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0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中央首长接见“湘江风雷”方面代表谈话纪要1967.08.11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中央首长接见“湘江风雷”方面代表谈话纪要 1967.08.11

周恩来 戚本禹
1967.08.11


八月十一日零时四十五分三十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厅,总理、戚本禹接见
湘江风雷方面代表。


总理:局势不能控制,你们很难解决。打电话回去,是按我们的方针,但底下不听,×××闹了一番。关于马坡岭问题、工程兵学院问题(指八月七日“工联”与“
湘江风雷”在这里发生武斗),原来反映的情况有点出入,不大。

谢若冰:到底谁有理?你所担心的内战已经起来了。

总理:两件事单独解决不难,如果连锁反应,发展下去,内战是可以设想的。对我们的方针过早宣布有反效果。事件情况有出入,要自我批评嘛!怎样控制局势?中心问题是让解放军站出来作支柱。这个不一致,分歧就大了。解放军出了赵永夫、王良太、陈再道,不过是极少数几个人,不能到处去揪。毛主席缔造的解放军有它的特点,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八作风的光荣传统。平时是按“党团员好、劳模好、老工人听话好”这个规律办的。一月份接受了“三支”、“两军”任务,由于十几年没有作群众工作,没有经验,下到工厂、学校,不少党团员运动初期偏于保守,加上刘、邓的影响,多多少少有些错误,几乎是不可完全避免的。××同志是干部,应该懂得解放军的这些特点,多向造反派作工作。对解放军在支左中的一般错误应该谅解。如果坚持错误,成为一个时期的方向路线错误,要抵制,批判,也要注意区别对待。湖南军区的错误,应由刘子云、崔琳负主要责任。龙书金过去打仗勇敢,五月份在广州作了检讨,后受别人影响,错过了改正的机会。昨天,林副主席说:“只有毛主席领导,才敢于发动这场大革命”。枪杆子发生动摇,怎样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单靠你们没组织好、没训练好能行吗?解放军有四十年光荣传统,是打不垮的,现在美国要来,我们还有信心打败它。一些犯错误的老将,只要还有政治热情,还可能再战沙场,带你们去打仗,我可以保证的。不要承认了错误,还一定要打倒。戚本禹同志原来不认识龙书金,听说他很能打仗,现在犯了错误,都很同情,这是阶级感情。发动你们,就是要培养你们成为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我们的确是帮助你们的。×××打电话是忠实的(×××:我们要求内部传达)但下面不能控制。作领导的,脑筋要冷静起来,敢闯好,但一定要学习。林副主席提出的三性,一定要学到。第一是革命性。修正主义比教条主义更危险。第二是科学性。极左就不好了。第三是组织纪律性。极少数坏人要清洗。如果把对解放军的基本信念动摇了,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让解放军受到冲击,内部涣散,那就更加危险。现在已经影响到这两个问题。四十七军的枪、他们看守的仓库,都去抢,他们这样怎能作好无产阶级专政的支柱呢?(谢若冰:我们打电话要求不抓不抢不打)但不能控制。

(总理念了一个关于抢军装的材料。)

一代表:已经查对落实了。是××抢的,××是流氓组织。

戚本禹:流氓要镇压。

一代表:×× 、×××都是流氓组织,长沙共有十多个。

总理:要依靠四十七军,个别错误,允许改正。两派都要支持。成立制止武斗指挥部,作为过渡。“工联”人多可多出代表。

一代表:投票是他们的担心。

总理:他们不在,我帮他们说几句话嘛。

一代表:“工联”另外成立一个抗暴指挥部,我建议共同搞,不要几个摊子。

叶卫东:估计八月十九日“高司武工队”、“红色怒火”可能进攻长沙。

总理:共同搞的意见好,指挥部要四十七军作头子,好调动,将来转为人民武装指挥机关。

(其它代表介绍了“红艺会”戴利同志。)

总理:文工团员,你都敢于搞武斗。(笑)指挥部人员双方差不多,但也不要整整齐齐,“工联”单位多,可多一些。首先是造反派联合起来,“八·一九”进攻根本不在话下。还是文攻武卫,大家分工,帮助解放军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仓库。根据北京的经验,调动时,由一派去,别的不去。一个组织保护一个工厂,别的就不去。

戴利:指挥部要加强,但“工联”不同意有些组织参加,说他们是社会组织。

总理:有个过渡,将来归口,可以说服。

谢若冰:组织内部矛盾比外部矛盾好解决。现在是大联合阶段,能否把工人组织合为一个组织。群众组织应该减少、集中,权力集中,才能恢复秩序,建立政权。现在这样下去会越打越大,文化大革命会夭折。

总理:不会夭折,可能曲折,全国是大好形势嘛!

一代表:每次打电话都说必须有无产阶级权威。但一部分人硬要走下去,一方面说服,一方面一小部分不专政不行。现在专政,打击面小,将来专政,打击面大。

总理:专政是对付敌人的。

谢若冰:湘派不是对中央,而是对×、×,个别对×有怀疑。联合有可能,在北京的,意见都一致,要联合制止内战。从长沙刚来北京的与我们交谈后都说我们“右”了。马坡岭问题与工程兵学院问题,要审查处理一下,谁是谁非,严厉批评一下。工程兵学院武斗,蔡爱卿在现场,但没指挥,现完全撇开不行,采取软禁。

戴利汇报了工程兵学院现场目睹的武斗情况。并说:七月十五日听了蔡爱卿的发言,我们发现有问题。现在蔡、段、萧、史都是软禁。

总理:工程兵学院武斗问题,可以单独解决。如果说工校武斗有预谋,那么马坡岭的误会更多,不要算老账,不要连在一起,要个别解决。往前看,促进自我批评,严于责己,宽于责人。下一步归口,要做基本功,厂里一派不压另一派,两派联合,推进大联合。基层不联合,上面联合不起来。

(一代表汇报长沙恢复“红旗军”时,喊了“红旗军一千个好一万个好”的口号。)

戚本禹:一千个好,一万个好,只有对毛主席才能这样说,对别人都不能这样说,怎能自己说自己?

(一代表汇报“红旗军”虽然吸收了一些非荣复转业军人,但领导核心还是复转军人,顾虑不符合中央精神。)

总理:告诉商量一下,怎么迫不及待的钻出来了?

戚本禹:联络员找“红旗军”来京的人谈一谈。

叶卫东:湖南红旗军要求中央表态平反以后,本身可取消,参加别的组织。

戚本禹:“红旗军”的少数头头确实有问题,确与香港有联系。

(代表汇报了“红旗军”有报纸、有活动,与韩景平(蔡爱卿老婆)的关系。)

总理:电话讲早了,你们没料到,有反效果(指抓蔡游街)。

戴利:蔡提出“以武斗反武斗”、“杀到河西去”、“工厂可以停工,我负责”等等,我们觉得有问题。开始,我们对龙、刘、崔是区别对待的,后来,他讲龙的坏话,把斗争引向龙。

戚本禹:你态度好,认识到上当,我赞成。

(戴利汇报吴自立吹嘘自己,一有毛主席一九四五年的亲笔信,二反龙书金,三是贺龙打下来的,要平反。)

总理:吴是彭德怀的死党。一九四五年七大时,吴原是预选代表,后未当选,怀疑中央认为他是特务问题,主席关心红军干部,回信表示他不是特务问题。但他到一九六一年还要替彭德怀翻案。

戚本禹:他们可能有集团,一定有个大阴谋在里边,要查清楚。

总理:文攻武卫是指对保守的、被反动分子操纵的,联系两条路线的斗争而言,象对“百万雄师”。在左派内部之间不适用。

戚本禹:革命派之间应该联合作战,为何要攻呢?

戴利:建议成立长沙市无产阶级革命派民兵师或文攻武卫指挥部。

谢若冰:能否表态文攻武卫指挥部以外的武装组织不予承认?

总理:两个指挥部(指制止武斗指挥部和抗暴护厂指挥部)合成一个文攻武卫指挥部,其它的武装组织,要经过指挥部承认才算,游离的社会武装组织,要把枪支收回。本身也要清查一下。将来株洲、湘潭、衡阳都用这个办法。乱放枪的要缴了。

戚本禹:打死人要法办。

总理:这种乱,破坏阶级团结。

戚本禹:乱有阶级性。

总理:省军区由龙书金回去负责整理,岳衡线情况好了,军区开展内部“四大”,会揭发问题,你们不要去,军民界线还是要划清。

一代表:两件事,我们多作自我批评,但有一部分极左、过激的同志对立情绪大。

总理:即使武斗几次,矛盾性质也不会变化,都是左派。两次都死了人,是误伤,打仗还误伤嘛!思想偏激可以教育,不教育、不帮助、不转变,矛盾才会转化。必须树立解放军的权威。

戚本禹:你们靠谁作支柱?这是大问题。抢郑波同志的车,他好说话,真是涵养不错。这个同志不容易,困难时支持你们。要求你们发通报查,一定要把抢的车追回来。(八月十五日,
湘江风雷把车送还了,并表示歉意)

戚本禹:革命造反派一定要有新的作风。

总理:应该建立互相信任,对个别人有意见可以保留,但对整个组织要信任。

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七军
一九六七年八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