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06阅读
  • 0回复

《甘肃日报》社武斗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甘肃日报》社武斗事件

转自余习广的博客

   这是1967年4月4月18日~19日,发生在甘肃兰州《甘肃日报》的“红联”派和“革联”派两派群众组织进行的大规模武斗事件。

   1967年10月中旬,甘肃造反的学生在批判“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与“保守派”的“兰州市红卫兵总部”的对立中,开始进行跨单位联合行动。在后来中央将“兰州市红卫兵总部”定为保守组织后,该派失势,其大部逐渐加入“革联”。

   1月6日,《甘肃日报》、《甘肃农民报》被该两报社“兰州市红卫兵总部”派人员组成的“革命造反委员会”查封。《甘肃农民报》停刊,《甘肃日报》改为只发表新华社电讯稿的《红电讯》。17日,在一派群众组织主持下,《甘肃日报》重新出刊。

   2月5日,兰州34个造反派的群众组织,宣布夺取了中共甘肃省委、甘肃省人民委员会的领导权。省委、省人委领导机关和办事机构瘫痪,社会秩序陷入混乱状况。此后,全省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和所属机构相继被"夺权"。

   但在2月5日夺权后,围绕权力分配问题,该派发生分裂。以大中学校老红卫兵为首,占据“红联”派中心,掌握主要的权力。一些不满的组织,或被“红联”开除,或自己杀出去对“红联”造反。这些群众组织,于5月成立了“红三司”。被中央认为是左派,而“红联”被视为是犯了错误、但可以团结的革命群众组织。
6月底,“红三司”与“红联”发生武斗。从8月起,“红联”联合“革联”,与“红三司”进行了
长期斗争和武斗。
   此后,甘肃的文化大革命,大体在这两派的争斗中演绎发展。

   3月18日开始,驻甘部队派出大批干部战士,陆续进人全省厂矿、农村、学校,执行支左、支工、支农及军管、军训顺称 "三支两军"任务。军队面对错综复杂的局势,客观上也有些迷盲。其领导人采取了“支一派,打一派”的立场,对“红联”派实行支持,对“革联”派进行打压,使得形势更加复杂。一时,“革联”派和“红联”派的矛盾激化。

    从1967年4月15日开始,“革联”派就制造舆论,在大街小巷到处张贴“新《甘肃日报》是资本主义反革命复群工具”!“新《甘肃日报》是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候舌!”等大幅标语,和各种声讨新《甘肃日报》的“罪行”的大字报,说“红联”派掌握的新《甘肃日报》,已变为“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新《甘报》是“造谣报”等等,提出要“坚决砸烂新《甘肃日报》!”

   4月16日,“革联”派组织了声讨新《甘肃日报》的游行大示威。

   同时,“革联”派头头开会决定,要从“红联”派手中夺取新《甘肃日报》。他们派出人员,侦察地形,拟定行动方案,积极部署兵力。

   4月18日下午5时,“革联”调集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开始冲击《甘肃日报》社。因为报社大门有解放军守卫,“革联”的一些人就从大门两侧和西边越墙而入,另一些人从东边破墙而入,还有更多人从后门冲入。不到半小时,“革联”派的人马就冲进了报社。随即立即分兵几路,在与其同派观点的报社“革命造反总部”人员的带领下,很快就驱赶了“红联”派人员,占领了中间的办公大楼和西边的生产大楼。

   与此同时,“革联”派的许多人,结成“人墙”,阻止报社“红联”派的强行冲击,把守住报社的大门和一切出入口,断绝交通。并割断电话线,断绝了报社与外界的联系。

   “革联”派的人员,把报社新权力机构——“红联”派的“抓革命、促生产临时委员会”的三位常委,拖到
经理部小楼,拘留起来并进行围斗,令其交代新《甘肃日报》的“滔天罪行”。三位常委据理力争,写大字报表示抗议时,大字报立即被撕得粉碎。

   “革联”派的行动,遭到驻社军队的干涉。但他们拒绝解放军哨兵的劝阻,对军队人员不仅大骂,而且拳打。驻报社的军力代表被阻拦在门外。一名帮助工作的解放军被关在房子里,不准外出。驻报社的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提出了“要文斗,不要武斗”等四条意见,要求广播,遭到拒绝。派去联系的解放军,也被推出门外。

   “革联”派的人马占领新闻电台后,立即强迫正在抄收新闻的电台人先关闭机器,停止接收北京新华社的电报。

   在“革联”派发起冲击时,报社“革命造反总部”的一些人,立即从广播室门上破窗而入,把广播室人员赶了出去,抢占了广播室。然后宣布:“革联”派“夺权胜利!”并贴出了“夺权胜利”的《特大号外》。
   下午6时,“革联”派为防止“红联”派的反攻,开始收集武斗器械,并从外面抬进担架,准备武斗。

   下午6时半,“红联”调动所属的“
火车头战斗兵团”,“二"七兵团”、“兰医红鹰”、“铁院红习”、“工联”等组织的大批人马,赶到报社,要求“革联”退出报社,以保证《甘肃日报》的正常出版为名,对占领报社的“革联”派,进行反击。双方发生了拳打脚踢和棍棒交加的武斗。

   面对人多势众的“革联”派冲击,“革联”的头头部署人马,改变战术,变分散为集中,紧锁大门,死守要害部门,占领制高点。他们准备了许多石头、瓦片和棍棒等武斗器械。

   当“红联”派的人员冲进报社时,“革联”派居高临下,用石头、瓦片进行袭击。“红联”的人也不示弱,很快用石头、瓦片、棍棒等各种“冷兵器”武装起来进行还击。
   “红联”派不断增兵,多次发起进攻,终于将“革联”派的人打得节节败退,首先大夺回了办公大楼和广播室。

   “革联”的人马退出办公大楼后,死守生产大楼。“红联”派多次发起冲击,“革联”派的武斗者就从楼顶上往下扔土块、瓦片和石头。

   最后,“红联”派打败了“革联”派,占领了生产大楼。

“革联”派退出生产大楼时,捣毁门窗玻璃,砸坏桌椅,推翻了二十多部铅字架。

    到夜里十二时以后,“红联”派基本上“肃清残敌”,控制了报社,将“革联”派赶出《甘肃日报》社。解放军的指战员进驻生产大楼。“红联”派的人马,手挽手在生产大楼外面进行守卫,以防“革联”派再次进攻。

   “革联”派不甘心退出报社,他们重新组织人力,在当天夜里,又连续几次出兵进攻“红联”。不克,退回。

   次日二时,“革联”派再次出动,冲击生产大楼。遭到“红联”派顽强反击,双方发生激烈武斗。

   五时,“革联”派武斗者冲击经理部小楼,同时,还出动大批人员冲击后门,与守卫后门的“民院总部”发生武斗。

    17日早晨七时,“革联”的头头见“再攻不克”,便集合队伍,从前门退出。

   “革联”退出报社时,砸毁了报社对面民办大楼上省军区的三个高音喇叭,高呼“打倒甘肃军区×××”等口号。“革联”派退兵的人马,直接冲向甘肃省军区。他们砸了军区围墙上的两幅标语牌,捣毁了房脊。以抗议省军区支持“红联”派,“镇压革命造反派的滔天罪行!。

   这次武斗事件,双方出动人员数千人,造成“革联”派和“红联”派的数百人受伤。

    这次武斗,是当时发生在兰州市的大规模武斗事件,激化了两派的矛盾,对兰州市的“文革“形势,产生了极大影响。

(资料来源:"兰州市揭批查材料;“《甘肃日报》社四"一八事件调查报告”,1967年4月30日,兰大“红色风暴兵团”报告)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