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4阅读
  • 0回复

[当代争论]晓明:关于郑州思想沙龙及一些问题的联想与思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郑州之行见闻札记
——关于郑州思想沙龙及一些问题的联想与思考


早就听朋友说,郑州有一个思想沙龙,经常有各家各派不同思想观点的人在一起交流议论,经常出现不同意见之间的辩论,这在全国各地恐怕是难得一见的。

我早有赴郑州一行之意,于2015年5月25日下午5时乘火车从上海出发,26日一早就到了郑州。此番在郑州停留了三日,经过观赏和参观,特别是通过与朋友们的交谈,到五一公园实地体验那里火热的政治气氛,所见所闻还真的不少,大有值得记述一番之必要。

一、印象深刻的郑州之行

中原地区自古就是中华民族历史和文化发祥地之一,向以历史的悠久及名胜古迹众多闻名于世;而郑州则是中原大地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是中国东西、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记得1963年我第一次到郑州时,只有那时的郑州火车站是宫殿式的建筑较为壮观美丽而外,周边是少有现代化建筑的,除少许机关单位有些像样的楼房外,大多是陈旧的普通民房。而那些卖烩面、馒头、河南大饼的小贩们大都是在低矮简陋的棚子、甚或就是在路边摆摊吆喝着做生意的。到了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中期,笔者因出差又多次到郑州、商丘、新乡、焦作等地,也顺便到洛阳、开封、安阳等历史名城一览,此时这些城市建筑开始变化了,尤以郑州最为显著,现代化的建筑多起,与六十年代相比是大不一样了,显然这是在胡耀邦、赵紫阳等改革派主政期间,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果。

进入新世纪后,自2007至2014年间,笔者因为常到北京儿子处,曾多次乘火车路过郑州,但始终未能下车一睹这里城市的发展变化。近年来通过电子邮件来往与郑州的青年学者史宗伟先生熟知了,他曾多次给我发来过他撰写的《说真话 做真人》、《探寻文明》、《人类不朽》、《真爱法则》等书的文稿,都是颇有思想性,见解独到,发人深省的优秀之作,令我爱读,并深受启迪。我为能结识这样一个年青学者朋友而高兴,也曾多次想到郑州与之一叙,但,始终没有成行,故而我们从未曾有机会晤面交谈,实为憾事。

自90年代中期退休后,笔者也热衷于近代、现代史的学习和反思历史的写作。而今趁身体尚健壮、行动方便之时,我就寻思一定要往郑州一游,以结识这位年青的新朋友。26日一早我到郑州后他亲自到车站来接我,下午即由他招来数位朋友与我认识,并就文革的研究问题互相进行了交流探讨,使我获益颇多,交流结束后宗伟招待大家共进晚歺。27日上午到历史上刘邦与项羽互相争斗过的“楚河汉界”遗址观赏,游览黄河景区,瞻仰炎黄二帝巨大的石雕座像,参观1938年6月9日黄河花园口掘堤旧址;下午到五一公园实地体验以郑州退休老工人群体为主的不同政治思想观点的激烈争鸣;晚上由邵先生招待聚歺。28日上午参观河南省地质博物馆,中午由曹先生做东招待朋友们共同聚歺,以此为我饯行。下午五时我乘火车离郑返沪,结束了郑州三天的行程。

这确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难忘之行,郑州的变化太大了,在街市上放眼望去,大小不同的车辆挤满了街道,东西南北奔忙的人们来往如梭,高楼大厦现代化的建筑鳞次栉比,市面繁荣,热闹异常,可称得上是一座典型的现代化大都市了。遗憾的是在街市上仍可见及乞讨者或卖唱讨钱的,甚至有老人和残疾人,这与现代化的大都市是极不谐调的,在其它城市也常可见到此类现象。我总在想,对此类事有关的主管部门为什么不来过问一下,以解决此类人的生计呢?更有甚者,28日上午我们参观完河南省地质博物馆后,准备乘地铁前往曹先生那里,参加他的招待聚歺会,在路过省政府门前时,看见门的两边都有十数名身穿黑色警服的特警人员在把守,不远处是数十名男女群众在站着或者坐在地下焦急地在等待。我好奇地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他们说是从安阳来省政府上访的,因为土地被征用,补偿问题又不解决,老百姓沒法活了,到这里上访又阻挡不给进去,使他们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此等待。

又是上访问题,老百姓的房屋被强制拆迁,土地被强征,而补偿又不合理、不到位,或者是因为其它方面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百姓们被逼无奈才走上上访之路,往往会遇到诸多刁难,被截访,甚至有被抓、被打的,一些事上访多年都解决不了问题,这种事在全国那是太普遍、太多了。尽管中央早有明确指示,严禁强制拆迁、強征土地,不得侵犯群众的合法权益,要妥善解决好群众的上访问题,但有关部门或地方当局就是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一有上访之事,他们头脑中的第一反应不是要解决百姓们的困难问题,而是所谓的“维稳”,就当即出动公安、武警来对付上访的群众,因此而屡屡引发群体性骚乱事件,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此类事在各地是屡见不鲜的。一些官员们嘴上喊的是“依法治国”,“执政为民”,“为百姓办实事、好事”;实际做的却是与此相反,这不值得人们认真的反思么?

我停下来对这些上访者们说,你们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数十人拥在一起他们绝对是不让你们进去的,必须先离开,分散开来,再派出几名代表,这样才有可能进去。或者是写好材料往有关部门寄送,再则是到当地法院起诉,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解决问题。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一定要注意和平、理性、文明,做到有理、有据、有节,千万注意不要冲动,那是无助于问题解决的。

在现实的中国,存在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是太多了,贪污受贿和腐败到处都有,百姓们的合法权益屡受侵害,又很难找到讲理的地方,一些部门或地方当局根本就不讲理,老百姓无可奈何,除了上访他们还能做什么呢?此类事难道真要继续下去,逼出更多像北京杨佳、沈阳小贩夏俊锋、近日西安市被拆迁戸郝建宗(等待了六年而杀害了当年的拆迁办负责人曹钧喜)一类的悲剧人物么?这对社会、对国家和民众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些上访的人们是多么值得同情啊!我知道我说的这些对他们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但,除此而外我还能说什么呢?

郑州的所见所闻给我留下的印象与记忆是很多的。除此而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郑州思想沙龙”,这在全国是罕见的,也是我此行关注的重点问题。经朋友们的介绍并实地到五一公园体验后,引发了我的若干联想与相关思考,倒是更值得记述的。

二、值得称赞与深思的郑州思想沙龙

所谓“沙龙”,在汉语词典里指的是“文人雅士清谈或集会的场所”,即是“文学、艺术等方面人士的小型聚会”。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北京的学者、大学教师及大学生们常有这种小型聚会,交流探讨中国的改革和民主化问题,名曰“民主沙龙”,那是自由派民主人士特有的一种抒发意见的方式,这对那时中国民主思想的启蒙和民主浪潮的推动是起到了巨大作用的。其实现代的所谓“思想沙龙”,不应仅仅指“文人雅士清谈的小型集会”,普通百姓们在一起的相互议论交流也应属于“思想沙龙”之列,郑州思想沙龙正是这样的一种典型,在全国各地是鲜为见到的。

据朋友们介绍,郑州思想沙龙最早产生于1995年,是一个民间自发性质的知识分子交流圈,是由邵晟东、袁庾华等人发起,随后郑州民间方方面面的学人也大都陆续加入进来。

郑州思想沙龙是一家完全民间的、自发的多元思想文化交流平台,无组织架构、无固定场所、无运营经费。具体交流活动很灵活,可以是多家多派共同参加的较大型活动,也可以是思想观点相近的小规模座谈,还可以是三五人的深刻探讨。近年来开展的主要活动有中原论道、中原论儒、学术论坛、国学交流等。沙龙里经常发生的激烈论辩则是“拥毛”派与“批毛”派的论战。

郑州思想沙龙已经存在了二十个年头,国内思想界很多知名学者都与郑州思想沙龙交流过,日本NHK电视台、凤凰卫视也都制作有以郑州思想沙龙为主体的专题纪录片。

在一个多元的民主化法制社会,不同思想、不同观点的出现是不足为怪的,无论是“拥毛”的,还是“批毛”的,两种对立思想的存在并不可怕,只要他们不触犯宪法、刑法,都有其存在的合法性。不同的思想观点可以通过口头的、文字的交流探讨来达成一致。既使达不成共识,让其长期存在下去,对社会和他人也并无妨碍,只要坚持文明的、和平的说理就是了。

我的一位对文革颇有精深研究、主办有文革研究民间网刊、对各地文革相当熟悉的朋友,在我赴郑州前曾对我说:“郑州那边的文革亲历者中毛派较多,你得注意,不要过多与他们发生争执,沒必要,那都是些自认为真理在胸的化石脑袋”。此言是多么的实在啊!我到郑州后对“毛派”人物的所为、所言就是“看”和“听”,看他们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自己从不发表意见,以免发生不愉快的事。

三、“拥毛”与“批毛”分庭抗礼的五一公园

5月27日下午,在几位朋友的陪伴下,笔者来到了五一公园。但见公园内除部分人在打牌、唱歌、跳舞而外,其它都是由数人至十多人一群的围聚在一起进行交流议论。朋友们告诉我,那边几群人都是“毛派”的,你可以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我围绕着聚集的人群走了一圈,发现有四伙人群分别在不同的位置聚集,慷慨激昂的议论。看他们身旁拉起绳索悬挂毛泽东及其牺牲的家人画像,还有共产党的老祖宗马、恩、列、斯等人的画像,周恩来的画像等,就知道他们是“毛派”的。我在各堆人群间走了走,听他们之所言,实在没有什么新的东西,都是“乌有之乡”、“旗帜网”上早已说过多遍的一套,从赞扬毛泽东的伟大,肯定文革,到为“四人帮”翻案,为毛泽东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罪过辩护,为毛泽东奴役中国人而大搞的荒唐共产试验评功摆好,大叫“现在是搞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是腐败治国”,“还不如毛时代好”,非得“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不可”……等等之类的。这些所言除当今是“腐败治国”这样的论点值得同情和理解而外,其它都是不值一驳的谬误之言。

在五一公园的另一边,有更多的人群聚集,这是醒悟过来的老工人们。谈论依然热烈,不过话题则主要是时事、民主、法治等,较毛派人群要理性、文明的多了!

四、几点联想与思考

就此行的所见所闻,使笔者的心中不能平静,头脑中总会在思考着一些问题。

1、“揭毛”、“批毛”是当今中国的头等重任之一

“中国要前进,毛泽东是绕不过去的”。这是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的作者高华先生在2013年12月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句多么符合中国的实情、而又十分在理之言啊!

如果说在毛当政的时代,那时的中国把毛泽东个人和他的思想推上了神坛,所有的人“都要向他顶礼膜拜,敬祝他万寿无疆,要读他的书,听他的话,照他的指示办事,永远做他的好战士”,使全体中国人都成了他的奴仆,这无疑是那个时代中国的悲哀。这种悲哀的时代本应随着毛的去世、随着文革的寿终正寝而永远地结束了,毛本人和他的思想应该从神坛上走下来,还原他的本来面目。然而从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开始,神州大地上似乎又出现了一股毛泽东热,一些家庭又有人把毛泽东画像当作神来供奉,许多司机的驾驶室里都挂上毛的塑像,一些人更是舍得花钱跑到毛的家乡韶山去朝圣,以求毛保佑自己和家人平安;更有想升官发财的人求毛保佑自己能升迁得财,就是一些贪官也有乞求毛这尊神灵保护自己不被暴露受惩处的……如此等等,都是大有人在的。

一些思想纯仆的百姓们,他们对当今社会腐败的现实不满,出于对那些贪官和凶官、恶官的怨恨,感到“现在还不如毛泽东时代好”,希望“再来一次文革”,希望“回到毛泽东时代”。这种思想当然是有可理解的一面,但他们想“回到毛时代、希望再来一次文革”的想法和看法则是绝对错误的,对国家和民族都是极为有害的。

就以郑州来说,那些大多数的普通百姓(尤以离退休的老人为多),他(她)们在思想上至今之所以仍停留在过去被毛奴役的时代,乃至留恋这种时代,那是因为对毛的一系列罪过、对毛的思想认识不清的缘故,也是缘于他们对当今腐败社会现实的诸多不满,从而引发了他们怀旧之情。对这些人来说,重要的是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使他们充分认识毛的种种罪过,及毛的乌托邦共产思想的重大危害。至于那些极力“拥毛”、“赞毛”的为首者、组织者,像“乌有之乡”中的头面人物,像河南新乡2015年4月28日“新乡各界人民隆重纪念张春桥同志逝世十周年”这样荒唐大会的策划者、组织者,就不是一般百姓们那种朴实的思想认识了,极有可能就是一些别有用心阴谋分子在图谋不轨,国人对此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对他们的所为拭目以待,且看他们如何动作。

为了中国的前进,当今中国所要做的事情是很多的,如反腐打贪、解决贫富两极的悬殊分化、治理环境、发展经济、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等等,都是摆在国人面前的大事,都必须要努力去做好。但,同时不应忘记了深入“揭毛”、“批毛”这件大事,这是中国的前进绝对绕不过去的事,只有深入“揭毛”、“批毛”,彻底清算他的一系列罪过,使他的头像下墙、腐尸出堂,中国的社会才能真正的前进。

2、“拥毛”与“批毛”的论争要理性

郑州五一公园的“拥毛派”与“批毛派”各占一边,分庭抗礼,热热闹闹,天天如此,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期间也曾多次发生过由“毛派”人物挑起的不同程度的冲突甚或是打斗事件。

2013年11月17日下午,郑州思想沙龙在二七广场南侧友谊大厦举办“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凤凰卫视现场记录、采访,期间也发生了“毛派”攻击自由民主人士的一出闹剧,被凤凰卫视记录下来,并收入了后期制作的专题纪录片中。

不同观点主张的论战、争鸣是正常的,都在理性交流的范围内,但如果采取侮辱谩骂等方式,甚至付诸全武行,那就大煞风景,太令人遗憾了。

记得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一句多么正确的至理名言啊!但愿当今所有的中国人,不同的观点、意见在进行交流探讨的时候,都不要忘记伏尔泰的这句至理名言。我们的祖先也早就知道“要让人说话”,“言者无罪”,“好话、坏话都要听”之类的古训,在当今的民主时代应该做得更好才是。

3、自由民主派人士遭到传讯、警告乃至抓捕都是荒唐之举

河南的郑州、洛阳、新乡等地是全国“毛派”势力强大而又十分猖獗的地方,而同时也是自由民主派人士众多、人才辈出的地方。在我新近结识的朋友史宗伟以及赵、曹、邵、龚、冯、杨、孟、侯、张诸位先生和刘女士等人中,他们都属“批毛”的自由民主派,有的在精深写作,著书立说,有的在搜集并编辑相关资料发给更多的读者参阅,都是一心一意在关心着国家大事,在为中国社会的前进而在默默地耕耘,是令人称赞与敬佩的。

然而在这些自由民主派的朋友中,他们中的一些人曾因写文章和编辑《周末分享》(有关资讯文章)转发给其他读者而受到公安部门的传讯和警告,则是令人不解的。更有甚者,朋友们告诉我,在2014年郑州有多位自由民主派人士被公安抓捕,最典型的一次是于世文、陈卫夫妇以及殷雨生、侯帅、董广平等近30人于2014年2月2日在河南濮阳县境内的黄河边上悼念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死难者,事后竟有于世文、陈卫夫妇等十人于5月26日分别被公安从家中带走,27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拘,之后又把罪名变为“寻衅滋事”而予以逮捕,这就是被外界所称的河南2014年“十君子事件”。听到此事,令我大为震惊,疑惑不解。这些人悼念已故的共产党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悼念“六四”的死难者何罪之有?他们在荒郊野外无人之地的悼念活动何来的“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向谁“寻衅滋事”了?简值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荒谬绝伦,荒唐无稽,令人可笑而又可恨。

虽然这“十君子”中的董广平、侯帅、方言、陈卫、姬来松、殷雨生、石玉、邵晨东、常伯阳等九人在2014年、2015年先后被以取保候审而释放了,但至今仍有于世文还被关押,一年多了,既不审判,又不释放,这是毫无道理的。

郑州的“毛左”分子公开打人,新乡的“毛左”派公开集会悼念“四人帮”的军师张春桥,并打出横幅“隆重纪念张春桥同志逝世十周年”,都安然无事;而自由民主派人士在荒郊野外无人之地悼念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死难者却要以莫须有的“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予以刑拘、逮捕,这是多么地不公平、不合乎法律和情理啊!

4、抓捕义务普法和维权的贾灵敏女士是根本错误的

听郑州的朋友们说,贾灵敏女士是郑州一位被強制拆迁的受害者,也是一位拆迁维权的代表人物。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她曾多次上访维权,但均遭到无理的打压,合法权益始终得不到合理解决。为此她发奋自学法律,想以法律为武器来解决问题,近年来并奔走全国许多地方进行普法的义务宣传,以使各地拆迁户依法进行维权抗争,因而深受拆迁户的爱戴与敬佩,被誉是“普法观音”。

就是这么一位強拆的受害者,通过自学法律成了普法的义务宣传者,拆迁户依法维权的标志性人物,却于2014年5月7日在拆迁现场被公安抓捕,5月8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拘,5月30日正式逮捕,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而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此事激起了许多维权人士和律师的义愤,指出这种抓捕是于法无据的,是根本错误的,强烈要求公安无条件放人。现在贾灵敏被关押已经一年多了,她本人在看守所内多次申诉,并以绝食进行抗争。据说已被提起公诉,而且审判的程序已走完,正在等待宣判。

听到这些,使我深为震惊,认为这又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为贾灵敏女士而深感不平。贾灵敏女士为维权而自学法律,并奔走许多地方去进行义务普法宣传,为被強拆的弱势群体维权,这是在为民众做好事,应该是受到表扬的有功之臣才是,与“寻衅滋事罪”那是八杆子都够不着的事。如果郑州公安拿不出其它的犯罪证据,仅凭在拆迁现场的据理力争,是绝对构不成犯罪的。现在郑州公安的唯一正确做法就是无条件放人,除此而外是别无他法的。

五、结束语

此次郑州之行使我结识了一批关注国家和民族前途的新朋友,是令我颇为高兴的事。耳闻目睹的诸如郑州城市发展的巨大变化,观赏黄河景区,参观省地质博物馆等,也都是令我十分振奋的。但听到“毛左”们无理滋事殴打不同观点的老人,特别是自由民主派人士因发表不同意见的文章而被公安传讯、警告;更有于世文等多人因到荒郊野地悼念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死难者而被非法逮捕;还有贾灵敏女士因普法宣传和在拆迁现场据理抗争而受到逮捕,这些事更是使我大为惊奇与质疑,引发了我的一些联想与思考,使我的内心里久久地不能平静。

笔者虽是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一介平民百姓,但,位卑不敢忘忧国,面对当今腐败不堪的社会现实,面对那些存在的诸多社会矛盾和问题,仍然在关注着国家的大事。认为那些因维权而上访的弱势群体,那些为弱势群体维权而呐喊的新闻记者、律师,还有那些发表过不同意见、呼唤“普世价值”、主张宪政民主的自由民主派人士,这都是一些值得同情和应当给予支持的人。如若打压、甚至抓捕这些人,那是毫无道理的,可以肯定的说是绝对错误的。

仅就郑州的于世文先生和贾灵敏女士两人之事来说,均被以“寻衅滋事罪”而逮捕,如果拿不出别的犯罪事实证据,仅以现在公布的“在荒郊野地悼念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死难者”,“在拆迁现场的据理申辩、抗争”等事实而言,那是绝对够不上“寻衅滋事罪”的。笔者对法律知识虽知之不多,但纵观于世文和贾灵敏两人的案情来说,与“寻衅滋事罪”那是根本不相干的事。翻阅中国的刑法可知,第二百九十三条关于“寻衅滋事罪”的具体阐述十分清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2、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3、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2013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又新增了条款:

5、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它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6、纠集他人三次以上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未经处理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罚。

这些法律条文对寻衅滋事罪规定是非常明确的,与于世文、贾灵敏两人的所为是丝毫不沾边的,硬要把他们的事往“寻衅滋事罪” 的“口袋”里套,这是陷害,是违法、违宪的。把人错误地逮捕了,现在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无条件地放人,并向人家赔礼道歉并赔偿,除此而外是别无其它选择的

笔者总在想,郑州的公安部门抓捕于世文、贾灵敏等人,或许他们自己心里都十分明白,是沒有任何理由来逮捕关押这些人的。可能这是来自上级的指示,他们是奉命行事而已。因为当前的反腐斗争十分复杂,既得利益的贪腐集团在制造障碍,设置重重的阻力,企图阻挠反腐斗争的继续开展。就以司法系统而言,过去在周永康这个“司法皇”的统管下,镇压法轮功,打压民运人士和维权的弱势群体、新闻记者、律师等方面的人士,犯下了滔天大罪。虽然周永康这类的大贪官、大腐败分子现在受到了法律的惩处而投入监狱,但,他们的人还在,心不死;特别是他们的余毒还在影响着司法系统,他们的残余势力可能还隐藏着,还在继续干挠、破坏依法治国,破坏当前反腐败、“打虎拍蝇”的大好形势,这是我们必须要看清的问题。

在这种情势下,如果郑州的公安部门是根据来自上级的指示而抓捕于世文、贾灵敏等人的,应该分析这种指示是否正确,是否符合于、贾等人的实际情况,是否符合当今反腐斗争和依法治国的大方向,绝对不应盲目地执行。毛泽东在1966年6月为《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所加的一段话:“对于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不应当无条件接受,而应当坚决抵制”。毛虽是一个罪行累累的人,但这段话却是正确的,不能因人而废言。

但愿郑州的公安部门能迅速改正逮捕于世文、贾灵敏的错误,立即释放他们,越快越好,免得把这个包袱越背越重,使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

希望所有的公安干警们不要再把眼光注视那些被强制拆迁、強征土地而上访的弱势群体,更不要去干扰、打压乃至抓捕那些维权的记者、律师、自由民主派的人士,这都是一些真正的爱国者,是为国家和民族着想的好人,应该全力支持他们才是。

公安干警的职责是要维护社会安宁,所要打击的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各种刑事犯罪分子,以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在当今反腐打贪的大好形势下,郑州的公安干警们更应该发挥自己的特殊作用,在郑州、乃至全河南省侦破更多的贪腐案件,为“拍蝇打虎”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河南藉的军中“大老虎”谷俊山已被打掉了,河南省的“大老虎”、原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秦玉海也被打掉了,对此百姓们是无不拍手称快的。但,河南的“老虎”肯定还有不少,要把他们彻底打掉,除了靠发动广大群众以外,主要还得靠公安干警们的全力侦破,靠他们坚持不懈地努力,才有达到国人希望之目的。

2015年6月中下旬于病中断续而作

来源:《公民议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