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70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红中会一中《夺军权》战斗兵团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再论夺军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再论夺军权

选自《悲鸣集》(省无联毒草集),湖南省气象局《红旗》总部《悲鸣集》编辑组


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的核心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而其中最根本的也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无产阶级掌握了枪杆子就向资产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资产阶级掌握了枪杆子就向无产阶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因此,枪杆子一定要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决不能在政权问题上犯幼稚病。
无产阶级革命家,如果一般地只关心政权问题,以为所有的军权靠得住都在毛主席和林副主席手里,以为阶级敌人不会篡夺军权,可以高枕无忧,这决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有军则有权,战争解决一切”,在红卫兵运动刚刚蓬蓬勃勃发展起来时,他老人家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时,也意味深长地告诉我们:要武嘛!
无产阶级革命派,光夺党政财文大权,而让军权掌握在一小撮走资派手里,那么,无产阶级革命派夺得的党政财文大权,则不可能持久,夺得的权利马上会丧失回去,这一思想,已被二月逆流以来的革命实践证明是正确的。
一听到“夺军权”,军内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吓得胆颤心惊,恨得咬牙切齿,千方百计地造谣诽谤,无耻地谩骂,甚至利用暂时还在手的职权对革命派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军内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越是起劲地反对我们,越是证明他们的权夺对了,夺得好!夺得有理!湖南军区龙书金、刘子云一手制造的六六惨案,更进一步证明了这个问题,且给了我们更新的启示。

(一)

在文化革命的第一阶段即发动阶段里,地方上所形成的高薪阶层的统治被文化大革命的滚滚洪流冲垮了。以军队介入地方为标志的第二阶段开始了。这一阶段的核心就是解决军权问题。解决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今天如何保持人民解放军的本色,如何保持军权永远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问题,也就是从根本上解决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

人民日报社论指出:“毛主席号召人民解放军支持左派广大群众,具有伟大的战略意义。”这一伟大战略意义就在于: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吹响了向军内一小撮走资派手中夺权的号角。敲响了埋葬军内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丧钟,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丑恶咀脸,必将暴露无遗!一支真正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人民军队必将在烈火中诞生。
细心的人会注意到:为什么军队在解放前还是在解放初的各次政治运动中都是走在前面,成为全国人民的表率,而这次文化革命却不那么理想,直到一月风暴后才正式介入?以前军队和人民关系鱼水一般,亲密无间,而这一次,不论是内蒙、青海、辽宁、天津,还是湖北、湖南、河南、四川、福建,不少部队二月逆流以来与造反派关系相当紧张?如果部队在文化革命一开始就介入地方,难道相当一部分军队不会变成省委内“走资派“镇压革命派的工具吗?当然,这种恶果是军内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造成的,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推行反革命军事路线的恶果,他们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建军路线。十七年来在军内也形成了高新阶层,甚至优越感比地方还强。毛主席曾经说过:“部队住进营房后脱离群众了。”这个矛盾一直存在着、发展着,它必然会爆发,逼着革命人民和军内革命派在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领导下向这些军内反动的当权派手中夺权。这是矛盾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

(二)

用什么方法夺军权呢?单纯的自上而下的人员调动,是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必须走毛主席秋收起义建军的道路。把地方上有斗争经验的革命派,先进分子,补充到军队里去,与军内革命派相结合,组成一支真正懂得为谁而战的革命派自己的军队。

震动全国各地,六十年代气壮山河的青海四川事件,是无产阶级革命史上光辉的一页,无产阶级革命派自己拿起枪杆子,武装保卫成都,四川事件证明单纯地自上而下地人员调动和正面教育是根本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新来的支持造反派的政委和司令员调不动部队,非常困难,这难道不足以给那些把问题想得轻松而又简单的人敲起警钟吗?!
在四川、成都军分区在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操纵下,二月份镇压革命派那么卖力有劲,把运动搞得冷冷清清,而产匪军横行时,却偏偏镇压不了,残酷的现实逼得革命派自己拿起枪,房上架起枪,岗哨背着枪。听!多么响亮的口号,武装保卫成都。在镇压产匪的斗争中武装起来的成都造反派知道为谁而战,他们与军内革命派结合起来发挥了最大的勇敢,面对枪林弹雨,面对产匪的屠刀,勇猛向前,毫不畏惧,这才是真正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这才是真正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成都军区某些负责人竟在两军对垒的时候单方面叫喊造反派交枪,相形之下不是看得一清二楚吗?
在毛主席的故乡长沙,就在我们身边,龙刘之流一手策划的震动全国的六·六大血案生了。同志,几天前的情景你还不记得吗?想想湖南军区某些决策人支持的高司武工队,红色怒火惨无人数地屠杀革命群众的情景,想想那些鲜血流尽的革命战士,想想那些失踪的同志们,想想那在警备司令部哭泣请求制止武斗的群众是遭到怎样的冷遇,想想那故意拖延时间扣压中央电文,纵容高司武工队打死打伤那么多革命群众后又密切配合凶手逃跑的部队的幕后者……这一切,这一切!残酷的现实斗争逼着那些革命造反派不得不自己组织起来,成立“湖南省会无产阶级革命派反武斗临时联合指挥部”,自己动手向那些革命的敌人,向高司武工队之流实行专政,但是就在革命造反派成立“反武斗临时联合指挥部”抵制高司武工队,红色怒火之流的打砸抢抄杀的暴行的时候,湖南军区竟以卑劣的手法拿起八个单位的牌子,并以此发出通令“勒令解散”反武斗临时指挥部,而对高司武工队、红色怒火这些杀人凶手,百般包庇,无眼亲睬,这一切的一切,正说明了枪杆子掌握在龙、刘、崔之流这样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手中,就会要向革命造反派实行资产阶级专政。残酷的现实告诉了我们,湖南军区的权就是要夺!从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手里夺权就是千真万确的真理!革命造反派们目前镇压阶级敌人的斗争中实现已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重要支柱,革命造反派懂得枪杆子掌握在自己手中是最能使人放心的,革命造反派这支新型的武装力量将真正忠毛主席的人民军队,必将在战火中诞生!她将是一支战斗力最强,无敌于天下的军队!

(三)

“一切大革命都要经过战争,这是一条法则”,毛主席又指出:“政治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再也不能照旧前进,于是爆发了战争,用以扫除政治道路上的障碍。”

文化革命极大的可能将以战争结束。列宁说过:往往是反革命使用暴力镇压,迫使人民拿起武器。革命发展到夺权阶段,尤其是触动到军权问题的时候,阶级敌人在强大的文化大革命滚滚洪流面前即将被复活。他们狗急跳墙了,“图穷匕首现”,他们开了第一炮,青海和内蒙进行了血醒镇压,四川发展了反革命暴乱,局部战争,甚至是近距离内肉搏战,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十条被产匪军说成毒草传下去,双方拿起枪杆子干起来了!
我们是不愿意发生战争的,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我们完全可以用非战争的手段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敌人也看到这一点,他们只能利用暂时还在手的权力,妄图发动兵变来维持他们的统治,但是敌人终归是敌人,他们总是错误地估计了形势,青海、四川等地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兵变阴谋破产了!他们的阴谋注定了要失败的。
毛主席说过:“不要大量发生了的事情还看不到……”虽然青海、四川,问题是局部问题,但这是革命造反派与军内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矛盾尖锐化的一个缩影,虽然战争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但是局部战争已经发生了,一般浪波可以波及全国,革命派应作好战争的准备,随时准备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对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
看到问题的实质才能从这些事情中对运动的发展方向得到启示,局部战争决不是偶然的,这些事将预示着一种奇迹,正如陈伯达同志指出的:“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必将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许多目前人们还意料不到,又是完全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新奇迹。
事实证明,枪杆子如果不掌握在革命派手中,中国就随时有复辟资本主义的危险。无产阶级专政就随时可能变为资产阶级专政,千万颗人头落地。
无产阶级革命派要时刻牢记毛主席关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教导,为强化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为党夺权,为人民夺权,为毛主席夺权,把军权从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手中夺过来,使枪杆子永远牢牢地掌握在忠于毛主席的革命造反派手中!

红中会一中《夺军权》战斗兵团
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