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64阅读
  • 0回复

孟晋中(保守派)  见证文革第一枪

楼层直达
级别: 总版主
(使用OCR识别软件复制本文,造成大量错字。此文为保守派人员所写。文后段落评论为囚先生所写。)
http://www.fyjs.cn/bbs/read.php?tid=239683&fpage=0&toread=&page=7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晋中

转载者注:本人并不同意文中的现点.为尊重作者,未对文字作任何修改。一些明显的错误,像加农炮、迫击炮的口径’第一颗氢弹爆炸的时间等’均予以保留.为使文章可读,增加了必要的标点符号.
第二部文革风云
第-集见证文革第-枪
第-童突如其来枪声
1967年1月26曰早上10吋,匆匆吃了点东西,我这个红卫兵象以往―样赶到学校,笠荡荡的校园显得很冷清,凌烈的寒风把湖的大字报刮的到处都是,被打倒的副校长王柬之在教学楼前很认真的扫着雪,见我过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王副校长是“9。28起义部队的国军中校,是个文化人,为人和善,不是那种爱张扬的人,但-次批斗后,他的-个很标准的国军向后转引起了我的反感,于是莫名其妙地挨了顿打,大概知到了是被我这个共军后代看出了破绽,每次见到我都毕恭毕敬,从那以后,我也没再找他的茬。
我参加的战斗队叫,刺刀见红、在三楼―间办公室里,成员不多,都是-个班,到北京见过毛主席的同学,推门-看,只有焦东霆-个人在睡觉,听到有人进来,便起身打招呼,幷告诉我,其他人都打兵乓球去了,说话间,其他同学进来了,说是找不到球拍,于是,几个人便歪歪斜斜地躺在床上‘;曼无边际地闲扯蛋,话题大多是传连的见阆,没扯几句,来了个学生,表情紧张地对我们说,师部大院出事了,也没问出了什么事,―帮学生抬起屁股就往外跑。
学校和师部仅一路之隔,出了校门,远远的看见师部围墙外的马路上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跑到跟前一看,只见约一个班的穿灰军装的武装民兵站在围墙西南角的路上,―群大人和他们激烈的争执着,隔着围墙可以看见许多穿灰军装的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楼顶上,脚下是-挺挺重机枪和轻机枪,就在我们呆看的吋候,听到一声枪响,顺着枪声看去,一个民兵倒下了,紧接着,一片枪声响起来了,人群幵始骚动起来,我和同学们下意识地,卧倒在地上,子弹象刮风-样呼呼地响,突然,枪声嘎然而止,当我们惊魂未定的爬起来,聰见焦东霆已经起不来了,原来,就在我们卧倒吋,他却-个人往林带跑,被另-个方向射来的子弹打中,我们赶紧找了―辆扳车把他送到医院,医生邮令冷地对我们说,人早死了。从太平间出来,大家不知所措地互向看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人痛哭起来,师部方向枪声又响了,此刻,-种不样的臓袭上心头,直觉吉诉我,有麻烦了,我说,大家回家去吧,这几天不要乱跑,我要先回家
―进家门,我便对母亲说:,妈,快走丨我们有危险。“
47年就参军的母亲什么也没说,平静地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三个年幼的妹妹似乎被暴风―样的枪声吓呆了。
我二话没说,拉起小妹就往外走,看着母亲割舍不下的样子我说:“—分钟也不能耽搁了,什么也不要了,保命吧,你和大妹二妹先走,五分钟后我带小妹再走。到团部去。“
就这样,在灾难既将来临的半个小吋前,我们逃离了自己的家。
半个多小吋后,我们来到父亲的部队,兵团独立炮兵团的团部。
路上-个人也没有,只能听到八师师部方向的枪声,我想了-下,拉着小妹下了路,踏着厚厚的积雪往团部方向直线前进,小妹是在南京出生的,现在还不到十岁,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此吋,我心里只有-个念头,父亲不在,我必雷把全家带到安全的地方。
穿过-片树林,就上了团部前马路,团部的四周,-群穿灰军装的士兵正在挖工事,―名警戒的战士见我们过来端起枪用四川话喝道,站住、我急忙说:,.叔叔,我笆笆是盂副团长。“
那个战士放下枪走过来,―把拉住我说,快过来吧。我说:,我妈妈和我妹妹还在后面。“
听我这样说,那个战士带了几个人提着枪顺着大路跑去,不-会儿,母亲和两个妹妹在战士的护卫下也赶到了。’那个战士把我们带进团部所在的平房,平房很长,里面挤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气氛紧张而又沉闷。
这就是现在的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独立炮兵团,-支于1965年由南京军区,沈阳军区转业官兵組成的武装,―支穿灰军装的部队,团的领导由原部队正副师职干部担任,所有的基层干部和战士都是经过挑选的,未来炮师的骨干,此刻,1解放军要支持左派“的指示把他们推上了历史舞台,命运使然,他们和他们的子女必然要经历文革风暴的冲击。
谁能想到,中国武装力量介入文革的第―枪是他们打响的。在这里打响,等待他们的命运又是什么“!
注:六十年代初,中苏关系幵始交恶,新疆背癍沙发的局面变成了背癍沙皇,在经历了1尹塔事件后,军委从各大军区调派了十万转业军人加强兵团,但文革―幵始,兵团经济和政-冶的中心石河子便形成了以转业官兵为主要力量的"八-野战军,和其他“造反”派的尖锐对立,1967年初,“八野,开始夺权,“造反派”迅既反夺权,“八野‘.的‘.后台‘.,以转业军人为主的兵团武装部队‘.奉命保护'左派'武装接管机要部门和作战指挥机关。
1967年1月25曰,兵团独立团在八-毛纺厂支左吋发生对立派群众枪夺枪支事件,武装部队幵枪,数十支枪支被枪,有人员伤亡,1月26曰,农八师大院发生同类事件,双方均有伤亡,大院四周,留下了数十具群众和武装人员的尸体。当吋称此次事件为“1,26事件'本文对谁的对错不加个人看法,只是纪录我的感此刻,和他们在-起,我感到安全了,在逞远的边疆,我又闻到了熟悉的军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我已经意识到,未来我的命运和他们联在-起了。


第二章 溃退

我是-个随军转业的家厲,―个学生,在动乱到来的吋候,我只能依附于这个群体,癍他们来保护,但我现察到,此吋,他们已经陷入了困境。
对于介入的八师武装和独立团,如何脱身成了难题。独立团的团部既将被造反派的群众包围,而困守在农八师师部的武装人员被数万造反細团围住,虽然他们用密集的火力把人琉挡在了围墙外,但不可能驱散他们,更难办的是无法对付暗枪的狙击,眼看-个个战士倒下,部队只能撤到办公楼里。用更强的火力吓逐人群,―但人群涌入,后果将不堪设想。
天色纖,我出了团部,向路上焦急的盼着,刚才听说,父亲从克市来过电话,下午赶回来,现在却不见人影,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无所知,万-出事怎么突然,八师方向响起了剧烈的枪声,和手溜弹的爆炸声。枪声由西往东,慢慢稀疏下来,站在我身后的张参谋说:.突围了,开道的最少有十挺机枪。”
―个江苏口音的战士说:‘'都是64年大比武的尖子,就是肉博也出的来。“
背后响起拉枪栓的声音,有人喊:,琳带里有人过来。“
张参谋:"看清楚了,那不是盂副团长吗
几个兵从堑壕里跳出来,把父亲迎过来。
张参谋说:,我们都在为你担心呢。“
父亲拍拍腿上的雪,笑着说:,.让我溜了,碰上几个造反派,想稳住我抓活的,我趁乱幵走。不客气啊。“
大家都乐了。
父亲看了我-眼,跟着张参谋匆匆走了。
天刚黑,幵来了三辆军队的吉普车停在团部门口,车上下来几个军人。
我当吋就在前庭,大该接到了电话,几个团领导已经等在那里。
―个上了点年纪的矮胖军人酣棉门帘进来,站在那里,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身边的军官说:,狳副司令来看大家。“
0长迎上前:,苢长你好,我是许光途。“
徐副司令看着他说:,.谁让你们幵枪的!“
"老百姓抢我们的抢!'’-个黑睑高个子战士在-吼吼地嘁着。
副司令吃了-惊,他对这个战士也吼到:‘老百姓要枪就给他们!”
黑睑战士没吃那-套,大声II到:,.你是个从司令,枪是军人的命根子,抢枪就是反革命!"
空气似乎凌固了,不知谁嘁了句::,.都给我滚幵!”
士兵们悻悻地离去。
几分钟后,有人在院子里喊:,.全体撤退!“
我领着母亲和妹妹赶紧往气车前跑,院子里―片混乱,我懵了,眼看着汽车-辆辆幵走,就剩最后-辆了,我爬上去,刚把母亲和妹妹们拉上车,汽车就幵漆黑的夜,汽车碾着积雪,哼哼着向前幵,路两边是撤退的兵流,前方是南山,是加农炮营的驻地,在-岔路口汽车向左转耷,车上有人说:,』马家坪去
马家坪是‘.120迫击炮营,汽车终于停下了,这是六连,我们被安排到小车司机小姚的姐姐家。姚姐是安徹人,姐夫是181师的兵,听说原师炮兵主任的家厲来了,非常热情把我们安顿下来。
半夜了,我和母亲都没睡,母亲坐在火炉前,心不在焉地用火勾在地上划来划去,我知到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便安慰她:.妈,别想那么多,我们-家人都平安比啥都好,家没了还有我们。“
母亲没搭话,我便陪她坐着,-直到天高。
天高了,院子里又乱起来,我出来-看,是六连的人在集合,士兵们全付武装,排成三行,连长在队列前大声嚷嚷,队列里,士兵们从老家带来的妻子们用各种方式和自己的丈夫到别,蕃妻惶惶又热热闹闹。
队伍出发了,―行灰色的军人,消失在莽茫雪原。
远处又响起了枪声,这枪声来自另-个师的武装部队,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就地歼灭"叛军"。

第二部文革风云录第三童寒冷的冬天
27日上午,除高炮营在克拉玛依施工外,所有的人员都集中到了-营。中午,团长接到报告,-营的北面发现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团长从炮队镜里看到,远处密集的步,骑兵呈散兵线正在往前推近,大概十分钟后,对方停止了前进,幵始构筑野战工事,团长和几个领导紧急商量了-阵,决定针嶂相对,好汉不吃眼前亏。
六门7.62口径的加农炮―字排幵,战士们―边骂娘,-边挖助锄,这些兵都是沈阳军区大比武的尖子,个个身手不凡,很快,炮架支好了,瞄准手快速揺着方向机,六门火炮分头对准了远处的重机枪。



【转载】见证文革第 一枪
(孟晋中)
  1967年1月26日早上10时,匆匆吃了点东 西,我这个红卫兵象以往一样赶到学校,空空荡荡的校园显得很冷清,凌烈的寒风把沉旧的大字报刮的到处都是,被打倒的副校长王柬之在教学楼前很认真的扫着 雪,见我过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王副校长是"9。25"起义部队的国军中校,是个文化人,为人和善,不是那种爱张扬的人,但一次批斗后,他的一个很标准 的国军向后转引起了我的反感,于是莫名其妙地挨了顿打,大概知到了是被我这个共军后代看出了破绽,每次见到我都毕恭毕敬,从那以后,我也没再找他的茬。

------------------自称是"保守派"的人,看起来不那么"保守"。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注:六十年代初,中苏关系开始交恶,新疆背靠沙发 的局面变成了背靠沙皇,在经历了“伊塔事件”后,军委从各大军区调派了十万转业军人加强兵团,但文革一开始,兵团经济和政治的中心石河子便形成了以转业官 兵为主要力量的“八一野战军”和其他“造反派”的尖锐对立,1967年初,“八野”开始夺权,“造反派”迅既反夺权,“八野”的“后台”,以转业军人为主 的兵团武装部队奉命保护“左派”武装接管机要部门和作战指挥机关。  
.......  


----------------------把转业军人作为一个单独的阶层,去与社会的其他阶层对立,这是只有在文革才会出现的奇特现象。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学校和师部仅一路之隔,出了校门,远远的 看见师部围墙外的马路上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跑到跟前一看,只见约一个班的穿灰军装的武装民兵站在围墙西南角的路上,一群大人和他们激烈的争执着,隔着 围墙可以看见许多穿灰军装的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楼顶上,脚下是一挺挺重机枪和轻机枪,就在我们呆看的时候,听到一声枪响,顺着枪声看去,一个民兵倒 下了,紧接着,一片枪声响起来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我和同学们下意识地,卧倒在地上,子弹象刮风一样呼呼地响,突然,枪声嘎然而止,当我们惊魂未定的爬 起来,却发现焦东震已经起不来了,原来,就在我们卧倒时,他却一个人往林带跑,被另一个方向射来的子弹打中,我们赶紧找了一辆板车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却冷 冷地对我们说,人早死了。从太平间出来,大家不知所措地互向看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人痛哭起来,师部方向枪声又响了。.......  

----------------------更多的材料证明,文中描述的这一现场中,最先倒下的是石河子中学十三岁的学生王万东。  
作者当时也只是个中学生,很难相信,卧倒在地的中学生 如何能辨别子弹射击的方向。  
丁的谎言报告一送上,老人家一点头,这种谎言也就变成了历史,沿用这一谎言的文学作品也就跟着出笼了。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对于介入的八师武装和独立团,如何脱身成了难 题。独立团的团部既将被造反派的群众包围,而困守在农八师师部的武装人员被数万造反派团团围住,虽然他们用密集的火力把人流挡在了围墙外,但不可能驱散他 们,更难办的是无法对付暗枪的狙击,眼看一个个战士倒下,部队只能撤到办公楼里。用更强的火力吓逐人群,一但人群涌入,后果将不堪设想。

---------------------------------从上下文看,作者当时并不在现场,如何知晓"暗枪的狙击,眼看一个个战士倒下"?"密集的火力"和"更强的火力"看来并不是"吓逐人 群",更多的恐怕还是用来壮胆的吧。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矮胖军人掀开棉门帘进来,站在 那里,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身边的军官说:"徐副司令来看大家。"  
   团长迎上前:"首长你好,我是许光途。"  
  徐副司令看着他说:"谁让你们开枪的!"  
  "老百姓抢我们的枪!"一个黑脸高个子战士在一吼吼地喊着。  
  副司令吃了一惊,他对这个战士也吼到:"老百姓要 枪就给他们!"  

------------------------------------有人枪枪,就只有开枪这一条 路?丁盛正是利用了白兄这种思维才得以蒙骗过关的。丁盛也以为毛周都会用这种思维想问题。不过有这种可能:毛明知问题所在,鉴于苏修大军压境,权衡利弊, 将错就错。  
丁是军区副司令员,主管兵 团。毛纺厂工人王克明,上缴枪支后向军区左齐、徐国贤、何家产汇报夺枪经过,丁清楚枪支全部回收。丁正是三思以后,才决定向中央隐瞒这一情节。  
"老百姓要枪就给他们!"徐国贤副司令这句话,正是听了王克明的汇报,才脱口而出的。注意,徐国贤副司 令在这里提到的是"老百姓",而不是丁盛向中央报告的"一小撮国民党残渣余孽和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不满的坏分子"。但实际上丁徐话里都指的是王克明那一 伙人,只是丁知道,当时是不可以将矛头指向工人阶级的,才捏造出了"残渣余孽、坏分子"。
所以,不在于讨论两派哪一派对,而在于文革中许多举措本身的错误引发了 一系列恶果。
另外,丁盛出兵没有理由,才去撒谎说汽二团发生了夺权。丁盛明知被夺枪支如数上 交,被夺枪支未参与行凶,夺枪的过程中,也未发生枪击和流血,才去撒谎说"一小撮国民党残渣余孽和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不满的坏份子","开枪打死打伤部 队一些干部、战士"。才去嫁祸于人。而徐国贤将军在同样的情况下,只说他们是"老百姓"。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突然,八师方向 响起了剧烈的枪声,和手溜弹的爆炸声。枪声由西往东,慢慢稀疏下来,站在我身后的张参谋说:"突围了,开道的最少有十挺机枪。"  
  一个江苏口音的战士说:"都是64年大比武的尖 子,就是肉博也出的来。".......  

引用
引用楼主囚童于2010-03-06 17:09发表的 【原创】将相难和——丁盛、武光和"文革第一枪"事件 :  

整 理编注者余汝信先生注:  
  石河子抢枪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五、二十 六日,石河子地区连续发生武装冲突事件。二十五日下午,毛纺厂等单位造反派約二千人冲入汽车二团,配合该团造反派夺权。汽车二团掌权一派请求独立团支援。 当独立团几十名干部战士赶至时,被造反派抢去枪弹一批。当日傍晚,造反派增至四千余人。二十六日零时,在夺枪与反夺枪中,双方开枪造成多人伤亡。当日,农 八师武装处将部分值班部队调进师部,对师机关进行保护,与要进入师部的造反派发生武装冲突,造成多人死伤。在公共汽车站等处,双方又再进行枪战。当日,共 打死二十七人,伤七十八人。关於石河子事件的性质,新疆军区事后给军委的报告称:事件"是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镇压了歹徒",毛泽东支持了军区的意见。 文革结束后的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新疆区委却又称其"完全是丁盛阴谋篡党夺权,调动兵团值班部队血腥镇压革命群众的反革命事件。"其实,石河子 武装冲突是一次不可预知的突发事件,与远在北京的丁盛完全无关。  
  这段文字与史实⒀相去甚远。对于治学严谨的余汝信先生,我们只能相信它是丁盛提供的。它 映射了丁盛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日向中央就"文革第一枪"事件所上报告中,有关事件经过的那一部分内容。.......  


-------------------------丁盛在给中 央的报告里说:值班部队"与要进入师部的造反派发生武装冲突",他的部下却说:"突围了,开道的最少有十挺机枪。""都是64年大比武的尖子,就是肉博也 出的来。"  
一个说的是"进",一个说的 是"围",谁在说谎,不言自明。  

【转载】见证文革第一枪
(孟 晋中)
转载者注:原文已被网警删除。本人并不同意文中的观点。为尊重作者,未对文字作任何修 改。一些明显的错误,像加农炮、迫击炮的口径,第一颗氢弹爆炸的时间等,均予以保留。为使文章可读,增加了必要的标点符号。

  中午,团长接到报告,一营的北面发现不明身份的武装 人员。团长从炮队镜里看到,远处密集的步,骑兵呈散兵线正在往前推近,大概十分钟后,对方停止了前进,开始构筑野战工事,团长和几个领导紧急商量了一阵, 决定针峰相对,好汉不吃眼前亏。
   六门7.62口径的加农炮一字排开,战士们一边骂娘,一边挖助锄,这些兵都是沈阳军区大比武的尖子,个个身手不凡,很快,炮架支好了,瞄准手快速摇着方 向机,六门火炮分头对准了远处的重机枪。  
  对方的指挥官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切,他知道,一个营有18门火炮,如果来几个齐射,后果是什么。<事后才知道, 指挥这次荒唐行动的是父亲一起转业的师侦察科长,他是工二师的,不了解情况,听信了谣传  
  终于,这些武装人员撤走了。  

----------------------看来其他部队(工二师值班部队)对武装暴力也是有看法的,这和徐国贤副司令员的发怒 如出一辙。  
另外,工二师没有骑兵建制, 文中的骑兵应该是头天赶到现场的现役骑一师的六名侦查人员。  
至 于加农炮的口径,就不予置评了。
[ 此帖被hank在2011-05-29 22:57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