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986阅读
  • 1回复

冼恒汉回忆录第二部:十年文革第六章后记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写完这部自述后,不觉又过了几年了。

    该说的话说了,心里觉得轻松不少。

    今年是1990年,我也是80岁的人了。常言道,人活七十古来稀,如今九十岁也是常见的事,看起来这句俗语要改改了。

    这几年一些政治待遇稍稍开始解冻,恢复了党籍,可以学习一些文件,参加一些会议,也经常被邀写一些战史、军史方面的回忆录,一些中央同志来访,年节日来探望等。但又是几年等下来,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的迹象。曾经有过一次,军委和总政某首长检查工作,还专程看了我,听了我的申诉,并信誓旦旦,许愿回京后一定立即着手复查我的问题。但一个月、二个月、半年┅┅在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等来了因为党内又一次内部斗争,而我的问题也随之搁浅的消息。

    有时心里愤然,思忖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当初十年汗水,十年操劳,十年忧国忧民,一腔热血尽抛,到头来却被当做筹码成了某些政客间权欲斗争的牺牲品。

    有时心里又坦然,扪心自问:于党于国自己是尽心尽力了的。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即是八十岁了。到了这个年龄,有资格闭目静思总结人生了。

    纵观一生,自我评价还算是功大于过吧。期盼中的组织上重新审查我的所谓“结论”,看起来有生之年是等不到了,是非功过,褒贬由人吧。八十年的风风雨雨,自认为还算是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组织、对得起家庭、对得起后代。

    平生无甚嗜好,只是:

    最大的心愿:老天下雨,缓解旱情。

    最爱看的电视节目:新闻联播。

    最想听的是:时事民情。

    最怀念的人:贺龙元帅。

    最想说的话:该说的都说了。

    留给老伴的话:我一生两袖清风,什么也没有留下。

    留给儿女的话:守法。

    ---------

    这几年又经历了许多:“6、4”事件、苏联解体、苏共解散、改革开放-------总的来说,有的理解有的不太理解。但社会总是要向前发展的,这个规律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虽然近十年不太出门了,但从电视、收音机里看到、听到,从家人、朋友口中听说,现在经济发展了,国家和老百姓富裕了,这一切使我由衷欣喜,我们革命那么多年,牺牲了那么多人,为的就是国富民强的这一天。国家强大了,人民富裕了,我们无数共产党人的努力就值得。至于在前进过程中出现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党内腐败、违纪等现象,相信滚滚向前的历史一定会涤荡这些污泥浊水,我坚信,明天更灿烂!

    (写在1990年11月)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4-29

冼玲:关于父亲“自述”


冼恒汉之女冼玲,本书整理者

    冼玲

    首先要感谢组织者组建这个追忆纪念红二方面军先辈们的平台。

    父亲生前是很低调的,他一贯奉行“少照相、少说话、少串门、不结盟”的原则,在大西北的荒漠风沙中默默坚守着他的岗位。

    他的自述并不打算面世,他只是想给我们留一个东西,将自己的一生对后人有个交代。

    打开抽屉里尘封近20年的“自述”,我从这里走近父亲,经历他走过的风雨,感受他对党、对人民、对祖国、对领袖的赤诚之心。

    做为他的女儿,我感到最大的遗憾是,在他生前我们交谈太少,沟通太少,以至于对他的了解要从他留下的朴实文字里去慢慢咀嚼。

    父亲“自述”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南征北战”;第二部分“文革十年”。我准备将第一部分的内容分章节陆续登载在博客里,跟随老一辈们重忆燃情岁月,使心灵来一次净化和升华。

    至于第二部分,我还没有考虑好,我想,还是暂放一放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