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2阅读
  • 0回复

佚名:揭露神秘记者罗冰的六大政治谎言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2014年07月03日 佚名    来源:不详

    香港《争鸣》杂志是最著名的政治造谣机器。《争鸣》杂志有一个专门编造重大政治谣言的神秘记者罗冰。罗冰是《争鸣》杂志的撰稿人、资深记者,在香港媒体上活跃了二、三十年,多次发文攻击、诬陷中共和中共领导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香港是一个开放的地区、信息非常发达,可是这个罗冰却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没有任何个人资料透露出来,这可能吗?特别是罗冰的政治背景是什么,他怎么得到那么多的内部消息、内部资料,他为什么二、三十年被严格保密和保护起来?这说明神秘记者罗冰背后有强大的政治势力。

    罗冰先后编造、散布很多重大政治谣言,我认为比较著名的是以下六个:1、《〈毛泽东选集〉背后藏着的真相》;2、《1957年反右运动解密》;3、《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4、《中央秘档中有关田家英死亡真相的记载》;5、《姚文元写回忆录,42万字回忆录被封杀后另起炉灶》;6、《六四屠城,中共内报“六四”伤亡密情》。

    罗冰编造政治谎言、政治谣言采用的手法往往是假冒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的内部报告,假称中共中央绝密档案解密。比如他编造《〈毛泽东选集〉背后藏着的真相》,假冒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中央党校联合向中央书记处提出的书面报告。编造的《1957年反右运动解密》,假称是反右运动档案解密。编造的《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假称中央政治局经两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令解封。编造的《中央秘档中有关田家英死亡真相的记载》,假称是中南海秘密档案中有关田家英死亡真相的记载。编造的《六四屠城,中共内报“六四”伤亡密情》,假称1997年两会时江泽民透露,和公安部1990年呈国务院报告披露。只有编造的《姚文元写回忆录,42万字回忆录被封杀后另起炉灶》没有假冒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的内部报告,假称中共中央绝密档案解密。

    1、罗冰写的《〈毛泽东选集〉背后藏着的真相》中说:“《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的一百六十余篇文章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共十三篇,其余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领导成员,或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毛泽东的秘书等起草的。还说胡乔木提出:毛泽东诗词中最有代表性的《沁园春· 雪》,出自他的手笔,并要求恢复用他的名字。

    此文发表后,有一个叫梅山的人就指出:“罗冰造谣,连基本常识都不要。《古田会议》被说成是周恩来的作品,那时周恩来在遥远的白区上海,而决议是深山老林的井风山红军的会议决议。难道罗冰1929年就给周恩来发明了传真、快递、互连网?由此一例,即可见罗冰其人的恶毒!” 梅山批评《炎黄春秋》杂志的编辑,为配合罗冰的造谣刊登唐宝林传谣文章。并要求《炎黄春秋》杂志主动的、公平的刊登中央档案馆研究员齐得平先生的辟谣文章, 以正视听。以后,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校新闻发言人就所谓“毛泽东选集真相”,回答记者提问。新闻发言人明确讲:罗冰的文章,全篇都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的。根本不存在什么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校就《毛泽东选集》的原稿审核、考证联合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出的书面报告。胡乔木的子女也明确表示《沁园春·雪》不是其父亲所写。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胡乔木六十年代初才开始学习写词,并将习作交给毛泽东修改。胡乔木怎么可能三十年代就写出《沁园春·雪》那样出色的词作?毛泽东是党内文笔最好,又非常喜欢写作的领导人之一,毛泽东写得文章要比《毛泽东选集》多得多。

    2、罗冰写的《1957年反右运动解密》中说:1957年划定的右派不是55万多人,而是右派3178473人;另外还有列为中右1437562人;其中,党员右派分子278932人;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36428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20745人。

    粉碎四人帮后,中共中央根据1978年55号文件对右派进行错划改正。共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96人。这个数据被普遍认可、接受。罗冰的文章发表后,在网上引起轰动,引用者众多。《炎黄春秋》杂志又一次配合罗冰,刊登传谣文章。还有些人据此大做文章,说:1957年,全国317万右派知识分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国55万人摘掉右派帽子。这意味着,在“反右运动”过程中,全国有262万人神秘消失。

    何谓“秘密消失”,就是被共产党秘密杀害了。杀了262万人,五十多年竟然外界谁也不知道,特别是262万右派的家人也不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刽子手杀一百人,也需要2·62万名刽子手。这么多人能把秘密保守五十多年?

    1978年以后右派改正工作,做的是很彻底的。活着的改正了,死了的也改正了,主动找单位的改正了,没有找单位的也改正了,甚至对未划成右派,但受到处分的也改正了,并且把改正结果通知所有亲友单位。我母亲所有单位就接到我大舅王少桐(原《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的部下,《光明日报》党派部副主任)右派改正的通知。我母亲还是很激动的,回家后就跟我们说。1978年右派改正几乎是一风吹,并无政治压力。右派及家人因为右派问题,在22年间吃了多少苦,他们如未被公开改正,是不可能不去找的,是不会无声无息的。那262万右派都死了吗?他们全都没有家人吗?317万右派,占了当时知识分子的60%以上,这可能吗?。北京大学划了511个右派分子,当年北大师生总数为八千多人,右派占比6%。全国,除了个别单位,都如同北大一样,右派只占少数。所以有317万右派是根本不可能的。

    罗冰说: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36428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20745人。要知道1957年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只有7万人,(国家统计局统计资料)如果有36428人是右派,那就有一半人是右派,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另外,高校中学生右派数量明显高于教师右派数量。清华大学划了571个右派分子,其中教职工222人,学生349人。北京大学划了511个右派分子。其中教职工90人,学生421人。其他高校大致如此。而罗冰编造教师右派人数明显高于学生右派。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3、罗冰写的《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中说:“一九五九年全国十七个省级地区,有五百二十二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九十五万八千多人。 一九六O年,全国二十八个省级地区,有一千一百五十五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七十二万多人。 一九六一年,全国各地区有一千三百二十七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十一万七千多人。一九六二,全国各地区有七百五十一万八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一百零七万八千多人。”以上共饿死3755·8万人,其中农村3069.3万人,城市686.5万人。

    这些数字一看就是荒唐的。经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三年困难时期,城市饿死人很少,如果饿死了686.5万人,那是什么情景?饿死人集中在1960年、1961年,1959年饿死人很少,根本不会饿死522万人。1962年大规模饿死人已停止,根本不会饿死751.8万人。1960年饿死人要比1961年多得多,根本不会1960年饿死1155万人,1961年比1960年多饿死172万人,饿死了1327万人。罗冰等编造者水平也太低了吧。

    4、罗冰写的《毛泽东涉暗杀田家英案》中说:田家英不是自杀而亡,而是被汪东兴的警卫开枪打死,并暗示是毛泽东指使的。

    面对罗冰所说,田家英妻子董边公开予以驳斥,与此事件密切相关的当事人戚本禹接受访谈完全否定此事。我曾将戚本禹2008年接受访谈在我的微博上刊登。

    5、罗冰写的《姚文元写回忆录,42万字回忆录被封杀后另起炉灶》中说:毛泽东曾多次提及身后班子的名单:党主席,江青;总理,华国锋;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军委主席,陈锡联。毛还将这一名单,询问了政治局委员们的意见。

    罗冰所写是在2003年,很多人都不相信有那个毛泽东提出的他身后班子的名单,为了能加强证明力,2005年《争鸣》杂志又推出:《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张玉凤 、汪东兴交出私藏三十年的绝密档案》一文。

    文中说:1976年4月12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说:“国锋不是党主席的材,他软弱,怕事,对党很忠诚。江青做主席,老的不会服。她得罪人不少,也过于自负。要问一问军队意见,很重要。” 1976年7月2日,毛泽东用手示意汪东兴退出后,对毛远新、张玉凤说:“拟二份名单留着,由你(指张玉凤)保存,到时候交国锋在会上宣读,他是第一副主席嘛!”这两份接班人的名单是:一份是:江(青)、国锋、纪(登奎)、毛(远新)、陈(锡联);另一份是:毛(远新)、国锋、纪、王(洪文)、陈(锡联)。军队老将不服江。江上,要国乱。

    应该指出辛子陵在他的《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中起了非常坏的造谣、传谣的作用。此次《炎黄春秋》杂志做了好事,在2010年第3期 发表阎长贵、杨银禄的文章《一则历史传闻的真伪》,揭露了《争鸣》杂志的恶意编造。阎长贵、杨银禄的文章说:他们就此事询问过,汪东兴、张玉凤、毛远新,他们都断然否定有此事。汪东兴说:“没有那些事,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其目的是诋毁毛主席。”张玉凤说:“没有那些事,当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姚依林同志跟我谈话说,你在主席那里工作了几年,知道不少事,以后不要见记者,不要写东西,不要乱说话,对别人写的东西对与不对也不要评论,因为越评论,议论越厉害,假的也认为是真的了。我是不会透露中央内部机密的。”毛远新明确、坚定地回答:“胡说八道,从1976年以后,除了‘你好’之类的简单话,主席说话谁也听不懂了,连张玉凤也听不懂,相互交流都是用笔写,谁要说有这件事,请他拿出文字根据来!” 《炎黄春秋》年第3期又发表阎长贵的文章《毛远新再谈毛泽东1976年状况》,文章转述了毛远新的话。毛远新说:“传说我在一次同学聚会中,酒后吐‘真言’:关于接班人,主席说的既不是华国锋,也不是江青,而是我,七名常委中我名列第一。这完全是瞎编。我从不喝酒,过去在军队时都不喝;我不喝酒,怎么会有酒醉后的胡说八道呢?!”

    如果毛泽东真有让江青、毛远新接班的想法,为什么不在他生前在党的高层公布他的决定,为什么不在生前安排江青、毛远新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为什么要在1976年4月决定华国锋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非常明确地选定华国锋为接班人?所以不论是罗冰的《姚文元写回忆录,42万字回忆录被封杀后另起炉灶》,还是《争鸣》杂志的《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张玉凤、汪东兴交出私藏三十年的绝密档案》都是百分之百的编造。

    6、罗冰《六四屠城,中共内报“六四”伤亡密情》中说:江泽民说“六四”死亡五百余人。又说:公安部呈国务院报告《有关各地动乱、暴乱中伤亡情况统计资料汇总》:北京市“六四”死亡523人。其中,北京学生:57人;北京市居民:45人;外地学生:171人,外地职工、居民、农民:229人;身份不详:21人。

    我在《六四事件军队打死不超过300人》一文中说:“据当时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向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报告:经北京市与戒严部队指挥部、公安部、中国红十字会、北京各高校、北京各大医院等方面再三核实,有241人死亡(学生和群众218人,戒严部队23人)。但这一数字遭到很多人的置疑。引用的比较多的是,北京高校在整改后派人到市内各医院调查,军队打死3000人;另一个是当时红十字会统计的数字:军队打死2600多人。后来,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谭云鹤又将数字改为: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数有727人,其中学生和群众死亡713人,军队死亡14人。当年在天安门广场反对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柴玲、封丛德坚持认为,军队打死的人数为2500至3000人。相信六四军队打死两至三千人的很多。如果有人反对此说,认为只打死几百人,立刻会受到攻击,说是五毛,脑残。”“我在六四事件之后认为,军队打死人是几百人。经过二十四年,我认为应是不超过300人。我的理由是“天安门母亲”收集的死亡者名单为202人。“天安门母亲”的活动已坚持了二十多年,当局对他们,除了几个领头的以外,并没有打压。六四死难者家属没有必要隐瞒事实,也无法隐瞒事实,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会有死难者家属和知情人,因种种原因而不公开死难者信息的,但不会太多。再加上,没有亲友的死难者,应也不多。在202人基础上增加50%,不过300人。如果真有300人以上的死难者,天安门母亲的收集的名单,很容易超过官方公布的218人。我认为,官方公布的数字接近真实数字。因为,打死多少人的话,太容易统计、验证了。官方还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到现在,二十四年过去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军队打死300人以上,更不要说2500至3000人了。将来,六四平反了,会有被最终认定的真实死亡数字。我想它应与我的估计(少于300人)差不多。“

    可以肯定罗冰《六四屠城,中共内报“六四”伤亡密情》一文为编造的谎言。

    香港《争鸣》杂志的神秘记者罗冰在香港两个最著名的政治造谣机器《争鸣》、《动向》上发表政治谎言。他们编造了几十个政治谎言、政治谣言。《争鸣》杂志和它的神秘记者罗冰背后有国内强大的政治势力。没有这个政治势力,《争鸣》杂志和它的神秘记者罗冰能够二、三十年畅行无阻吗?它们的目的就是一个:通过思想意识,制造舆论抹黑中共,达到打倒中共、清算中共的目的。对任何政党都可以反对,或者拥护,但这种反对或者拥护应该是光明正大的、实事求是的。如果存在历史事实,还用得着使用如此卑鄙、无耻的造谣、污蔑手段吗?

http://www.xizhengw.com/html/wmcsk/6247.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