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810阅读
  • 0回复

劳人  走进文革时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楼层直达
级别: 总版主
来源: 劳人

走进文革时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文化大革命”兵团事业遭受严重破坏时期

(1966年5月~1975年)

1966年

  5月16日 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揭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5月19日兵团党委召开电话会议,兵团党委第三书记、第三政委裴周玉作题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紧急动员起来,积极参加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动员报告。兵团机关各部委、驻乌鲁木齐师级单位领导参加了会议,各师(处)、院(校)负责同志在当地收听了动员报告。此次电话会议是专为传达中共中央5月16日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中央委员会通知(即“5,16通知”)而召开的。会议要求兵团各单位以阶级斗争为纲,开展大揭露、大批判。从此,揭开了兵团“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5月 根据中央军委和西北局指示,兵团抽调各级干部167名(其中师级2人,团级27人,营级48人),组成一个现役建筑工程师的全套干部班子支援甘肃清泉钢铁厂建设。同年8月,全部人员到达酒泉。

  同月 兵团党委“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成立,裴周玉任组长,李荆山任副组长,贺振新、丁盛、陈实、曾继富、王振东、侯全智、杨宗胜等7人为小组成员,下设“文化革命”办公室。

  6月13日 裴周玉主持召开兵团党委常委和“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会议,号召“放手发动群众,揭露黑帮黑线”。兵团机关开始出现所谓揭露兵团党委和一些领导干部的大字报。

  6月15日 兵团党委“文化革命办公室”和“兵团社会主义教育办公室”合并,组成“兵团文革社教办公室”。兵团政治部副主任侯全智兼办公室主任,王慎为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彭煦程、范野农、陈炜熤、张兆德、方德清为副主任。工作人员54人。

  6月 兵团第二政委张仲瀚率各师主要领导,赴西安参加中共中央西北局工作会议。会后决定,抽调裴周玉带领西北局工作组进驻陕西省委,指导陕西文化大革命。

  同月 兵团文化部主办的《文化生活》停刊。该刊1962年3月创刊,共出43期。

  同月 兵团派出专家赴坦桑尼亚乌本加农场进行勘测设计。

  7月6日兵团党委对兵团“文化大革命”作了总的安排:先在师以上机关和社教点的单位铺开,管理处、团以下单位,先进行正面教育,然后与点上社教结合,分期分批地完成文化大革命任务。已进行点上社教的单位,由各师(处)安排适当时机转入揭发内部问题。各中小学教员,在暑假进行两个月集训。

7月22日至30日 兵团党委在乌鲁木齐昆仑宾馆召开座谈会。会议由张仲瀚主持,有各师领导干部及兵团部分劳动模范参加。座谈会学习讨论毛主席《五七指示》(即5月7日,毛主席写给林彪的信)。对照指示精神,座谈兵团17年来各方面的光辉成就,总结经验,肯定成绩。会上对某些人否定兵团成绩的错误言论开展了批评。此会后被丁盛等诬为“黑会”,与会干部遭到迫害。

  7月30日 库尔勒铁门关水电站4X0.875万干瓦机组建成发电。

  7月 经农垦部批准,兵团扩建跃进钢铁厂,厂址在乌鲁木齐市后峡。1969年部分建成投产。

  8月21日 自治区党委常委会议讨论兵团文化大革命问题,并作出决定:“鉴于张仲瀚同志有病住院,兵团党委常务工作由裴周玉主持,重大问题同张仲瀚商量。”这个决定,在8月23日召开的兵团机关二十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兵团驻乌鲁木齐各大单位师以上党员干部会议上宣布。会后,改组了“文化大革命办公室”,由杨宗胜任办公室主任,侯全智任第二主任,王宝铨任副主任。裴周玉由陕西返回兵团主持工作。经自治区党委批准,兵团党委文化革命领导小组作了调整:组长丁盛,副组长陈实、李荆山、杨宗胜,成员13人。

  8月24日至26日 兵团机关部分人员成立红卫兵组织,连日揪斗10名干部群众。由此,开始了揪斗之风。

  8月26日 丁盛在自治区三级干部会议兵团小组会上宣布揪出了以张仲瀚为主帅,贺振新为副帅的“反党集团”。

  9月3日 兵团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错误作出《关于整写重点人材料的通知》,对张仲瀚、贺振新、刘一村、杨兆元、彭煦程、王慎、毛乃舜、陈德法等进行所谓的揭发批判(对这些同志的错误处理,以后均作了平反)。

  9月19日 《新疆日报》转载《人民日报》的文章:《今日“抗大”——记塔里木垦区新型的农垦大学》,并加编者按:“塔里木农垦大学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继承和发扬抗大光荣传统,坚持毛主席无产阶级教育路线的好榜样。”

  11月7日 兵团机关群众在乌鲁木齐南门体育馆召开7000人大会,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兵团农学院、塔里木农垦大学等大专院校学生及部分工厂工人参加了大会。会后,兵团机关成立了群众组织。

  12月12日 兵团副政委贺振新,在“文革”中遭受迫害,心脏病复发,含冤去世,终年50岁。
  贺振新,江西永新县人,1930年加入共青团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时期,在红六军团任通讯员、副排长、干部大队分队长、警卫大队政委,参加过长征,任营教导员。抗日战争时期,入抗大学习,后任营教导员、政治处主任、教育股长、四支队政委、中央党校学员、团政委。解放战争时期,任师政治部主任、师副政委。全国解放后,任师政委、中央马列学院学员、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副院长、南京炮兵工程学院副院长、炮兵科学技术研究院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66年调兵团任兵团副政委。“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冤案得以昭雪,被追认为烈士。

  12月18日 兵团农学院、塔里木农垦大学等大专院校部分师生和兵团驻乌市部分单位干部、工人、学生为贺振新之死,再次召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要求兵团党委主要领导参加,说明真象。张仲瀚、裴周玉因病住院,丁盛秘密乘飞机赴北京。12月19日,农学院学生在昆仑宾馆静坐绝食,引起中共中央、国务院注意。12月23日,周总理亲自打来电话进行慰问,并要求绝食人员立即复食,派出代表由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陪同,去北京解决问题。

  年底
  全兵团总人口达148.5万人,职工78.8万人。农牧团场158个,工业企业297个,高等院校3所,卫生医疗机构527所。耕地面积1312.85万亩,播种面积835万亩,生产粮食7.2亿公斤,皮棉2494.48万公斤,油料1454.63万公斤,牲畜年终保留208万头。拥有拖拉机6775标准台,联合收割机1010台,载重汽车3628辆。工农业总产值97669万元,综合经营利润1.12亿元,其中,农业亏损2786万元,工业盈利8358 万元,运输业盈利2972万元,商业盈利887万元,建筑安装业盈利779万元。
  全兵团有小学1183所(其中民族小学26所),教职工9900余名,在校学生15.97万人,入学率96%;普通中学81所,教职工1000余人,在校学生1.8万人。
  全兵团已建成边境农场32个,拥有耕地277万余亩,总人口达14.7万人,职16.7万人。
  全兵团有林地、果园、桑园面积64.9万亩,其中林地36.4万亩、果园10.6万亩,桑园17.9万亩。

1967年
  1月19日 在上海“一月夺权风暴”的影响下,兵团机关一派群众组织夺取了兵团党、政、财、文大权。

  1月26日 石河子发生武斗,造成流血事件,死27人,伤78人。事后,逮捕审讯49人,逼供致死6人,1000余人受株连。1978年12月27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对该事件作出结论:“一.二六事件”是丁盛等人制造的一起大冤案,经反复调查,现已查明,“一.二六事件”与张仲瀚等没有关系。对无辜受难、受诬陷和被捕入狱的同志进行了平反昭雪。

  2月17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颁布《关于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文化大革命的规定》(简称“十二条”),规定指出,兵团在新疆军区领导下,实行军事管制,由党委领导进行文化大革命。除大中学校、医疗单位、文艺团体和科研部门外,其余所有单位,一律不介入地方的“文化大革命”。据此,兵团党委对驻乌鲁木齐市的五一印刷厂、七道湾医院、天山食品厂、云母加工厂、汽车一团等单位首先实行军管。3月,兵团党委电示各师:“没有武装干部参加的党委,一切决定都是无效的。”

  3月3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通知,将在北京的张仲瀚留京监护,隔离审查。不久改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一办公室进行监护审查。1975年5月人民解放军军总政治部批准解除对张仲瀚的监护、隔离审查,住进总政招待所。1979年12月17日,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以(1979)政干字第524号(通知),对张仲瀚同志的问题做了复查,指出“经复查,原结论中所认定的问题,有的与事实有出入,有的是断章取义,属诬蔑不实之词”。“所谓‘张仲瀚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期间犯有路线错误,是不对的,强加给张仲瀚同志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予以推倒,恢复名誉。撤销1977年5月经中央批准的原中央专案一办1975年6月21日《关于张仲瀚同志的审查结论》”。

  3月12日 石河子驻军及兵团职工1万余人举行抓革命、促生产誓师大会。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徐国贤到会讲了话。

  3月中旬 兵团党委抽调大批干部,组成“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分赴南、北疆各垦区抓革命、促生产。

  3月28日 兵团临时文化革命委员会成立。裴周玉任主任,丁盛任第二主任,李荆山、王振东(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任副主任,杨贯之(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等9人为常委。随即布置在兵团进行全面夺权。

  3月30日至5月8日 兵团临时文化革命委员会,先后作出错误的决定,呈报新疆军区将兵团副司令员陶晋初、参谋长陈实、副参谋长曾继富、干部部副部长杨兆元、计财部部长毛乃舜、供销部代部长陈明池、石管处副政委汪培模、农一师师长林海清、工二师师长傅志华、农六师政委赵予征等10人停职反省。

  6月18日 新疆军区和生产建设兵团万余人在乌鲁木齐市北门体育场集会,庆祝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6月22日 兵团党委机关报《生产战线》停刊。后以群众组织名义出版了《主沉浮》报纸。

  6月 中共中央决定:任命裴周玉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政委、党委第二书记;丁盛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司令员,党委第三书记。

  7月10日 兵团临时文化革命委员会常委召开会议,决定成立“兵团驻乌鲁木齐市8万革命职工自卫反击制止武斗指挥部”,丁盛任总指挥。

  8月 中央军委任命现役军人孔瑞云、杜海林为兵团副司令员,曾如清为兵团副政委,朱铁谷为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

  12月29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地区棉布、毛纺、织染、砂糖、电力等超额完成全年生产计划。

  年底兵团粮食总产为5.84亿公斤,比上年下降18.9%;棉花总产为2408万公斤,比上年下降3.5%,油料总产863.16万公斤,比上年下降 40.7%,甜菜总产14.83万吨,比上年下降38.5%,牲畜存栏205.3万头,比上年减少3.2万头(只)。工农业总产值8.64亿元,比上年下降10.2%,财务综合亏损3849万元,为兵团历史上第一个经营亏损年。

1968年
  2月22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公布所属单位举办各种类型毛泽东思想学习班2000多个,10万多人参加了学习,200多个单位实现了大联合。

  2月 丁盛奉命调广州,任广州部队司令员。

  3月7日至5月15日 兵团党委常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林彪接见了与会人员。周恩来以及江青、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等多次接见与会人员。丁盛由广州专程赴京陈述意见。5月15日,兵团党委常委(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决议》(简称“八条决议”)。9月13日,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批转了这个决议。

  4月30日 乌鲁木齐地区群众组织闯入兵团西山武器库抢夺武器,警卫人员开枪制止,打死1人,打伤2人,兵团武装部派人赶赴现场,制止警卫开枪,部分武器被抢。

  6月10日 “兵团党委专案领导小组”成立,李荆山任组长,黄振江为副组长,下设专案办公室,谭振铎为办公室主任,李洪才等4人为副主任。以兵团机关所谓的“左派”干部为骨干,抽调一批人员,开展所谓的“专案”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全兵团发生冤假错案3543起,涉及2.8万多人,使用各种刑罚300多种、死亡 2700余人。

  6月14日 兵团党委、兵团临时文化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清理阶级队伍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通知》,要求各革命群众组织认真执行。至10月24日止。全兵团共清理出各种“阶级敌人”13834人。

  6月 兵团党委常委、干部部部长杨南桂同志,在“文革”中遭到迫害,心力衰竭,在石河子兵团第二医院去逝,终年55岁。
  杨南桂同志,江西莲花县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入党,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任陈潭秋秘书,在新疆被捕入狱,1954年起任兵·团干部部部长。

  7月 兵团派出大批技术人员和筑路员工参加援建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公路工程,全长1200公里。1979年11月全部峻工。

  9月17日 兵团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兵团农学院,提出“要按照工人阶级面貌改造知识分子,领导教育革命”。

  9月21日 兵团党委发出通知:经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批准,免除陶峙岳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职务,作退休处理。1970年陶峙岳离开新疆,回到湖南长沙。1978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10月3日 兵团党委决定,兵团司令部、政治部机关除因少数干部坚持日常工作外,其他人员分别集中到乌鲁木齐郊区兵团养禽场和教导大队举办“学习班”,进行清队整党,继续搞斗、批、改。

  10月3O日 据兵团党委统计,“文化大革命”期间,师职以上干部被“打倒”115人,靠边38人,合计153人,占同级干部的84%;团职干部被“打倒”925人,“靠边”122人,合计1047人,占同级干部的54%。

  10月 中央军委决定,李荆山任兵团副政治委员;杨宗胜、王振东任兵团副司令员;杨贯之任兵团司令部参谋长,黄振江、王宝铨升任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侯全智任兵团政治部主任。

  同月 兵团医学专科学校降格改名为“兵团卫生学校”(属中专)。

  11月 中央军委决定:任命张竭诚(现役军人)为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任命吴登云(现役军人)为兵团政治部副主任。

  12月23日 石河子地区万余军民集会,庆祝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地区团以上单位全部成立了文化革命委员会和革命委员会。

  12月 兵团党委决定:以石河子管理处为基础,成立“兵团石河子指挥部”,统管兵团石河子直属企业、事业单位。

  同月 兵团临时文革发出《关于彻底砸烂兵团各级公检法机关的通知》。

  是年 兵团生产继续大幅度下降,全年亏损总额超过1亿元,比1967年增亏6387万元;粮食总产4.59亿公斤,下降21.3%;棉花总产1693万公斤,下降39.7%。

1969年
  1月7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师级单位全部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或革命委员会。80%以上的团级单位成立了文化革命委员会。

  1月15日至23日兵团第二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在乌鲁木齐市召开,出席代表863人。代表大会以“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为指导思想,强调以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为纲,提出对毛泽东和林彪的指示要“条条落实,字字句句照办,夺取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并再次提出“坚决打倒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彻底砸烂独立王国” 的口号。

  1月21日 兵团文化革命委员会成立。裴周玉任主任,张竭诚任第二主任;副主任为李荆山、吴登云、潘松林、王克勤(潘松林、王克勤两人为群众组织代表),常委20人。

  1月22日 兵团驻乌鲁木齐职工5万余人集会,庆祝兵团文化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全兵团实现“一片红”。

  2月1日 兵团发布《关于师、团两级机关暂时编制的命令》。命令规定:师、团两级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处)、后勤部(处)。师分甲、乙、丙三种编制,团亦分甲、乙、丙三种编制。农一师、七师、八师按甲种师编制,其余各师按乙种师编制执行。

  3月 中央军委调入兵团现役干部401人,全部到达乌鲁木齐市,分批走上各级领导岗位。任命赵志祥(现役)为兵团政治部副主任。

  4月1日 裴周玉、潘松林、陈燊昌代表兵团出席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裴周玉当选为“九大”候补中央委员(潘松林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被开除党籍)。

  4月10日兵团党委决定,以兵团工交部、供销部、非金属矿公司为基础,划入计财部财务科、会计科,成立“兵团后勤部”,下设7个二级部,即后勤司令部、后勤政治部、运输部、供应部、工矿管理部、财务部和卫生部。不久,又将卫生部划出,增设供装部(专供现役官兵装备)。

  4月14日 经新疆军区批准,兵团决定,以工程建筑第一师为基础,工程建筑第二师大部和工程建筑第三师一部,组成兵团建筑工程师,师部驻乌鲁木齐市。撤销原建筑工程第二师番号。

  4月19日 兵团党委决定,以农七师第三管理处为基础,并入工程建筑第二师师部及部分单位,组建“农业建设第九师”,师部驻额敏。按乙种师编制。撤销农六师第三管理处番号。

  4月20日 兵团党委决定:撤销兵团农学院、兵团政治干部学校、兵团农业机械科学研究所。

  4月 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

  同月 农二师塔里木垦区长期受碱害且低产、亏损的各团场,学习二十九团经验,组织了塔里木垦区6个团场4000余名职工开挖塔里木总干渠大会战。经过4个月会战,修筑了长220余公里渠渠。

  同月 兵团党委决定:兵团勘测设计院由师级单位缩编为团级单位。

  同月 撤销塔里木农垦大学等教育、科研机构。撤销后的院校师生员工,除少数人分配工作外,其余均下放到农场劳动。

  5月13日至20日兵团召开筹建现役连队会议。兵团副司令员孔瑞云主持会议,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领导及各部局主要负责干部参加会议。会议主要议题是:筹建50个现役连队骨干的选调、集训以及连队编组、兵员征集等问题。会议确定:从1969年7月1日起开始征兵,9月底全部组建就绪。

  5月 兵团“五·七干校”在石河子成立,原兵团机关和原兵团工交部、供销部绝大部分干部被送入干校劳动。历时8个多月,到年底一部分干部分配了工作,一部分干部仍长期劳动。

  6月10日 苏联军队侵入我裕民县巴尔布鲁克山地区,农九师一六一团女职工孙龙珍,为保卫祖国领土不受侵犯不幸牺牲。6月14日,兵团党委追认她为中国共产党党员。8月25日,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授予孙龙珍“革命烈士”称号,并作出《向孙龙珍同志学习的决定》。

  6月 肖凤瑞任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

  7月2日至8日 兵团召开政治工作会议,进一步落实“九大”精神,要求狠抓基层建设,开展争当“四好”连队运动。

  7月7日 兵团党委作出授予团场新番号的决定。

  7月 中央军委任命周九银、孙寅东(现役)为兵团副政治委员。

  8月27日至9月10日兵团召开“工矿企业抓革命促生产”会议,各师领导和部分厂矿企业代表124人参加了会议,产生了《会议纪要》。9月17日兵团党委批转了此次会议的《纪要》,要求各工矿企业单位,立即掀起工业生产新高潮,千方百计地完成和超额完成1969年工业生产计划。

  9月18日 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第二机械工业部新疆矿务局及其所属七三一、七三五、七三四矿和一八二地质队的二十九队,全部划归兵团,交接工作于12月完成。

  9月29日 兵团党委决定,将后勤部哈密管理处红星一牧场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伊吾军马场建制。10月底移交完毕。

  10月19日至年底 遵照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指示,兵团先后派出“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12001人,分别进驻32个县、2个专区机关、1个自治州机关、2个市级机关以及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委机关。

  12月16日 国务院、中央军委指示,为适应边疆建设和战备要求,将生产建设兵团划归新疆军区建制。

  是年 兵团政治部所属的文化部、教育部撤销,设兵团宣教部。
  兵团杂技队、工二师童声豫剧团、农一师越剧团、农一师胜利剧社、农十师文工队、农二师战鼓剧团、农六师八一豫剧团、机运处火花豫剧团等8个专业剧团解散,职员下放农场劳动或自谋出路。

1970年
  1月6日至20日兵团党委在石河子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作出《关于增强各级党委团结的决定》。兵团党委第三书记张竭诚在总结时指出:全兵团团职以上干部,在“文化大革命 ”中靠边站的有1757人,现已解放的仅有326人。其中师级干部只有8人,团职318人。他要求各级领导要成为落实政策的带头人。一要抓紧,二要搞准,严禁逼供信。打人之风一定要刹住。

  2月 王月德任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

  4月4日 兵团后勤部石河子医学专科学校第一附属医院,为青年女工陶玉华断臂再植成功。

  5月5日 《新疆日报》报导,兵团职工家属组织起来走“五七”道路,开荒种地10万余亩,生产粮食805万公斤,皮棉86.5万公斤,办小工厂,搞副业生产、并为国家创造财富1300余万元。

  5月10日至28日 “兵团首次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四好连队和五好战士代表大会”在乌鲁木齐市召开,到会代表1549名、兵团司令员张竭诚作了题为《用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武装头脑,为创造更多的四好连队而奋斗》的报告。大会树立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先进集体和四好连队标兵共计22个,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标兵 4名。

  5月22日 国家计委、物资部军管会、财政部军管会、农垦部军代表联合发出《生产建设兵团下放后有关生产建设方面的若干具体问题的联合通知》,通知规定:兵团生产建设所需物资由中央直接供应转为地方组织供应。

  5月 农林部成立,设立农垦组(后改为农垦局),管理国营农场工作。

  6月1日 兵团医学专科学校复课,招收工农兵学员。

  6月11日至28日 兵团召开整党建党工作座谈会。提出“放手发动群众,实行开门整党,搞好吐故纳新”的整党建党原则。

  6月 农林部、财政部派出联合调查组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调查研究扭转亏损问题。

  7月1日 叶尔羌河东岸引洪大渠举行全线通水典礼。这项水利工程由生产建设兵团工三师二十三团承建,全渠长29.6公里,可灌溉农田230万亩。

  8月5日 兵团党委作出“关于在兵团开展打击现行反革命、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分子的决定”(即“一打三反”运动),同日在乌鲁木齐市召开千人动员大会,副政委周九银在大会上作了动员报告。

  8月 兵团农一师胜利水库建成。这座大型平原水库,蓄水1亿立方米,可灌溉耕地40余万亩。

  同月 鱼建明、李宗淮任兵团政治部副主任。

  同月 国务院召开了全国生产建设兵团会议,全国12个兵团领导干部参加。周恩来总理接见了会议代表,并讲了话,他指出“南泥湾精神不能丢,丢了要恢复起来”,并强调要扭转亏损。

  9月 兵团党委决定恢复兵团农学院,招收工农兵学员。

  同月 党中央召开九届二中全会,同年12月召开华北会议,主要是揭发批判陈伯达的反党罪行。

  10月15日 兵团乌拉泊化肥厂聚氯乙烯分厂建成投产,填补了新疆塑料生产的空白。

  11月23日 农七师组织的万名职工,今日全部到达工地,参加治理奎屯河大会战。

  11月 兵团各师、团相继传达中央北方地区农业会议精神,落实“农业学大寨”措施,推广大寨经验。

  12月9日至29日兵团在奎屯召开“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大会。兵团司令员张竭诚、副司令员杜海林主持会议。会议以中央北方地区农业会议精神为指针,继续批判躺在化肥上、机械上、汽车上和铁饭碗上“三躺一碗”的错误思想;审定兵团1971年各项任务指标和措施,审定兵团第四个五年生产建设规划。会议表彰了 1970年生产搞得比较好的农三师、农九师和石河子毛纺厂。会议号召“以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为指针,鼓干劲、争上游、树雄心、立壮志,进一步掀起“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新高潮。

  是年 兵团第二医院成功地抢救了1例烧伤面积达95.7%,其中三度烧伤面积占50%的病人,为全国抢救大面积烧伤成功的第二例。

  是年兵团生产有所好转,粮食总产7.76亿公斤、棉花总产2278.7万公斤、油料总产1062万公斤、甜菜总产18.09万公斤,均超过前两年水平。工农业总产值10.88亿元,比上年增长21.6%,比1968年增长37.2%,其中工业总产值6.43亿元,比上年增长30.5%,财务盈利总额4938万元。

1971年
  1月 兵团发出通知恢复“兵团医学专科学校”名称。

  2月20日 石河子农学院举行开学典礼。

  同日 兵团党委决定,撤销工程建筑第三师建制,师部并入农三师,所属各团划归农三师。

  3月 兵团及各师先后召开干部会议。普遍开展“批陈(即陈伯达)整风”运动,有19个师级单位、2104名干部参加了学习。4月,转入以“批修整风”,反骄破满为中心内容的自我教育运动。5月至6月,兵团各单位普遍举办“批修整风”学习班,6884名干部参加了学习。

  4月 兵团南疆铁路纵队成立。

  5月16日至6月14日 兵团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总结检查“文化大革命”以来,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情况。会议认为,兵团党委前段时间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犯有严重错误,并提出很多批评意见,兵团党委第二书记、第二政委裴周玉作了初步检查。

  6月2日 兵团党委向团以上各级党委发出《关于机关连队开展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通知》,并成立了“兵团清查‘五,一六’专案组”。12月22日,专案组向兵团党委报告:“因当时中央对清查‘五.一六’限定了地区和范围,未在兵团造成严重后果”。

  6月17日至20日 中国共产党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乌鲁木齐市召开,出席代表664人,代表全兵团99779名党员,裴周玉代表兵团党委作了工作报告。大会选举产生兵团第二届党委委员49名,候补委员7名,其中上届兵团党委委员仅有6人。二届党委常务委员会由裴周玉、张竭诚、周九银、李荆山、孔瑞云、杜海林、王振东、孙寅东、杨宗胜、杨贯之、朱铁谷、侯全智、吴登云、甄子明、苟纪明等15人组成。第一书记为裴周玉,第二书记张竭诚,副书记周九银、李荆山。

  6月 中央军委任命甄子明为兵团副司令员,苟纪明升任兵团副政治委员。

  7月 王镇甫、李少亭任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

  8月 1970年6月开课的兵团医学专科学校258名首批工农兵学员结业,走上工作岗位。

  9月14日至15日 柬埔寨宾努亲王一行,在郭沫若副委员长陪同下访问新疆期间,访问了兵团石河子垦区。

  9月 中央军委任命沈少星为兵团副司令员。

  10月1日 兵团机关迁往石河子,并正式办公。乌鲁木齐市设留守处(师级单位),代管乌鲁木齐市兵团直属单位。

  10月30日 兵团党委发出《关于传达贯彻中共中央(1971)68号文件的通知》(即林彪叛党叛国的反革命事件)。本月起至12月上旬,由兵团各级领导传达给广大干部。

12月28日至1972年1月 兵团党委召开二届二次全委(扩大)会议,根据毛主席“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指示,联系兵团实际,着重解决兵团“路线是非不清”、“革命大批判”搞得不好和落实政策迟缓等问题。

  12月29日 兵团农学院首批工农兵学员结业。

  年底 兵团工农业总产值为11.36亿元,其中工业总产值6.58亿元,农业总产值4.78亿元;粮食总产7.52亿公斤,棉花总产2181.3万公斤,牲畜年末存栏264.92万头(只),财务综合盈利5135万元。

1972年
  年初 兵团分南(阿克苏)北(乌鲁木齐)疆两片举行文艺调演,9个文艺团体参加会演,共演出新节目100多个,为参加全军(兰州片)文艺会演作准备。

  2月23日至5月 兵团各级党委向广大干部群众传达中央(1972)4号文件,组织开展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炮制的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许多单位召开会议,对林彪反党集团进行声讨和批判。

  3月 农林部、商业部、轻工业部根据国家计委的要求,联合召开了由黑龙江、新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参加的甜菜生产座谈会,研究在这三个兵团建立糖料生产基地。

4月15日 兵团党委发出“1972年工作要点”。强调认真学习毛主席《谈话纪要》,搞好斗、批、改,抓紧解放干部,进一步开展“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解放军学全国人民”的群众运动。

  5月18日至23日 兵团所属各师、团先后召开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传达贯彻自治区党委、军区党委(扩大)会议精神,布置进一步开展对林彪反党集团的批判。

  5月20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耕地中已有800万亩盐碱地得到程度不同的改造,其中250多万亩已建成高产稳产田。

  7月26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建成塔里木引水枢纽工程——塔里木河栏河闸。全长223米,32孔,过水量为1069立方米/秒。1971年由农一师修建,建成后可保证塔里木垦区55万余亩土地在枯水期有足够的用水,而且对进一步开发塔里木将起到极大作用。

  8月28日至9月6日兵团在石河子召开园林生产会议。杜海林副司令员主持会议。会议总结了兵团成立以来植树造林的成就,同时指出近几年乱砍滥伐,有林不管,无林不造的教训。据统计,近几年林带损失面积达18万多亩,毁坏桑园14.2万余亩,挖掉果园8000多亩。据此,会议提出了相应措施并产生了《兵团园林生产会议纪要》。

  8月 农林部遵照周总理关于移民开荒问题的指示,制定了《关于1972至198O年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农场开荒规划的初步设想》。

  10月5日 《新疆日报》报道: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全部绵羊改良为细毛羊。全师21万多细毛羊,羊毛平均每只产量达5.05公斤。

  10月12日至11月10日 财政部和农林部召开全国加强经济核算、扭转企业亏损会议。

  10月20日至11月9日兵团在石河子召开政治工作座谈会。批判林彪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的罪行,着重研究了深入开展“路线教育”和“批林整风”问题。张竭诚、裴周玉到会讲话。会议提出:要全面复查已定性定案处理过的案件,要抓紧“文化大革命”中遗留下来的重大问题的清查处理。不久,开始批判“修正主义”和所谓“右倾回潮 ”,复查工作不了了之。

  11月24日 《新疆日报》报道:玛纳斯河垦区45万多亩棉花丰收,平均每亩收获皮棉40多公斤。

  12月1日至19日兵团党委召开生产工作会议。传达了国务院召开的“加强经济核算扭转企业亏损会议”和“科学技术工作会议”精神,总结检查1972年工农业生产情况。会议指出:生产工作中存在许多严重问题,如农业单产低,总产徘徊不前,工业劳动生产率低、质量差,利润下降;企业管理混乱,成本高,浪费大。有些团场农业亏损不断增加,基本建设战线长,有些工程多年没有完全发挥效益以及非生产人员比重大等。会议安排了工农业生产计划,产生了《会议纪要》。

  12月 兵团宣教部分片举行业余文艺会演。

  是年 兵团杂技队恢复,并入兵团文工团,为兵团文工团杂技队。兵团京剧团也并入兵团文工团,为兵团文工团京剧队。
  全兵团有农业科技人员6992人,其中1046人下放劳动,1786人改行,9个土壤改良站,砍掉4个,改行5个;10个师级农科所相继撤销,基层植保小组、积肥小组全部解散。

  年底 全兵团工农业总产值11.17亿元,比上年下降2.2%;综合盈刊总额1272万元,比上年下降3863万元;棉花、油料、甜菜总产与上年持平,粮食减产一成左右。

1973年
  1月23日至2月1日 兵团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重点解决兵团党委常委之间的团结问题。裴周玉、张竭诚发言,各自作了检查,与会同志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会后,向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新疆军区党委作了报告。

  2月16日至21日 兵团党委召开师级干部会议。传达新疆军区“批林整风座谈会”精神和周恩来总理在“全国棉花工作会议”上对兵团工作做出的重要指示:“新疆兵团应该自给才行”“生产兵团要把粮食搞上去”“应该很好注意民族工作”。会议认真讨论贯彻周总理指示,深人开展“批林整风”、搞好生产、加强战备等问题。

  2月 总参谋部和农林部向国务院、中央军委上报《关于生产建设兵团领导管理体制问题的调查报告》,建议国务院、中央军委召开会议研究解决。

  3月9日 兵团党委决定:恢复兵团农业科学研究所,下设粮食作物、经济作物、园林植保、土壤农化、农业机械、农机修造、畜牧兽医等研究室。

  同日 恢复曾继富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职务。

  3月15日至5月22日 兵团组织男女篮、排、足球及田径等15个代表队275人,参加新疆军区第五届运动会。获5个第一名,4个第二名。

  同月 兵团党委根据新疆军区党委清查工作会议的安排,兵团和师两级领导机关清查了与林彪反革命集团有牵连的人和事。

  5月 周恩来总理召集在京的自治区、军区、兵团的主要领导赛福鼎.艾则孜、刘星、司马义.艾买提、徐国贤、张竭诚、裴周玉、肖凤瑞开了一个汇报会,研究解决新疆问题。会上赛福鼎汇报了新疆工作,讲了兵团与地方的关系。兵团司令员张竭诚在汇报中提出:近几年来,兵团亏损额大,要求中央拨款解决经费困难。周总理要求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尽快扭转兵团亏损。

  同月 农林部向中央和国务院报送《关于生产建设兵团和国营农场试行工分制情况的报告》。

  8月24日 裴周玉、张竭诚、肖凤瑞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裴周玉再次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10月12日 《新疆日报》报道:兵团农二师塔里木大西海子水库试种水生植物成功。今年4月,他们从南方引来藕、菱、荸荠、茨菰、茭白、芡实、水花生、水葫芦、水浮莲、绿萍等10种水生植物。

  11月4日 兵团党委决定授予一0三团二连青年职工周春山模范共青团员称号,追记一等功。号召全兵团“积极开展向周春山同志学习的活动”。周春山是天津支边青年,患白血病,坚持工作,在工作中以身殉职。

  11月29日至12月18日 兵团党委二届三次全委(扩大)会议在石河子召开。裴周玉作了党委工作报告,强调要认真学习“十大”文件,把“批林整风”引向深入,为改变兵团面貌而努力。

  是年 兵团组织9个中学生体育代表队,计126人,参加自治区中学生运动会。

  年底 兵团粮食总产7.17亿公斤,棉花总产2033万公斤、油料总产1668.6万公斤,牲畜年终存栏257.06万只(头),工农业总产值11.43亿元,综合亏损总额40万元。

1974年
  1月20日 兵团党委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提出《关于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的请示报告》。

  1月30日 兵团党委发出《关于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的通知》,要求把“批林批孔”这个头等大事抓好,以巩固和发展文化大革命成果,要求敢于发动群众,采取“四大”(大呜、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措施,迅速掀起批林批孔高潮。

  2月10日 自治区批示兵团承建南疆铁路。

  3月12日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在兵团俱乐部召开大会,欢迎“上海市革命干部上山下乡学习慰问团”。兵团司令员张竭诚在会上指出:“从1963年到1966年,从上海、天津、武汉等城市到兵团参加边疆建设的知识青年达12万余人。在9万名上海知识青年中,有5000多人立功受奖,有2000多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万多人加入了共青团,1.1万人当了干部,55人被提拔到团以上领导岗位上来。”

  3月23日 兵团召开驻石河子各单位“批林批孔”动员大会。裴周玉作动员报告,要求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坚持“斗争哲学”,对修正主义路线和“复辟回潮”进行揭发批判。

  4月15日 兵团成立铁路工程指挥部。主任傅志华,党委书记林海清。所属筑路部队,由农二、三师各调2个工程团,加上原农一师由上海支边青年组成的南疆铁路工程纵队,共计1.77万人。

  8月12日至9月8日 兵团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根据中央[1974]17号文件精神,布置兵团内部关于清查与林彪反党集团有牵连的人和事。

  8月 阳焕生任兵团政治部副主任。

  9月29日 《新疆日报》报道:兵团化肥厂投入生产,每年可生产合成氮6.8万吨,生产硝铵、尿素近13万吨。

  10月20日至11月6日兵团党委二届四次全委(扩大)会议在石河子召开。应到委员、候补委员58人,实到39人,列席111人。会议以毛主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3年,现在以安定团结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的讲话精神为指导。张竭诚作了《团结起来,发扬大寨精神,打好粮食翻身仗》的报告;裴周玉作了《团结起来,努力奋斗,争取更大胜利》的总结报告,自治区和新疆军区主要负责人赛福鼎.艾则孜、杨勇、肖思明、司马义.艾买提、张世功等到会讲了话。

  年底 全兵团有农牧企业147个,独立核算工业企业132个,附属工业企业385个,独立核算运输企业20个,建筑安装企业20个,商业企业39个。
  全兵团总人口达225.71万人,职工80.66万人;当年开荒面积11.81万亩,耕地面积1176.78万亩,播种面积957.06万亩。粮食总产 5.25亿公斤,亩产86公斤;棉花总产1515.09万公斤,亩产24.5公斤;油料总产976.06万公斤,亩产18.5公斤;牲畜存栏233.9万头。工农业总产值10.19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3.5亿元,工业总产值6.69亿元,亏损总额19602万元。
  以兵团被撤销前的1974年与开始“文化大革命”的1966年相比,总人口增加了71万人,职工增加了12万人,耕地面积却减少了52万亩,林带被乱砍滥伐,损失18万多亩,桑园被挖掉14.2万亩,果园被砍掉挖掉8000余亩。粮食总产由7.2亿公斤下降到5.25亿公斤,下降27%;棉花总产由 2494.48万公斤,下降到1515.09万公斤;油料由1454.63万公斤下降到976.06万公斤。牲畜年末存栏头数1966年为208.5万头,而1967年以后连续3年下降,到1969年下降到186.8万头。1966年兵团交售商品粮2.25亿公斤,1974年仅交售粮食2386.5万公斤,同时吃国家回销粮1695万公斤。1966年财务盈利1.13亿元,到1974年亏损总额达1.96亿元;1967年至1974年盈亏相抵净亏损 3.14亿元,国家拨入亏损补贴达5.86亿元,是全国农垦系统的亏损大户。

1975年
1月3日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党委联合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上报《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报告中肯定了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组建20多年来,广大军垦战士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关怀和支持下,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生产队。他们继承和发扬了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和南泥湾精神,一手拿枪、一手拿砍上曼,艰苦创业,屯垦戍边,把大片荒滩开垦成良田,在戈壁滩上建起了工厂,繁荣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了交通运输、基本建设和文教卫生事业,改善了群众的生活,促进了各族人民的团结,加强了反修斗争,巩固了祖国边防,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中,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报告认为,改变兵团体制,更有利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有利于增进各族人民的团结,有利于加强反修战备,有利于经济建设的统一规划。这是当前发展新疆地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是新疆地区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件大事。

  2月18日至3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关于改变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体制会议”。会议由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主要负责人赛福鼎·艾则孜、杨勇、张世功以及兵团党委成员裴周玉、张竭诚、周九银、孔瑞云、杜海林、苟纪明、王振东、杨贯之、杨宗胜、朱铁谷、侯全智、吴登云、甄子明等参加了会议。会议期间,叶剑英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三次接见了与会代表。叶剑英两次讲话指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中立了功,取得很大成绩。现在改变体制要慎重,希望与会同志善始善终,做好工作。”会议经过讨论,产生两个文件,即《关于加强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元化领导和调整体制的请示报告》和《关于调整兵团体制问题的请示报告的安排》。

  3月25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以中发[1975]11号文件,批转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的两个报告。即《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和《关于调整兵团体制问题的请示报告的安排》。中央11号文件规定:
  一、撤销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领导机构,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垦总局,主管全疆国营农牧场的业务工作。师机关并入所在地(州)机关,成立地(州)农垦局,主管本地(州)范围内的国营农牧团(场)的工作。
  二、兵团和师的工矿、交通运输、建工队伍,商业、文教、卫生等企业事业单位,分别归自治区和地(州)各有关部门统一领导和管理。
  三、团(场)归所在地(州)领导。团(场)的全民所有制不变,生产资料不动,干部和职工的政治待遇、生活福利不变。各团(场)要坚决贯彻以农业为主,多种经营、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方针,继续办好直接为农牧业生产和职工生活服务的农副产品加工工业和小型工矿、运输企业。
  四、设置石河子地区,成立石河子地区革命委员会,统一该地区的领导。
  五、兵团现役干部是1968年以来为加强兵团建设调去的,他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做了大量工作,有很大成绩。兵团体制改变后,这些干部由新疆军区按中央军委对全军干部安排的有关规定统一妥善安排。其他干部归自治区党委和各地(州)党委统一管理,合理使用,妥善安排。
  六、兵团现役部队归新疆军区建制领导。武装值班连改称武装基干民兵连,继续搞好“三落实”。

  4月11日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到石河子视察。

  4月25日至5月7日自治区党委、新疆军区党委召开贯彻中央11号文件会议,制定有关接交工作的具体方案。生产建设兵团撤销后,所属各师(管理处)机关并入所在地、州机关,各师所属工业、交通运输、建筑行业、商业、文教、卫生等企事业单位,按行业分别划归自治区及所在地、州有关部门统一管理,兵团现役部队及训练、生产基地、划归新疆军区领导。

  5月23日 自治区党委、新疆军区党委联合发出《关于改变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体制有关接交工作的具体方案的通知》,即日起开始移交,8月底基本结束。

1975年
1月3日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党委联合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上报《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报告中肯定了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组建20多年来,广大军垦战士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关怀和支持下,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生产队。他们继承和发扬了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和南泥湾精神,一手拿枪、一手拿砍上曼,艰苦创业,屯垦戍边,把大片荒滩开垦成良田,在戈壁滩上建起了工厂,繁荣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了交通运输、基本建设和文教卫生事业,改善了群众的生活,促进了各族人民的团结,加强了反修斗争,巩固了祖国边防,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中,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报告认为,改变兵团体制,更有利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有利于增进各族人民的团结,有利于加强反修战备,有利于经济建设的统一规划。这是当前发展新疆地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是新疆地区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件大事。

  2月18日至3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关于改变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体制会议”。会议由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主要负责人赛福鼎·艾则孜、杨勇、张世功以及兵团党委成员裴周玉、张竭诚、周九银、孔瑞云、杜海林、苟纪明、王振东、杨贯之、杨宗胜、朱铁谷、侯全智、吴登云、甄子明等参加了会议。会议期间,叶剑英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三次接见了与会代表。叶剑英两次讲话指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中立了功,取得很大成绩。现在改变体制要慎重,希望与会同志善始善终,做好工作。”会议经过讨论,产生两个文件,即《关于加强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元化领导和调整体制的请示报告》和《关于调整兵团体制问题的请示报告的安排》。

  3月25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以中发[1975]11号文件,批转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的两个报告。即《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和《关于调整兵团体制问题的请示报告的安排》。中央11号文件规定:
  一、撤销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领导机构,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垦总局,主管全疆国营农牧场的业务工作。师机关并入所在地(州)机关,成立地(州)农垦局,主管本地(州)范围内的国营农牧团(场)的工作。
  二、兵团和师的工矿、交通运输、建工队伍,商业、文教、卫生等企业事业单位,分别归自治区和地(州)各有关部门统一领导和管理。
  三、团(场)归所在地(州)领导。团(场)的全民所有制不变,生产资料不动,干部和职工的政治待遇、生活福利不变。各团(场)要坚决贯彻以农业为主,多种经营、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方针,继续办好直接为农牧业生产和职工生活服务的农副产品加工工业和小型工矿、运输企业。
  四、设置石河子地区,成立石河子地区革命委员会,统一该地区的领导。
  五、兵团现役干部是1968年以来为加强兵团建设调去的,他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做了大量工作,有很大成绩。兵团体制改变后,这些干部由新疆军区按中央军委对全军干部安排的有关规定统一妥善安排。其他干部归自治区党委和各地(州)党委统一管理,合理使用,妥善安排。
  六、兵团现役部队归新疆军区建制领导。武装值班连改称武装基干民兵连,继续搞好“三落实”。

  4月11日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到石河子视察。

  4月25日至5月7日自治区党委、新疆军区党委召开贯彻中央11号文件会议,制定有关接交工作的具体方案。生产建设兵团撤销后,所属各师(管理处)机关并入所在地、州机关,各师所属工业、交通运输、建筑行业、商业、文教、卫生等企事业单位,按行业分别划归自治区及所在地、州有关部门统一管理,兵团现役部队及训练、生产基地、划归新疆军区领导。

  5月23日 自治区党委、新疆军区党委联合发出《关于改变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体制有关接交工作的具体方案的通知》,即日起开始移交,8月底基本结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