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19阅读
  • 0回复

陈瑞洛:怀念黄曾樾教授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終生不忘恩師愛


——懷念黃曾樾教授


(福州)  陳瑞洛


一個人一生中會遇到許許多多的老師,常言道“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其實真正能為“父”的老師卻是少之又少。回首我的求學之路,真正能完成“傳道授業解惑”的神聖職責,真正能象慈父一般關愛我,培育我,並像高山一樣一直矗立在我心中,對我一生都產生巨大影響的就只有一位恩師,那就是我的大學時期講授外國文學的黃曾樾教授。


剛解放時,我才讀小學一年級,可就是由於家庭出身不好,我是在被人冷漠與鄙視中長大的。我追求進步,卻仍然被拒之門外。我讀初中一年級上期時,當醫生又是家庭唯一負擔者的父親就病逝了,因為家庭經濟十分困難、營養不足的緣故,入大學了,我是班上個頭最小也是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可是黃教授的慧眼卻相中了我,他經常在課前或課後踱到我的身邊,對我噓寒問暖,他和藹的目光和親切的話語像春天裏的陽光溶化了我心中的冰雪。我第一次感受到人間的愛。第一次感受到慈父般深沉的愛。隨著接觸的增多,有一次課間休息時,他豪爽的邀我到他家做客,面對這位德高望重的大學問家的邀請,我這個一向被人冷落的小人物確有受寵若驚之感,見我忐忑不安的樣子,他微笑著認真地說:“你一定要來啊!”


後來,我真的到黃教授家去了,第一次去的時候,我心裏惴惴不安,總怕影響他老人家一周難得的一天假日休息,可是當我扣開他家門,看見他像慈父見到兒子歸來一樣的欣喜時,心中的憂慮頓然消釋。在老師家裏與其說是做客,不如說是學生接受老師的個別輔導。在每一次的輔導中,他不但從宏觀上指導我如何學好外國文學和古典文學,而且就一篇篇文章、一首首詩詞對我作細緻而又精闢的講解。從他口裏流淌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知識和智慧,讓我終生不忘,受益終生。每一次輔導時,他總是忘我地傾盡全力地講述,恨不能把自己擁有的全部知識都灌輸到我的身上。坐在他身邊,我不單獲得了寶貴的知識,更深深地受到他崇高美德和奉獻精神的感染。儘管當今有償補課成風,銅臭味嚴重污染師生關係,可是我在從教四十多年的生涯中總是癡心不改,為學生無償補課,這不是我自作清高,孤芳自賞,而是黃教授的高尚人格在我身上所起的效應。


有一次我向黃教授請教屈原《離騷》詩中的幾處疑難字詞,他一一為我解惑後,情不自禁地說:“我十分讚賞屈原的‘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的高尚人格”。言畢,他霍地站起身來,高聲誦讀一大段《離騷》詩句,他讀得那麼專注投入,時而激揚飛越,時而低沉委婉,儼然屈原矗立眼前。在老師的面前,我顯得多麼渺小,我讀《離騷》困難重重,老師年歲已高竟能嫺熟背誦,理解透徹。我暗下決心:學老師的樣,一定要用心讀書,過好古典文學關。


一個夏日的中午,黃老師給我講授法國現實主義作家都德的藝術成就及其藝術特色後,不顧渾身汗水涔涔,對我說:“都德出身於法國南方一個破落的絲綢商人家庭,迫於窮困,十五歲起就獨立謀生。”生活的磨難成就了一位傑出的作家,這應證了中國一句名言:梅花香自苦寒來。”我知道,老師在“授業”的同時,不忘勉勵我這個身處困境、被人遺忘的小小學生。他隨手從案上的一疊檔中抽出了一封從北京寄來的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來信給我看,來信對黃老師指出中學語文課本中都德小說《最後一課》中一句譯文的錯誤表示感謝,並明確表示要迅速按黃老師的意見予以改正。與其說是這封信震撼了我的心,不如說是黃老師博大精深的學問和入微入神的探究精神使我大為折服。


  大學畢業後,由於初上講壇,忙得我團團轉,只是在任教兩周後給黃老師寫了一封信。想不到,過兩天就收到他的回信,他在信中告訴我教師是十分神聖的職業,希望我要既教學生學會做人,又要教學生求知。老師的先見之知,至今仍成為我的一種堅定的教育理念。一個月後,我們這批各類大學剛畢業的人員全部奉命到廈門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我分配在廈門造船廠任社教工作隊隊員,針對運動初期工作隊執行的是“桃源經驗”的“左”傾路線,當時年輕幼稚的我,認為工作隊都是正確的,似乎是“欽差大臣”,要大抓廠裏的“走資派”。我想,自己是大學畢業生,比其他隊員文化水準高,我應該大顯身手,大幹一場。我於1965年3月給黃老師寫了一封信,談了自己的想法。很快就收到黃老師的回信,信中他毫不客氣地批評了我的想法,他告誡我在政治運動中一定要小心冷靜,謹慎行事,萬萬不可出什麼風頭。這封信象一盆清水澆醒了我那顆狂熱的心。1965年8月,我結束了社教工作,又返回學校繼續執教。新學期開學後我給黃老師寫了一封信,把回校教書的消息告訴他。第二天就收到他的回信,他十分欣喜地教導我要當好一名語文教師不容易,要上好一節語文課也是不容易的,在信的未尾,他勉勵我要好好鑽研學問,努力做一個出色的語文教師。


1966年6月1日聶元梓大字報在全國各報發表後,中國的天空一片黑雲壓境。我任教的福州四中是我市文革工作隊最早進點的學校。5月中旬工作隊就進駐學校。不到一周時間,所謂揭批廣大教師大字報鋪天蓋地,整個校園一片白色恐怖,人心惶惶。6月初有兩個教師相繼自殺,使校園的恐怖氣氛更加濃重。六月五日傍晚,我收到黃老師的來信,我感到十分驚訝和意外,因為兩年多來都是我主動去信,他才回信的。打開信封一看,信中只有寥寥二十來個字:閱畢來信,你應即時將我予你的數封書信盡毀,以免累及你。捧著這封短信,我全身似有一股股暖流在奔湧,我一生最為敬重的老師已預感到一場浩劫即將來臨,他首先考慮的不是自身的安危,而是我這個被他寄以厚望卻被人漠視的小人物,我反復讀著信,仿佛這封信越讀越長,因為信中蘊蓄著老師那比山高比水深的恩情。信中字字重千斤,字字都閃耀著老師舍已為人的高風亮節。捧著這封短信,仿佛一股股寒流又襲向心頭,我十分擔心黃老師會遭受一場大災難。為了保護老師,   也為了聽從老師的話,我點火燒毀老師的四封來信,禁不住淚水潸潸而下。老師的預感果然靈驗,不久,一場人為的災難降臨中華大地,老師與我失去了任何聯繫;又不久,聽說老師失去了人身自由,家中珍貴文物皆被抄毀;再不久,傳來了黃老師的噩耗!一位學貫古今、學貫中外、學貫文理的名教授、大學問家、大學者,就這樣悲慘地離開人間;一位渴望祖國統一、關愛蒼生的愛國赤子,一位愛生如子、無私奉獻的恩師、教育家就這樣含冤負屈逝去,這是多麼可悲而又可恨的現實!可是我始終都覺得敬愛的黃老師並沒有離開我們!時至今日,他在講臺上激情滿腔地講課的神態,那雙閃動在金絲眼鏡後的能引人入勝的大眼睛,常常浮現在我的眼前;他那鏗鏘飛揚而又娓娓動聽的話音往往在我的耳畔響起;他身上的人格魅力時時在鞭策著我盡心盡力地去做好教書育人的本職工作!


夜深了,我一口氣寫了以上文字,三個多小時裏,我邊回憶,邊動筆,兩腮的淚水時不時讓我駐筆沉思。我已是年逾花甲的老者,但在黃老師的面前,我永遠是一個無知的小小學生。


       匆匆歲月似流水,紛紛往事如雲煙,唯有黃老師的英姿,永駐天地人間!


http://www.hcwa.com.cn/di_si_shi_liu_qi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