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84阅读
  • 0回复

宋安:多次赴省要求解决生活问题的报告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多次群体赴省要求解决生活问题的报告  

宋安 


我们是66年文革时期的文革案,因响应毛主席、共产党中央的号召,执行(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积极参加了文化大革命运动,1968年10月后秦永桥在我地区煽动发动和刮十二级台风的资产阶级右倾翻案运动,煽动数十万农民进城,我们被清理,将我们定为了打、砸、抢、反革命等罪名成了现在的文革案,我们被判刑、坐牢、开除公职等处分,文革前,我们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和工人、学生,我们是最坚决、最积极、最拥护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人,由于共产党两条路线的斗争,导致了我们这些人成为了文化大革命后期,两条路线斗争的牺牲品,成了现在文革案人员,文革到现在已经40多年了,我们最小的(当时的红卫兵也有60多岁了,大的有80多岁了)现已是白发苍苍年老体衰的老人,被丢在社会40多年没有作任何安排,有病无钱医治,生活没有来源。只为生存而求助于共产党和政府。  

中央对“两案”人员曾有“应安排生活出路的政策”,1982年1月31日,中共中央以中发(1982)9号文件批转了《第三次全国“两案”审查工作座谈会纪要的报告》文中明确规定“凡清理运动中罪该判刑的人员,刑满释放后,应由原单位负责,同有关部门商定安排其生活出路。”而我们这些不该判刑的而被判了刑的,就更应该解决养老金问题和医保问题,上海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部解决了“两案”人员养老问题,湖北省在2005年也全部落实了中央关于“两案”人员的政策。江西省2009年“两案”人员的养老问题也得到解决。今年5月份云南省“两案”人员的养老金都已解决,但在我们湖南省还没用一点动静,我们多次上访地、市、省都没用回复。故再次申报,望湖南省党委、省政府关爱民生,给我们这些被折磨和被报复了30多年的人群,给一点人道主义的关爱和共产党的温暖!  

现我们将湖北省、江西省、云南省等对“两案”人员落实生活出路的文件复印件附后,请参照办理。  

怀化市(原黔阳地区)文革人员:  

向友才、邹重安、刘昌胜、吴长寿、唐建安、杨合武  

朱国斌、郭世贵、潘北侠、申先求、舒春香(女)  

王石峰、邓有沅、肖尊富、向其胜、周世民、廖承先  

刘仲伯、汤贤武、刘本华、申保元、金燕新、廖平  

肖首新(刘守新)、舒 军 、周 瑜(女)、蒋昌善  

宋  安  

洪江老区:  

朱国文、向同林、沈家生、蒲洪球、王明秋、赵千胜  

米有元、何重金、郑长生、佘安华  

沅陵县:  

罗宏钢、林圣保、宋大正、邓文岳、杨祖林、廉官卯  

张庭喜、陈正坤、唐启林、邓益富、陆克饶  

溆浦县:  

吴定国、姜仲伟、韩正岳  


二0一一年十一月四日

副本:  

   
中共湖南省委:  

我叫宋安,1966年本人18岁时在安江纱厂工作,为响应党中央号召,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毛主席,捍卫红色政权,结果被冤、假、错案强行打成反革命杀人犯,本人纯粹属陷害40余年。本人原出狱之后,原单位不接受,自己托朋友师傅们帮忙,给我联系工作单位,自己当时想,不管案情冤、假也罢,只要有了工作,就安心的去做,再也不参加任何运动,吸取被害得教训。  

1979年9月,本人在王振和师傅们的帮助下,在洪江市塑料二厂找了一份工作,当时,我同塑料厂领导有约策合同,厂方领导讲,只要我能设计生产出元桶布,我们厂就按五、六级技术工定,且定为正式职工。结果我在79年底全部改好40余台织布机生产元筒布。81年单位派厂政工股唐股长到安江纱厂调档案,结果遭到安江纱厂党委会谢副书记的反对、压制。他对派来调材料的唐股长讲:定为6级安排级别太高,只能作为二级技术工安排,我们才能出示档案。你们回去同他讲,否则我们无法给予解决,造成我无法接受,单位领导不好对我作出决定,只是问我是否愿意接受安纺领导的意见,我无法接受,只好离开而之。  

1982年8月邵阳市洞口县高沙塑料厂派人到安江找我,同样是解决织布机生产元桶布的重大难关,贵厂厂长蒋丁寿及有关领导亲自到我家,在安江待了一个星期左右,我才从浙江回来,他们同样对我讲,只要生产了元桶布和设法买到20余台旧织布机,他们一定设法找纱厂调出档案材料,定为6级技术工。83年上半年24余台织布机全部投入生产元桶布了。我在厂里工作了几年,85年5至6月份,厂里同县工业局的同志与厂秘书胡邦忠同志亲自到安江纱厂党委调本人档案材料,同样遭到了谢交庭的严厉制止,认为级别太高,根本不给材料,并将他们轰出党委会。第二次洞口县经委派人到纱厂协商,同样碰了一鼻子灰。无法将本人档案调出来,造成我永远无正式工作单位。如果不是这种共产党执政,我也不会现在无社保、医保等基本生活保障。如果当时无破坏、无捣乱,我如今安心、快乐的度晚年,又何必一把年纪了还来找政府麻烦?请你们想一想,他们代表单位党执政者,利用职权,不按党政策文件办,损坏党的形象,同那些日本军国主义和汪精卫集团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丘之貉。要我如何来相信共产党?真是无稽之谈。  

天理何在,人生何在?  

幸福何在,吃住何在?  


怀化市文革受害者:宋安  

二0一一年十一月四日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1/11/264239.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