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90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红中会一中《夺军权》:彻底批判周恩来的二月提纲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彻底批判周恩来的二月提纲
——初评周恩来2·172·21在财贸口农林口讲话的实质——

选自《悲鸣集》(省无联毒草集),湖南省气象局《红旗》总部《悲鸣集》编辑组,本站首发

今年二月,一股自上而下的资本主义复辟逆流笼罩全国,实际上一次不开枪的政变已经开始了,这股黑风来自毛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周恩来。
就是他,一月份就指示长沙高司整理左派组织湘江风雷的材料,并亲自上马,五次大骂湘江风雷,并一手泡制了“二四“批示,血腥镇压了湘江风雷。
是他发出四点指示,在二月份镇压了河南的“二七”公社。
是他指使了陈大麻子镇压了武汉的“工总”。
是他亲自出马镇压了北京财贸口,农林口等部门的文化革命运动。
他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其用心何其毒也!
周恩来步彭真的后尘,泡制了一个没有正式文件的二月提纲,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保皇派提供了理论工具,周恩来一声号令,全国规模有后台,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有统一指挥的所谓“二月镇反”就开始了。
这个二月提纲是根本反动的,是对抗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是违反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制定的十六条的。这个提纲,对毛主席亲自领导和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毛主席提出的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权的伟大号召阳奉阴违,竭力抗拒,是可忍,孰不可忍!
让我们来剖析一下周恩来的二月提纲主要内容之一——217日对财贸口,221日对农林口的两个反动透顶的黑报告,究竟是什么货色:
周恩来这个大党阀在他的提纲中,为了压迫革命干部杜向光,要他滚出会场,采取极不光采的手段,杜向光不听他的命令,他竟说:“那么党中央的命令都不能接受啊!”“那么你不听最高指示呀”。把自己的决定说成党中央的决定,死不要脸的把自己的话说成是最高指示,挥舞着老子就是党,反老子就是的反中央、反毛主席的大棒,企图压服革命派,他自称是“率毛主席的命令开这个会的“实际上他是背着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中央文革作黑报告,毛主席关于干部要到群众中去,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等一系列指示在周恩来控制的各口根本就贯彻不下去,林副主席去年十月一日批判反动路线的伟大号召也贯彻不下去,中央文革在财贸口等部门几乎根本都插不进手,很多地方几乎都被这个没有正式文件的“二月提纲”垄断了!
这个提纲的主要错误如下:
(一)这个提纲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用资产阶级世界观来看待一月革命夺权风暴。
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伟大号召下,伟大的一月风暴席卷全国,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社会根基动摇了,资产阶级司令部所篡夺的权利(力)很大一部分回到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手中来了。这时候,周恩来慌了,暴跳如雷了,力图把这个运动拉向右转,采取了血腥镇压的手段,于是,二月逆流横行全国,一月革命风暴被吞没下来了。
这个提纲用混乱的,自相矛盾的,虚伪的词句,模糊了无产阶级革命派要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的权,而资产阶级要坚决保护他们所篡夺的权的尖锐斗争,特别是模糊了这场大斗争的目的刘少奇,周恩来等一大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中央和中央机关都有这样一些人物)的权,而把斗争矛头指向革命小将,指向广大群众,强调什么全国到处夺权是链锁反应,有些不需要夺权的地方也夺了,公开与毛主席对抗。
毛主席教导我们: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有四种:一种是所谓老干部,民主革命他赞成,社会主义革命他就不赞成了;第二种是解放后才进党的,第三种是收留下来的国民党,他们登报反共,以前不知道,现在查出来了,第四种是反共(动)的地富资产阶级子弟读大学后掌了权,而周恩来却规(归)结为仅仅是解放后把旧人员留下来,说什么“解放后国民党机关旧人员都留下来了,机关里侵入了资产阶级影响,产生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企图限制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斗争。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明明是前所未有的崭新的大革命,比苏联十月革命和四九年的新民主义革命伟大得多,深刻得多,它是要解决社会主义社会里复辟与反复辟政变与反政变的问题,它的革命对象和性质和四九年是不同的,但是周恩来从资产阶级革命者的世界观出发,把现在的夺权斗争歪曲为“四九年夺权的继续”,妄图把文化革命限制在民主革命的范围,纳入他的资本主义轨道,把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拉到民主革命的阶段,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复辟。
毛主席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我就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各地要多出些孙悟空,大闹天空(宫)。”而周恩来却毫无阶级分析地,笼统地说什么“中央的权不能夺”,请问:难道刘少奇掌握了权,革命造反派不能夺吗?难道彭罗陆杨掌握了权,革命造反派不能夺?真是岂有此理!无产阶级革命派就是要夺以刘少奇、周恩来为首的‘伪中央’的权,夺定了!怎么样?!”
不仅如此,周恩来还妄图接过夺权的口号搞假夺权。他在农林口搞了个保字号的夺权,树立了五个反毛泽东思想的夺权典型。用他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来改造世界。
今年一月,毛主席指出:“现在双方正在决战,今年三、四月份可能看出眉目,解决问题可能到明年三、四月份,也可能更长一些时间。”主席认为不是一号召夺权,革命派就能夺到全部权利(力),必须经过较长时间严重的斗争,才能把问题彻底暴露出来。而周恩来却把毛主席的话捏头去尾,把“三、四月份看出眉目”歪曲为“夺权斗争”(注意:夺权斗争几字是自己加上去的,主席原话没有)二、三、四月份就要解决得差不多,“二十几个省市无论如何要在三月份解决领导机构的问题”。于是,打着“夺权”旗号,策划湖南、江西、安徽、天津等地的假夺权,当时这几个地区的造反派被镇压下去,保守派成立了夺权机构,如湖南高司就拼凑了反革命的夺权机构省红联。他之所以如此迫切地要各省夺权,就是要保字号篡夺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胜利果实,实行资产阶级复辟。于是,保守势力一时嚣张尘上,革命派压得抬不起头,使文化大革命险些遭到夭折。
周恩来掀起二月反革命复辟逆流,用以镇压革命派而亲自发动的反革命风暴,其用心所在,不是昭然若揭吗?周恩来为夺权安排了一条道路:“夺权是夺文革领导权,业务是熟悉权,进一步是三结合,领导干部,中层干部和革命群众代表,即是自上而下的有领导的进行,又是自上而下的监督。”真是原封不动,周恩来大肆鼓吹这条改良主义的道路,不准粉碎旧的国家机器,真是为改良主义在中国实现而奔走呼号。
(二)这个提纲违背了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这一马列主义的基本论点,违背了毛主席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了夺取政权的伟大教导。
周恩来说什么“这场文化大革命基本上是思想革命”,“运动本身是思想革命”,想想革命的目的与“这次伟大革命的最直接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摧垮资产阶级司令部,夺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发动亿万群众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开火。”
周恩来的这种反动理论,实际上是否定了一月夺权的革命风暴,为当时有些人脱离对敌斗争,转移斗争目标,整革命派,企图搞垮革命派的反革命手法提供了理论根据。
(三)这个提纲,上保下保,左保右保刘少奇及其爪牙,妄图自己蒙混过关,猖狂炮打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周恩来问农林口的保守派:“你们承不承认谭震林的领导!”保守派回答:“承认。”他说:“总得承认中央的领导嘛!”把三反分子谭震林说成是“中央领导”、“党的化身”,三月二十日,戚本禹、王力同志对谭厚兰说:余秋里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表现很不好,而周恩来死保余秋里,说他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他还一保再保李先念,说:“我和先念同志是站在一起的。”
把党的干部政策与揭露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斗争混淆起来,毛主席主张对敌人要打倒在地,再踏了一只脚。周恩来对刘少奇及其死党却说什么要将功赎罪,以观后效,鲁迅是主张打落水狗的,而周恩来却主张什么“以观后效”,甚至还说:“到现在我很难过,你们用敌对的态度对待他们(指李先念等三反分子)……我们不安。”实际上,周恩来在拼命保护党内一小撮走资派,以便伺机反扑。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四)这个提纲,特别强调“内外有别”。与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路线相对抗。
当革命小将问到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云的情况时,周恩来用“内外有别”的理由拒绝回答,他说:“不能把中央常委内的事说出来”。陈云早就不是中央常委了,他的反革命罪行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明明是借“内外有别”大保修正主义集团。当革命小将提出要批判财贸系统的修正主义路线,周恩来竟然说:“不能强调别人接受,那些是一个人的意见,人家也可以驳斥,大民主嘛!大辩论,大鸣大放。”公然宣扬反动的“放”的方针,宣扬“真理面前人人平等”,难道我们能够给敌人,替修正主义路线辩护的民主吗?不能!大民主只能给人民,对于人民的敌人,那些死保修正主义黑线的顽固分子,一点也不给,半点也不能给!
(五)提纲还散布老修正主义的谬论:政治是无产阶级的,艺术是资产阶级的。说什么“业务权不能夺”,“超过业务监督范围,就要走到邪路上去,就是犯罪”。周恩来亲自下指示,要财政部等单位已经下台的党组抓业务。毛主席说:“恢复党组起码要半年以后”,而他却说:“党组的工作还得恢复,还是吴波,还是先念”,“责任还是司局长负”,毛主席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要问周恩来:生产的动力究竟是人民,还是部长?真正的英雄是群众,还是那些资产阶级老爷?
(六)毛主席经常说:“不破不立,破字当头。“而周恩来二月提纲却是保字当头。
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文化大革命,就是因为中国存在一条又粗又长的修正主义黑线,毛主席在今年初接见阿尔巴尼亚朋友说:“我去年就声明,人民日报我不看,讲了好几次,他就是不听,看来我这一套在中国不灵了。”可见刘少奇控制了相当单位的权力。
当下乡知识青年说安置工作中有一条修正主义路线时,周恩来却恶狠狠地说:“安置工作有什么修正主义路线?!”说“财政系统有陈云的思想,并没有占统治地位。”
江青同志针对周恩来的谬论尖锐地指出:“刘、邓路线在农口不少”,正中周恩来的要害。
武训是“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反对国内的封建统治者的伟大的斗争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周恩来却是处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毛主席领导下夺党内走资派的权,摧垮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伟大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刘邓修正主义黑线。正如毛主席所说: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他得免于残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摧毁反动的封建统治者,而是象武训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封建统治者投降。”
周恩来就是不准群众起来革命,他死保活保走资派,上保下保,右保右保资产阶级司令部,归根结底就是想保自己手中的权力。
(七)提纲公然攻击所谓“自上而下”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影射中央文革,搞“形左实右”为联动反动势力制造理论基础。
周恩来攻击一月夺权斗争“扩大了”、“过火了”,攻击革命小将,“把一些老干部统统去掉”。“对待同志随便一棍子打下去”,“许多中央同志却很不安,很难过,老干部是党的财富呀!”污蔑革命丑化“自己”,大骂革命造反派是一套“坏作风”,是“左倾路线统治”,“照现在这样下去也是一种残酷斗争”,“现在斗争方式已发展到如此,……这不是毛主席路线的作风,是左倾路线的作风”。革命群众画走资派的漫画,周恩来十分不满地说:“用那么好的道林纸印群丑图,这是丑化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吆!”
周恩来还怕别人不懂自己这些话的用意,进一步说明道:“否定一切是形左实右,这是由上而下来的,是两条路线的斗争”,他甚至在三月二十一日讲话中狂妄叫嚣“你们总说和中央文革口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吆!”周恩来掀起一股反中央文革的所谓形左实右,左倾路线的全国逆流的险恶居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吆!
周恩来二月十七日对司局长以上干部甚至公开号召走资派和坚持错误的顽固分子:“大家受了委屈,我们向你们道歉,要振作起来“,并咬牙切齿地说:“不能养坏造反派的作风,不能搞残酷斗争,有骨头的共产党要拒绝惩罚!”实际上保护一小撮打击一大片搞形左实右的是谁呢?是周恩来自己。
他把保守派组织(如湖南红色政权保卫军),说成是反革命组织,并说保守派就是右派,把受蒙蔽的说成是右派。还说:“辅导员也是当权派吆”,把斗争矛头向下指,使一些造反派受了影响,在对待保守派群众上和干部问题上处理不当,这责任全在走资派,全在于周恩来的形左实右路线,而周却反过来骂革命群众搞形左实右,攻击中央文革执行“左倾路线”。反革命两面派手法可谓高矣!
毛主席说:“我们党内暴露出来的问题,可以分几部分人:一部分是搞民主革命的……打倒民族资产阶级他就不赞成了,合作化他就不赞成了。这一批中其中有的是所谓‘老干部’。”
这次文化革命确实有许多这样的“老干部”被揪出来了,刘少奇就是一个,周恩来也将是一个,因此周恩来攻击革命群众“把一些老干部统统去掉”。实际上是革命群众的伟大功劳,是这次文化大革命的巨大成果。
革命群众是不是要干部统统靠边站呢?不!这纯粹是周恩来造谣,周恩来的攻击很多是骂财政部造反派,实际上财政部造反派夺权后干部有百分之二十三原职未动,留用监督百分之十七……,造反派与愿意改正错误的干部配合得很好,自然,对于走资派,确实是统统靠边的了!
(八)这个提纲别有用心地要对革命派整风,周恩来急急忙忙地抛出地二一·七、二·二一讲话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整垮无产阶级革命派!
周恩来居心险恶的说:“我劝你们(造反派)回去开个会,痛切地检讨检讨,你们走到错误路上去了!”还数十次攻击革命派,“你们要走到邪路上”,“到错误的边缘啦!”“造反派走过头,就会走向相反的方向”,“你们革命派”是“保守派”,公然支持农口保字号,对他们说:“你们既然是革命派,你们要认真地学习,认真地工作”。
周恩来对革命的领导干部极端仇视,进行无情地打击,残酷迫害。他大骂今年五月毛主席亲自保过的王震:“王震要当反面人物也没办法”,“他就是反扑”。财政部的领导干部,革命派的结合对象杜向光义正词严地抵制了周恩来要造反派把权交给执行刘邓黑线而垮台的党组的命令,周恩来怀恨在心,二月十七日恼羞成怒大骂杜是伸进造反派的“黑手”,一个报告数十次骂他,甚至毫无罪证地下令逮捕了他。财贸口走资派和保守派在周恩来一声号令下,掀起了一股抓黑手的逆流,把支持造反派的干部打成黑手,把造反派打下去。
周恩来直接对抗毛主席保护革命干部和支持革命群众,建立和扩大左派队伍的方针,另一方面却把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封成无产阶级司令部的,而加以保护,所有这些,难道不是他对无产阶级充满了恨,对资产阶级充满了爱的资产阶级博爱观的大暴露吗?
(九)正当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毛主席教导下开展一场崭新的革命,把矛头直指那条又粗又长的黑线,要彻底摧垮多年来形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修正主义集团时,周恩来说什么:“不是每个省都是统统靠边站的,……走资派,也允许有的省一个也没有”,恶毒攻击革命派“仇视党的领导”,强调夺权斗争要有领导地进行(他的有领导是指李先念等走资派的领导)。周恩来我们要问:你多年控制国务院等部门,向主席封锁消息,推行一条修正主义路线却从来不提党的领导,甚至高叫:“外行不能领导内行“,二月份,你背着主席发号施令,镇压革命,也没看见要毛主席为首的党的领导,可见你就是要群众听你的修正主义领导,告诉你文化革命就是在毛主席领导下进行的,我们从来不忽视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但我们决不听你的修正主义领导,而且要坚决抵制!
(十)提纲的泡制者周恩来死保刘少奇,攻击毛主席。他说:“你们整个全盘估计嘛。一般地说,就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两个多月时间的错误到底有多大,至于历史问题,如果发现了什么问题那只能在专案上解决,否则把每一个人十七年来的讲话计算计算,量一量,除非他不说话,不写文章”,周恩来还怕别人不明白自己保刘少奇的目的,接下去连忙说:“刘邓两人正是一个鲜明的对照,刘说的话多”。周恩来影射比刘是把“不应当斗臭的”也斗臭的狼子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联系周恩来一月份当群众喊打倒刘少奇时,他将背转过去,说这是给他为难,四月份戚本禹的文章出来后他说(对刘)“批判后再定性”等等,周恩来的保刘面目不是暴露无遗了吗?!他还说:“对刘邓仅仅是批判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批判他们的世界观”,企图定调调,划框框,一月份人民日报刊登文章就指出,修养是封建理论资产阶级化,是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封建理论披上了马列主义外衣。革命小将在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指引下早就喊出了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的响亮口号,相形之下,周恩来死保刘少奇的面目不是很清楚了吗?
为了死保刘少奇,还企图要挟毛主席,说什么“马克思在第一国际时,还要无政府主义存在,列宁时代政治局里也有对立面,有托洛茨基、布哈林、康姆尼也夫等。这不是统一战线吗?托洛茨基一句不承认别人的观点,……他们把十月革命暴动的时间泄露给资产阶级报纸,列宁说他们是叛徒,还允许他们留在政治局里,列宁的思想就是这样。“这实质上就是说即使刘少奇反毛主席还可以把他留在中央工作,反对把刘少奇打翻在地,再踏一只脚。
在同一讲话中周恩来却直接攻击毛泽东思想。他说:“天下者,我们的天下“,那几句话,一九一九年湘江评论上主席的文章里说的话,那是爱国主义时代嘛,那时我们都是一批爱国主义者,有什么社会主义思想呀,怎么能引用呢?那里边没有阶级性,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无产阶级可以说这话,资产阶级也可以说这话”。这是造谣诽谤!毛主席在他的自传中说:“从这时起(一九一九年)我就在理论上和行动上成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为什么没有阶级性呢?周恩来,照你的荒谬逻辑,造反有理也没有阶级性罗!资产阶级也可以利用这个口号嘛!真是混蛋逻辑,反动透顶!现在走资派就是接过我们的口号,那么我们每个口号都没有阶级性了吗?你公开宣传毛泽东思想过时,说现在不能“乱引用”,如果过时的话,为什么这条语录在一月份鼓舞了成千万万的革命造反派为无产阶级夺取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鼓起了我们的自信和豪情,报纸上经常引用,为无产阶级革命派所喜欢,难道“过时”的东西能在今天发生这样大的威力吗?其实这条语录好得很,他发动了亿万万群众,夺周恩来、刘少奇及其爪牙篡夺的权力,这等于要了周恩来的命,所以他如此仇恨这条语录。
(十一)提纲的泡制者周恩来与毛主席的干部亮相指示相对抗,中央文革指出:“亮相就是公开检查以前的问题,到群众中作能触及灵魂的检查。”“亮相好象是化了装到台前来表演,卸了装到台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不是亮相,这是保乌纱帽,亮相就是要真正的站出来揭发问题,到群众中去揭发自己如何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如何镇压群众运动。”
而周转来主张“让部长们讲讲,司局里开会叫司局长们讲讲,也不要每人都过”,“党组都要恢复”,“要给部的领导人个机会,让他们当着大众,把政治态度说清楚,不算旧帐,让他们把自己在文化革命中的态度说清楚,有的检查,有的讲话,听一听,亮亮相,这样就彼此建立了信任,三结合就可以形成了。”甚至说干部要排队,在群众方面应该让他表态,“亮相”,我们党、上级领导也未考查,实际上周恩来是要李先念、吕东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给干部排队,这次文化大革命是自下而上的伟大群众运动,所有的党组织都要受到运动的考验,他们怎么能够给下面的干部排队呢?周恩来就是搞假亮相,大搞官复原职,实行资本主义复辟。
(十二)在戚本禹同志在联合问题上指示:按班联合不能解散一切战斗队,应以左派为核心之后。周恩来还大肆宣扬一切为了大联合,联合就是大方向,只要能联合就好的谬论,公然和毛主席关于联合就是阶级的联合唱反调。他说,列宁时代政治局里有托洛茨基、布哈林、康姆尼也夫等等,还不是统一战线吗?托洛茨基把十月革命暴动的时间泄露给资产阶级报纸,还允许他留在政治局里,毛主席教导我们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就完结了。周恩来,你闭口不谈列宁与布哈林等人的斗争,大肆强调统一用意何在?他还说:“保守派反对你,他也能反映出你的弱点来,那你就改进嘛,进步了不就更好吗?”难道保守派与造反派一个要革一个要保,这是两条路线斗争,难道是周恩来说的那样和平,可以调和,可以合二而一?周恩来在二月二十一日讲话中还创造了有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谬论,说什么保守派中有造反的,造反派中有保守的,这一系列调和折中的修正主义言论都是为吃掉溶化造反派制造理论根据,保守派在周恩来的指点下,眼看硬压搞不垮造反派,就大搞合二而一的“联合”,想把造反派吃掉,以图实现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黄粱美梦。
周恩来的二月提纲是为没有枪声的又一个二月兵变制造舆论和下达动员令。他的全部目前就在于夺取政权,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总之,这个提纲是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反对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打击无产阶级革命派,死保资产阶级右派,为资本主义复辟作准备,这个提纲是反革命政变的纲领和号令。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批判周恩来的这个二月提纲,打倒中国另一个最大的赫鲁晓夫,绝不是小事,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将来的面貌,也是关系到世界革命的一件头等大事。
周恩来的二月提纲必须彻底批判!
打倒周恩来!保卫毛主席!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红中会一中《夺军权》写
一中《放眼量》战斗队翻印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五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