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25阅读
  • 0回复

株连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一个右派子女在“文革”中的遭遇
 
    我的大哥是一个人品很好的人,在他7岁的时候,一次,大哥从家里到离家15公里的大理石厂看望父亲。那时,我父亲由于被划为“右派”从州府下关来到在这里监督劳动已有两、三年的时间。

    父亲与大哥见面后,买了两个饼子让大哥带回给我们吃。因第二天要上课,大哥告别了父亲又踏上了回家的路,大哥走啊走啊,天渐渐地黑了,肚子饿了,大哥看了看手中的饼子,咽了咽口水又继续行走。突然,一束雪亮的汽车灯从大哥的背后射来,随着一辆货运汽车停在了大哥面前,驾驶员伸出头来问:“小朋友,到哪去?”大哥说了家的位置。“上来吧,小朋友,我正好顺路。”于是,大哥就坐着这位好心人的车回到了家,并把两个饼子完好无损地送到了我们的手中。

    “文革”中,大哥刚满16岁就被母亲的单位急急匆匆地送到农村插队落户,那时他只是小学毕业生,是作为社会闲散青年送到农村去的,理由是“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当地农民看到稚气未脱、身体单薄的大哥,不由得心生怜悯,安排大哥为生产队守山地。大哥在守山地之余,还抽空到附近山林中打柴。一次,大哥在打柴过程中迷失了方向,一个人在林子里转来转去,硬是找不到来路,又冷又饿又怕,最后还是自己想起来往最高处去,才看到来时的路线,回到了守山处。大哥离开农村时,为家里拉回了满满一马车烧柴,这些烧柴就是他无数次打柴的结果。

  因为有一个“右派”的父亲和一个“地主”的爷爷,大哥不敢报名参军,怕被解放军叔叔拒之门外,但不得不面对招工。大哥在农村劳动了一年之后,有一个丽江汽车总站来招工,大哥前往报名,体检等等均已过关,最后一关政审关却被审掉了,大哥找经办人去理论,企图说服人家,结果是非但没有说服对方,自己反倒逗得一肚子的气。大哥气愤地说:“这人真武断!”,只得收拾东西又灰溜溜地返回了农村。过了一段时间,大理州砖瓦厂来招工,大哥报着试试看的心情去报了名,居然被录用了。道理很简单,是因为这个单位怕完不成招工任务而放宽了条件。这样,大哥就离开了农村,到大理州砖瓦厂当了一名工人。一次,大哥推着满满的一车泥土,因矿车太重把握不住,矿车翻下了铁轨。当时驻厂的军代表知道了,不问人伤着了没有?而是问:“这人是什么家庭出身?是不是搞破坏?”当大哥得知军代表的原话后,气得七窍生烟。年轻气盛的大哥咽不下这口气,偷偷找了一把锋利的斧子,躲藏在军代表的宿舍附近,准备将这“狗日的”结果掉。幸好,军代表外出开会去了。几天后大哥的气也消了。

    大哥最后通过刻苦自学取得了建筑方面的副高级职称,成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专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