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5阅读
  • 0回复

[文革初期]一介书生 818·尘封了50年的我的记忆 亲历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百万革命群众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818·尘封了50年的我的记忆
亲历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百万革命群众



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到北京,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大型聚会,最重要的还是第一看到毛主席和党和国家领导人。那是50年前的今天,1966年8月18日。
岁月淹没了许许多多的记忆,让生命的征途显得十分平淡。但是,那段尘封了50年的记忆总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回想起来让人激动不已。
我试图在网上搜索一下,能不能找到可以参考的文字。补充也许我的并不完全的记忆。十分遗憾,一百万人,2万外地学生,没有看到一个人有自己的回忆。

8月15号,参加完在工人体育馆举行的《批判陆平彭佩云大会》回到北京大学。第二天我们接到通知,最近有一次重要的活动,告诉我们不能离开北京大学。
8月17日下午,北大未名湖畔来了许多辆军用卡车,北京市委来人通知,毛主席要接见学生代表。吃完晚饭后,我们乘坐军用大卡车奔向北京天安门广场。离开广场很远的地方汽车就停了下来,我们需要排队步行通过警察组成戒严线,进入天安门广场。
北京大学是最早进入天安门广场的队伍之一,位置正对着天安门城楼的中间金水桥。我们外地来的同学人数非常少,排在北大校旗的前面。各个学校的队伍沿着长安街一字排开。当天凌晨,参加大会的一百万的革命群众聚合完成。那是一个不眠之夜,广场上,各个学校组织起来,读毛主席语录,唱革命歌曲,歌声此起彼伏,口号声响成一片。革命群众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浓厚的革命气氛所融化。



8月18号上午,大概是9点多。大会组织者在广播里通知,外地来的革命群众派代表到观礼台上来,我们同行的石家庄6中的两名学生登上了观礼台。组织者要求站在广场中央的北京大学的队伍,越过长安街,到达金水桥附近。我们这些外地同学被安排在金水桥两侧的华表附近。
不一会儿,我们看到广场前面金水桥附近的的队伍沸腾起来。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革命学生的激情一次次被点燃。事后我们才知道毛主席走下天安门来到北大学生中间,毛主席亲切的和同学们握手,合影留念。
党和国家领导人走上天安门城楼,大会在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中开始。首先由林副主席讲话,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林彪颤颤巍巍的声音,紧接着周总理讲话。最后是北京学生代表聂元梓讲话。讲话以后活动再一次进入高潮。我们要见毛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口号声回荡在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穿着绿军装,带着红卫兵袖章从天安门中央走到天安门的东边,又从东边走到西边,挥手向革命群众致意。我在天安门东侧的华表附近,清清楚楚看到毛主席在向我们招手,我们激动的热泪盈眶。我们见到毛主席了,我们见到毛主席了,成为当时最大的荣耀。


整个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成了欢乐的海洋。中午时分活动结束,人们次序井然的从广场撤离。沿着东西长安街,举着红旗,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离开天安门广场。说实话,那个年代没有那么多警察,也没有那么多交通工具,也没有那么多先进的设施,一百万人次序井然。


当年,我仅仅17岁,在人的汪洋大海里,仅仅是最最普通的一滴水。跟在大哥哥大姐姐的身后,欣喜的融化在革命的浪潮中。从那以后,到北京去接收毛主席的接见,成为当时青年学生们最高的追求。在以后的时间里,毛主席又接连七次接见红卫兵。成为1966年历史上最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能让我有机会去北京,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那一年,我在一机部石家庄电机制造学校上学。当时的石家庄还是一个不大的小城市。学校已经放暑假了,很多外地同学已经走了。这时从北京清华大学来了两名同学,好像是一个叫陆柱国,一个叫陈新华的,他们到我们学校找同学玩。他们给我们留校的部分同学讲了北京发生的事情。讲了毛主席的第一张大字报,讲党内出了修正主义,我们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毛泽东思想。这个消息在学校里迅速传开。当我们知道八月初要召开批判陆平彭佩云大会的消息,同学们聚合起来去了北京。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班刘春生,侯炳华等同学和学校几十名同学一起,8月12号,离开石家庄坐火车到达北京。一到北京先安排我们住在北京38中的教室里,用课桌对成的大通铺。后来,搬到了北京大学的学生宿舍。我们参观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看到了许多大字报,听到学生们的精彩演讲。8月15号晚上《批判陆平彭佩云大会》在首都工人体育馆举行。大概有三万人参加了那次批斗会。




尘封了50年的记忆,像一颗种子深深的扎根在我脑海里。偶尔谈起,不断的有人鼓励我,写出那段经历,让那些亲历者诉说那些历史的真实。
文革是一个敏感话题,敏感的让人避而远之。实际上历史就是历史,怎样看待历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们不能用一孔之见来看待历史,更不能站在故人的肩膀上说三道四。



我们那个年代是崇拜英雄,崇拜自己领袖的年代。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燃烧着自己的青春年华。朋友圈里知道我要写回忆录的消息,网友的评论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我们这一代,应是红色的一代,坎坷的一代,有激情的一代,有理想的一代,坚定信仰的一代,一生充满故事的一代。且我们也是对社会对自己对父辈及后辈可以满足的一代!





附录:【红歌会网编者按】原毛泽东主席秘书、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中央办公厅代主任和《红旗》杂志副主编戚本禹同志,于今晨(4月20日)7时58分在上海因病去世了。重发此文,沉重悼念。


   核心提要【戚本禹劝毛泽东】看到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很辛苦,一天要站八、九个小时……有一次在天安门,我向主席进言,说主席一天站这样长的时间,身体受不了,劝主席停止接见红卫兵。毛主席说,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



 2013年4月2日,我和江根德同志一起去拜访了戚本禹同志。在谈话中,戚本禹同志回忆了在天安门城楼上他和毛主席的一段谈话。通过这段谈话,我们可以更好地明白毛主席为什么要不辞辛苦,并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八次接见红卫兵。


  戚本禹同志说,看到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很辛苦,一天要站八、九个小时,而且全国的红卫兵到北京,要解决住宿和吃饭,国家不仅要花费很多钱,而且要选派大量服务人员,开支很大。眼看天渐渐冷了,大家有尽快停止接见红卫兵的想法。别人不敢说,我年轻胆大,有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趁主席暂时在休息室休息的机会,向主席进言,说主席一天站这样长的时间,身体受不了,劝主席停止接见红卫兵。

于是,毛主席向我讲了他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的良苦用心。


  毛主席说,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




毛主席接着说,我有这样的经验。当年,搞国共合作,开代表大会,我到会了,见到了孙中山先生。孙先生对我很器重,让我担负了重要的工作,还让我在大会上作报告,而那时我很年轻。孙先生这样器重我,我一辈子都没有忘记。孙先生不在了,但他讲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时时刻刻记在心里,记了一辈子,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我今天见见孩子们,也是希望他们记着要继续革命,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所以,这是一件大事。


  毛主席讲完这些话,熄掉手中的烟,站起来说,看孩子们去。




听戚本禹同志讲述这段往事,我们被深深地打动了。我说,我是1966年9月15日接受毛主席接见的。那激动人心的一幕,至今还活在我心里。戚本禹同志说,是啊,你就是毛主席说的天安门广场上的孩子们中的一个,你没有忘记主席的教导和希望,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不辜负主席的希望。


  我问戚本禹同志是否可以把段往事写出来发表,他同意了。
  今年是毛主席的120周年诞辰。对毛主席的最好的纪念,就是不忘他的殷切希望,不忘他的谆谆教导,不忘他的继续革命理论,不忘把反修斗争进行到底。
说明:彩色照片是从网上搜索到的。黑白照片是石家庄电机制造学校6519班同学们保存的照片。照片里已经有好几个同学离开了我们。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1/lg-jc-18953.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