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99阅读
  • 7回复

陈红桂余习广  西藏拉萨武斗文字一组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1967:西藏拉萨“一·二三”武斗

   这是 1968年1月22日~23日,西藏“大联指”派的下属组织“格尔木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司令部”同格尔木的“造总”派为争夺在武装割据地盘,在拉萨市区进行的武斗流血事件。

    1967年8月以后,西藏地区的两派组织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武斗,抢夺地盘,建立武斗工事和据点,“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派性武装割据区域。

   至1967年底,拉萨市区“大联指”派和“造总”派的武斗据点林立,枪炮不断,战火四起。市区已被两派分别控制的武装割据区弄得四分五裂,交通运输断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时刻受到严重威胁。

   1968年1月20日前后,西藏“大联指”派的下属组织“格尔木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司令部”(简称“格尔木无司”)头头,开会讨论进攻“造总”派在拉萨市区几大据点,拿下端掉其“黑窝”,扩大地盘和武装割据控制区的战斗方案。会议提出,要“集中精锐,多点开花,不惜代价,坚决拿下,不达目的,决不收兵”。

   1月22日下午,按预定方案,“格尔木无司”派出武斗队伍,将大批枪支弹药运到“大联指”派的下属组织“五·二三革命文艺战斗总部”在东城区的武斗据点。随即,又派出一支武斗队伍携带70多条枪,进入东城区。

   与此同时,“格尔木无司”分别派出武斗队伍,对劳动人民医院、西郊水泥厂、供电所、邮车站和师范学校、交通局进行武斗前的侦查、部署和分割包围。

    当晚,他们首先对该区“红艺司”实施武装进攻。“红艺司”立即组织武斗队进行防守战。双方在激烈的交战中互有伤亡。“红艺司”6人被打伤。

   “格尔木无司”在向市劳动人民医院“造总”派据点的进攻战中,以“突然袭击,集中火力和神枪手,消灭敌人火力点”的战术,将“造总”派占据的医院大楼内的火力点压制,并以敢死队员,趁黑摸到大楼下,用手榴弹从窗口扔进楼内,对居高临下的防守者造成重大威胁。

   “造总”派在此次战斗中有14人被手榴弹炸伤。

    在西郊,“格尔木无司”对“造总”派在水泥厂的“工造团”据点发起猛攻,战斗打得十分艰苦。

   水泥厂的钢筋水泥工事异常坚固,手榴弹扔上去根本无效。“格尔木无司”的前线指挥经过战地动员,发动起“以革命先烈董存瑞炸碉堡、黄继光堵枪眼”式的“英雄战士”,“舍生忘死,为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抱着炸药包,在火力掩护下,趁黑“爬到敌人的工事前,”对水泥厂的武斗工事进行爆破,终于端掉了“工造团”在水泥厂的据点。

   “工造团”阵地失守,除少部分人趁黑逃脱外,大部分武斗着被俘。“格尔木无司”并控制了拉萨大桥。

   1月23日,两派在上述地方的争夺战继续进行激战。武斗中,在“红艺司”的阵地上,1名“红艺司”成员中弹身亡;在市交通局,“造总”派“九司七兵团”在武斗中3人被打死。

   在这次武斗中,“造总”派共5人死亡,22人重伤。“格尔木无司”乘机控制了拉萨市东城区的市医院、供电所、邮车站和师范学校等单位。其伤亡人数不详。

              (陈红桂 余习广)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5-03
1967:西藏拉萨曲水“九·一五”武斗事件

      这是 1967年9月15日~16日,西藏“大联指”派和“造总”派在拉萨市郊曲水县发生的武斗流血事件。

     1967年8月以后,西藏地区的两派组织纷纷实行武装割据。“造总”派占据了拉萨市区一些重要据点,在一些城市中也颇具实力;“大联指”派在在西藏广大乡村却颇有影响,要“走毛主席指引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道路。”

     9月中旬,在曲水县两派斗争中处于下风的“造总”派部分人员要撤回拉萨。因拉萨至曲水县沿途有“大联指”设立的多处武斗据点,怕遭到“大联指”袭击。

     9月15日早晨,“造总二司”应公路工程局第二工程队、公路管理局曲水养路段及曲水县委机关“造总”派的要求,派出全副武装的90余人,携带冲锋枪、机枪等武器,以20多辆卡车组成车队,驱车到曲水县,要接应“造总”派在该地的武斗人员回拉萨。

     拉萨“大联指”得知此信,立即通知了“大联指”曲水县指挥部。

     该县“大联指”头头立即调兵遣将,要“全歼敌人”。为此,他们声称“造总”要到曲水枪粮杀人,以发补助、记工分的手段,组织不明真相的农牧民武斗人员,主要使用炸药包,仿效电影《地雷战》,在“造总”派车队返回的公路上埋设地雷,在拉萨通向曲水的公路上设置重重路障,修筑工事。还动用了少量步枪、半自动步枪、冲锋枪、手榴弹等武器,伏击“造总”人员。

     “造总”车队在返回拉萨途中,在多处遭到伏击,虽经奋力还击,然仍处下风,损失惨重。

     据当时的“大联指”战地报道和“造总"的控诉材料称,“造总"在这次武斗中有2人被当场打死,1人被打伤后抛到河中淹死,数十人被炸伤、打伤,100余人被捕后遭非法拘禁。“大联指”还炸毁了“造总”的汽车1辆,炸坏12辆,抢走“造总”派成员的皮大衣、收音机、缝纫机械等物品和4000多元现金等“战利品”。

     “大联指”派的人员伤亡、损失情况不详。

     直到16日下午,拉萨军管会派出的解放军战士,才救出被围困和关押的“造总”成员,并将他们送回拉萨。

         (陈红桂 余习广)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5-03
1967:西藏拉萨“八·二九”血案


     这是 1967年8月29日,西藏“大联指”派和“造总”派在拉萨市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

     1967年8月13日,“大联指”派和“造总”派在拉萨发生武斗,是为“八·一三”武斗事件。武斗中双方均有伤亡。

      8月29日,“大联指”派举行大规模集会,为在“八·一三”事件中被打伤后致死的“革命战友”彭凯召开追悼会。会后,又在拉萨市区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动用了20多辆大卡车,满载着所部游行示威成员,一路高呼“血债要用血来还!”“向杀人凶手讨还血债”等口号。

      当游行队伍返程经过财经大院门口时,“大联指”派发现占据该院的“造总十一司”有许多人在“红色广播站”墙头看热闹。

      财经大院当时为“大联指”派的下属团体“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总部”占据,并设有“总部”办公室。院内有一座藏式大楼内,驻扎着该组织的30多名武斗队成员。本来就满腔仇恨和怒火的游行示威的人群,立即向爬在墙头嘻嘻哈哈看热闹的“造总”派寻衅,两派又发生冲突。

      “大联指”派人员首先用石块袭击看热闹的“造总”派成员,遭到“造总”派的成员还击。双方陆续投入了几百人的兵力,展开了混战。“造总”派占据院墙,死守大门,打退了“大联指”派的多次冲击。

      继之,“造总”派退据藏式大楼,双方在藏式大楼又开展了肉搏战。

      双方正打得难解难分时,拉萨市消防队接到从财经大院打来的电话,说军区1位副参谋长命令他们,立即赶赴财经大院救火。

      几分钟后,两辆消防车赶到现场,发现并无火情,只有两派武斗人员在藏式大楼前格斗。

      消防队的出现引起了“造总”派的惊讶。“红色广播站”马上宣称消防队全副武装,帮助“大联指”武斗。事后,“造总十一司”的一名“战地记者”在报道中说,消防队的救火车上没有一滴水,消防队员携带了一支步枪,2支短枪,10余把大刀、一箱子弹、10小桶汽油、17颗手榴弹及一氧化碳、“六六六”粉等化学物质,“向我革命战士发动了惨无人性的屠杀”。

     消防队本与“大联指”派观点相同,遭到“造总”派的包围和攻击,于是也卷入了这场武斗。武斗进行中,两派都调兵遣将,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武斗。

      直到拉萨军管会闻讯派人出面制止,才避免了该武斗事件的进一步延续和扩大。

      据当时两派的小报报道,在这场武斗中,“造总”派伤100余人,其中10人重伤;“大联指”派的28名重伤员是解放军战士抢救出来的。消防队先后进入财经大院的40多名战士中,轻、重伤各22人,其中3 人生命垂危。

     根据当时两派小报均有夸大之词的情况分析,该数字应有水分。该案未见“文革”后“处遗”时的材料涉及。

     (陈红桂 余习广)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0-05-03
1967: 西藏拉萨大昭寺“七·九”武斗

      这是1967年7月9日,西藏自治区“大联指”和“造总”两大派造反组织,为争夺拉萨市大昭寺内的市人委招待所建立广播站而发生的武斗流血事件。

    大昭寺始建于公元647年,是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文成公主入藏而建,后经历代修缮增建,形成庞大的建筑群。寺建筑面积达25100余平方米。有20多个殿堂。主殿高4层,镏金铜瓦顶,辉煌壮观,具有唐代建筑风格,也吸取了尼泊尔和印度建筑艺术特色。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藏语意思是经堂。“大昭”,藏语为“觉康”,意思是释迦牟尼,就是说有释迦牟尼像的佛堂。大殿正中供奉文成公主从长安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时等身镀金铜像,它在佛教界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两侧配殿供奉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等塑像。

    大昭寺是西藏重大佛事活动的中心。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甘丹颇章”政权后,“噶厦”政府的机构便设于寺内,主要集中在庭院上方的两层楼周围。许多重大的政治、宗教活动,如“金瓶掣签”等都在这里进行。
 
   在拉萨,藏族人也将以大昭寺为主的八角街一带称为“拉萨”,藏文意思是佛地。

( (照片:拉萨大昭寺武斗场景)

    60年代,大昭寺被当成拉萨市市人委招待所,用于接待来藏人员。“文革”中,大昭寺成为两派武斗的战场。

    1967年2~3月间,西藏军区主持的“二月镇反”中,“造总”派受到严重打压,一些地方的组织被摧毁,大批头头和骨干被关押、揪斗。在此后波及全国的反“二月逆流”中,西藏军区受到中央文革批评,“造总”派得到平反。

    但一派要翻身,必然要打压对立派,“大联指”与“造总”的矛盾不可协调。为解决西藏两派问题,中央文革先后数次出面对西藏问题表态,但问题并没有得以解决。中央决定设立西藏军管会。军管会负责人之间又存在不同的派别观点,两大派的矛盾势同水火。北京的造反组织与“大联指”派经多次协商,决定派员前往西藏,“指导西藏的文化大革命”,直接插手西藏“文革”。从而使西藏的“文革”形势更加复杂和恶化。

    1967年6月15日,“首都赴藏革命造反总部”代表陈风仪等人,与西藏军区负责人陈明义、洪流在军区第一招待所进行谈判。陈风仪提出,要重建在“二、三月镇反”中被取缔的“红色广播站”,其理由是对立派“大联指”已有8处广播站,而“造总”则一个没有。这个要求得到军区负责人的原则同意。

    7月7日,“造总”决定由下属团体“立新战斗队”,负责在大昭寺楼顶上建立广播站。该队便于当晚将广播器材运入寺内。“大联指”所辖的“旭东战斗队”表示反对,要求“立新战斗队”立即将器材搬走。双方争执不下,出现斗殴现象,伤数人。7月8日,西藏军管会就此进行调解,决定:在未达成协议之前,双方的广播站一律撤出去。但双方互不相让,无法取得妥协,调解未能生效,武斗逐渐升级。

    7月9日,“大联指”调动“农奴戟红卫兵”等组织的武斗人员几百人,对“造总”红色广播站所在地大昭寺进行包围与袭击。“造总”则一面予以还击;一面向“大联指”设在市交际大楼的广播站调兵遣将,予以武力还击,要夺取交际大楼广播站。双方参加武斗人员近千人,双方动用的武斗器具有石头、砖块、棍棒、大刀、砍刀、梭镖等。据当时的有关材料和此后数日的“造总”有关战报称:当日,拉萨市陷入一片血腥之中。

    7月9日下午,军管会通令武斗双方:停止武斗,一起撤出大昭寺和交际大楼,该武斗事件才暂告结束。据称,“造总”派在此次武斗事件中伤62人,其中5名重伤。“大联指”的伤亡人数不详。

    此次武斗,拉开了拉萨市两派大规模血腥武斗的序幕。

               (陈红桂 余习广)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5-03
1967:西藏拉萨“七•卅”惨案  

     这是1967年7月30日,西藏拉萨“大联指”派与“造总”派在拉萨市汽车保养厂“造总二司”的武斗据点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又称“七•卅”保养厂武斗事件。

    1967年7月27日,“大联指”派与“造总”派在拉萨市发生“七•二七”武斗事件,造成双方大批人员受伤和被对立派俘获。

    事后,“大联指”派与“造总”派派出代表谈判,交换战俘。经过两天谈判,双方代表于29日达成协议:同意交换双方在27日武斗中被对方扣贸的人质。并决定于7月30日,“造总”派设在在拉萨市汽车保养厂“造总二司”的武斗据点交换人质。

    7月30日上午,“大联指”派代表率队前往保养厂。双方代表在交换人质时,各自又因己方被俘人员受到对方殴打和毒刑而相互指责,进而发生冲突。“大联指”派代表及其所率队伍遭到“造总二司”的武斗人员以铁钎、大棒等武斗工具的毒打,虽经反击,但寡不敌众。

    “大联指”派负责人闻讯后,立即组织大批人马,携带武斗工具,前往保养厂去“营救战友”,并声称要“踏平保养厂,血洗匪二司”。武斗中,双方使用了铁钎、大棒、石头、“六六六”粉等武斗工具,造成了严重的流血事件。

    据有关材料称,在这场武斗中,“大联指”派伤200余人,其中61人重伤,5人当场休克。“造总”派伤70余人。当天下午,拉萨市军管会派出军队前去制止,两派在混战中打伤50多名解放军战士,其中15人重伤。武斗还造成了严重的国家财产损失。武斗中砸坏了汽车保养厂的大小汽车37辆,保养厂的大部分门窗玻璃被砸,设备损失严重。
                                    
                   (陈红桂)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5-03
1967:西藏拉萨“八·一三”武斗  


   这是1967年8月13日,西藏拉萨“大联指”派与“造总”派在拉萨市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又称“八·一三”惨案。

    1967年8月13日,“造总”派经过策划,决定对 “大联指”派在拉萨市占据优势的工交小学发起攻击。上午,“造总二司”的武斗人员对工交小学的“大联指”派进行挑衅,“大联指”派进行反击,双方发生冲突,很快即变成双方以石头和棍棒为武器的流血武斗。

     “造总”派人多势众,在武斗中“取得了压倒性优势的胜利”,打伤“大联指”派多人,并将该校的13名“大联指”派成员抓到拉萨市汽车3队(即汽车保养厂)“造总二司”的据点。

     “大联指”派闻讯后,即组织了1000多人的武斗大军,以“营救战友”之名,到汽车3队要“造总”派放人。遭到拒绝后,“大联指”派即对“造总二司”的武斗据点发起进攻,两派又一次进行更大规模的武斗。

     据当时的有关材料,“造总”派在该次武斗中伤90人,其中50人被送往医院抢救。“大联指”派在上述两次武斗中,受伤者达100多人,其成员彭凯在汽车保养厂的武斗混战中,头部被对方的木棒和石头击中,当场昏倒在地。经解放军西藏军区总医院抢救无效,于28日死去。

     8月29日,“大联指”在为他举行追悼会和送葬仪式时公开声明:“血债一定要讨还,凶手一定要惩办。”

     “八·一三”惨案,为两派进一步扩大武斗规模和程度提供了由头。此后,两派都竭力指责对方应对这场武斗事件和流血惨案分子,并声称一定要为死难者或受伤的“革命战友”报仇雪恨。随后就引发了“八·二九”血案。
                             (陈红桂)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5-03
1967:西藏堆龙德庆“九·六”血案

    这是1967年9月6日,西藏“大联指派”和“造总”派在堆龙德庆县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

    1967年8月,西藏地区的“文革”进入武装割据新阶段,到处都是两派武装割据区犬牙交错,据点林立,枪声遍地,战火连天的景象。

     “造总”派占据拉萨市区一些重要据点、武斗区域,在一些城市中也声势颇威;“大联指”派在拉萨市区和西藏一些主要城市略具下风,但在西藏广大农牧地区却颇有影响,号称要“走毛主席指引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道路。”并对“造总”派占据优势的城市实行包围和经济封锁,断绝交通运输,实行“饿杀”政策。

    1967年8月下旬起,西藏“大联指”派在各地对“造总”派实行经济封锁,断绝交通。“造总”依靠外地赴藏造反组织的支援,从外地调运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其间,青海“八·一八红卫兵战斗队”和首都红卫兵赴藏造反组织,为“造总”购进的一批粮食,在西藏堆龙德庆县境内被“大联指”派拦截。

    9月6日, “造总”派出80多人,驱车到堆龙德庆县抢运被扣留的粮食。“大联指”组织1000多藏族农牧民,埋伏在公路两旁,用牛毛鞭猛甩石头,袭击返回的粮车,并将没有冲出去的粮车包围起来进行猛攻。

    武斗中,“造总”有7人当场死亡和后来医治无效而死亡,其中有2名青海“八·一八红卫兵,20余人重伤。随粮食车队进藏的11名“首都中学红代会”人员中,7人重伤入院。“大联指”派的伤亡人数不详。“造总”的运粮车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

                (陈红桂 余习广)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6-14
我是余习广,请管理员要么不转载,如果要转载,请在转载时,说明这些事件是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因为这涉及到本书几百位合作者的创作成果问题。谢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