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63阅读
  • 1回复

一个红小兵记忆中的辽宁文革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作者 一个红小兵




笔者虽历经文革期间,但属早年无知。我是7岁上小学,大概是1963年,是一所师范附属小学,全封闭五年寄宿制,只是周末回家一次。学生绝大部分是干部和知识分子的孩子,当时的学费是每月35 元,天天有牛奶和肉类,除了老师外还配备了一些管理生活的阿姨,学校各种设施例如餐厅、寝室、阅览室、体育场等等均属一流(绝对不次于现在的)。

1966年初秋,母亲带我去另外一所不寄宿的五年制小学报道,只是听大人们说我们原来的学校是什么资本主义道路的,还说是培养资产阶级苗子的等等,被取消了........

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开始接触社会,发现我们与工农子弟有许多不同.......



我老妈和我舅舅66年被开除党籍。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恐怖的,只知道母亲有一晚没在家,说是被带去省委了,很快一切就平静下来了。倒是我外祖母受不了这个打击,去世了。老太太是一股火-------不理解她的儿女为什么被开除党籍。至今记得老人家临终前还告诉我要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 老人去世前家中一起正常----4个儿女,还有孙辈的都在场,没有任何像他妈的伤痕文学里描述的非人道的专政,父母单位的许多同志还参加了葬礼。

再记得就是后来母亲到五七干校去了-------我很多同学的父母也一样。母亲每月都会来一次到两次,听她说她在那里喂猪,猪养的可肥了,没见过母亲有什麽反感的。父亲当时下放到一家工厂劳动,也没什么恐怖的,记得有时节日父亲值班,还把我和妹妹也带去,我们在工厂院子里玩耍,根本没什么恐怖!!!!!也没听父亲发什么牢骚。

71年吧,母亲从新工作------调到市委,父亲也回到政府机关。

如今他们都80岁左右了,每当提起文革,老父亲只是笑一笑,老妈总说:群众运动,可以理解。

..................

面对今天的千百万下岗工人...........他们又如何呢???

父亲是沉默的!

母亲却常说------你自己生活好就行了呗,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心里总说------------当年开除你党籍一点也不错!哈哈。

笑话啦。 老妈还是很热爱主席的,年龄大了也常常和我们讲她那粮票的故事-----------什么没有共产党,毛主席,他们兄妹4个解放前就得饿死啦.........

总之,文革没有象他妈的伤痕文学写得那么黑暗!

记得中学一个同学,他爸曾是国民党营长,文革时有那么几次总在单位门口站着(和其他的走资派),不过就是说几句什么:群众专政好,群众专政好,地富反坏右一个也跑不了,我某某某也跑不了,罢了!我同学他家就在他爸爸单位对过,那时天天放学后去他家玩军旗,根本没感到他有什麽痛苦!

现在他还在他爸的单位工作呢,待遇相当不错。



记得那是1967年春季吧,有一天我在我舅家外边的马路上(坡路)和我表弟放滑轮车玩,看见一伙人用白灰在坡路上刷写大型标语口号----打到* * * .* * * . * * * 的,其中有我舅的名字,我表弟害怕了,但我没怕,反倒很生气。我拿着滑轮车走过去,用鞋底把我舅的名字给抹掉了,那些人只是看着我,什么也没说,过一会儿,他们进一个楼房里去了,我一脚把那个白灰桶踢翻个,然后领着表弟跑了.......后来听舅妈说:那些人说* * * 的外甥太楞啦.......写这些不是说我勇猛,只想真实的告诉后人-------告诉他们一个真正的文革!造反派并不是什么伤痕文学里描写的恶霸和凶神之类的!

那时我们和所有的孩子们一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去火车站广场对换毛主席像章,(就像现在对换邮票一样),坐电车时不用花钱(4分钱一张电车票),为什么?因为我们在车上宣传毛泽东思想------背诵几段毛主席语录就可以免费啦!呵呵!一样,翻山越岭去海边碰碰(即戴水镜潜水抓海参,海螺等等)和钓鱼玩,和邻居的孩子们一起玩踢盒子游戏......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歧视我们,反到有时我们还和一些当时领导的孩子们打架-------

我有一个朋友,他爸爸是* * *局的局长,38年延安干部,文革下乡去5.7干校啦、我们当时没少和一些邻居领导干部的孩子打架,我班有一个同学,他爸是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革命干部代表),我们把他打了,什么也没再发生,只是他妈妈告诉他不要再和我们玩了!这就是真实的文革!!!更有,我中学的同桌同学-----* * * 来自广州,(他姨父当时是我们那的军区司令员),他经常给我带几张烟盒----蓝翎或牡丹的!这就是真实的文革!!!

今天呢????不用我说,大家都明白的!!!



毛泽东时代也有腐败-----主要是75年以后。那些没有改造好的领导干部利用职权优先安排下乡的子女回城,去好点的工厂和机关,上大学等等。我大舅哥就是我老岳父(军队副师级)找人给送上大学的,还差一点把我媳妇送去当小兵。老岳父文革初期领章和帽徽均被拿下!老头对文革极其不满!哈哈!!!你说文革有没有必要?哈哈。我认为很有必要,而且还要过七年或八年再来一次。就现在,我和老岳父从来不谈文革,一谈就的弄个不痛快(好在老头不会上网,看不见这贴,呵呵)------本人是铁杆的毛派,而老头一个月6000多元钱,觉得是小康了,呵呵。

文革是主席对马列主义的贡献和发展,是主席一生所做的第二件大事!------反对特权!!!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来了,你能干吗????

阻力是可想而知的了。但是历史的车轮不会就此停止转动,共产主义最终是要实现的-------因为那是人类最美好的理想!



我有幸见过总理一次,1973年总理陪同西哈努克亲王访问大连,从周水子机场到宾馆的路上路过斯大林广场。由于转弯车速放慢,总理频频和聚集在路边的百姓摆手,穿的就是那件普通的灰色上衣。总共就几辆小汽车,哪有什么警察之类,(我当时正好骑车路过斯大林广场,扔下自行车就跑了过去)每当回忆起来,,再对比今天的官员们,更令人肃然起敬......

今天即便来了一个厅级领导都得组成个车队,高速公路出口迎接,甚至警车开路,警笛轰鸣,老百姓赶紧让路,而他们却坐在车里谈笑风生,.然后去宾馆、总统套间,接受礼品,安排子女就业等等,再然后去高档洗浴.........哪有几个干正经事的......



红军都是英雄好汉!我小学同学的爸爸中有3个是老红军。记忆中没留下什么特殊的事,只有如下点点滴滴------

有一个60年代是副区长,经常戴个破帽子,拿个破扫帚在我们住宅楼里打扫楼梯,也不用水,扫得灰尘四起,我们小孩子有时还骂他两句(区长,区长,去你吗的吧!)然后就跑开了,至今还能回忆起那些镜头-----老头缺两个手指头,据说是二七大罢工时失去的。小时常常去他家和他二儿子玩,知道老头酷爱集邮----收集了许多邮票。

另一个60年代是个科级干部,没什么文化,文革初期三儿子是我们学校的红小兵团团长,(现在是一般税务干部),我记忆中老头唯一的特殊性-----有一双大军靴,每当欢送新兵入伍时老头去阅兵就穿上大军靴,好令我们小孩羡慕。

还有一个整天在家养着,喘不上气来,总得喝小瓶药水,我们常常去他家玩吉他合奏,(两间房)他就去另外一间屋躺着。他大儿子已经下岗许多年了。小儿子在人防办工作。

除了这些没有别的特殊记忆了,没见过他们乘什么专车,甚至都没感到他们和百姓有什麽不同的。

。。。。。。。。。

童年的记忆,童年的心灵是那么清晰,天真无邪,只有今天方才深深的感到-----红军是那么可爱,可亲可敬!



70年代初期,辽宁的党风和军风是最好的,这与毛远新同志的工作及廉洁自律是分不开的!

辽宁人民怀念那个年代,牵挂远新同志!年龄大了,若有时间应该回来看看,一起去海边钓钓鱼吧。不谈国事,不惊动媒体,只诉旧情,也没什么违法的吧? 哈哈......去燕窝岭,不去棒棰岛.....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6-11
文革不象某些诶人说的那么可怕。
我父亲2008年去世。享年82岁。由于在文革时代,跟当时的中央党校校长杨献珍吃“锅烙”。被打成“走资派”。
当时是本溪市排第五位的人物,在本溪党校是二号走资派。本溪市造反派”四大金刚“中的【马云】和【史宁夫】对我父亲往死批斗。连带跟我父亲遭殃的还有4人。打成团伙了。
当时清理三种人时候,听我父亲说。,他知道的周围的人,确实有一个被迫害死的,
我大姐那时候才6岁,颠颠的给我父亲送饭,当时不让回家,就在老党校那关着。后来下放五七干校,呆了十年!1978年才回城。最气人的是造反派里头,造反头头【马云】居然是整党办公室主任!我操!什么玩意儿!
被他整死的煤炭局老局长还有数人不是白死了吗?天报应,在80年代末期,这厮得癌症挂了!
原来党校造我父亲反的诸如赵xx,刘xx,后来也被打倒了 。也成了被批斗的对象!尤其是刘xx,文革前,由于是我家邻居,没事总往我家跑,成天跟我父亲吃饭喝酒。后来带头批斗我父亲,真是人心难测啊。改革后,还是邻居,只是看见我家人总是尴尬,父亲倒没说什么,母亲却埋怨我父亲,说他没脸。怎么还交这种人。这就是文革的真实写照。但文革也不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差劲。至少,治安问题,社会风气问题很好的。人民也不像现在过得这么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