多人。

11月×日3时:湘江风雷金猴支队187名暴徒没有买票企图冲进车站强乘604次列车,造成604次列车在长沙晚开9个钟头的事故。

11月20日: 80名湘江风雷暴徒抢占由长沙开往北京的658次红卫兵专车的4个车厢(经再三劝解才只占了两个卧车厢),这次80人上北京,张平化亲笔批了两千元。

12月×日:早晨5点多钟,由南宁开往北京去的6次特别快车到长沙车站后,车将要开动时,由南边树底下跑出来70多名湘江风雷暴徒拦住6次快车闹事,造成晚点5小时的事故。

12月初:湘江风雷在长沙市南门口一个店里买了70把电工刀子。后来,孙云英、丁维克等到宾馆向省委汇报,候鸿业也提出:“这样搞事情不好办,建湘瓷厂也带去了很多凶器。”张平化之流却置之不理,不加制止,有意纵容。

12月8日:湘江风雷头目程松卿带了暴徒20人将曾被湘江风雷排挤出来的中南矿冶院学生赵××、杨××拘留三天三晚,因谢若冰诬告他们偷了黑材料;二人在拘留期间受尽了污辱和各种无理拷问,非法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连解大小便也有几个人监视。

12月15日:湘江风雷要跟张平化谈判,地点定在省委蓉园里,定时十天左右。

12月16日:叶冬初与侯鸿业谈判,叶给侯一分湘江风雷内部整风文件,张平化看了这个文件说,这个文件很好,要省委帮助印刷,并要求在地委书记会议上宣读这个文件。

12 月×日:湘江风雷600多人到长沙车站骚扰,其中300人强占车站广播室,另300人拉着章伯森。这群暴徒围住车站指挥部三个同志,监视他们的行动,并对 一姓任的同志强行逼供。车站同志再三宣读中央指示,耐心解释,暴徒不听,还是强乘了624次列车,而且拦住列车达6个小时之久,严重影响了交通运输。

12月×日:××织布厂湘江风雷100多人抓着市委书记要签字购票,当时逼着市委购了80多人的票,但只有30人乘车。

12 月25、26日:湘江风雷红旗战团一、三战斗队反动头目打着造反的旗号,纠集200多人到省工矿贸易公司大造经济反,强行要求批给工作服6000套,雨衣 1500件,纱手套10000双,并威胁说:“超过晚上11点不解决,第二天9000人不出工,工资照发。”该单位的当权派和反动头头狼狈为奸,如数批 给。当时将仓库仅存的雨衣1000件强行提走。

元月3日:(1)上午由广州开往北京的16次特别快车到长沙后,湘江风雷一小撮暴徒以运送伤员为借口,用担架抬了一个所谓伤员直冲软卧车厢,列车员、列车长劝阻无效。暴徒们在车上殴打、绑架、审讯列车员,一直行凶到终点站北京。

(2)陶铸被革命人民揪出来了,湘江风雷看到顾问露出了马脚,好不惊慌,其总司令部急急忙忙在元月5日将其开除了事。一直不揭发,不批判陶铸的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唯恐触到自己的痛处。

元 月5日:(1)湘江风雷一手操纵的“1·15”大会常委会讨论会上,湘江风雷的头目叶冬初等人别有用心地恶毒攻击高司,扬言高校司令部是“修正主义”的司 令部,要砸毁高校司令部,要在东风广场召开20万人的批判大会,批判高司的“修正主义”观点。并诬蔑说:“你们下乡、下厂不是积极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而 是为了捞点材料,写几分传单。”等等。大作攻击革命组织的舆论准备。

(2)积极支持湘江风雷的三司驻长联络站的高继红、高飞、陶毅等5人在5号晚上和张平化在省委蓉园单独谈判达7小时之久,外面将门锁着,谁也不让进去。直到6号早晨5点,才让小汽车进去接5人回去。会上他们对张说:“你的问题暂时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看你以后的行动。”

张平化送走他们后,高兴得了不得,说这些同志是真正的革命者。给他送吃的时,张平化乐得二口吃了一个鸡蛋。

元月6日:湘江风雷唆使井冈山红卫兵中的一小撮混蛋开动宣传车谩骂高校司令部,并在大街上和高校司令部门口贴出了“踢开高校司令部这块绊脚石,彻底闹革命”等标语,并抓去高校司令部工作人员一人。

元月7日:湘江风雷唆使井冈山的一小撮混蛋深夜闯入高校司令部造反兵团驻地,砸烂后勤部的锁,抢走了司令部单车三部。

元月8日:湘江风雷一小撮强盗爬上五一广场上的电线杆,盗走了高校司令部高音喇叭。

元 月9日:在“1·15”大会筹备会上,湘江风雷、三司驻长联络站、红旗军头头,提出要在长沙搞所谓“红色恐怖”(实际上是白色恐怖,是形“左”实右的资产 阶级货色),蓄意践踏16条。他们谋划:要在“1·15”大会上给省、地、市、县委级的干部戴上不同高度的高帽子游街。

元月10日:叶冬初在“1·15”大会筹备会上说:“贫下中农文化水平低,工作能力有限,只能搞接待。”

元月11日:晚上,“1·15”大会常委未经研究,叶冬初独断专行,召开全省的电话会,其内容如何,其他常委概不知道。

元 月12日:湘江风雷大游行,把矛头指向高司和湖大。拟定的17条口号中,有13条是攻击高司和湖大的。其中有“湖大一小撮右派的面目彻底暴露了!”“坚决 打垮湖大一小撮右派的猖狂进攻!”“湖大革命师生不要受一小撮人的蒙蔽!”等口号,其来势之凶,有过于“8·19”事件中反革命势力的气焰。

元月13日:(1)湘江风雷的暴徒窜入高校司令部,劫走高司的喇叭、电话机。

(2)湘江风雷的帮凶红旗军凌晨1:30冲入野战军总部,抢走野战军军旗一面、自行车两部、打字机一架,油印机一架、闹钟一个、钢板一块及其他物资。

元月14日:(1)湘江风雷、长沙市井冈山红卫兵中一小撮强盗偷走高司六个喇叭,后被高司同志发现,抓住其3人。继而有百余名暴徒冲入高司抢走了那3个强盗和两部电话机,捣毁了几张门;将一部全新单车从三楼甩下,摔坏。准备抢走广播器材未成并打伤高司工作人员4人。

(2)在冶金招待所殴打衡阳市红色造反者代表,三人被打伤,汽车被砸坏。

(3)14号前后,将大量犯过错误的长保军和受蒙蔽的群众戴高帽子,手举稻草游街,连15岁的小孩也成了“铁杆保皇分子”。

(4)下午七时,湘江风雷,三司驻长联络站在新华电影院召开了湘江风雷所属支队长以上干部(400多人)会议,布置了攻击高司和湖大的“策略”和“措施”,摘录其中4点如下:

①要在15号晚12点前发动所有赞同湘江风雷观点的组织贴出攻击性文章。

②对于其他赞同高司和湖大的造反组织进行挑拨,挑拨的方法是,说什么“湖大和各高校的学生要造工人阶级的反”,以造成各工人组织对高司不支持。

③在暂时辩论时不动手,如辩论占弱势,在必要情况下发扬以往对“长保”、“三八”、“赤卫队”的手段,即抢、打、抄。

④对“长保”、“八一”及其他保皇组织的人,只要他们支持我们,大门应当打开,以壮大“革命”力量。

(5)《湖南日报》的权被红色新闻兵所夺,湘江风雷企图把湖南日报成为自己反革命的喉舌。

元月15日:(1)抢劫毛主席故乡红卫兵单车8辆,凶手被抓住。

(2)15 —20日,正是批判经济主义的时候,湘江风雷4人找张平化要求批2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和50张南下代表团去广州的火车票。高×(省监委副处长)说:“要经过 反对经济主义联合调查团的批准”(由高司等组织组成),张平化说:“就按叶卫东(即叶冬初)同志的意见办事。”这真是有求必应,何等方便!

元月16日:(1)湘江风雷、红旗军90多人乘2部汽车于凌晨2点左右冲进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长沙革命造反司令部,砸烂门窗,抢走公章3枚、现金88.39元,发票1400余元,存款205元,并抢走广播器材、录音机、发电机、收音机等物资,打伤该司令部战士邹松平同志。

(2)晚上湖大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宣传队应邀到湖南剧院演出,宣传毛泽东思想,刚演出不久,几个混蛋就制造借口,抢走全部道具。

(3)湘江风雷红旗战团4个头目到省工矿公司强行索取6009套工作服,当时在场的负责同志向他们反复宣传中共中央关于反对经济主义的通知精神,他们却置若罔闻,还要抓走在场的负责人熊振华。

元月17日:(1)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160—170人借抄黑材料为名冲进湖南赤红造反兵团总指挥部,抢走价值3000元的物资,并抓走该指挥刘牛保等4人,扣留达一天之久。

(2)湘江风雷、红旗军等300多人闯入65年大中院校毕业实习生(红湘铁骑)革命造反军总部,将总部洗劫一空。

(3)抢砸毛主席的红卫兵湖南总部8辆单车,凶手被捉住。

(4)抢砸红卫兵湖南中等学校联络总部韶山兵团十二中分团。

(5)和红旗军紧密配合进攻军区,妄图篡夺军权。

(6)湘江风雷在新华电影院召开的会上,抛出极其反动的五点声明,叶冬初在会上叫嚣:“湘江风雷和湖大的矛盾是敌我矛盾”,“湖大和高司是新的长保军”。并造谣说:“湖大要调回外地师生搞反革命政变。”

(7)湘江风雷红旗战团一千多人冲入东方红总部会场,绑架熊正吾,砸了其总部。

元月18日:(1)湘江风雷近1000人冲到矿冶,演出了围攻革命师生的丑剧,打伤矿冶同学2人。

(2)晚上11:40左右,湘江风雷、长沙市大专院校革命造反司令部的一小撮暴徒冲进高校司令部,大肆抢劫,将广播器材、油印机、自行车、发电机等物资抢劫一空,并行凶打人,抓走了两名红卫兵战士。

(3)晚上10:00左右,湘江风雷、海燕、星火兵团抢劫湖南中等学校革命造反联络总部,破坏和抢劫大量国家财产。

(4)湘江风雷学生战团钢铁支队和帆布厂红旗军5人在凌晨2:15左右抢砸了毛主席的红卫兵湖南总部十二中分部,抢走了广播器材和油印器材。抢砸的借口是支持了高司。

(5)18日晚上,湘江风雷、红卫兵大专院校革命造反司令部200多人抢砸了阶级教育展览馆,抢走红绸子54尺,深色红布228尺,红旗39面,现金125.5元等东西100余件。

(6)凌晨2点左右,湘江风雷学生战团钢铁支队和帆布厂红旗军300余人,由湘江风雷直属大队五支队长胡项山(劳改3年释放犯)带领,冲入捍卫毛泽东思想工农革命军总部,大肆抢劫和行凶,并抓走该部两同志。

(7)抢砸省文联总务室。

(8)与其帮凶红旗军配合,向军区猖狂进攻,扬言要接管湖南军区。封闭军区电台、电话总机房,强行冲入军区作战、机要二值班室肆意搜查和破坏,使机器失去控制。

(9)湘江风雷为张平化免受湖南省红色造反者的批判斗争,将张平化窝藏起来。

元月19日:(1)凌晨2点左右,湘江风雷中10多名暴徒抢砸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造反有理军红卫中学军分部,抢走新单车2部。

(2)8点多钟,湘江风雷的帮凶青年近卫军一小撮流氓乘坐一部小轿车冲入了十二中学,抢劫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造反有理军军分部,抓走并打伤一人,抢走4部单车。

(3)抢劫红铁军总部第一支队队部。

(4)与帮凶红旗军配合,于晚11点左右,冲入军区机要指挥系统,中断战备指挥,同时对解放军战士拳打脚踢,打伤10多人,2人住院,并企图抢劫军区车辆。

元月20日:(1)湘江风雷中一小撮混蛋以批判张平化为名,行包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张平化之实,窝藏张平化,阻挠全省红色造反者对张平化的斗争,与广大的贫下中农对抗,企图扼杀革命的农民运动。

(2)破坏“1·20”大会,派出4辆卡车捣乱会场。

(3)《湖南日报》拒不刊登湖南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大会召开的文章,甚至对这样全省性的大会连消息也不报导,无视全省广大的贫下中农和红色造反者。

(4) 中午,湖南军区正式公布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关于湖南红旗军、红导弹等红卫兵组织到军区动手打人、抓人问题的指示”,湘江风雷、首都三 司驻长联络站、红导弹等做贼心虚、慌了手脚,纷纷打电话到中央询问,并派人到北京去探听。以怀疑为名,行抗拒中央指示之实。

(5)军区要求《红旗军》的问题登报,湘江风雷、首都三司驻长联络站等拒不答应,《湖南日报》也迟迟不发红旗军的问题。

(6)公开抗拒中央指示,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向军区示威、支持反动组织红旗军。

元 月21日:(1)凌晨3点左右,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红旗军等组织1000多人对高司进行阶级报复(当晚高校司令部等组织查封了红旗军总部),反革命气 焰十分嚣张,他们翻墙破门,冲入高校司令部,毒打司令部工作人员,砸毁国家财产,抢走能抢的东西,甚至连同学的手巾、帽子、钱包,也抢劫一空。并绑架红卫 兵100多人到天主教堂,私设刑堂,严刑拷打,其法西斯暴行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惨案发生过程中,高校红卫兵司令部红卫兵200多人惨遭毒打,150人受 伤,重伤2人。

(2)凌晨3点左右,湘江风雷、红旗军、红导弹、青年近卫军等1000多人冲入省文联,对省文联进行了疯狂的抢劫。

(3)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红旗军等组织中一小撮土匪抢劫了湖南版画战斗小组。

(4)晚上,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100多匪徒抢劫湖南大学文革宣传组河东联络站,打烂了门窗,强行抢走棉被10床、毯子6床、油印机一部、单车一部等物品。

(5) 晚上7时,红旗军、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约400—500名暴徒由红旗军曾旦初、韦××等人带领冲进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造反司令部,大肆抓人打人,将工人 李伯先等9人打伤,三入重伤,并抢走棉被14床、自动电话机一部、新单车一部、棕绷床10个、办公桌12张、椅子34张等共计30多种。

(6)晚11点左右,湘江风雷、红旗军400多暴徒冲入湖南无产阶级革命造反司令部湖医分部造反团,将其抢劫一空。

(7)湘江风雷等一小撮暴徒于11点左右冲入宾馆,殴打东方红“11·19”造反团人员,并绑架东方红总部负责人熊正吾。

(8)大肆散发“紧急辟谣”等反动传单,公然叫嚷中央指示是假的,大写“誓作红旗军的坚强后盾”等反动标语,企图为红旗军翻案,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向军区和革命群众示威。

(9)湘江风雷抢砸了常德农校、涟源东方红中学。

(10)凌晨3点,湘江风雷等50余人抢劫捍卫毛泽东思想长沙战斗兵团司令部,并抓走负责人2人。

(11)晚上打伤赴湘江风雷总司令部谈判的2名省红色造反者代表。

(12)晚上叶冬初抛下省红色造反者谈判代表不顾,急急忙忙接见红旗军的人,密谋策划。

(13)湘江风雷水电支队发表声明,遣责叶冬初之流的反动立场,并宣布退出湘江风雷。

(14)红旗军、湘江风雷等组织中的一小撮混蛋冲进湖南医学院南院、附一院等处,先后冲击4次,砸毁“九·一五”、“八·三一”红卫兵总部,进行捣乱,并抓走陈同春、张明亮等人,其中有一位同学被他们拳打脚踢,满身是血,直至22日上午10时才放回。

(15)凌晨2点多种,湘江风雷、红旗军的混蛋在五一广场几次拦截解放军的宣传车,借故看有无抓红旗军的人进行非法搜查。

(16)首都赴湘联合战斗队到街上贴标语,受到一小撮湘江风雷暴徒的围攻。

元月22日:(1)1:30左右,湘江风雷、全国红色劳动者统一战线的100余名暴徒冲进造反有理军军部,抢走桌子4张,椅子1张等物资,并抓走该军战士四人。

(2)凌晨1:30湘江风雷东区分部1000余人抢劫中华儿女红卫兵司令部,围攻该司令部工作人员,砸坏了三部单车锁,这些暴徒一直闹到早晨5点才走。

(3)湘江风雷晚上抢劫了毛主席的真理军长沙市工人总部,将其总部抢劫一空,并抓走该总部工作人员2人。

(4)青年近卫军一伙人冲击高校司令部,叫嚣要封高司。

(5)凌晨,湘江风雷帮凶青年近卫军等一小撮暴徒抢劫长沙红卫兵兵团司令部。

(6)湘江风雷在东风广场开大会(中央关于红旗军的指示已经下达2天了),但反动组织红旗军却打着红旗军的旗子参加了大会,后来鉴于群众的压力,大会主持者才温和地叫红旗军拉下军旗。

(7)湘江风雷在东风广场搞了一个为罗新发的平反大会。在会上抓了大大小小43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保皇分子”罚跪,大搞武斗和变相体罚。这个大会是以搞平反为名,公开与全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大会对抗。

(8)益阳、衡阳、零陵等专区的红色造反者代表过河游行,游至蔡锷路时,湘江风雷无理取闹,打伤代表一人,抓走代表4人,打烂我们敬爱领袖毛主席的画象一幅。

(9)凌晨1点左右,湘江风雷、红旗军、红导弹抢劫革命到底红卫兵总部(朗梨公社贫下中农造反派组织),与此同时还抢劫了一个生产大队部。

(10) 下午,湘江风雷、三司驻长联络站等二十多个组织召开了一个黑会,通过了一个对红旗军假打倒、真包庇,为红旗军涂脂抹粉的“联合通告”。在这个会上,湘江风 雷等的负责人发言的中心内容为:①矛头对准高司,不准高司插手取缔《红旗军》的行动,有的人甚至要在声明中将高司与长保军、八一兵团并列点兵。②对红旗军 的人要保护、要接管。甚至有人说:“以后红旗军战士要参加我们的组织,必须原来负责人证明他是红旗军的才能‘接收’。”

元月23日:(1)湘江风雷等组织60余人冲进高校司令部企图抢劫广播器材,由于已转移未遂。暴徒搞走了高司的牌子,捡了一些破书,没趣地溜走了。

(2)红旗军联合兵团在五一广场贴出“强烈抗议湖南军区非法扣留我红旗军战士!”等反动标语。

(3)凌晨3时,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一百多名暴徒抢劫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长沙造反有理军军部,抢走人民币60元及若干红卫兵袖章,砸坏汽车一部,走时抓走该军战士4人。

(4)晚上11:30左右,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中一小撮坏蛋横蛮无理地冲进“红流”长沙市贫下中农革命造反司令部,把该部的东西抢劫一空。

(5)晚上,湘江风雷的帮凶青年近卫军等一小撮暴徒又一次袭击长沙红卫兵兵团司令部。

(6)在省展览馆打伤省红色造反者代表一人。

(7)凌晨2点,湘江风雷开来2部汽车100余人抢劫捍卫毛泽东思想长沙战斗兵团司令部,计抢走棉絮30床、毯子10床以及油印机、闹钟等10多种物品。

(8)凌晨3时,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200余人抢劫毛主席的真理军长沙工人总部,破坏汽车2辆,损坏了门窗,抢走手表一块、人币28元、粮票10斤等物。

(9)抢砸无产阶级革命造反司令部。

(10)清晨,湘江风雷的暴徒抢劫了财贸学院给在展览馆一夜未休息的省红色造反者代表送饭的宣传车,抢走高音喇叭2个以及一些其他物品。

元月24日:(1)以湘江风雷为首的一小撮混蛋冲进高司,撕掉了全部声援高司的标语,强行贴满了反对高司的标语。

(2)抢砸毛泽东主义红卫兵险峰造反激战兵团湖南总部。

(3)在长沙渡口绑架省红色造反者代表一名。

(4)湘江风雷浏阳河战团朗梨支队伙同联合指挥部于凌晨抄了朗梨市花园大队农民伍海秋的家。

(5)湘江风雷开大会,名为“批判”张平化,实则把矛头指向高司。

(6)湘江风雷长征支队宣布退出湘江风雷。

(7)湘江风雷出动大批人马,把高司和支持高司的大字报复盖、涂抹。

(8)湘江风雷总部散发支持红旗军的传单,并在解放军驻区大贴“解放军战士坚决起来造反,彻底打垮军区!”等反动透顶的标语。

元月25日:(1)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长沙井冈山举行大游行,高喊:“坚决支持红旗军!”等反动口号。

(2)再次冲进高司,没有捞到油水。

(3)湘江风雷纠集了10来个组织,秘密策划对付全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和高司的“办法”,摘录其中三条如下:

①利用某些地区贫下中农代表和厂矿代表对高司的不同意见(即站在支持湘江风雷一边的)进行大肆煽动,以便将代表拉过去。由他们再主持另一个全省“红色造反者大会”,如不成,再强迫省委另发通知,召集赞成他们观点的代表,召开分裂会议。

②加强宣传工作。

③对红旗军、红导弹的成员,应采取欢迎态度。

(4)湘江风雷总部某些人公开叫嚣:“我们和红旗军是有感情的,我们要等红旗军上京告状回来才能真正定是非。”

元月26日:湘江风雷等组织发出特急通告,把矛头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并写出要“夺军权”的反动标语,再次向军区示威。

元月27日:(1)湘江风雷、井冈山红卫兵继续向军区示威,大量散发红导弹驻京联络站的假传单,散布红旗军不是反动组织的谣言,贴出了“红旗军是革命组织”的反动标语,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

(2)上午,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三司驻长联络站等同时间出动宣传车,连续广播三司“送上门”战斗队的大字报。

(3)湘江风雷等组织的游行队伍向高司、湖大示威。大队人马在湖大办事处门口挑衅停留达3分钟之久。

(4)湘江风雷、三司驻长联络站一小撮人在黄兴路司门口附近抢劫益阳专区红色造反者宣传车,二人被殴打、三人被抓走!汽车被砸坏,当场抓住二个凶手。

湘江风雷跑到河西骚乱,高喊“打倒高司!”“打倒湖大一小撮!”等口号,向矿冶、湖大、师院革命师生示威。

元月28日:(1)下午2点,在湘江风雷总司令部,三司驻长联络站、北航红旗驻长联络站等20多个单位开誓师会,高喊:“高司必败!”“湘江风雷必胜!”“打倒湖大一小撮!”等口号

(2)下午湘西红色造反者代表团宣传车行至南门口,湘江风雷等立即用五辆车子围攻,爬上湘西代表团的车子,抓、打、抢,如同土匪。

(3)砸抄高司所属矿冶学院、师范学院驻“湖南日报”全无敌战斗队。

(4)湘江风雷宣传车在火车站围攻高司湖南农学院宣传车,大肆抢劫。

(5)下午一时在湘江风雷的指使和直接参予下,国际红卫军等30余人抢劫了抗大造反军一部宣传车,同时强行封了抗大造反军总部,抢走了一切财产。

(6)26、27、28三晚湘江风雷等组织中的一小撮混蛋借故冲进高司,制造武斗,侮辱高司战士。

元月29日:(1)为强烈抗议苏修迫害我留欧学生的滔天罪行,全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和高司、矿冶、湖大总部冒雨游行,游行队伍被湘江风雷拦阻。

(2)下午3点左右,湘江风雷在南门口抢劫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造反有理军的宣传车。

(3)下午湘江风雷、青年近卫军中一小撮暴徒在南门口砸坏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团、湖大宣传车各一辆。

(4)晚7时左右,北联站等一小撮人坐在一辆水陆两用汽车里,兔头鬼脑地到湖大搞反动宣传,大肆放毒。

(5)大专院校红卫兵司令部等组织也开了宣传车到湖大造谣,制造反革命舆论。

元 月30日:(1)中国人民解放军湖南省军区组织一万多名解放军指战员,浩浩荡荡地上街游行示威,坚决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夺权斗争、坚 决打倒反动组织红旗军。湘江风雷等组织中一小撮亡命之徒对着解放军大喊大叫,湘江风雷后勤部的葛建华等无赖在地上打滚,拦阻解放军的宣传车,真是螳臂挡 车,不自量力。

(2)湘江风雷的暴徒在30号前后撕掉、涂改、复盖高司的大字报、标语不计其数。

(3)长沙纺织厂湘江风雷两部宣传车来湖大造谣诬蔑,扰乱全省红色造反者斗争张平化的大会。晚上,他们唆使长沙纺织厂不明真象的群众200余人来湖大,企图挑动工人斗学生,经解释后,他们自动回厂。

(4)湘江风雷于晚上在展览馆进行了“组织整顿”,慌慌张张“清洗了”一批历史不清的人物,企图欺骗革命群众、蒙混过关。

(5) 元月三十日上午,三联站纠集北联站、红色硬骨头造反队,在省民政厅招待所开了一次重要会议。会上决定下一步行动方针是:“一个中心,三条线。”中心是夺 权。三条线是:支持湘江风雷;批判高司;炮轰军区。此会议于晚上在红色剧院继续进行,与湘江风雷等组织一起在会上确定:元月三十一日晚到矿冶行动,制造事 件,把军区引出来,企图嫁祸于军区。二月一日与二月二日大量写标语口号,三号将标语口号贴满全城,四号到军区示威游行和静坐,企图迫使军区司令员龙书金出 来谈判。

元月31日:(1)为欢呼红旗杂志第三期社论的发表,高司举行大规模游行,湘江风雷组织了一些人和宣传车多次冲击和切断高司的游行队伍。

(2)湘江风雷伙同青年近卫军、北联站到矿冶进行挑衅,制造事件,他们围攻矿冶学院的革命师生,冲击矿冶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总部和学生宿舍并行凶打人。

(3)晚上湘江风雷一小撮混蛋冲进哈军工驻长联络站,砸毁了该联络站,并打伤了哈军工的革命师生。

(4)晚上,哈军工红色造反团驻长联络站的宣传车被湘江风雷一小撮暴徒抢劫。

(5)下午五时,湘江风雷“谣言编辑社”又贴出了一张污蔑解放军和国际友人的所谓“最新消息”,声称:

①元月26日北京来的九个解放军参加了湘江风雷,并占领了龙书金的家。

②阿尔巴尼亚歌舞团带上了湘江风雷袖章,加入了湘江风雷“革命”组织。

(6)湘江风雷的爪牙——长沙一中夺军权兵团在市中心各地贴出了小字报,叫嚣要夺军权。

(7)反动组织红旗军拼命挣扎,妄图死灰复燃。五一广场上出现通告:《凡属原我部红旗军战鹰支队战士限于元月2日来我部报到,否则以除名论。地点:五一路房地局。》其上盖有公章。

2月1日:(1)湘江风雷在城区广播,要求“革命左派组织”到河西去!砸矿冶!

(2)湘江风雷伙同青年近卫军、井冈山红卫兵、红导弹等组织三万多人离开生产岗位,大举围攻矿冶,捣毁了“革命造反楼”、“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总部”和“文化革命联络委员会”,大肆抢劫。

(3)湘江风雷的混蛋抢走了解放军的一部小吉普车。

(4)湘江风雷的暴徒包围并冲击湖大办公楼、科学馆、中楼,有几百人冲进中楼。

2月2日:(1)湘江风雷欺骗部分贫下中农到长沙来,围攻革命学生。

(2)早晨2—7点,湘江风雷伙同其帮凶青年近卫军、井冈山等洗劫矿冶学院一舍、教工三舍和机电楼。并多次冲击国防科研的重要保密地××楼,造成流血惨案。

(3)晚上6点湘江风雷数千人第三次袭击矿院,暴徒们冲到七舍,蜂拥而入,一直冲到4楼,逐室搜查和抢劫,大肆绑架和殴打矿冶和外地师生。

(4)几百名暴徒继续冲击湖大办公楼,动手打、抓学生。

(5)五一路出现反动组织红旗军、湘江风雷等的标语和大字报。例如:“红旗军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红旗军战士杀不尽!”

(6)张平化在全省红色造反者代表大会上挨了斗争之后,绕道宁乡、湘潭然后回到省委。省委联合指挥部将张交给了湘江风雷反修战团保护。

2 月3日:(1)湘江风雷制定了几条对付军区、高司及其他革命组织的反革命措施。主要内容如下:①对高司,要乱打,打乱,压住这些大学生。②湘江风雷要死死 抓住其他革命组织,说:“湘江风雷是个大的革命组织,若是一垮,其它组织就会被消灭。”③各基层单位多派人到五一路、湖大办事处等地方去压住不利于湘江风 雷的宣传,压不过可以采取武力。

(3)清晨4点多,湘江风雷又调集数千不明真相的群众,企图洗劫矿冶其他几栋宿舍,但遭到彻底失败。

(4)湖大革命师生在从湘江风雷抢劫矿冶返回的宣传车上搜出菜刀、铁棍、铁锤、铁哑铃及带血的匕首等凶器。

(5)白天、晚上有少数湘江风雷暴徒在矿冶骚扰。

(6) 上午9点至下午3点,湘江风雷、红旗军临时指挥部、三司和北航红旗驻长联络站等20多个组织主要负责人在东风展览馆开了一个反革命黑会,着重策划了以下几 个问题:①各组织派出联合代表团上京告状。②各组织派出人到湖大去抢人。③派人包围军区,给军区施加压力,要他们支持我们。④立即夺取各种大权。⑤炮轰军 区,首先解决军区问题。⑥公开为红旗军翻案。

2月4日:(1)下午湘江风雷大批人马出动在街道围攻革命师生。

(2)湘江风雷唆使一批人成立一个所谓“与湖大谈判的代表团”,坐卡车到湖大,要求与湖大谈判,企图玩弄新的花招。在湖大革命师生的义正辞严的驳斥下,才灰溜溜地逃去。

(3)外地来长串连的革命师生自发组织起来,举行大规模集会和示威游行,声讨湘江风雷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滔天罪行,参加者有二百多个单位共8000多人,声势浩大,群情激昂,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

(4)湘江风雷疯狂活动,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大肆宣传“高司一小撮的罪行”,并且用几辆宣传车围着解放军揭露《红旗军》罪行的宣传车挑衅,把矛头指向军队。

(5)被革命造反组织封闭了的《湖南日报》突然复活,恶毒攻击高司。

(6)湘江风雷又一次窝藏张平化。经过如下:中午湘江风雷派龙××于下午2:30用白油布三轮汽车带张平化到韶山公社东方红大队麻东桥生产队姓邓的家里;下午5点湘江风雷负责人黄××又带了10人一直把张平化带到株洲一个工人家里,妄图保护张平化过关。

2月5日:(1)中国人民解放军湖南省军区宣布中央文革批示,宣判了湘江疯狗的死刑,广大革命群众无不欢欣鼓舞,全力支持、拥护。

(2)革命群众大力协助解放军捉拿了叶冬初、舒无、王天保、李敬林等反动头头。

(3)湘江风雷的头头抗拒中央指示,拒不投降,例如××厂湘江风雷头头竟煽动一些受蒙蔽的群众围攻解放军,并行凶打人,打伤三个解放军。

2月7日:十几万革命群众在东风广场集会,愤怒揭露和控诉湘江风雷、红旗军反动头目的滔天罪行。叶冬初、贺孟宣之流得到了罪有应得的下场。


出处: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