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99阅读
  • 1回复

文革武斗:血染银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武斗:血染银南
 
1967年整个8月,青铜峡与吴忠的筹备处不是不想来犯中宁以与西海固(南部山区西吉、海原、固原简称)遥相呼应。只是囿于他们腹心地带仍有指挥部孤立坚守的据点,使筹备处不得不蓄积力量,首先用之于拔除自己腹心的钉子。青吴两地孤守一隅的指挥部正面临灭顶之灾。
820日后,青铜峡河东筹备处聚众数千人,向指挥部据守的最后据点—青山机器厂发起了强大的攻势。猛烈的火力很快摧毁了指挥部的防线,将指挥部的人员压缩向纵深一座孤立的三层楼房。并顺势包围了驻扎在峡口、在青山机器厂支左的、非宁夏军区管辖的野战部队8047部队的部分指战员。形势岌岌可危,被围的军队在多次劝说来犯者无效的情况下,面临着断电断水的危机。不得已请示中央军委、中央文革。是康生断言,青铜峡筹备处的这次行动,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反革命暴乱。明令8047部队进行自卫反击。(驻扎在中宁新堡的兰字372部队通讯站站长在长途受话器中,清晰地听到了这一命令。事后,他对我们如是说。)( 康生命令见附录)
反击战是在迫击炮、轻重机枪构成的密集火网中开始的。蜂拥向前包围驻军楼房的人群没有预料到头顶、脚下会突然爆裂一颗颗炮弹。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炮弹掀起的气浪会像洪峰一样席卷人群,把他们成堆地掀倒。中式转盘机枪刮风似地扫来了,扫倒了一排排后续的人群。青山机器厂前面的旷野一时间成了真正的屠宰场。
这才见识到真正的战斗的民兵瞬间便崩溃了。数千人马如决堤的洪水一样从河东山根一直狂泻到董府(前清甘军提督董福祥的府邸),将死伤者抛了一路。大地血迹斑斑,尸骸枕籍,斑驳的秋天的原野像被洗劫了一样,在如血的残阳下,呈现着一种惨淡的凄怨的美丽。军队并没有扩大战果,趁胜追击;只是随军反击的指挥部纠察队一直前伸向董府不远,免不了有人为泄愤大开杀戒。青铜峡农中的校花,美丽的十八岁的女兵团司令,中弹倒地后,非但不缴械投降,反而大骂军队和指挥部,被纠察队补了一枪,香消玉殒在自己故乡的土地上。此后一个月,宁朔平原村村哭声,黄纸飘摇,仿佛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劫难。此后数年,这片沃野刮风下雨,便可听到野鬼的哭声。
青铜峡的筹备处是偃旗息鼓了。但吴忠的筹备处却满腹怨愤,悻悻然做鱼死网破之举。八月末,连续围困吴忠东方红剧院已达半月的筹备处纵火焚烧了东方红剧院。迫使守卫剧院的吴忠师范的红卫兵做出了在火海中集体跳楼的壮举。伤者无数。接着,筹备处攻打了指挥部据守的吴忠材机厂。在攻打主楼的最后战斗中,突击手怀抱轻机枪,待爆破手炸开主楼的铁栅门,便一路点射,冲上了二楼。将据守在二楼楼梯后的前固原军分区司令员马思义击毙。从其下颚穿破天灵盖迸溅而出的弹头,直将大片脑浆喷射在楼梯背面的墙壁上。(战后的第三天,我们随8048部队进驻吴忠,亲临现场,看到了已成一片废墟的东方红电影院,和材积厂楼梯口墙上大片的脑浆)。
马思义是一个回族,1946年,率二百余回族战士从马鸿逵部队中起义,南下陕北,成为隶属三边独立团的回民支队的支队长,在解放战争中屡立战功。解放后,他随原独立团团长牛化东回到宁夏,升任固原军分区司令。低标准时,因不满西海固人民困苦,饿殍满野而口出怨言,反右倾时被打为地方民族主义分子而被剥夺了军权,削职为民。文化革命中,为了为自己鸣冤,他参加指挥部组织。终于在这场无为的战斗中,以自己的鲜血作为祭品,奉献给了他心目中至真至大、至公至平的上苍。
一连串的流血事件迫使中共中央、中央文革、中央军委表态:承认宁夏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指挥部为革命群众组织;而宁夏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处显然沦落为资产阶级保皇派。
中央军委命令8119部队进驻银北、大武口、石咀山地区;80478048部队进驻银川、吴忠、银南地区。三支两军,维护地方治安与秩序,并参与宁夏各地革命委员会的建设,抓革命,促生产。
朱声达彻底倒台了。在京西宾馆遭到以王大宾为首的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的围攻批斗。但宁夏军区并没有平静,当野战军兰州军区所属二十一军六十二师部队进驻银川时,支持筹备处,死保朱声达的宁夏军区独立师警卫营五百余指战员全副武装在银川举行了示威游行。那些历经战阵的老兵们不无骄傲地说:别看二十一军新兵蛋子装备好,动真格的,还真不是我们独立师老兵油子的对手!
六十二师如临大敌,直至全城戒严。省军区领导悉数出动,才将示威的警卫营劝回营房。但他们被整编、被解散的命运也就定了。
原驻青山的8048部队—六十二师之一部,开进了吴忠,解散了筹备处武装,控制了吴忠、青铜峡地区的形势。持续一月余的大规模武斗渐渐进入尾声。但永宁、青铜峡河西地区的筹备处武装仍在负隅顽抗,直至炸毁黄羊滩铁路大桥,断绝了包兰铁路的交通。
筹备处并没有就此举手投降,而是将活动转入半公开或者是地下的形式。为了自身的荣辱与安全,为了逃避坏头头被批斗、镇压的命运,银川地区的筹备处头头,在九月上旬开始了逃亡生涯。
十五年后,新的中央为青铜峡事件平了反,但死者已去,谁也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5-19
文中,“筹备处攻打了指挥部据守的吴忠材机厂”,应该是吴忠仪表厂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