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51阅读
  • 0回复

小平頭  廣西軍區圍剿鳳山“造反大軍”真相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丹麥)小平頭


    1968年下半年。韋國清(廣西區黨委書記、廣州軍區第一政委),動用軍隊會同廣西各地"聯指"在南甯、柳州、桂林、梧州等地圍殲廣西"四.二二"(柳州、桂林、梧州的"造反大軍")的同時,也專門調動部隊和 "聯指"圍剿鳳山縣的"造反大軍"。盡管是一個縣的圍剿,但其背景之特殊、屠殺之慘、圍剿時間之長,在廣西文革中轟動一時,特此專文以述之。 
    
背景

    文革之初,廣西各派群衆組織聯合後分裂爲兩大派:廣西 " 聯指"(全稱"無産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和廣西"四.二二"(全稱"廣西四.二二革命行動指揮部")。
    
    "聯指"擁有現實當權者(韋國清)以及廣西軍區和幾乎整個縣鄉政權及組織的支持,在廣西是多數派,或稱"大派",廣西"四.二二"(含柳州、桂林、梧州的"造反大軍"和柳鐵工機聯),則是少數派,又稱小派。 
    
    唯獨河池地區鳳山縣的形勢有別于廣西其它地方,該縣"造反大軍"的勢力占壓倒多數,這在廣西是絕無僅有的。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當時鳳山縣副縣長覃家修和離休老幹部、當年韋拔群部一營營長廖熙英,不滿廣西軍區"支左","支一派,壓一派"(即支持 "聯指",壓制"四.二二"在鳳山的群衆組織"七.二九"兵團)因此倆人領頭對抗軍方,支持" 七.二九"。 
    
    廖熙英、覃家修二人在鳳山老革命根據地頗有威望,該縣廣大農民和民兵跟著廖、覃加入"七.二九"兵團。這樣鳳山的"七.二九"成爲鳳山縣的多數派,而且是以國家幹部和農村基層幹部爲主的群衆組織。由于他們人數少,在兩派武鬥中曾多次失利。如鳳山縣人武部部長在武鬥中被"造反大軍"綁架。廣西革籌和廣西軍區及廣西 "聯指",自然視其爲眼中釘,肉中刺,急欲拔除而後快。(1) 
    
    1968年2月2日,廣西革籌給鳳山縣發出制止武鬥的五條命令:
    
    1,兩派都是群衆組織,有分歧須通過協商解決。
    
    2,"造反大軍"進攻"聯指"據點是錯誤的,立即回原單位抓革命促生産,停止進攻,撤除包圍。
    
    3,農民("聯指")進城搞武鬥是錯誤的,立即回原單位。
    
    4,要維護中央"九.五"命令,不許搶奪武器裝備。
    
    5,"造反大軍"綁架縣人武部部長是十分錯誤的,要立即送回。(2)
    
    "打蛇要打頭",要扭轉鳳山的局勢,只有首先將覃家修、廖熙英當"階級敵人"打下去,才能接著把"七.二九"殲滅之。
   

羅織罪名

    
    下面列舉的事實,證明廣西革籌和廣西軍區在1968年是如何有步驟、有計劃地給鳳山"造反大軍"羅織罪名,上綱上線,達到圍剿屠殺"七.二九"的目的。
    
    1968年2月16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周恩來總理、中央軍委、中央文革發出《鳳山縣、柳江縣發生武鬥的情況》的電報。
    
    電報說,自一月中旬,廣西"四.二二"和廣西" 聯指"分別派宣傳隊到鳳山縣兩派中去活動,使兩派不斷發生摩擦,並多次發生武鬥。 1 月 29日,該縣 "造反大軍"奪了九家等四個公社" 聯指"民兵武器,2月3日,"造反大軍"300多人包圍鳳山縣城"聯指"據點。"聯指"也調農民進城,雙方共調農民千余人進城武鬥。 
    
    革籌小組派沙池軍分區司令員孫長鎖去處理該縣武鬥效果不大,該縣武鬥的發生和擴大,除壞人挑動是主要原因外,當權派副縣長覃家修和離休老幹部廖熙英插手是重要原因。他們支持"造反大軍",利用自己在群衆中的威望和影響,調動農民進城。此外是鳳山縣人武部在"支左"工作中的親一派疏一派,"造反大軍"失去信任 ……(3) 
    
    自此,廣西革籌和廣西軍區緊鑼密鼓地醞釀布署解決鳳山"七.二九"問題。
    
    2月27日,廣西軍區司令員歐致富接見鳳山縣" 聯指"代表,聽取他們彙報鳳山縣"造反大軍"的問題,歐致富向他們表示要揪出插手鳳山的"黑手"來。(4) 
    
    下面這份會議記錄,披露了廣西軍區圍剿融安縣、鳳山縣"造反大軍"的決策過程。 
    
    3月7日晚,廣西革籌小組開會,研究決策幾個重大問題。出席人:韋國清(廣西革籌小組組長、區黨委書記、兼廣州軍區第一政委)、歐致富(廣西軍區司令員)、魏佑鑄(廣西軍區政委)、伍晉南(區黨委副書記)、安平生(區黨委副書記)。列席人:徐其海(區黨委常委)、孫磊(廣西軍區政治部主任)、吳華(廣西軍區副司令員)。
    
    韋國清說,融安縣和鳳山縣的問題要處理,可以給中央些報告,提出處理方案,博白縣已去了部分部隊,可以解決問題了。 
    
    歐致富說,對融安縣"造反大軍"可采用解決裏高圩辦法解決。(2月上旬至中旬, 柳江縣人武部支持"聯指"圍剿 "造反大軍",裏高的"造反大軍"缺武器,于2月29日命令6886部隊派24輛卡車全副武裝人員前去包圍裏高的"造反大軍",收回武器,並抓獲了60多人,押送柳江)
    
    韋國清說,看看需要多少部隊,由歐致富具體組織鳳山縣是否也采取同樣辦法(即派部隊圍剿)解決?
    
    歐致富說,融安"四.二二"的"造反大軍"有六百多條槍,一千多人,部隊少了是不行的。 
    
    魏佑鑄說,建議廣州軍區給廣西調部隊。
    
    韋國清說,可以向廣州軍區提出意見,派部隊解決柳州地區問題(融安縣屬柳州地區),對鳳山縣建議由220師派部隊解決 …… (5)
    
    3月11日晚,廣西革籌、廣西軍區發出《同意鳳山縣部隊進駐"聯指"據點,保護群衆》的電報。廣西軍區命令659團一營去鳳山"支左",實爲支持"聯指",打擊"造反大軍"。
    
    廣西軍區經過按部就班地布署,已經到了可以給鳳山"七.二九"羅織罪名、上綱上線孫時候了。
    
    5月22日,廣西軍區政治部印發《關于鳳山縣武鬥情況調查報告》。
    
    調查報告說,該縣武鬥嚴重的原因是:
    
    第一,劉(少奇)、鄧(小平)、陶(鑄)"黑線"串到鳳山,"叛徒變節分子"
    
    廖熙英、黃德昌、"右派分子"陳緩章、"下台幹部"莫以同和"走資派"覃家修(原副縣長)等挑起來的。
    
    第二,國民黨反動派遺留下來的殘渣余孽、曆史反革命、暗藏特務及社會上牛鬼蛇神混進群衆組織,進行階級報複。
    
    第三,"黑線"從外地伸向鳳山。南甯"工總"有人來×德保縣長、"走資派"林維龍、東蘭縣副縣長、"走資派"劉王義來鳳山"活動"。此外,還有香港特務也插手鳳山。
    
    調查報告還指出:"鳳山是廣西軍區和廣州軍區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先進單位,是中南地區的一面旗幟,卻遭到了"南霸天"——陶鑄和廣西黨內"走資派"賀(希明)、霍(泛)、傅(雨田)之流的極端仇視,那裏一小撮"階級敵人"以革命老人面目出現 ……
    
    調查報告要求對鳳山一小撮"階級敵人"破壞"文革","挑起武鬥"要采取"強硬"措施。(7)
    
    7月2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鳳山縣"支左"小組發出了《關于穩住部隊陣腳,加強社會調查的指示》的電報。
    
    自從廣西軍區命令659團一營去鳳山"支左"(實爲支持"聯指"),致使兩派矛盾加劇,武鬥升級。" 七.二九"兵團搶槍武裝自己。
    
    准備對付"聯指"賀部隊的包圍,電報中指出,部隊要排除困難,深入宣傳最新指示,依靠群衆揭露"階級敵人"挑撥軍民關系,挑動群衆鬥群衆的罪行,要穩住陣腳,堅守崗位,駐軍和人武部領導機關不得撤出縣城。(8)
    
    廣西革籌小組成員韋國清(區黨委書記、廣西革籌小組組長)、魏佑鑄(廣西軍區政委)、焦紅光(空七軍政委)上北京向中央文革彙報"當前廣西階級鬥爭情況"。 
    
    下面這個從北京發回廣西的電報,從中可以看出韋國清是如何遙控指揮,炮制冤案的。
    
    7月16日晚,董坤("支左"人員,原部隊保衛幹事)從北京給廣西軍區來電報說,經在京領導研究,有幾個問題答複如下:
    
    1,清理敵僞檔案工作已取得一定的成績,應繼續抓緊進行,已查出的"叛徒"、"特務",應抓緊核實。如有廳局級以上的應先搞清幾個報來。
    
    2,擬再公布一批"反共救國團"成員及其罪惡。上石"農總"問題也可以公布。
    
    3,廣播電台目前在廣播中不要提到"七.三"布告及賀(希明)、霍(泛)、傅(雨田)、謝(王崗)、袁(家柯)問題。 
    
    4,覃家修(鳳山縣副縣長)的材料要繼續核實。核實後的材料如夠點名批判的,即由家裏領導討論決定。(9)
    
    果然,三天後廣西革籌馬上立竿見影地抛出覃家修的所謂"罪行"材料。
    
    7月19日,廣西革籌給河池專區革委會、鳳山縣"支左"領導小組的通知。通知說:"鳳山縣原副縣長覃家修在文革中,頑固地執行資産階級反動路線,挑動群衆,指揮武鬥,破壞革命秩序,破壞抓革命促生産,做了不少壞事,起了很壞的作用,至今仍不回原單位,是一個死不悔改的'走資派',應該批深批透,批倒批臭"。
    
     通知下達後,鳳山縣人武部和"聯指"在全縣範圍內組織覃家修的罪行。(10) 
     覃家修和廖熙英被羅織的"罪行"甚多,只有將覃、廖二人當"階級敵人"打下去,韋國清才能名正言順圍殲鳳山"七.二九"兵團。
   

江洲慘案

    
    1968年8月1日,由沙池地區的淩雲、樂業、巴馬縣人武部幹部帶領的三縣"聯指"武鬥隊和6911部隊進入鳳山縣,會同該縣"聯指"和人武部中隊共一千多武裝人員,圍剿鳳山"七.二九"兵團。 
    
     中央"七.三"布告下達後,"七.二九"被鳳山縣人武部和"聯指"當作"土匪"圍剿,人馬逃散到到"南山"——江洲一帶和"北山"——六隆一帶躲藏。
    
     8月1日這天,解放軍和淩雲縣"聯指"武鬥隊包圍了江洲一岩洞。岩洞裏有男女老少一百多人。其中武裝民兵十多人(有七枝步槍)。解放軍和淩雲縣"聯指"圍攻三天三夜後,岩洞裏彈盡量決,老人和小孩呼籲救命。于是山洞裏的人提出,保證他們人身安全,即繳械投降。解放軍和"聯指"同意。 
     三日上午,山洞內派出代表黃顯應、陸祖業、陸倫貴出來談判,指揮圍攻山洞的淩雲縣人武部科長盧元俊主持"和談"會議。雙方談判結果,達成協議:山洞內"七.二九"交槍投降,保證全部人身"安全"。
     經雙方簽字後,"七.二九"先交槍,後出洞。解放軍和"聯指"收繳槍支後,把出洞的男女老少全部押到大隊部倉庫裏關起來。 
     三小時後,解放軍和"聯指"槍殺了七人,其中一個小孩年僅十二歲。爾後,又殺害十多人。——這就是震驚河池、百色兩地區的"江洲慘案"。
     但在文革中卻被稱之爲"江洲剿匪大捷"。盧元俊等殺人凶手"立功受獎"。
     繼"江洲慘案"後,解放軍和"聯指"又圍剿"北山"。
     在圍剿鳳山"七.二九"的同天(8月1日)韋國清調動部隊和"聯指"武裝大規模圍殲廣西"四.二二"在南甯的區展覽館據點。
   

圍剿"七.二九"兵團

    
     8月10日,河池軍分區司令員孫長鎖、副參謀長李義川,奉廣西軍區之命,在東蘭縣人武部主持召開"關于用武力解決鳳山'七.二九'問題緊急會議"。
     參加會議的有:天峨縣人武部張家斌、巴馬瑤族自治縣人武部李彥智、南丹縣人武部劉子龍、東蘭縣人武部宋高德、趙恒斌、鳳山縣人武部張春林、陳金柱,鳳山縣"聯指"頭目覃傑,6911部隊政委李永寬等。 
     孫長鎖在會上傳達說,根據廣西軍區首長命令,要用解決南甯解放路(圍殲廣西"四.二二")的辦法解決鳳山"造反大軍"——"七.二九"的問題。會議決定調宜山、河池、巴馬、天峨、南丹、東蘭、淩雲、樂業、羅城九縣"聯指"武裝和三廠(金城江的人民、龍江、東江兵工廠)的"聯指"武裝,會同6911部隊、鳳山縣人武部中隊共三千多人"進駐"鳳山"強行收繳""七.二九"的武器。 
    
    孫長鎖在會上說,根據上級首長指示,鳳山縣革委會一定要在 8月26日自治區革委會成立前成立起來,實現廣西大地"一片紅"。會上宣布解決鳳山問題指揮小組名單:組長孫長鎖、副組長李永寬。成員有李義川、張春林、陳金柱、覃傑等。
    
    指揮小組辦公室設在鳳山縣長洲公社百樂大隊小學。指揮小組決定,進駐鳳山武裝人員和部隊于 8月××日淩晨三點到達各自指定地點,上午九點爲全面總攻時間。(12)
    
    東蘭會議結束後,各縣人武部堅決執行"命令",組織帶領九縣三廠"聯指"武裝人員,人數超過原來規定達到 4400多人。他們到達鳳山後,對逃散"南山"和"北山"的"七.二九"全面包圍,抓捕了一萬多人。
    
    僅這一次圍剿,全縣槍殺打死 1016人,占鳳山縣文革殺死、害死總人數1331人的70%強。(該縣"文革"中害死人數占當時全縣總人口1.3%)。
    
    被殺害的不同觀點的人中,有國家幹部、工人 264人,參加過紅軍的20人,參加過赤衛隊的12人,參加過遊擊隊的117人。全縣86各大隊,有81個大隊被外縣、本縣"聯指"和部隊槍殺了人。
    
    經過武裝鎮壓掃毒後,鳳山縣革命委員會終于在 8樂25日腥風血雨中宣告成立。一批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凶手成了"文革功臣",參加了革命委員會,當上領導成員。(13)
    
    在廣西軍區調動部隊和九先三廠"聯指"武裝圍剿鳳山"七 .二九" 之前,"七.二九"已在八龍村召開退×會議,決定把隊伍化大爲小,化整爲零,逃進深山密林,保存生命,等待中央作出決定。
    
    于是,韋明樂、韋明成、韋明立三兄弟等一批人帶著武器逃上高山,長期不歸。 
    
    只是他們當中誰也沒想到,廣西軍區對"七 .二九"的圍剿竟長達14年之久。(14)
    
    

"手槍隊"圍剿鳳山"散匪"

    
     1968年9月6日,廣西革籌會、廣西軍區批准同意河池專區革委會、河池軍分區組織480人的"毛澤東思想宣傳隊"(每人配帶一支手槍,故又叫"手槍隊")進入鳳山縣。宣傳動員"散匪"下山"投誠"。 
    
    "手槍隊"的口號是:"下山交槍,一個不殺"。 
    
    這是因爲 8月12日6911部隊和九縣三廠"聯指"武裝440人圍剿鳳山"七.二九"和無辜群衆後,尚有一批帶槍逃進深山老林。"手槍隊"和鳳山縣人武部、縣革委會,一邊搞鬥、批、改,把支持"七.二九"的原副縣長覃家修、離休幹部廖熙英等十四位領導幹部關進木籠,舉辦活人"禽獸"展覽,組織全縣農民前來觀看"禽獸"。
    
    "手槍隊"強迫"散匪"家屬上山動員親人"下山交槍,一個不殺"。喬音公社韋明樂、韋明立、韋明成三兄弟和堂弟韋明景帶槍逃上高流山。 
    
    韋明樂的父親上山動員,韋明景不知是計,下山交槍"投誠"。但韋明景回歸第二天就被"手槍隊"拉去殺害了,當時年僅 17歲。(15)
    
    從此,逃進深山老林的"散匪"再也不敢下山了,"手槍隊"無法對付,于十月下旬撤離鳳山。 
    
    逃上高流山的韋明樂、韋明立、韋明成三兄弟等一批人,長期不敢下山,過著東躲西藏的流亡生活。爾後,廣西革委會和廣西軍區,下令派兵圍剿三兄弟長達 14年之久,直到1982年廣西處理文革遺留問題,形勢改觀,韋氏三兄弟才結束躲藏深山老林的流亡生涯。(16)
    
     注釋: 
    
    ( 1)中共廣西整黨辦公室機密檔案( 1987年編印)《廣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記 1968年》第 103。 104頁。 
    ( 2)同注 1,第 7頁。 
    
    ( 3)同注 1,第 11頁 
    
    ( 4)同注 1,第 15頁 
    
    ( 5)同注 1,第 17、 18頁 
    
    ( 6)同注 1,第 19頁 
    ( 7)同注 1,第 56、 57頁 
    
    ( 8)同注 1,第 84頁 
    
    ( 9)同注 1,第 95、 96頁 
    
    ( 10)同注 1,第 103頁 
    
    ( 11)同注 1,第 124、 125頁 
    ( 12)同注 1,第 133頁 
    
    ( 13)同注 1,第 134頁 
    
    ( 14)同注 1,第 134頁 
    
    ( 15)同注 1,第 147頁 
    
    ( 16)同注 1,第 148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