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阅读
  • 0回复

于佐臣:志书大事记编修五题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志书大事记编修五题

青岛市情网  发布日期:2011-10-11
                                       于佐臣

  提 要:志书大事记的编修要把握好选材的“度”,立足读与用,运用好相对性、层次性、关联性原则,增强其信息饱和度。
  关键词:志书 大事记 编修

  一部志书的编纂,往往先从大事记挈入,举大事记为纲,为各分卷张目。成书之后,一部志书的解读,也往往先从大事记开始。大事记在整个志书编修中举足轻重。

  一、选材

  编写大事记首先遇到的问题是确定何为大事?坦率地讲,这是个棘手的问题,把握不好,就会畸重畸轻,偏严偏宽。没有原则地“拾到篮子里就是菜”不行,编拟者无法处理繁复纷呈的大量信息,但确定一个统一标准又很难,即便一时统一了,局部统一了,在具体操作中又会“按下葫芦起了瓢”,难以自圆其说,一以贯之。原则上,大事记对于大事要事的选择,应以全面反映该地区、部门、行业的重大活动为基本出发点,具体包括:各种重要会议的召开及主要会务活动、可以公开发表的会议决议和决定事项;重要政策、法令法规、规章制度的制定、颁布和实施;本地区、部门、行业发生的重大事件和有影响的活动;重大的组织机构调整和人事任免事项;本地区、本部门、本行业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事项、重大科技发明创造、反映时代特征的新事物和英模人物;重大、特大案件的发生和处理、各种重大自然灾害、事故和自然变化;本地区、本部门、本行业与国内外重要友好往来、交流活动及其它重大事件等等。
  确定大事记的收录范围并不难,难在既定范围内对取舍标准的具体把握上,即我们常说的把握选材的“度”。大事记所选的大事要事是一种客观存在,就其绝大多数来讲编拟者不会存在歧义。但编写大事记又是一个层分过程,越到细微、个别处越容易见仁见智。同一件事,在不同人的眼里、从不同的角度去认知、拿不同的价值标准去衡量,其结论大不相同,这种差异性必然反映到大事记的选材上。

  二、相对性原则

  如何使编写者笔下的大事记少一些杂瑜之瑕和遗珠之憾呢?我感到,主要在于运用相对性、层次性和关联性的原则对材料作具体分析。大事记反映的是客观世界,而客观世界中的事物是相对存在、相互联系与发展的,并且维系在一定的时空坐标上。如果缺少了原则性的规范,将使纷繁的事物呈现无序状态,同样,如果不加区别地拿一个固定不变的标准去套,也将陷入片面和僵死。
  同一件事,对于本部门、本行业是大事,对于本地区来讲也许称不上是大事,这就是大事的相对性。整体上说,大事记所涉及的人物和团体活动应有统一规格、统一级别和统一标准,但规格、级别和标准是相对的,搞绝对了就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如反映党的活动条目,开始收录的活动级别低、规模小,随着时间推移,收录条目的规格和级别逐步推高,这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如果一律用现在的规格、级别去套过去,一些具有重大历史影响的大事要事就会被所谓“标准一律”拒于大事记之外。除党务政务活动之外,军事活动、外事活动和经济活动及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无不如此。因此,大事记应根据相对性原则确立“源小流大,头低尾高”的选材标准,选材的宽泛度向源头材料倾斜。
  再如涉外活动。人们常说“外事无小事”,这只是相对而言。“外事无小事”是指外事工作权力高度集中,授权十分严格,并非指每一项涉外活动都同等重要。主要收录政府和民间的重要往来活动如友城活动及重要的来访出访活动。重点收录反映青岛城市特点的国际商贸、对外引资、海洋科技领域的国际合作以及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商务活动选取额度大、领域新、带填补空白概念的项目。

  三、层次性原则

  各种会议、机构和社团内容的条目最能反映机关大事记的层次性。层次性也是客观存在,是不以编拟者的意志为转移的。鉴此,设定收录标准十分必要,以防大事记内容过于芜杂,取舍不一。会议,是大事记收录的一个要项,其种类日趋繁多,如全会、代表会、各种例会、办公会、报告会、新闻发布会、情况通报会、经验交流会、命名表彰会;经济、科研领域的洽谈会、博览会、展销会、交易会、招商会、订货会、项目论证会和学术交流会等等,主办单位既有地方党政机关、部门行业、企事业单位,也有中央、国务院及省有关部门。面对性质、内容、规格不一的大量会议,逢会必录不行,必须区分会议层次择要而记。一般地讲,由地方党政机关及其部门召开的立法性会议和决策性会议要收录,而缺少实质内容的例会、常会尽管规格较高也不必载入。表彰会、颁奖会、
  座谈会、交流会以及内容平泛的协调会、联谊会则不必收录。对于中央、国务院各部门、省委省政府各部门、全国性社团在本地区召开的会议,则要作具体分析。对本地区有一定关联度的,可作简要记载。全国或区域性的对口部门为加强横向联系、交流情况而定期召开的会议,一般可不必收录。
  在大事记编写过程中,经常遇到机构成立、撤销、恢复、合并、更名、改变隶属关系等内容。对于此类史实,机关大事记、单位大事记必载,而且要求记载务详、务准,勿使遗漏,因为这是反映该机关、单位基本历史面貌的主干材料,存史价值很高。《青岛市志?大事记》收录机构到局级(含副局)以上单位,但对事业单位收录从宽,如一些文艺团体和社会公益事业单位,根据这些单位的社会关联程度可不受级别的限制。改革开放以来社团林立,应择要收录,前宽后严,主要选择社会重要领域和影响覆盖广大的社团,尤要注意反映表征地区特色的社团如海洋科学、航海、电子、旅游等。

  四、关联性原则

  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使大事要事具有关联性。认可大事记收录的大事,不能孤立地看,而要把它放到大的历史环境中去透析。比如大事记收录新事物,凡是研制的新产品、发明创造的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材料,以及最早的无疑都应记载,但并非逢“新”必载,要看录入对象是否当时影响大、事后影响久远、意义重大及有资治、存史、查考价值而定。如社会流行习尚和某些猝发的个案、个例,新固然新,但转瞬即逝,收录何用?另外,各类科研成果、发明创造及荣誉奖励的表述,务求准确严谨,切忌妄加评议,原则不采用“填补空白”、“领先地位”等评述性语言。正像记录在不断竞争中层层刷新一样,“填补空白”、“领先地位”、“一流水平”、“XX之最”只是相对的历史概念,是缺少量化指标的主观描述,且容易受视野空间的局限和蒙蔽,所以不用为好。

  五、立足读与用

  作为整部志书的提纲挈领,大事记的编修自始至终应立足读与用,从读与用出发来布局谋篇,取舍详略,以读与用的实效为尺度,来评价得失高下。从属于志鉴的大事记,由于主体不同,对条目取舍及信息饱含度的要求也不同。一般说来,各种专题性大事记如胶州湾事件大事记、中国收回青岛大事记的信息取范相对容易把握,而综合性大事记由于涉猎广泛、编修周期长、参编人员层次多、数度更替等因素,往往取范不一,畸重畸轻,甚至以偏概全,导致大事记内容的缺失,出现明显的行政化倾向。无疑,各级党政机关的大事要事,都应成为大事记的主线和主画面,浓墨重彩无可厚非,但大量机关团体、个人活动堆砌过多过滥,势必淹没丰富生动的社会生活画面,降低大事记的信息饱和度,也影响大事记的读与用。
                                 (作者系青岛市档案局编研处处长)
http://qdsq.qingdao.gov.cn/n15752132/n20546576/n20712880/n20713066/151215192143462276.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