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9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陶铸接见湖南赴京工人师生干部代表座谈纪要(1966.10.30)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陶铸接见湖南赴京工人师生干部代表座谈纪要

1966.10.30


〖陶铸同志一进会议室,就满面笑容地跟大家一一握手,还未坐下就亲切地和大家交谈起来。〗


你们为什么找宣传部?张平化当过宣传部副部长,现在不是了,以后不要再找宣传部了。

你们的问题在湖南,我也是湖南的,我们是老乡嘛,说话好懂。当然不讲乡土观念罗!张平化不是做了检查了吗?(答:不深刻)一次当然不会深刻?今后还要做检查嘛!

你们是几个单位的?(陶铸同志一个个问,问到一个郴州同学)郴州(县)的问题与张平化有什么关系:(有人答张平化九月廿四日报告影响很广,陶铸同志再一一问下去,完了说)你们代表的单位还不少呀!

湖南的同学都回去了吗?(答:没有)见到毛主席了吗?(答:见到了,还离得很近。)都可以回去了嘛。见到了毛主席,这是最大幸福,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嘛!

按规定张平化同志在北京是不能与你们见面的。因为他是在中央开工作会议,他不是宣传部部长了,但是我请示了中央,还是让他去作检讨了。王延春以前搞得很坏,是毛主席让张平化回去的。他回去也搞得不好。我请示了中央,建议他回去,他今天回去了。湖南的问题应回湖南去解决,湖南有三千八百万人民,问题要回湖南解决,湖南的革命回湖南去革。你们在北京基本要求已经达到了,张平化那天作了检查,当然不深刻,态度是好的,犯了错误还给他一个机会改正,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团结-批评-团结”。这都是毛主席说的嘛,对不对?(陶铸同志对两个湘潭同志说)你们是湘潭的更应听毛主席话,到现在为止,他还不属敌我矛盾,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是不是?(答:暂时这样看)当然嘛,要观察他,他继续坚持,就是敌我矛盾。他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原先湖南省委就犯了错误,他回去之后,开始做了点好事,但后来受不好的干部包围影响(当然这些不好,有的是思想保守),作了九月廿四日的报告,起了很坏的影响。当时我就打电话批评了他。后来他写了大字报作了检查,但不深刻。他是犯了方向性、路线性的错误,以后还要检查。

(插话:这次主要是斗工人、干部、也围攻了学生。)到现在为止,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他犯了错误,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中央还是让他回去当第一书记,在工作中改正错误。

他去湖南接了周小舟之后,有一段工作做得不好,毛主席批评了他,近两年好些。(插话:是因为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领导)是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但也得有人贯彻,有的就不贯彻嘛!湖南的近两年有所进步,中央以前批评了他,他改了,这次又犯了错误,又批评了他,要他改。

(插话:我们批评他很厉害。)你们完全应该批判他,你们有权利,我不完全代表个人,喊了打倒他,他触怒了群众,喊几句出出气,没关系,出于义愤。犯了严重错误,不要打倒?湖南三千八百万人,光你们几个人是打不倒的。如果犯了错误就打倒,那打倒的人就太多了。湖南省有成绩,我家是湖南的,我听说一些,希望他改,同时你们要逼迫他改。我主张要有点压力,非改不可。(插话:红色政权誓死保卫张平化)“誓死保卫张平化”不对,有错误你是保卫不了的。要保卫那就保卫了错误。(插话:革命革到他自己头上他就不干了)对,这个同志看法很好。这几年工作还不错,有一段例如四清搞阶级斗争是坚决的,(插话)他对群众运动就是恼火)以前上井岗山不恼火,在社会主义这一关,他没有过好。我们大家都要过这一关,因为要触及灵魂,只要有私心杂念搞社会主义就会垮台,什么天王老爷都要垮台,不管老干部,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我们要听毛主席的话,不怕苦、不怕死,不图名、不图利,一心为革命,一切为人民,就能过好社会主义这一关。我们旧观念多一些,你们在毛主席阳光下好一些。你们看,政法学院为什么有七十多个红卫兵组织?当然这是工作组造成的恶果,工作组在里面做了坏事,要负主要责任,同学是不是要负一点责任呢?

革自己的命张平化就怕了,领导干部就是要过这一关。主席现在就号召大家把自己的灵魂搞干净,特别是老干部。张平化过去搞别人还可以,这次不行了。你怕,不行,你越怕越革你的命,怕,就要把你打倒。我找张平化谈了话,态度还好,但要看行动。毛主席说:“要一看二帮”,同志们给他一点压力,但光表态不行,你们回去帮助,“一看二帮”嘛,两眼瞪着看你改不改,不改又造你的反,改了也抹煞你的进步,不然就打倒。彻底帮助他革命,实在不行,用湖南话说:“稀牛屎糊不上壁”就打倒,(插话:我们已经喊了打倒)喊“打倒”行,但不马上打倒。

(向陶铸同志汇报,湖南有派变相工作组“联络员”的情况。)不是已经撤了吗?(插话:有的没有)回去一定要撤,(插话:中学要开学了)不开就是嘛,回去改,不改你们再写信来,(插话:他们说我们炮打了无产阶级司令部)你是无产阶级司令部打几炮算什么?炮轰有两个解释,一是普遍的轰,引火烧身,烧一烧,经得起炮打,有错误就揭露。一是炮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坚决打倒,林彪同志的讲话(听不清,未记)非常科学正确。

问:您上次接见中南地区革命师生的讲话,影响很大,但有人说是假的?

答:我上次说的话,你们说影响很大,我只是点了一把火,有人说假的,我不发表声明。

(三司令部同学说:湖南的情况是严重的)湖南的情况在中南来说是严重的,在全国来说不算最严重,你们要帮助湖南的同志,老乡嘛。(这个同学是湖南人)

(向陶铸同志汇报“中央八条”的问题)中央文件未形成,你们说的“中央八条”的问题,就是现在的农村“五条”工厂“六条”的前身,在这两个文件发出前王任重同志通了个电话,告诉他通通气,他(指张平化)迫不及待地散发,全省往下讲,想要解决县的问题,搞成了“八条”,这是错误的,太急了,影响不好,中央没有正式文件,你就搞个“八条”,后来中央文件不是“八条”而是“六条”、“五条”,你就被动了。

(三司令部同学说现在学生问题不太成问题,工农问题大,抓生产不要革命,停革命,把工人打成“反革命”,这个情况很严重。东北有一个厂有一千多人打成了“反革命”)工厂革命靠工人,农村革命靠贫下中农,学生革命要搞好本校还要在社会上造成一股大的推动力,学生不到车间去影响生产,可到办公室座谈,可送大字报,可到生活区宣传调查。老乡们,你们到工农中去宣传我完全赞成,但不能指导运动,去随便罢官,你们支持工农,工农支持你们。相互支持嘛!县中学可以组织起来帮助农村,光靠大学生不行,全国大学生只有一百来万。

(插话:湖南只四个城市搞文化大革命,但搞反“右派”斗争)现在分期分批,(插话:长沙市内五个区,区以下机关、企业单位,搞不搞文化革命?)要搞,长沙市是大城市,是运动的重点,其他地委机关所在地包括湘潭、株州、衡阳、郴州、邵阳、岳阳、益阳、常德津市等中等城市都要搞,第一批搞,但领导不得力不行。

分期分批搞,现在连省委还没有过关,如何领导?大连×校,一个抓市长,一个抓市委书记,抓到北京来了,我和总理跟他们谈了两个钟头,他俩才回去了。没有领导不行,要撑腰的领导,不要泼冷水的领导。先把省委、省级机关、地委级机关搞好,再搞县级(地委级已停了)。这次开了中央工作会议,都会搞起来了。你们回去看看,你们出来多么久了?(回答不一)“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回去你们再看看。

(有同志反映:很多地方不贯彻军委指示和江青同志、周总理十月六日的讲话,把群众、学生打成了反革命)把群众打成“反革命”统统不算,他不贯彻军委指示,你们就搞他,(插话:阻力很大)就是有阻力你们战胜了他就好办了。湖南不贯彻,湖南又不是美国,他们为什么不贯彻?他们应当一字不漏地往下传达,学生可以得到这个待遇,参加学生运动的教师可以得到这个待遇。当然,原来四清中打成的真正的四不清干部不能享受这种待遇,四清搞的,不能算在这个以内,四清运动的成绩,那是肯定了的,个别打错了的要平反。中央这个指示主要适合于学生,学生既未剥削又不当官僚,为什么不能依靠他们来革命?

(有的同志反映:有的学生反党反毛泽东思想的言行确很严重,群众不同意烧掉整理他的材料,怎么办?)群众不同意那就不烧嘛?档案材料不能动。

(有的同志反映:有的地方动用了军队、公安部队)军队不能动,湖南只有长沙,郴州保护电台用了军队,那是中央同意了的。对群众不能动军队,不能动公安部队。

(有的同志反映:公安部队抓了人,还发生了开枪事件)真的?要调查。

(有的同志说:军队参谋向民兵作动员,要抓“右派”)那是不对的,应作废。各地方黑暗的东西很多,你们回去要斗争,要彻底揭露,不要怕,第三司令部蒯大富不是被打成了右派,现在不是成了负责人了吗?你们就要接受这种锻炼,你们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们的条件很好嘛,你们享受了宪法的全部权利,言论、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都有自由,坐车吃饭不要钱,打电话打电报不要钱嘛。(插话:打长途电话电报还要钱)什么组织都可以建立,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不是成立了三个司令部?过去革命要杀头,要上雨花台,现在革命好多了,你革命他不准,就有阻力,要斗争,发生了阻力,你不斗争,那怎么行,待遇不平等,就造反了。你们碰点小钉子,没有关系,在大风大浪中锻炼嘛。有阻力就斗嘛。湖南是毛主席的家乡,湖南人民有革命性,吃辣椒吃得那么厉害嘛。湖南人民的革命精神,是好的。你们要相信群众,相信真理,不革命的,一个人也要跟他斗。我没有私心杂念,我又不想当省委第一书记,打倒你,我就长了五斤肉了?因为你不革命,我就要打倒你。你省委第一书记领导我们革命,我们就拥护你,你不革命,我们为什么不反对你。领导好不好,是三千八百万人民的利益问题,全国都革命,湖南不革命,能说得过去吗?

讲来讲去,还是回去干革命。搞久了,不回去,你是革命的也会脱离群众。不要住在北京太久了,不然“保”字号的就要挑动了。

(有同志说:有的同学被开除了)不算!你说:“我没有开除”就是了。

(有同志说:有人说我们没有做事,不能发工资,说我们上北京是非法的)回去一律发工资,工人同志来北京是革命的,到北京是毛主席号召的,怎么是非法的呢?不过要派代表来。当然工人要积极参加生产,工人不生产,你讲得天花乱堕也不行。我打电话去,工资照发,开除不算,告诉大家都回去,一个也不留。

因文化大革命被捕的要放,现行反革命不放,学生中百分之九十九是要革命的,这是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的结果,但也不能说一个坏的也没有,有杀父之仇的还是有,但放到运动后期处理。运动刚搞起来,运动一开始,搞什么左中右呢?工厂复杂些,地、富、反、坏还是要乘机捣乱的,只要不是现行反革命就要放。

工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好的,文化革命主要是搞当权派的问题,学校至少是系主任以上的才算当权派,还有党员伙夫班长也算当权派吗?

四清没有文化革命这样彻底。我这个人不算很保守的,但现在看起来还是保守了。文化革命这样大的民主,这样大的声势,这样大的规模,这样大的威力。我没有想到,也想不到,没有这么大的想象力,但也还是有些想象力,只有主席是最高的马列主义的领导,才这样放手,才能领导这样大的运动,才可以领导得好。北京在十一月五日以前大概有八百万人次来北京,招待都不容易,相当于保加利亚一个国家搬家,全国几千万人在大串联,在搞大民主,在炮轰,扫到每个角落,省委书记动不动就揪出来,(当然我不提倡)中央很多负责同志都上了墙,过去谁想到?宣传部的大字报就公开嘛!

我想,搞十年的宣传毛泽东思想,也没有红卫兵这几个月搞的好。我也有一本《毛主席语录》,(拿出来给大家看)开会都要念,不念不行,念多了就熟了。毛主席语录到处都是,家喻户晓,毛泽东思想一旦被群众所掌握,就可以变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十年前,我们还只会制手榴弹,十年后就能制造导弹原子弹,这在世界上是没有过的事,是奇迹。外国的工程师一下班就抱小孩,我们的工程师不干好那件事,就连吃饭睡觉都不顾了。毛主席思想被全国人民掌握那就不得了,人民大会堂十个月建成,要我画都画不成。

这个运动规模之大是空前的,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现在是开始正向全国大规模的开展,方兴未艾,强大的洪流什么地方都要触及,要堵死,有灭顶之灾,你们碰钉子不要怕。

问:要搞多久?

答:反正要彻底搞好,不搞好不上课,下定决心搞彻底,毛主席是下了决心的,非彻底搞好不可。

问:半工半读学校如何搞?

答:半工半读干革命,半天搞革命,半天搞生产,也可以轮班,一班串联一班生产,再轮换。

问:两条路线的斗争如何深入?

答:放手发动群众,彻底依靠群众,彻底揭露,放手搞大民主,现在就是学北京,(指三司令部的同志说)你们请三司令部介绍嘛。一条是无产阶级革命路线,非把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搞掉不可,不搞臭,不搞彻底,就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会出修正主义。坚决把妨碍社会主义建设,把违反毛泽东思想的东西搞掉。

要放手大搞民主,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是“保”,保护现状,保留修正主义的根子。

(有的同志说:有人不贯彻中央指示,歪曲中央指示)有的人尽量想办法歪曲党的文件,造谣言,你们就起来驳,就斗争嘛。

张平化回去有两种可能,可能改正错误,也可能不改,不改你们就造反嘛。

问:能不能公布档案?

答:个人档案不能公布,公布档案是不对的,如人民大学,有一个人有历史问题,廿年前参加过三青团,交待了的,他早不公布,迟不公布,偏偏在他写了郭影秋的大字报后,就公布了,这就是打击,这就是整嘛!

(此时已是三点廿分,陶铸同志还有一个会,要走了,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湘江风雷挺进纵队负责人向陶铸同志简略谈了他们在北京成立这个组织的情况,并请陶铸同志当纵队顾问,陶铸同志收下了红卫兵袖章和纵队革命造反宣言及其它材料)我不当顾问,我是文革小组的顾问,当了几个顾问,我就当你们一个普通队员吧。(热烈鼓掌)

(最后全体代表请陶铸同志转达我们湖南人民的祝愿,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我一定转达你们的心意,转达湖南人民的心意。

(陶铸同志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张平化再不改,再对你们进行迫害,你们再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