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4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省无联周国辉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1967.12.9)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首发】


周国辉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

     高校风雷负责人周国辉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在湖南制药厂湘江风雷湘药战团及红旗军湘药支队全体队员会议上的报告。(记录稿)

当前形势怎样?这是大家关心的事,目前关于形势的看法归纳起来有三种:一种是形势大好,什么问题也没有了;一种是形势大好,还有一股逆流;一种是形势不好。我的看法倾向第二种。
形势大好的标志还是主席讲的那几点,主要是看群众发动起来了没有。群众的的确确发动起来了,大家都在关心文化大革命的事。譬如人们在一起就议论今天这里武斗了,那里又打了一仗……。现在造反派不受压了,比起三、四、五月份好的多了,所以看形势也要发展的看。看形势好不好,还要用阶级斗争观点看,现在说形势大好,就是造反派正在组织队伍准备夺权,但同时又要看到现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还在起作用,张平化的九•二四报告的论调又恢复了。当前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又出现了一股逆流。
有的同志会提出问题:你讲形势大好,又说有逆流,这符合毛泽东思想吗?我说讲有逆流正符合毛泽东思想。毛主席在矛盾论中说:“矛盾着的各方面,不能孤立地存在。假如没有和它作对的矛盾的一方,它自己这一方就失去了存在的条件。”大好形势和逆流正是对立的统一。如一月风暴形势大好,接着出现二月逆流。
今天造反派又联合起来要夺权了,阶级敌人能甘心吗?不会的,因此,必然会出现逆流。
主席讲七、八、九三个月形势大好吗!为什么十月出现逆流就是正常的,那么二月逆流与十月逆流有什么特点呢?
二月逆流是把造反派打成反革命,搞资产阶级复辟。十月逆流是把坚定的左派打成反革命,贩卖改良主义黑货。二月逆流肃湘江风雷的流毒,实质是肃湘江风雷和造反派的造反精神;十月逆流提出批极左,实质是肃我们造反派的彻底革命精神。二月逆流是打击一大片,现在是到处揪一小撮。
当前这股逆流主要来自省革筹小组。有的同志会说省革筹小组是毛主席批的,能有逆流吗?省革筹开始成立时,湘江风雷,我们高校风雷和红中会都不同意,提出了我们的看法,中央首长说,要让他们表演表演,你们看一看,还没有登台表演就不看,不信任这是不好的。我们已看他们表演三个月了,他们充当了什么角色,执行了什么路线呢?他们是黑三线人物,群众组织里参加的是混入的工贼叛徒,他们执行的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根据何在呢?这就是要用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来对照,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是革命的大批判、革命大联合、革命三结合。先说说大批判,省革筹关于大批判搞了三件事;一曰批极左思潮,二曰斗争蔡、吴;三曰揪坏头头运动。
批极左思潮总共搞了四次高潮。
1、八月八日北京电话:说省革筹是中央确定的,反省革筹就是反中央。我们不同意,我们认为这个电话是反毛泽东思想的。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人民日报》社论写的清清楚楚,“党中央就是党中央。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党组织,就是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党组织。”我们不同意省革筹,怎么能说是反中央。这是第一次给我们戴上极左派的帽子。
2、第二次是八月三十日声明,它是我们造反派以锐敏的眼光观察形势,在新的阶段提出新任务,好得很。声明中关于内战的看法完全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关于反对机会主义的问题更是十分正确,现在不是有人违背了八月三十日的教导,好多造反派的头头坠落成了机会主义,因之,我们造反派一定要保持革命造反精神。有人说八月三十日声明是炮打周总理,请同志们去看看八月三十日声明,那有炮打周总理五个大字?有人说二月镇反的黑主师就是周总理,黑主帅怎么能说是周总理呢?也有人说二月逆流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犯错误,这是放屁,二月逆流既然是自上而下的全国逆流,那当然就有主帅。湖南是从一•二○批示揭开序幕,接着青海八•一八、内蒙、河南二•七公社……都遭到了镇压,所以我们不但过去揪,现在和将来都要揪。这是造反派在新阶段的新任务,好得很。第二次批极左,在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来湖南视察,给了他们当头一棒,而告终。当时他们还准备抓人,可是毛主席说不要抓人,这又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3、九•卅声明是第三次批极左高潮。每次中央革命的口号出来,就让反革命接过去为他们的反革命需要服务。主席讲要在革命原则下的革命大联合,可是有的又去掉革命原则大谈无条件联合,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真正的革命者挺身而出,写出了九•卅声明,从而捍卫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他们搞的联合是假联合之名,行解散之实,想把我们艰苦奋斗四个多月换来的湘江风雷四个大字砍掉,怎么能砍掉呢?这当中有人搞鬼,长沙晚报发表了社论叫好,登了工联负责人唐忠富的文章说是资产阶级司令部已经彻底摧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已经批垮,两个彻底表明了阶级熄灭论。而且把工联解散总部和唐的文章在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全世界都知道中央表态的左派组织解散了,苏、日修都为之叫好,在这样的情况下,革命有夭折的危险,省无联更应运而生,我在下边还要专讲。
①、有人说省无联产生是形左实右,我们省无联并没有说一步登天,而是逐渐联合,逐渐消灭山头,这怎么能叫形左实右呢?那些不顾客观实际一步登天的人才是真正的形左实右。
②、有人说省无联不要工联参加这是小资产阶级派性的产物。我们说工联当时已经解散,我们怎么和它联合,我们希望工联广大战士参加我们的组织,我们那有派性,有的是无产阶级党性。
③、有人说总理讲了不要成立省无联,这是因为某些人向总理谎报情况,总理不了解真实情况而讲的嘛!要不为什么那些反对九•卅声明的人,却又按照九•卅声明的精神办事,恢复了总部呢?
④、借林副主席对湖南的新指示掀起了第四次批极左高潮。所谓极左派是以极左面貌出现的右派,我们根本没有右过,正是他们一惯的右,现在又跑到左边,可是他们却先下手为强,想把我高校风雷、红中会……打成极左派,可是现在又破产了,现在是相持阶段。
当前批极左的矛头指向谁呢?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个原则问题。他们批极左的矛头是对准湘江风雷、高校风雷、红中会、东方红这些革命造反派,斗争的矛头错了,这是方向错误。
批极左的要害是什么呢?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本质是批判的、革命的。在革命斗争中出现一些过火行为是无可非议的,毛主席说,矫枉必需过正,有人说造反派打长保军也是极左思潮,也要批判,所以批极左思潮就是毛泽东思想,正如列宁语录中说的,机会主义惯用的手段就是,借口在实行正确路线中有过火行为,就来取消这条路线,用机会主义的路线来代替它。批极左就是为二月逆流翻案。高司的行动计划中提到极左派操纵的湘江风雷必须批判,所以说批极左是符合保守势力的。批极左的流毒很深很广,如游击队,有个小鬼看到日本鬼子已有一半人进入埋伏圈要扔手榴弹,李向阳拉住了没有扔,看电影的人就有人说这小鬼是受极左思潮影响,小鬼扔手榴弹要炸鬼子这完全是革命行动,怎么能说是极左思潮的行为?可见批极左流毒之深。现在农村凡是打人都成了极左,都得批,影响多广,所以批极左完全不能批。批极左,这和二月逆流肃湘江风雷流毒一样,肃了半天,肃到自己头上了,同志们千万不要上当。
为什么会出现批极左呢?这是阶级斗争规律,是阶级敌人不甘心自己灭亡。苏修不是说毛主席是极左吗?他们批判毛主席的极左,那苏修不成了真正的左派了,事实证明苏修不是左派。我们毛主席领导文化大革命完全正确,是真正的左派。新湖南报论极左思潮是反动思潮,苏修为之叫好,这说明批极左是配合修正主义对毛主席的围剿,毛主席提出斗私批修,那有斗私批左的道理。他们引用斯大林说的,那里有右倾那里就必定会有“左倾”,“左”倾是右倾的影子。是孪生兄弟。那我们什么时候右过呢?姚文元同志文章说(略),过去右现在左的正是他们,这个极左派的帽子他们戴上正合适。批极左,这是反毛主席提出的斗私批修,批极左思潮中央首长没有讲过,主席语录中也没有。更绝没有说要批群众中的极左,所以前一段批极左,大方向错了,错定了。
那么第二件事,斗争蔡、吴的方向该对了吧?否。斗争蔡、吴同样是犯了方向路线错误,蔡、吴是老牌右派,中央表态后即被造反派揪出示众了,是死老虎,批斗蔡、吴正是为了保护湖南省委内的走资派。当前应当批判二月逆流,批省委,批高司、军区、公检法,这才算批判对了。有人会说蔡、吴是老机,批判也是可以的,方向也没有错呀。我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文化革命一开始,工作组斗争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斗对了吗?因为我们的教育完全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动学术权威把持,为什么毛主席又说工作组百分之九十都犯了方向错误呢?就是因为他们保护了党内走资派,关于揪军内一小撮问题,假如孤立提出揪军内一小撮那是错了,但是军内是有一小撮的,正如毛主席在五•一六通知中说的(略),中央在一个××通知中也提到揪军内一小撮,问题是当前揪是错的,是会乱了野战军,正如江青同志讲的,会自毁长城。揪党内也包括了军内,我们批判刘、崔不是矛头对准解放军。省委也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们为什么不批判。蔡、吴的危险性不比省委大。再举一例说明,蒋介石是人民公敌,为什么不批蒋,而要批刘呢?就是刘比蒋更具有危险性,现在提出批蒋就是转移斗争大方向。
有人说蔡、吴是中央点名的,为什么不可斗?斗是可以的,但用什么方法斗,需要斗三个多月?他们斗蔡、吴是别有用心,他们斗蔡、吴是为了把蔡、吴打成红中会、高校风雷的黑后台。湖南日报的文章都是引用红中会、高校风雷的言论来批判蔡、吴。但我们高校风雷、红中会与蔡、吴有什么关系呢?一点也没有,干净的很;关系暧昧的正是这批极左的英雄们(述历史,略),他们是贼喊捉贼。
第三件事是揪坏头头运动。群众组织里有坏头头这是正常的。有了坏头头怎么揪?林副主席八•九讲话说的很清楚,让该组织内部群众自己抓,只宜抓少数人,不宜过大。可是由省革筹导演的抓坏头头运动怎么样呢?目的何在呢?揪张家政是为了达到没有二•四批示的二•四批示,是要把湘江风雷搞垮。二十个为什么不是一般人搞的,是上边搞的,是省革筹搞的,是坏头头由群众揪出来就行了,为什么这样大张旗鼓的搞,其他组织也搞。叶卫东说湘江风雷常委九人中就有四个,战团还有坏头头,支队也有,群众中也有,那大方向还正确什么?他们说红中会有坏头头,高校风雷中都有,这么多坏头头,所以揪坏头头就是达到分化瓦解革命组织的目的,不是吗?群众组织中大大小小的头头都揪了,这个组织不就自然垮了吗?有些头头修了!投靠卖身资产阶级,湘江风雷现在已经没落。现在是正在恢复二•四批示,二•四批示的东西照样兑现,他们在揪坏头头的过程中,企图否定湘江风雷。不信,咱们来看看揪张家政的一百多个问题吧!这些问题归纳起来是:家庭出身是历史反革命分子,真是这样吗?经我们调查张家政的父亲是长沙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同志们想想,能让一个历史反革命当我们的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吗?关于生活作风与工作作风我们正在调查,关于政治问题,归纳起来还是过去军区给湘江风雷定的十大罪状的翻版。在十条中致命的,就是可以定为反革命组织的有四条:
1、为反动组织红旗军翻案,现在是积极为红旗军总部平反。
2、陶铸是湘江风雷的后台,现在红色新闻兵在长沙极左思潮的由来中又提到此事。
3、准备武装暴动,现在是控制武装抢劫枪支弹药。
4、007号案件与张家政的关系,本来这个问题已搞清与张无关,现在又给张记在帐上,所以说现在揪坏头头提的问题与过去军区给湘江风雷定的十大罪状完全一样。
由此可以看出揪坏头头的要害是分化瓦解湘江风雷,是实行没有二•四批示的二•四批示。
关于大联合的问题。省革筹他们搞的大联合,是对毛主席关于革命大联合的歪曲。毛主席说:统一于团结,统一于抗战,统一于进步。在开始搞联合,他们形左实右,砍山头,实际上是阶级熄灭论,以此威胁其他组织。我们造反派加以抵制,他们又抛出四个组织搞的工代筹。就以此来看,统一是为了团结还是为了分裂,仅仅四个组织还要打倒青年阿飞军,成立8•19造反有理军,这说明他们的统一不是为了团结是为了分裂。统一于抗战是为了斗争,统一于进步,现在是统一于落后,他们过去一直是右,是落后,现在是要进步的向落后的学习。拉一派打一派,实现反革命夺权,他们现在搞五个红代会,就是为了达到使他们的夺权合法化这个目的。三结合就是一个权字问题。长沙市革筹和那个群众组织协商了,没有和我们高校风雷商量过,没有走群众路线,至于革命领导干部又经过什么风险和斗争?株洲市革筹没有老造反派湘江风雷代表参加,却有长保军的头头参加,还有国民党的旧人员参加,现在那里支左部队和市革筹一起,已经开始对造反派采取镇压了,连六○炮都使用上了,事态正在进一步恶化。株洲市革筹是整个湖南的缩影,如安江也是这样,梁春阳的黑手伸到那里去了,在省革筹办事组光叛徒就有四十多个,这就是资产阶级反动逆流。
第二个大问题谈谈斗争大方向问题。
斗争党内走资派是斗争大方向。为了搞清楚这个马列主义原则问题,就得从为什么要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谈起。目的是为了反修防修,但是国际形势是非常危险,苏联是一片黑暗,朝鲜也修了,在这样情况下,毛主席挺身而出,首先从文艺界(略),干群关系(略),六三年社教(略),提出走资派,从社教中发现问题不在下面而在上(略),不在党外而在党内,所以提出运动的重点是整觉内的走资派,这是运动的斗争大方向。
林副统帅讲,湖南是反革命的三结合。第一条是国民党,这条线是起作用的,第二条线是彭、贺,这条线也很起作用,第三条线是刘、陶这条线,影响也是很大的,即以为条线为主(党内走资派),即是反革命的三结合,就必然有挂帅的,谁挂帅?就是刘、陶,这就要在省委作文章。国民党军官有三万,有的在拖板车,把他们揪出来有什么用。揪、刘、陶即是主要的,在那揪呢?在省革筹,为什么这样说,有什么根据?文化大革命才搞了一年,党内走资派就揪光了,不可能。假如没有了,那毛主席讲的:“不要以为有一、二次,三、四次文化大革命就可以太平无事了。”怎么理解?刘少奇、陶铸、彭德怀、贺龙、陆定一都出在湖南,文化界黑线人物周扬、田汉、翦伯赞、贺绿汀……都出在湖南,难道不在湖南扎根?历届党委书记黄克诚、周礼、周小舟、张平化难道没有在省委按上黑线人物,多得很,都到那里去了?搞了一年就搞了一个王延春,其他的到哪里去了?都到“永向东”去了。“永向东”又把这些人保送到省革筹去了,所以在那里面揪,肯定没有错。
有人说炮打省革筹是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不对。如钻入中央文革的陶铸,王任重、关锋、王力……,揪出了八个剩下了六个,这能叫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吗?不是的,揪出钻入省革筹的走资派,正是为了保卫省革筹这个新政权。
又有人说炮打章、梁和高司同流合污。那完全不一样,高司炮打章梁是为了为二月逆流翻案,揪戚本禹,我们揪章梁是为了保卫省革筹,所以大家不要有顾虑。
有人会说你们过去保章梁,今天又轰章梁,这不自相矛盾吗?不矛盾。过去我们保章是为了保卫毛主席的干部路线,因为当时有不少干部亮相,保章就保护了广大干部。另外对章的亮相,要重新审查,他当时亮相就只有两条:一曰封湖南日报好得很;二曰红联是个大杂烩。作为领导干部,就这两点是很不够的。同时也要看看章的亮相背景,当时省红联不要章了,张平化从北京来信,要章不要轻易交权,当时华国锋还在红联,章便投靠造反派,兵分两路,现在合而为一了。
有人说:这是毛主席批的。对这要正确理解。林副主席说,还没有乱透。大家都知道刘少奇过去早反毛主席了,为什么不打倒,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才把他打倒。再如张平化去年刚回湖南,也是毛主席批的。许多人说张平化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我们首先喊出了打倒张平化,所以不要怕,现在轰没有问题。现在还有一些同志说,黑龙江炮轰派失败了,贵州411也不行了,悲观得很,同志们不要悲观,要向山西造反派学习,他们揪出了一大批嘛!
再谈谈省无联要不要搞,回答是肯定的要搞,为什么?
1、省无联是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产物,它一诞生就为我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立了功,省无联的基础是很好的,这从他们骂我们的文章、标语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我们什么都骂了,就是没有骂我们是大杂烩,这从反面得到证明。
2、革命任务要求我们有存在的必要。假如都回自己单位搞斗批改,没有社会机构,旧的省委是冲不垮的。要冲就得有个大的社会组织才行。通过斗争,慢慢过渡到按系统按行业联合。湖南现在是没有乱透,怎么办?那就得按照江青同志对文艺界讲话办事,让它乱。无产阶级不怕乱,只有资产阶级才怕乱,因此乱了是乱了敌人,就是要乱。可是叶卫东却说什么现在要再乱就乱了自己。这纯属瞎说,是错误的。现在为什么联合不起来,就是有走资派在后面搞鬼。联合的条件是把走资派揪出来,走资派没有揪出来,所以就无法联合起来,只有揪出走资派才能真正联合。叶卫东昨天在那里瞎说,说我们省无联要砸烂国家机器,我要他拿出材料,他说没有带上。叶是个叛徒,在省无联的宣传品上根本找不到,只有我们省无联所属一个组织的一份传单上有砸烂旧的国家机器。他说国家机器是指军队、监狱……,所以说我们是指四十七军,我问他四十七军怎么是旧的国家机器呢?叶简直是反革命分子,把毛主席亲手缔造的四十七军说成是旧国家机器。林副统帅说过:“领导班子就是政权,这是国家机器,过去旧的当权派领导班子垮了,实际上等于这一部分旧的国家机器不适应了。”这就说明在我国现在存在有旧机器,既有就要打烂,叶不让砸,所以叶冬初又是个典型的保皇派。对旧的国家机器怎么夺权呢?毛主席说只有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可是叶卫东却不知强为知,一天不读书不看报,真是个十足的大饭桶。
最后谈谈为湘江风雷翻案的问题。我们当时为什么要为湘江风雷翻案?当时湘江风雷的广大战士可以造反,也都已参加其他造反组织了,这是因为:
1、湘江风雷代表斗争大方向,在湖南文化大革命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2、湘江风雷最有革命性,有利于群众发动。
3、全国中央只批了一个反革命组织,就是湘江风雷,其他都是以湘为样板打下去的,为湘翻案,有利于击退二月逆流。
4、只有湘江风雷才能善于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这个目的还没有达到,因为从批极左看湘江风雷中骨干大部分还是坏头头。记得戚本禹同志接见湘时有预见的说:要珍惜历史,就预示着有今天的反复。既然我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那我们这些老湘江风雷的战士就要发扬造反精神,开足马力,不达目的不罢休。我们其他造反派对你们湘江风雷老战士寄予很大的希望,让我们共同努力奋斗吧!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