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0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康生接见湖南省革筹在京成员和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核心组的讲话1968.01.26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湖南省 移动到本区(2010-05-04) —

康生

1968.01.26


对湖南的问题,我是不很清楚的,听了同志们的发言,有了一种感觉,革筹小组的思想不那么一致,有些问题思想是模糊的。因此我就想你们急急忙忙的回去汇报,思想也不一致,各说各的。这样回去汇报,会造成混乱。

刚才吴法宪同志讲了,关键在什么地方呢?就是阶级观点、敌我界线不是那么清楚。十月二十四日林副主席明显的讲了这个问题,就是有三种反动力量,一种是走资派,走资派应从彭德怀算起吧!还有周惠,再加上个周小舟。庐山会议时,我接触过周惠,是一个很阴险的人。庐山会议以后,又有几件事:一是李六如的《平江暴动》,实为彭德怀翻案,编写了平江斗争史。网罗了一批叛徒。李六如这个叛徒,写过一本《六十年变迁》,是平江斗争史编写委员会的负责人。现在看是联络了一批人,从文化大革命中一看,他们参加不是偶然的,他们反对文化大革命,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庐山会议后,一方面搞平江革命史;一方面为彭德怀翻案。利用这个东西,招降纳叛。毛主席在十中全会上讲过,阶级敌人利用意识形态搞反革命舆论准备,这里面有很多反党分子,从文化大革命中看不是偶然的。反党分子利用文化艺术散布他的毒素,我只看了一个。拿刘少奇讲(你们湖南刘、邓、陶就占两个)有一个电影叫《燎原》,苏修夸奖这个电影,还有一个《怒潮》。这就是反党分子推翻无产阶级政权的一个准备。不久又发现了浏阳斗争史,其中有一个张启魁,又是特务,又是叛徒,这里面网罗了牛鬼蛇神。浏阳斗争史,胡耀邦也参加了。仔细一想,林付主席讲的,有走资派、有彭德怀的黑手。

国民党方面,湖南军阀是比较多的(周总理插话:四川以外,湖南第二,嫡系军阀也多)。湖南军阀还牵涉到安子文。有个张振汉,安子文把他找来,他还有个老婆叫邓觉先,两个人都是特务。以后邓觉先又把他的妈妈、弟弟、妹妹都搞来,全家搬到了北京,经常去香港,香港也经常来人。张振汉还回到长沙,安子文在中央开了会,立刻向张振汉报告。邓觉先到中央组织部象到家里一样。你们想一想,特务能钻到中央组织部来,你们组织里有没有钻进特务来?所以林付主席指示打中了要害,打中了敌人。但是我们的革命群众觉悟比较迟。群众组织观念模糊,到底有没有阶级敌人呢?到底有没有反革命三结合呢?没有明确的观念,所以阶级观点就不正确。从这里可以联想到:群众组织叫“夺军权”,毛主席的军权,只有帝国主义、国民党、反革命才要夺这个军权。明明是革命群众组织叫“夺军权”,还打出招牌,公开的还有那样多的反动纲领,杨曦光的反动文章,周国辉的反动报告,《湘江评论》一期一期的那样出,非常疯狂地向我们进攻,受不到严重打击。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什么问题?有的同志说原因,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这样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解放军,反对我们伟大的党,为什么在长沙有市场?这样为什么不造成混乱呢?道理的确是总理讲的。革筹小组应该深思一下,四十七军的同志,你们也应该深思一下。我感到革筹小组也好,四十七军也好,面临那样反动的东西,除了这次××(编者注:应指四十七军军长黎原)同志来才看到这样的东西,我们从电报上没有看到这样的东西,这东西很不平常。阶级立场、敌我界线模糊。由于划不清,因此,批判软弱无力。那方面那样的猖狂,如果我们阶级观念不明确,文化大革命怎么能搞好呢?阶级斗争怎么能搞好呢?群众为什么不混乱呢!

首先是为什么看不清敌人,然后找一找才看到派性作怪。有了派性,就看不清,打内战,放松了敌人,派性掩护了敌人。看不清,斗不狠,软弱无力。一方面“私”字作怪,另一方面,又被敌人利用。不是派性产生敌人,而是敌人利用了派性。

我听了××同志的汇报,我看了文件,觉得××同志警惕也是不够的。对那些东西怎么能不愤恨。揭露出来要愤恨,但不要走极端,不要随便捉人,要区别对待。但要理解同志们的义愤是好的。有这个义愤还是没有这个义愤好?有了这个义愤可能有点过火行动。我们是把这个义愤引导到正确方面来呢,还是泼一瓢冷水呢?一个青年没有义愤,怎么算得一个革命者呢!看到这些东西怎么能容忍呢?有的同志说了一些过火的话,应当体谅他们义愤的心情,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我讲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阶级观点模糊,敌我界线不清?这里有一个如何争取受蒙蔽群众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觉得革筹小组也不那么清楚。同志们讲,省无联内部有老造反派。群众还是受蒙蔽的,应该区别对待,把他们争取过来。这一点,大家都是一致的。问题是如何争取他,如何团结他。一个办法是因为有老造反派,因为广大群众是受蒙蔽的,我们就不敢尖锐地批评他们的反动纲领和行动,又怕“投鼠忌器”,这样手就软了,心就软了,怕把群众赶跑了。这样是否能把群众争取过来?这不是争取群众的办法。正确的办法应该是指出他们的纲领、行动的极端反动,使他们猛然醒觉,反戈一击。我们照顾到受蒙蔽,但我们立场不明确,如何促进他们的觉悟?你们说某某……这就是堵塞我们的批评。思想问题不是开一次会、说一句话就能觉悟得了的。如果我们不敢斗争,如何使别人起来斗争?我们动摇,如何使受蒙蔽的群众不动摇?这样团结的原则是模糊的,这样不能争取群众,不能使老造反派回过头来。另一种办法,立场坚定,思想上毫不留情地批判,才能使他们觉悟,才能团结一致。两种办法,争取受蒙蔽的群众。哪一个办法最好呢?我觉得后一个办法最好。

另外,我们对群众如何看,真正的革命群众不会反对毛主席,反对解放军,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应该相信群众,群众不会那么愚蠢,道理说清楚,他们会觉悟的。你看他们的纲领,那样反对毛主席,他们表面说拥护毛主席,实际上反对毛主席;表面拥护江青同志,实际上反对江青同志。我们把它戳穿,就会说服群众。我们的经验也是这样的,如我们处理内蒙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造反派对犯错误的群众采取什么政策?这样的问题值得考虑。群众和头头要划清楚,不要故意的都去捉人,这方面我们批评了“省无联”,是因为他们犯错误了。现在轮着你们犯错误了。我们解决全省的问题,我们批评了这一派,对那一派多说一点好的,明天一翻,他们就会犯错误,这几乎无一例外。在会场,不管你怎样交代,一出门就不行了。那天我们处理福建问题,我说福建作个例外好不好?结果还不例外,还是派性作怪。

坏头头叫他们自己去捉,自己批判。某某讲的,有人说“你们反革命两面派”,如果真这样,不但受蒙蔽的群众不能争取,一块作战的又闹起来了。你们那天回去有打仗的没有?(群众答:没有。就是湘江风雷把李仲昆搞到另一个地方去住了)如果是本组织搞的,那允许罗!不必那么急,何必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呢?×××同志耽心也就是这个问题吧!工作还是要做,家里出点问题也难免,打电话问一下,这方面要注意。不注意不仅自己犯错误,对文化大革命不利,对团结大多数不利,对抓坏头头不利。但是,注意这个问题有个前提,就是我前面讲的那个阶级立场坚定,不能因为注意这个问题,又不敢放手发动群众进行尖锐的斗争。

根据总理讲的,我讲的这几个问题,因为我了解的情况少,你们考虑,可能有错误。

  范品汉同志一月三十日下午四点二十分钟来电

记录人:省委机关《永向东》战团柳絮杨、唐俊亮

--------------------------------------------------------------------------------
来源:记录人:省委机关《永向东》战团柳絮杨、唐俊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