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78阅读
  • 0回复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四.二二”全军覆没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屠城背景

南宁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边陲古城,古称邕州,简称“邕”,别称“邕城”,碧绿的邕江穿城而过。历史上的南宁属百越领地,自古以来,南宁就是中国南部著名商埠和主要物资集散地。

195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南宁市成为自治区首府至今。是一座历史悠久、风光旖旎、充满诗情画意的南国名城,可谓是“半城绿树半城楼”,有花园城市的盛誉。

1968 年的南宁,已然杀机四伏。虽然南宁市革委会在4月13日成立了,但两派的斗争仍然没有停止,其原因是南宁市革委会实际上是偏向于“联指”一派的,这就遭到“四.二二 ”派的反对。在此种情况下,市革委会和区革筹、广西军区对待两派不能一碗水端平,而是重复了1967 年时支一派、压一派的错误,这就进一步激化了两派的矛盾。“四.二二 ”派抵制革委会的错误,批评革委会,“联指”派和革委会的领导们认为这是“反对新生的红色政权”,要求与之坚决斗争。由此,两派的矛盾和斗争就急剧加速了。

广西“四.二二 ”派的确是激进的造反派组织,他们认为不平等的事必欲拚死抗争。面对“联指”派的强大压力,他们就把人员集中在文化大院、展览馆、水电厅、医学院、广西大学、百货大楼及新华街、解放路一带,以应付突发的事变。此时,南宁周边各县及广西其他来到南宁逃生的“四.二二”派人员,也住进了这些地方,这些地方一时成热闹之地。
尽管南宁“联指”有区革筹、广西军区及周边各县人武部和“联指”的支持,在人数和武器装备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有丰富的物资供应和广大的后方根据地,但对广西“四.二二”的各据点一时也无可奈何。此时的“四.二二 ”各据点内是一片热闹的景象。特别是在新华街、解放路一带,号称是南宁的“解放区”,这里的人们享受着民主、自由的生活,社会秩序良好,经济生活正常。
此时的广西, 除南宁、柳州、桂林三座城市外,广西各地、县的“四·二二”不是被消灭了,就是已被围困即将被消灭。只有少部份人逃出来到了南宁、柳州、桂林,韦国清和广西“联指”岂能放过这三座城市的造反派?
广西造反派反韦国清,遂遭致韦和广西军区、广西“联指”的切齿仇恨,将“四.二二”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但是韦投鼠忌器,一直没有机会下手。毛及中央文革对广西“四.二二”的日益疏远和抛弃,给了他们下手的机会却还没有名正言顺的屠杀借口。

毛中央在1968年针对两广造反派的“七.二五”讲话中,以“反共救国团总团在广州,分团在广西”钦定了扣在两广造反派头上这一“莫须有”的罪名。
韦国清则闻风而动调动军队伙同“联指”,以响应中央“七.三”布告为名,从7月至8月对广西造反派进行了血腥残酷的杀戮,导致广西 “四.二二”全军覆没。
广西造反派宁死不屈,于是在广西各地的南宁、柳州、桂林等地就上演了“围城”之战,一旦“破城”,任意屠杀,不但杀戮抵抗者,还残杀放下武器的俘虏,甚至屠杀伤员俘虏,对被俘的女红卫兵进行轮奸。真正的残酷是针对无辜。与此同时,还大规模屠杀无辜的“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亲属,说他们是造反派的后台和同伙。
广西大地,尸陈遍野,十万民众,生灵涂炭。
广西造反派遭疯狂迫害、屠杀、围剿直至全军覆灭的过程,是以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当局和“联指”罗织子虚乌有的“反共救国团”的罪名为肇始,中央“七.二五”讲话对此罪名加以肯定,广西军区和“联指”的武装围剿而告终。
八九“六四”,邓小平调动野战军的坦克、装甲车北京屠城,镇压八九学运。随着现代资讯的发达,相关现场画面曝光,已是广为人知。

而四十年前比北京屠城惨烈百倍的韦国清南宁屠城 ,却在中共官方刻意掩盖而鲜为人知!
1968年7月至8月上旬长达四十天里,于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幕血腥屠戮的人间惨剧——在广西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韦国清(广西革筹小组组长、区党委第一书记、广西军区第一政委),调动军队和“联指”武装,对在首府南宁的广西“四.二二”造反派进行大规模武装围剿屠杀,解放路一带的三十三条街(巷),被部队炮火轰击打成了一片废墟,楼房大都夷为平地。整个南宁在血与火的屠戮下生灵涂炭。据官方统计,“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当场击毙1471人,被俘人员拉回各地“处理”的约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1)

广西大地,血雨腥风。广西文革大屠杀始于1967年秋冬,到1968年7月至8月韦国清南宁屠城达至顶峰,其屠杀规模之大(被杀者达十万之众)、杀人手段之残忍(剖腹挖肝吃人肉),在全国皆首屈一指。

1968年广西大地确实是“一片红”——仅仅是“七·三”布告颁布至8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广西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
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各地、市、县革委会、各军分区、人武部和“联指”以歼灭“四.二二”中的“阶级敌人”、“反共救国团”为名,实际上成批大规模屠杀不同观点的群众和无辜百姓,并灭尸于江河。在广西境内的邕江、柳江、漓江、桂江、郁江、右江、左江、红水河等大小河流漂浮无数受难者的尸体,顺江而下,经珠江流域西江水系的梧州、肇庆、广州,直达下游入海口的香港,连绵不断,触目惊心,广西文革大屠杀的红色恐怖,令港人震惊!以致于1984年"处遗"工作中,中共官方都对此慨叹道:“杀人之多,全国之冠;杀戮之惨,历史罕见”!(2)

为了南宁大屠杀死去的和幸存的,我们必须作证,让我们以中共文革机密档案,来梳理、还原那段被尘封已久的历史真相。

(二) 密谋部署

一九六八年五月初以来,正是广西各县“四·二二”被围剿消灭之时,广西的所谓的“三点一线”南宁、柳州和桂林的造反派也同时遭到“联指”的围攻封锁。到了七月毛泽东抛弃造反派“兔死狗烹”——纵恿韦国清调动军队,伙同“联指”对广西“四.二二”进行血腥镇压,杀鸡儆猴,以示效尤。

于是,韦国清闻风而动,堂而皇之调动军队进行屠城镇压。

1968年7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宁警备司令部戒备森严,在此召开的南宁警备区党委扩大会议。宋治平(广西军区副政委、南宁警备区司令员)、韩世福(广西军区副政委、南宁警备区政委)、邱玺(副司令员)、慕石起(副政委)出席了会议。会议根据广西军区的部署,讨论研究了关于执行武装包围广西“四.二二”控制区(解放路、区展览馆、朝阳百货大楼)等据点,强行收缴武器问题。广西军区拟从独立一、二师、警卫团、南宁军分区、警备区调六个连的兵力,和广西“联指”武斗队近万武装,觉得还不够,决定再调武鸣、横县、邕宁、马山、崇左、上林、玉林、陆川、贵县九个县的“联指”力量参与围剿广西“四.二二”,并划定兵力部置的位置。

从是日起,韦国清在首府南宁,开始向广西造反派民众刮起“十二级台风”了。(3)

邕州城内,风声鹤唳,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预示着更大的红色恐怖风暴即将来临。

7月5日,“七·三布告”颁布,广西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在南宁召开3万人大会后,各地乱捕乱杀的现象加剧,各地被打死,杀死的人数比布告公布之前增加了几倍。有的地方对“四类分子”全家杀绝,有的对不同观点的群众搞所谓“批斗”,被吊打、逼供、活埋、枪杀的不计其数,滔滔西江流域,每天都有尸体在上面漂浮……。

接着,各地的“联指”纷纷汇集南宁,准备消灭广西的最后一批“坏人”。人们看到,在广西军区独立师的指挥参与下,火车站也调来大炮,炮口对准“四.二二”的解放路、百货大楼、展览馆。七月的骄阳似火,灸烤着这座遭难的南国古城,炮手们一遍又一遍地擦着炮弹,他们已经等不及了,纷纷请求允许开炮,人们根本分不清谁是解放军谁是联指的武装人员。

7月15日下午,邕江南北两岸只见人群车炮往往返返,无数白色安全帽和钢盔闪烁发光。解放军和广西"联指"武斗队近万武装向广西“四.二二”控制的解放路、百货大楼、区展览馆等据点推进了包围圈。军队和“联指”的高音喇叭已经开到最大的限度,震动整个南宁,大军压境,屠城一触即发。似乎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三)南宁大火真相

7月15日 下午事先布防在邕江桥两头的炮兵部队和“联指”武装猛烈炮轰广西“四.二二”控制区解放路一带。

7月16日 从中午十二点至晚上,炮火更加猛烈,解放路、灭资路、上国街、博爱街,冒出滚滚的浓烟。

7月17日 广西军区炮轰解放路一带,致使永明街、汉乐街、上国街、自强街、灭资路、民生路的商店、民房起火燃烧。(4)

7月21日 上午9点至12点军队和“联指”又从南宁桂剧院据点对准百货大楼开炮,大楼二、三楼起火燃烧。(5)

27日 再次攻打百货大楼,使用了高射机枪、四零火箭炮、七五无后座力炮以及土坦克发射上去的炸药包,大楼东北面墙彻底崩塌,二、三楼再次被大火燃烧,大楼附近的民房、机关宿舍全部中弹起火燃烧。(6)

28日 军队和“联指”包围攻打炮轰南伦街、华强路、自强路,致使这三条街道民房起火。(7)

经过半个月炮火的摧残,解放路、南伦街、华强路、自强路、上国街、新华街、永宁街、和乐街等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朝阳百货大楼的南边是中华街和解放路,是南宁市旧城的主要街道,多数是平民老百姓的矮小瓦房。这些重重叠叠的小瓦房的居民,被认为是“阶级成份特别复杂”,是“反共救国团的老巢”、“特务牛鬼蛇神的聚居点”。其实,此地居民,多是解放前贫穷的老百姓、小商小贩和自由职业者。解放虽已二十多年,他们赖以栖身的仍是这些小瓦房。就是这些居民点也难逃炮兵部队和“联指”武装猛烈炮轰,而变成一片火海,一片废墟。

韦国清倒打一耙

韦国清一边明火执仗,炮轰民居;一边倒打一耙,谎报军情。

7月16日,广西军区负责人召见广西“联指”常委,指示他们要“掩护群众救火”。7月19日,南宁“警司”发布告《立即行动起来,扑灭反革命分子制造的火灾 ——给全市无产阶级革命群众的一封公开信》。同时,自治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向中央的报告中也说:“阶级敌人有计划地进行大规模纵火破坏,烧毁大量民房、商店和船只……”,还向中央呈上了《执行武装掩护部队、群众救火的报告》,称由于着火地区都在“四.二二”的控制区域,情况复杂,暗堡火力点很多,需要作周密准备,采取的措施是,抽调四个连执行武装“掩护救火”任务,追捕缉拿反革命纵火犯及幕后策划者……。(8)

当时,广西“四.二二”广播揭露区革筹、广西军区如此做法是“既做强盗又做官,既当道公又做鬼!手段何等阴险毒辣!”(9)

中央“钦定”“四.二二”放火

有关南宁大火的责任问题,其实到了毛泽东要抛弃造反派的1968年夏已昭然若揭。

换言之,毛中央最惧怕广西造反派这类“打着红旗反红旗”式的文革造反民众的反抗运动,它已危及和动摇了共产党统治的根基。故毛决定“鸟尽弓藏”——抛弃广西、广东这类造反派,并且“兔死狗烹”——纵恿韦国清调动军队,伙同“联指”对广西“四.二二”进行血腥镇压,杀鸡儆猴,以示效尤。

宣判两广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讲话,中央首长讲话充满了对“四.二二”派的猛烈抨击和严厉谴责,于是“南宁大火”便由中央“钦定”“四.二二”放的:

周恩来:“你(指朱仁,自治区党校教员)是代表现在在南宁放火的‘四.二二’吗?”
吴法宪:南宁放火就是你们放的。
  总理:房子烧了那么多,就是你们“四.二二”烧的。
  吴法宪;七月二十一日,在民生路一带烧了一千多间房子,是不是你(指曹东峰)指挥的?
  黄永胜:百货大楼是你们占的,火不是你们放的是谁放的?
  周恩来、康生等人更断言“四.二二”已经被所谓的“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所控制。(10)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亲历会场“四.二二”派的“柳州铁路局工机联”头头钱文俊所描述的场景:

整个主席台都在信口雌黄,连周恩来也变了个人。明明南宁的大火是军队和“联指”炮轰造成的,我们却成了放火的“四.二二”……我终于明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含义。整个接见的局面就成了讨伐我们的算帐会。这是一个宣判我们政治死刑的宣判会,如此而已……直到天亮,这次令人终身难忘的接见终于划上了句号。我们的“革命”也划上了句号,正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不过,我总算开了眼界,知道了所谓“神圣的卑鄙”。(11)

毛泽东“七.二八”在人民大会堂召见“红卫兵五大领袖”,对“南宁大火”如是说。

毛泽东说:“有人讲,广西的布告只适用于广西,在我们这里不适用。陕西的布告只适用陕西。那现在,再发一个全国的布告,如果谁继续违反,打解放军,抢劫军用物资,破坏交通,杀人放火,就是犯罪。如果有少数人不听劝阻,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是包围起来,就要打围剿,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

林彪说:“现在有的是真正的造反派,有的是土匪、国民党分子,他们打着造反的旗号,烧了一千多间房子,还不让救火。”
.......

毛泽东说:“国民党还不是这样?这是阶级敌人的一种垂死挣扎,烧房子要犯大错误的。”

林彪说:“我们长征过广西时,和白崇禧打仗,他也用此计,先放火,冒充共产党,现在是旧计重用。”

毛泽东说:“是相当危险,现在是轮到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
周恩来说:“毛主席早就讲了,现在是轮到小将们犯错误的时候了。”
林彪说:“响应毛主席号召,大联合走到后面去了。要赶上去,你们要看到运动的需要,要看到各个阶段我们应该干什么?”(12)
1968年夏,中共中央针对广西造反派的“七.三”布告,针对陕西造反派的“七.二四”布告,宣判两广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讲话,以及标志造反派红卫兵走下历史舞台的毛泽东“七.二八”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见“红卫兵五大领袖”,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出笼的。

(四)三次炮击邕江船只

部队和“联指”武装围攻解放路一带时,“四.二二”航运“工总”所据守的停泊在邕江的船只第三次遭到“联指”的炮击。“兴无”号和“反修”号等一批船只中弹烧毁。

广西“联指”第二次炮击船只是6月23日,航运局“红联”攻打航运“工总”控制下的北大码头,打了几个小时攻不下来,即要求“联指”总指挥部通知河南片“联指”给予炮火支援。南宁糖纸厂炮连当即把一门三七炮拉到西园饭店后面江边向“桂宏”号船只开炮,接着南宁化工厂“联指”也拉一门炮来参加轰击,打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击中“桂宏”、“东风”号船;致使连接在一起的四十多艘船只起火燃烧。

第一次炮击是1967年8月20日下午19时,广西“联指”武斗队从邕江两岸据点向航运“工总”所据守的船只开炮射击,1431号和1404号两瘦船内装汽油1426桶共203.6吨,另有航空机油24桶,因中弹全部燃烧。

广西“联指”前后三次炮击邕江船只,共烧毁船只166瘦,11380载货吨位,1030载客位,5238匹马力。其中钢质船只64艘,木质船只102艘。当时船舶载有物资3600多吨,全部烧毁。其中汽油、柴油454吨、大米700吨、杉木240立方,辣椒干50吨,药品、药材165吨、薏米172吨、桐油 132吨等等。被烧毁船舶和物资总共损失约一千多万元。然而,广西当局把烧毁船舶和物资的责任强加给“四.二二”,广西区革委利用清查“五.一六”,抓捕了一些“四.二二”派成员作为替罪羊。(13)

(五)围攻展览馆

7月31日,广西革筹小组、广西军区背着中央和广州军区,调动部队和“联指”武装围攻广西“四.二二”展览馆据点。参加围攻的解放军有6912部队两个连,广西军区警卫营两个连,南宁军分区独立营一个连和炮兵第642团高机一连、二连,以及武鸣、横县、邕宁、马山、崇左、上林、玉林、陆川、贵县九个县和南宁郊区“联指”武斗队参与围剿。指挥攻打的是邱玺(南宁警备区副司令员)、慕石起(副政委)、陈德华(参谋长),指挥所设在明园饭店。十五时开始包围炮击。 (14)

8月1日,武装围攻广西“四.二二”展览馆据点于上午八点结束。打死驻守据点23人,伤5人,“俘虏”470多人。据解放军炮兵第642团事后给广西军区和广州军区的报告提到,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命令,炮兵第642团高机一连、二连协同兄弟部队担任“强行收缴展览馆武器”,主要负责火力压制和牵制“敌人”正面火力,防止“敌人”从正面突围,掩护兄弟部队进馆的任务。从7月31日十五时开始,到8月1日八点结束。共耗冲(步)枪子弹17672发,轻机枪子弹1814发,四联高射炮枪弹690发,信号弹22发,损坏轻机枪二挺,四联高射机枪一个管机匣。(15)

8月2日,韦国清(广西军区第一政委、广西区党委书记)、欧致富(广西军区司令员)、魏佑铸(广西军区政委)、焦红光(空七军政委)因为背着中央,调动部队和“联指”摧毁广西“四.二二”展览馆据点后,是日,他们向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和广州军区发出电报,检讨“错误”。

电报说:“我们对广西‘四.二二’展览馆据点实行强行‘进驻’和‘强行收缴武器’,事先没有向中央请示报告,是严重错误,特向中央检讨,请中央给予批评。”电报还说,“在部队‘进驻’时,他们向部队开枪,我‘牺牲’6人,‘伤’52人,部队还击 ‘打死’他们23人,伤5人。据初步统计,抓到的470多人中,证据确凿的‘特务分子’、‘反共救国团成员’陈公卓,‘叛徒’林执真,‘走资派’庞真、韦成勋、林超、江浩生等九人。”(16)

(未完待续)

注释:
(1)此文引用的相关资料、数据、电报、文件等均原自于广西整党办公室的内部机密档案。《广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8年》1987年编印。第131页
(2)同注1,第127页。
(3)同注1,第84页。
(4)同注1,第98页。
(5)同注1,第104页。 
(6)同注1,第110页。 
(7)同注1,第110页。
(8)同注1,第102、103页。
(9)同注1,第97页。
(10)“七.二五”讲话,是1968年7月26日,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广西办公室(广西“联指”)记录整理印发各地学习。原重庆市委机关革命造反总部嘉陵印刷厂105红印兵团翻印的版本。
(11)《从“北航黑会”到“7.25”亲历记》钱文俊《华夏文摘》增刊第388期。
(12)韩爱晶:“毛主席召见五个半小时谈话记”《华夏文摘》增刊的三三一期。
(13)同注1,第98、99页。
(14)同注1,第112页。
(15)同注1,第124页。
(16)同注1,第125页。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