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11阅读
  • 1回复

习歆:广西钦州上思“枯那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广西钦州上思“枯那事件”

     这是1968年5月27日~9月初,在广西对“四"二二”派进行大屠杀的风潮中,上思县革委会和人武部在制造“枯那事件”后,又以“剿匪”名义,在上思县制造的一系列血案。

    1968年5月中旬,上思县革委会和武装部决定对该县的“四"二二”派进行镇压。5月27日,县革委会常委、人武部长、公检法军管主任段振邦主持下,召开各公社领导、大队民兵营长、治保主任会议,以民兵“枪换肩”为名,布置收缴“四"二二”中民兵的枪支,装备“联指”。

    段振邦介入地方“支左”后,按广西军队“支左”的思路,鼓吹上思“联指”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四"二二”派是反动组织。在上思县实行“支一派,打一派”。

    5月27日,枯那大队“联指”派的民兵营长梁国雄奉段振邦之令,策划收缴“四"二二”派民兵的枪支。当梁国雄率人收枪时,遭到“四"二二”派的大队治保主任宁协利反对,拒不交枪给“联指”,并开枪打死“联指”派的民兵排长李巨才。本来这是一个孤立的因派别矛盾夺枪杀人案,但县武装部长、县革委副主任段振邦借题发挥,向钦州军分区谎报说:公正公社十名民兵上山打猎,27日发现枯那大队有土匪三、四十人,全副武装伏击我民兵,疯狂向我民兵开枪射击,要求紧急支援……(见钦州地区公检法军管会(68)军营字第10号“五月份主要敌社情况及自治区公检法军管会保卫组”《情况反映》第七期)。钦州军分区又以同样口吻,向自治区公检法军管会报告。

    段振邦在谎报“匪情”的同时,派武装部副部长韩刚生率“联指”派武装民兵200多人,开赴枯那“剿匪”,一无所获。7月9日,钦州地区公检法军管会查明真相,向自治区报告:“枯那大队并未发现土匪”。自治区公检法军管会保卫组于7月25日《情况反映》第十期中,明确更正道,“我组印的《情况反映》第七期通报上思发现土匪活动,情况经查实没有土匪活动”。

     1968年7月3日,中央发布布告。广西开展了对“四"二二”派和“四类分子”的大规模镇压行动。上思县革委会和武装部先后多次召开全县各区、社负责人及人武部、公检法负责人会议。段振邦在会上说:“贯彻‘七"三’布告,发动全县对阶级敌人实行专政。过去没有‘七"三’布告,不能解决问题,现在有了‘七"三’布告,就能解决上思的问题了。我们必须再次掀起群众专政的新高潮,刮‘十级台风’不行,就刮‘十二级’台风。对敌人专政,这次会内搞,会外也要搞,会内外结合。”

     于是,在贯彻“七. 三”会议期间,共杀了两批人共23人(第一批11人均为国家干部)会外杀75人,共98人(会外零星杀人不计)。在贯彻“七. 三”的同时,还贯彻广西区革筹“清理阶级队伍”的指示,全县共清出“叛徒”51人,特务4人,走资派51人,反革命分子41人,没有改造好的五类分子220人,其它坏分子835人。在清理中斗死121人,逼死18人。

     8月16日,为了实现派性杀人的目的,段振邦又以上思县人武部和革委会的名义,再次向钦州军分区报告“匪情”。钦州军分区请示广西军区,广西军区命令“剿匪”。

     得到广西军区和钦州军分区同意“剿匪”的命令,于是,上思县革委会和县人武部经过开会讨论,决定立即成立“剿匪”指挥部。由段振邦和驻军营长负责“剿匪”行动。钦州军分区副司令员杨伊铭前来上思,坐镇“剿匪”行动。上思县革委会和县人武部调动本县“联指”民兵和钦州东兴县“联指”民兵及部队共1000多人,包围上思“四"二二”派势力较大、民众基础较好的“匪区”枯那等地,设卡搜山,沿户清查,伏击聚歼。结果依然没有发现一个土匪。

      8月23日,段振邦又生一计,由上思县县革委会张贴“剿匪”布告。布告说:“凡窝匪,通匪,济匪者与匪同罪。”要在全县范围内进行“挖黑窝、拔钉子的清匪运动。”段振邦在公正公社大会上宣布:“谁跟山上土匪有联系,一律枪毙!”

      随即,军队和民兵的“剿匪”大军,在上思县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剿匪”行动,一直持续到9月初。“四"二二”派和持不同观点的干部群众,被强加上“通匪、济匪、窝匪”的罪名,与“枯那反革命事件”有关者,通通与匪同罪。全县大抓大捕1671人,惨遭杀害973人,其中国家干部149人,仅枯那大队就被冤杀了61名无辜的平民百姓。酿成了一宗骇人听闻的“枯那事件”。

      9月7日至17日,上思县革委会召开“农业学大寨”四级干部会,会上进一步贯彻“七.三”布告。并以三代会(即贫下中农代表大会、工人代表大会、红卫兵代表大会)名义,在上思中学召开“群众专政”大会,公开杀害12人,并将部分死者割腹取肝,拿到县革委饭堂煮食。食肝者中竟然有县、社领导干部。该县思阳公社武装部长王昭腾下到和星大队布置杀人,当晚杀了邓雁雄,并开腹取肝与凶手一起煮食。他还勉励人家都要吃,说吃了人肝胆子就大。次日,王又布置杀害四人,剖腹取肝,传令每两三个生产队分一人肝吃,以示“共同专政”。

        此类事件并非孤案,剖腹食肝,仅灵山县檀圩、新圩两公社就有二十二例,合浦县石康公社有十八例,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有十九例,钦州县小董荼场有三例。

(参考资料:《广西文革大事年表》;钦州地区公检法军管会(68)军营字第10号“五月份主要敌社情况”及自治区公检法军管会保卫组”《情况反映》第七期;上思县“处遗”材料)

         (习歆)
选自:余习广主编"战乱中华:文革重大武斗血案集".广西卷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6-28
我一当兵就去的广西柳州,后到南宁吴圩,66年初,文革还没有正式开始,老百姓对我们可热情了,老人也呼我们解放军叔叔... 我们还去邕江边一个叫富德大队的村搞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与仪器排长住一阿婆家,老婆婆70了吧还留个小辫,呀呀的听不懂,天天早晨到邕江挑水,两个大木桶,台阶好多,往下看晕,上来好艰难哦!扫地好多忌讳,从外往里... 老百姓是两稀一干,晚上才吃干饭,肚里空也不好意思多吃。一晚菜里有肉,半生不熟的,还没动筷,一只猫咪跳上就衔走了一块肉,老婆婆特机灵,一把抓住猫咪,硬从猫嘴里拽回那块肉,又放到菜碗里,呀呀地叫吃... 突然夹起,放我饭碗里,呀呀呀... 啊!这块是刚才猫叼过的哦!排长眼睛瞪着我,不吃不好哦,嚼不烂,只好硬咽下去了... ... 那个恶心哦!过后排长还在战友中戏说我吃了猫咬的猪肉,气的不行,新兵哦,没有法子... 卫生员知道还吓唬我,猫嘴有传染病,你回去要检查,又吓了一跳!许多年后,那排长成了我的下属,我与他开玩笑谈及,他是硬不认账,说没有去什么同吃同住的事情... ... 这人哦,心理又增加了某些对人与人的不信任感... ...

执行三不 死不开枪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