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6阅读
  • 0回复

[文革初期]李俊华:文革初北京第一号通缉令 (李贵子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初,北京第一号通缉令……
  2017. 11. 28
  李俊华


  1966年的盛夏已过,天气不再那么酷热难耐了。这时大约已是八月下旬了。然文革风雨正变幻莫测,一个个文告、通知不断翻着花样儿折腾、愚弄着老百姓,让人怎么也不明白上边在撒什么癔症。
  忽然一天,街道上贴满了北京市公安局第一号通缉令,通缉的是兰州大学的李贵子。那年我才十岁,哪知道兰州在哪啊,只记住这个名字和几个吓人字眼儿:“反革命分子”、“一贯镇压学生运动”“畏罪潜逃至北京”,后面就是如“革命群众一经发觉其踪迹,马上报告”云云。我哪管那些,看看热闹就一边玩去了。
  按说那时已快该开学了,可是学校没有一点动静,却到处流传着“学校肯定不会按时开学啦”等,心里暗暗高兴:不上学才好呢,好好玩去喽。
  没过两天的一个下午,母亲说家委会要开大会,传达通缉令事情。后来的事情,除了母亲的描述和我的亲历外,还有少量的追忆:
  居委会的会场就在我们那个住宅区的路口、一个平坦、开阔地召开,这也是出入这里的必经之路。数十名家庭妇女们搬个小板凳围坐一块,听居委会主任张海秀,一个斯文、有气质、有领导风范的中年女士传达通缉令。
  母亲拿着个鞋底纳着,一边听着传达。无意间一抬头,正看到不远处的路上走过来外甥,也就是我的姨表哥款款走来。母亲此时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原来此前想都没想过的问题,此时却一下子涌来:因为母亲的外甥,和刚才海秀主任宣读的通缉令中的李贵子形象描述太像了,像到了令母亲心惊肉跳的地步“二十多岁,中等身材,斯文、皮肤白净,”。一时间,周围所有人的猜测目光和窃窃私语:这是……? 这是谁家亲戚?还好,母亲历来是有主见的人。她迅速平静了一下心情,用目光迎着正在搜寻什么的外甥的目光,朝他招手示意,用手指指指家的方向,表哥看到也明白了,知道家里有人,遂加快脚步向家走去。母亲也硬着头皮,朝讲话的海秀主任示意,并低声说:家里来人了,我得去招呼一下。海秀主任点点头道:你去吧。
  母亲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人无数个问号似的猜疑的目送中离开了会场。
  表哥来到家里,我给表哥端水让座。
  表哥是母亲三姐的独生子,正在山西读大学。
  母亲回来了,跟表哥寒暄了几句便说道,咱吃饺子,就在门口这剁馅------母亲似乎有意识在“就在门口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于是母亲叫我搬桌子,拿案板。不一会,表哥就拿着菜刀乒乒乓乓剁起菜来。
  才忙活了一会儿,就看到散了会的邻家大妈们纷纷走回来。只一会儿功夫,海秀主任也走了过来。有意思的是,海秀主任走到我家门前就停住了脚步,明显就是要和母亲说点什么的表示。母亲也一眼看出了海秀主任的心思。赶忙叫我拿过来一个小板凳,招呼她坐下。
  海秀主任落落大方而坐,和母亲敷衍了几句转而单刀直入,用姐姐的名字加母亲的代称:俊明她妈,这位是你家什么亲戚啊?正在揉面的母亲马上对海秀主任说:这是我外甥,在太原上大学呢,趁着暑假来看看我。然后转头对表哥说:快把你的学生证拿出来给主任看看。表哥忙停下来,把手上的菜叶抹了抹,小心地掏出学生证,递给海秀主任。
  海秀主任把学生证翻开看了一会就合上证件还给表哥,又简单问了几句闲话就告辞走了。
  晚饭后是邻居们聚一堆闲聊的时间。东邻家徐大妈对表哥说,恐怕你姨也没想到,你怎么和通缉令上边那个人恁么像!母亲接道:就是啊,他长这么大也从没有琢磨过他长得像谁,结果今天开会,海秀念通缉令时我都没往心里去,直到看见他走过来,我这脑袋“嗡”的一下子,坏了,这不活脱脱一个李桂子嘛!西邻家胡大妈笑得前仰后合说:怪不得人家海秀腿那么快,一散会就追来了……
  过去了许多年,我和表哥聊起这事,他已经全没有一点记忆。
  后来从网上得知也验证了当初一些零星传闻:这李贵子是兰州大学的青年教师,文革初也是积极参加运动。而最早参加文革运动的,大多是响应领袖号召而被利用、冲锋在前,却很快落了个“镇压学生运动”罪名的。红卫兵兴起后,他成了替罪羊。而李贵子却一根筋地觉得自己冤,一门心思到北京问个究竟,结果就成了“畏罪潜逃”、“潜入北京”的通缉犯。至于后来李贵子是否被抓到,结局如何,就不知道了。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861171-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