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2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李庚翔 亲历中山公园音乐厅“红色对联”辩论会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亲历中山公园音乐厅“红色对联”辩论会

1966年的流金八月,学校里早已不是以学习成绩区分好生、差生,甚至连道德标准也不见了,区分的唯一标准就是自己的“出身”。范围包括“红五类”、“红外围”、“黑五类”等等, 革干、军人、工农出身的的子弟昂起了头。“红五类”们往往一身旧黄军装,腰束皮带,加上红色袖章,并学着讲满嘴的脏话,不说“他妈的”就开不了口。大家组成了各个战斗队。“红外围”们有些复杂,有的是职员出身,有的是小业主出身。这些同学一般都谨小慎微,簇拥在“红五类”周围,不像他们那样嚣张,但很听话,有时做起事来比“红五类”还要超过,为的是表红心,避免祸及自身。而“黑五类”就紧张多了,属于黄花鱼溜边站,不敢乱说乱动。我这个“民族资产阶级”出身的同学说起来应该算是团结的对象,不该归到“黑五类”一族。但那个时候也仅比“黑五类”强一点点,绝达不到“红外围”的标准,所以也算是不敢乱说乱动之列。
一天,我看到学校革委会头头们统统戴上了红袖章,好像有什么大的事件要发生,后来听说当晚在中山公园露天音乐厅要召开革命对联辩论会。 原来早在1966年的7月29日,北京航空学院附属中学干部子女就贴出了一幅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说起这个对联还有个故事,说六十年代初时,北京市副市长万里的儿子学习不好,万里就到儿子就读的史家胡同小学,当着校长的面训斥儿子“老子英雄儿好汉,你可不能当混蛋!”。后来就发展成这付对联。当时“红五类”们喊得震天响,可社会上还是有争议,所以以我们学校及北京二中的红卫兵为主,在中山公园展开辩论会。
     那天晚上,全市很多的中学学生涌入音乐厅,坐不下,就在过道、周围站着,热闹非凡。音乐厅的灯光全部点亮,台上当然更是照得雪亮。我们学校的几位头头坐在中间,还有其他学校的红卫兵头头。高音喇叭在全分贝的播送着革命歌曲,并不断呼喊着革命口号。一会儿,大会宣布辩论开始。红卫兵们一个个轮番上台发言,慷慨激昂的支持革命对联。他们的发言不约而同的先报出身,再对对联表态。大部分人报的是“革干”出身,那当然是“英雄”的儿子了,应该是“天然的好汉”。他们自然讲出了十条二十条理由说这个对联是最最革命的,并且获得了台下发疯,一样的掌声。还有的自报家门出身是“职员”,是“革命的红外围”,虽然他们极力表达支持这个对联,表现的比“革干”们还积极,但掌声就差远了,似乎是表达了一种“我们勉强可以接受你”的态度。又一位同学上台了,他刚刚报出自己是“小业主”出身时,台下马上炸开了锅,一片骂声:“你什么东西?敢在这里逞强!”、“把这狗崽子揪下来!”他马上带着哭腔抢着说:“请大家听我说完,我完全支持这个对联!我爸爸就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业主,是革命的敌人。我就是要造老子的反,老子反动儿子就是混蛋!但我要争取参加红外围,跟着红五类干革命!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这时场上由骂声改为掌声,算是接受了他的请求。
     他刚下去,又上来一位“眼镜”,自报出身是“职员”,台下掌声稀稀朗朗,夹杂着嘘声。他说:“同学们,我赞成这个对联的上部分,但不赞成下一句。请听我解释,因为…..”不会有“因为”了,没等他的话讲完,早有几位绿军装红袖章们上手了,他们拳打脚踢,将“眼镜”打翻在地,“眼镜”已是鼻青眼肿,满头鲜血,眼镜被踩得粉碎。他抱住头,被打的在地上翻滚。最后被红卫兵们从台上打到台下,从前排通道打到后面。最后他是自己爬出去的还是被人扔出去的已经不得而知。因为此时全场已经唱起“鬼见愁之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就滚他妈的蛋!滚,滚,滚,滚他妈的蛋!”。
     身处喧嚣的会场,就像古代罗马的斗兽场。斗士们任意在屠宰无辜的野兽,然后挥起胜利的拳头,周围响起震天的喊声。面对这已经发狂的人群,我就像受伤流血的野兽,从心灵深处感到战栗。当人们已经丧失理智时,这个理智的世界就会扭曲。我感到了极度的痛苦与绝望,终于趁着人们还在极度兴奋的振臂高呼时,悄悄地退出了会场,走向昏暗的公园深处。身后传出吼叫的“造反歌”:“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杀,杀,杀,嘿!”。
     音乐厅所聚集的能量与那里的灯光,已经离我越来越远,在黑暗中变成发出诡异光芒的一团,周围形成光晕,融在漆黑的夜空。夜,更加的深沉了……。

李庚翔回忆录节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