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820阅读
  • 3回复

余习广、杨昕  山西平遥武斗及“八"七”事件、“八"九”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山西平遥武斗及“八"七”事件、“八"九”事件


      这是1967年8月1日~9日,山西省晋中地区平遥县两派群众组织“总司”派和“联络站”派在平遥县城发生的系列武斗,以及陈永贵插手平遥武斗,造成该武斗事件演变为系列武斗事件。又称平遥武斗。

     1967年1月6日~9日,得到康生、江青等人授意的山西省原副省长刘格平从北京返回太原后,秘密串连了张日清(省委常委、省军区第二政委)、袁振(省委常委、书记处书记、原中共太原市委第一书记)、刘贯一(省委常委、副省长)、陈守忠(省委委员、中共太原市委书记处书记)、何英才(省委常委省政协副主席)等人开会,成立了“中共山西核心小组”。

      1967年1月12日晚,“中共山西核心小组”召集“山西革命工人造反决死纵队”、“山西革命造反兵团”等25个造反组织的头头,举行联席会议,成立了“山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会议确定“山西革命工人造反决死纵队”头头、山西第十三冶金建设公司工人杨承效为总指挥。

      会后,“山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后简称“红总站”)调动一万余人,连夜行动,夺取了省委、省人委和太原市委、市人委的大权。

      “一"一二”夺权后,1月23日,中央正式表态支持“一"一二”夺权。2月10日,“中共山西核心小组”改组为“中共山西省核心小组”,宣布其为“领导全省工作的党的领导核心”。增补陈永贵等为小组成员。并宣布山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行使山西省人委的权职。

       2月22日,中央批准了这一名单。3月12日~18日,中共山西省核心小组和山西革命造反总指挥部在太原召开“山西革命组织代表会议”。会议“选举产生”了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刘格平任主任,张日清、刘贯一、袁振、郭永标、谢振华、焦国鼐、陈永贵为副主任。

       而在“一"一二”夺权中,没有分得权益的“山西大中院校红色造反联络站”(简称“联络站”,又称“红联站”)等组织,则开始自行夺权,并很快形成对立派。

      与此同时,山西省革命委员会也分裂成为两派,1月23日,林彪下令山西军管,张日清任主任,刘格平等失势,遂形成刘格平、陈永贵派,支持“红总站”,处于明争暗斗的下风,“红总站”遭到打压;张日清、刘贯一、陈守忠、刘志兰派,支持“红联站”的,一时得势局面。

       4月14日,“红总站”派在太原街头贴出大字报,“炮轰刘贯一、陈守忠、刘志兰”,指责他们“分裂新生的红色政权”。“红联站”立即贴出大字报,提出:“支持刘陈刘,打倒刘格平!”从此,两派便由口诛笔伐,到拳打脚踢,棍棒相加。

       1967年7月,在中共中央解决山西问题的“七月会议”上,关锋和康生代表中央,批评张日清“突出个人”,“独断专行”。随即,刘格平、陈永贵派和“红总站”要“贯彻中央精神”,发起反击;而张日清派和“红联站”决不甘心就此认输。两派矛盾和争斗更加激化,山西便逐渐进入预谋化、规模化、组织化的武斗阶段。平遥武斗,揭开了山西大规模武斗的序幕。

       平遥武斗之前,平遥形成“总司”派和“联络站”派两大派。“总司”属“红联站”派,“联络站”属“红总站”派。

       1967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得到军队支持的“总司”派决定在8月1日召开庆祝大会。“联络站”派则决定在这一天召开学大寨大会以与之抗衡。大会开完后,两派都上街游行。平遥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城,街道又窄。游行中两派队伍相遇,发生冲突,继而变成武斗。双方拳打脚踢,棍棒相交,石头砖瓦横飞,高音喇叭对骂,煞是热闹。战至天黑,双方收兵。

      8月3日,两派经过充分准备,组成武斗队伍,手持钢钎、棍棒、砖瓦等,在县城南门再次开战。武斗中,“总司”的一个武斗队员从屋顶掉下摔成重伤,次日死亡。这进一步加深了两派进行“你死我活斗争”的决心。

       8月4日,“总司”为报“杀死我革命战友”之仇,再次挑起武斗,并调动农民武斗队伍进城参战。在大规模武斗中,“联络站”派不敌,有两个参战学生被打,从城墙上掉下来,一死,一重伤。“联络站”派的武斗据点多处失守。城内只剩下城隍庙和与之相连的平遥一中。

     在此危难之际,“联络站”派人火速赶赴北京,控告“总司”反大寨,挑起武斗。随即,中央即派陈永贵赴平遥,解决平遥武斗问题。

       8月6日,陈永贵奉中央文革小组指示,同解放军、中共晋中地区核心小组、群众组织成“三结合”小组,前往平遥处理武斗问题。

       据当时的有关材料称:8月7日,陈永贵等到达平遥后,县武装部、县革委的一些人以及“总司”头头,本来就是反陈派,于是集合数千名农民和带枪的民兵进城,凭借坚固的城墙固守,不让陈永贵等人进城。而陈永贵的到达,对“联络站”派则无啻于是大救星。于是“联络站”派人迎接陈永贵,被阻。

       后经交涉,陈永贵到达平遥一中,随即通过“联络站”的高音喇叭发表讲话,明确表态支持“联络站”。“总司”派群情激奋,遂派人围住“三结合小组”,绑架前来解围的解放军战士,枪杀随行人员,并出动武斗大军包围了平遥一中,从而导致了大规模的武斗流血事件。

         吴思在《陈永贵浮沉中南海——改造中国的试验》中说,陈永贵到达平遥县城后,他径直到了“联络站”的大本营平遥一中,并通过“联络站”的高音喇叭发表讲话,明确表态支持“联络站”。而《山西通志》对平遥事件的记述采用了此说。

      无论陈永贵多么为本文作者所憎,但作为历史学家,尊重事实是基本原则。据考证,作者认为:陈永贵一行先受阻,后进入平遥一中,发表讲话。“总司”头头对该武斗事件,也有不可回避的责任。春秋无义战。

       当天下午5时许,“总司”派对平遥一中发起总攻。在总攻开始后,“联络站”派人将陈永贵转移至城隍庙隐藏。

       据当时的材料称:这次武斗事件,双方动用了重机枪、钢炮、土枪、步枪、硫酸和带钩和长矛等武器。据称,武斗中死伤50余人,还将被枪杀者的尸体堆在一起作反面教材。

     而《山西通志》则称:在平遥事件中,武斗双方都未使用武器。

      当晚21时55分,陈永贵派人通过祁县驻军,向中央和省核心小组发出急电,称:陈永贵等“下午6点到平遥城,进城10分钟,‘总司’开枪打伤6人,把六道城门封锁,通信联络中断。经了解完全是由人武部和公安局的一些人操纵的。请采取措施”

       8月8日零点过,新华社记者在平遥城外借用铁路电话,向新华社山西分社报告“陈永贵在平遥被围”。该分社即报告北京。陈永贵被围困和平遥如此严峻的局势令中央震惊。随即,周恩来电令69军军长解振华,要保证陈永贵的安全,把他接出来。解振华当即率一个武装营和一个徒手连,乘数十辆军车赶到平遥。部队一枪未发,让陈永贵换上军装,混在战士中乘车撤出平遥。

     为解救“三结合小组”和平遥之围,山西省革委会出动十三冶的钢铁工人,头戴柳条帽,手持铁棍,由“红总站”头头杨承效亲自率领,乘坐20辆10轮大卡车,前往支援。与此同时,太原和平遥附近各县“红总站”派的武斗队伍“共约万人以上”,到达平遥。

       8月9日晨,解振华率部陪陈永贵重返平遥,“制止武斗”,“解决两派冲突”。上午9时许,在陈永贵等人指挥下,“红总站”的武斗队伍包围了“总司”的所有武斗据点,随即发起进攻。

       至下午2点左右,“总司”除部分人员突围外,其余全部当了俘虏。武斗基本平息。而武斗中的被俘者,均“押送受审”,遭到毒打。支持“总司”的武装部领导人被抄家,受到处理;武装部全体进“学习班”,另外成立“八"二五”战斗队,接替武装部工作。全县对各公社“总司”派进行大清洗,各公社、机关、厂矿还对部分“总司”派人员实行开除、抄家、游斗,办“学习班”。

       10日,陈永贵等人回到太原。

      次日晚,山西“革命造反派兵团”、山西“批判刘邓红色联络站”、太原“革命造反派司令部”及解放军驻晋部队,在太原市五一广场召开15万人参加的“声讨平遥反革命叛乱大会”。省革委会主任刘格平、副主任袁振等出席了大会。陈永贵在会上“汇报了”解决平遥问题的经过。各造反派组织也纷纷在大会上表态,支持以刘格平为首的省革委会,谴责平遥流血事件的制造者。

       8月10日,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发表《告全省人民书》,9月5日,中共山西省核心小组又以晋发(1967)2号文件显示,向中共中央、中央文革报送了《关于平遥事件的报告,将其定性为“*****”。称:“平遥八"七*****事件就是刘、邓、陶及其在山西的代理人的最后挣扎”。“平遥县‘总司’一小撮坏头头,在平遥东南、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操纵下”,“先后调集了六千余农民和民兵进城”,打伤革命群众6人,打死1人。“当陈永贵同志入城时他们开枪射击,打伤规模名小将”,“并将‘三结合’小组包围于方圆不足五百米的地区内,在屋顶上架起了重机枪”,“对革命派进行了疯狂的血腥屠杀”等等。

      平遥事件后,全省掀起了揪所谓“军内走资派、山西陈再道”张日清的高潮。而“红联站”得到地方武装和县武装部门支持下的乡村政权坚决抵抗,不断反击。山西开始进入大规模真枪实弹武斗阶段。

(资料来源:两派小报及有关资料;《山西通史》;吴思:《陈永贵浮沉中南海——改造中国的试验》;中共山西省委、晋中地委联合调查组:《对平遥县所谓“八"七”、“八"七九”事件的调查报告》)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余习广  杨昕) 转自余习广的博客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6-14
Re:余习广 杨昕  山西平遥武斗及“八"七”事件、“八"九”事件
我是余习广,请管理员要么不转载,如果要转载,请在转载时,说明这些事件是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因为这涉及到本书几百位合作者的创作成果问题。现在你的这种方式,有作者看到找我询问,让我很难对作者交代。谢谢~

级别: 骑士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6-14
回 楼主(tuffy05) 的帖子
此文所说刘格平1967年1月初秘密串联成立“中共山西核心小组”如果属实的话,那时的中共可真是不可思议,在执政时期竟然还先去秘密组成一个省党组织的领导并且一个月后才公之与众。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0-06-19
Re:余习广 杨昕  山西平遥武斗及“八"七”事件、“八"九”事件
69军军长为谢振华!不是解振华!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