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4阅读
  • 0回复

胶澳之子 回忆青岛沦为灾难之城的文革岁月(一)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回忆青岛沦为灾难之城的文革岁月(一)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了来自全国的百万红卫兵后拉开了全国红卫兵了大串联的序幕。青岛的三大院校山东海洋学院、青岛医学院、青岛化工学院及部分中等学校纷纷成了了红卫兵组织。连青岛的军事院校潜士校(潜艇学院前身)也成立了名叫红联总和红四野的红卫兵组织。中共中央出台的《十六条》指出了“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使当时的青岛市委市政府的各级主要官员陷入了一种诚惶诚恐的状态。为了跟形势保自己,中共青岛市委第一书记张敬涛一手在三大院校扶持自己的“御林红卫兵”,另一手指示青岛市总工会成立了以夏乃建为司令的青岛市职工红卫兵司令部。即社会上俗称的官办保皇派红卫兵伪军。上行下效,各个区县和上百个街道办事处都建立了这类官办红卫兵组织。数以千计的工厂企业党组织抽调了专职人员脱产组建了专门对付学生红卫兵的工人红卫兵,阻止学生红卫兵进工厂下街道,并大造学生红卫兵中有许多是反党的右派学生等言论。

仿照北京的做法当时的青岛几十天里就冒出了上千个红卫兵组织。红旗、红标语、红袖章、红海洋的红色恐怖运动笼罩岛城,“红色恐怖万岁!”的大标语见于大街小巷,山雨欲来风满楼。

谈到文革历史,人们不加分析的统称红卫兵如何如何,造反派如何如何,这是很不客观的。

还原历史来看,文革初期的红卫兵应分为学生红卫兵和企业街道红卫兵两大类。他们的组成成分完全不同,其扮演运动的社会角色和对社会破坏的领域及作用是也是大不相同的。大部分坏事都是后者干的。

学生红卫兵

他们属于主流红卫兵。文革初期他们主要是把矛头对准校内的领导和学术权威。走上社会主要做的是宣传十六条,冲击政府机关和砸烂庙宇及教堂,抗热的修改路名等。由于受工厂和街道有组织的排斥,他们深入社会的机会很少也很难。他们也有对校内个别教授炒家的行为。他们缺乏社会经验经常被人利用应邀去某个某个工厂或街道去助阵呐喊。被利用罢了。他们在当时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口号下不得不裹足不前。

院校的红卫兵都分为两派。其中一派是受当权官方操纵的。



企业街道红卫兵

他们都是官方的御林军,多是成年人,有多次政治运动的阅历,又是党团员和积极分子。他们做的主要是:批斗、抄家和遣返并打压围攻群众起来造反。保卫当权者,转移运动斗争的大方向。文革中青岛市发生的人身及家庭恶性伤害事件85%以上是由街道和企业的官办红卫兵所为。并为文革史学研究者所遗漏。

批斗

四清运动还没收尾就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四清运动中每个人都在政治上过了

多遍罗。掌握人事档案的政工保卫部门对每个人的家庭出身都有案可查。反革命可以一把一把的抓如囊中取物般的容易。文革初破四旧时期的批斗对象基本都是





根据党组织和保卫部门提供的名单和所谓罪证材料由新成立的企业街道红卫兵

去执行的。开始仅仅是白天开个批判斗争会声势还比较小,后来就把斗争会开到街道和家门口。起初让批斗对象站在椅子上发展到站在桌子上接受批斗,进而发展到挂牌子,剃阴阳头、游街示众,自喊我是反革命来羞辱批斗对象。

抄家

执行抄家的街道企业红卫兵是各级党委当权派的御林军。很多负责人和头头

就是保卫科的干部和党团员。抄家时往往单位出一辆大卡车,车上坐着十几个佩戴红卫兵袖章的伪红卫兵。他们冲进被抄家人的私人住宅,逼迫主人打开抽屉、橱柜、衣箱、用一到三个小时不等的时间分头翻腾人家的私人物品。什么珠宝、文物、外币、服饰、私人日记、图书等统统当做封资修的证据强行搬上汽车拉走而不必出具任何清单。他们还可以对受害者进行搜身。由于执行抄家的人员多是参加工作多年的成年人,不同于学生红卫兵,他们当中趁机将抄家物品据为己有,大发横财者大有人在。

   如市南区街道把抄家的物品堆积在天主教堂的大厅里,物品堆积如山。如我

所在的单位设立了一个破四旧仓储室,把对几十家抄家拉回的战利品统统堆在一起,乱七八糟成了个小山。

   被抄家的人一声也不敢吭,做梦也不敢想能要回被抄走的东西。一不小心扣上一顶新的对文化大革命反攻倒算的帽子可能就要了你的小命。

遣返

那年代真是人人自危。通知你家要遣返就是一个天塌了的消息。更有甚者把

你开除青岛市没的商量。街道和单位突然把大卡车开到了你家门口,宣布你家遣返。来了很多工厂红卫兵给你把生活用品搬上车,然后叫你上车随车送你到原籍老家。有的被遣返者一路上被戴着地主分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的大牌子。 汽车开进村口还要再和村里的贫下中农加开一场批斗会对其羞辱一番,对受害者伤口再加把盐。

  我单位一个姓祝的老中医脖子上被挂上地主分子的牌子由红卫兵押上汽车送

回老家莱阳。想不到村里的贫下中农却在村口开了一个欢迎会,欢迎老中医归家

来,村民说,老中医过去几十年为乡邻看病不收钱,是村民的大恩人。



还原那红色恐怖的岁月的说法,不如说是灾难的黑色岁月。那二三个月里青岛市被批斗的有几十万人,上万个家庭被抄家,至少二万个家庭被遣返。还有无数人寻短见自杀身亡,被逼成精神病者更无法统计。

这个时期仅仅是青岛文革的初级阶段,烈火还仅在地面燃烧。

为什么后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积极的投入了文革?很多人是为受害后的复仇心理所驱动。因为许多当年不可一世的专门整人、批斗人、害人的当权派和红人也被文革的洪流赶下了台。看到许多整人的也开始被整,害人的也开始被害,对相信轮回和报应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精神补偿和欣慰。报仇和出气也就成了人们积极投身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动力。

革命的被革命,造反的被造反。让你也尝尝被整的滋味,对普罗大众真是一种痛快。

山东青岛的几个文革操盘手们却戏称:这简直就是巴黎公社式的盛大节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ff652230103033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