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99阅读
  • 0回复

小平头:“七· 三”布告出台的来龙去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七· 三”布告出台的来龙去脉—— 文革秘档揭密

   1968年夏天,中共中央针对广西造反派的"七.三" 布告,针对陕西造反派的"七.二四"布告,是全国造反运动终结的标志。曾几何时,全国各地的造反派,都曾是"无产阶级司令部"所倚仗的"铁拳头"、"铁扫帚",然而,时过境迁,到了已经不再需要群众造反组织的1968年,这时"无产阶级司令部"已经把造反派摆在了"革命对象"的地位上,昔日的"铁扫帚"变成了被扫除的历史垃圾。

   让我们以中共内部机密文件来梳理这段历史,让事实说话,有助于大家了解毛泽东牺牲造反派的前因后果,台前幕后。
  
   (一) "武装左派"
   1966年12月26号,文革热潮中的毛泽东73岁生日 。一贯不喜欢做寿的毛泽东令人意外地请了一次寿宴。受到邀请的人是中央文革小组的大部份成员。席间,兴致勃勃的毛泽东站起来祝酒说,"为展开全国全面内战乾杯!"

   毛泽东的话绝不是一句戏言。就在毛泽东预祝全面内战四天以后的1966年12月30日,上海两个对立的造反组织发生了号称全国第一次大规模武斗的流血冲突。
   不到一个月以后的1967年1月25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石河子的一个汽车团的造反派夺取了枪支,准备夺权。当权派请出军队支援。结果双方发生枪战,两天之内一共打死29个人,打伤80个人。
   大大小小的武斗开始在全国各地发生。
   1967年,中国的造反派按照毛泽东的旨意开始全面夺权,随后便出现了权力分配之争和政见之争,多数地方出现了两派对立的组织,双方的分歧常常发展到势不两立,最后演变成大规模武装冲突。
   在所有的武斗中,双方忠于的是一个领袖,就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和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双方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就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但是,毛泽东在这个时候偏偏不认同所有的群众组织都是跟着他走的。毛公开把群众组织划分为左派组织、或者叫造反派,和右派组织、也叫保皇派。毛泽东要支持左派组织压倒右派组织。
   1967年1月21日,毛泽东指示林彪说"派军队支持左派广大革命群众"。于是,中共中央军委于1月23号发布了军队支左决定。可以想象,武装部队公开介入武斗派系之间的斗争只能使武斗更加严重和复杂化.
   当时在广西,以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军区和几乎整个县乡政权、武装部支持 "联指"。驻桂野战军55军支持 "四.二二"。这个军的挂名军长是陈明仁,国民党起义将领自然也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副军长孙凤章,是海南登陆战的总指挥。
   中国官方一直说,毛泽东的夫人、当时中央文革的实际负责人江青推动了文革中的武斗。的确,江青1967年7月22号表示支持"文攻武卫"的口号。7月23号,文汇报公开发表了"文攻武卫"的口号。
   9月5号,江青在接见安徽造反派时又说:"谁要跟我武斗,我一定要自卫,我一定还击。"9月9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号召学习江青9月5号的讲话。
  
   武汉"720事件"
   但是,实际上,1967年7月毛泽东亲身经历武汉"720事件"。才真正对中国文革武斗的升级产生了决定性的作用。
   1967年初,武汉地区的造反派形成两个对立的组织--一个是"工人造反总部",另一个是"百万雄师"。武汉军区认为"百万雄师"是左派,于是解散了"工总",并且关押了"工总"的头目。
   但是,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却认为"工总"是左派,"百万雄师"是保皇派,因此要求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和政委钟汉华转而支持"工总"。武汉部队不服,驻武汉市的湖北省军区独立师官兵甚至和"百万雄师"一起举行武装示威游行。他们指责当时代表中央文革到武汉处理问题的王力和谢富治压制他们。
   7月20日,大批"百万雄师"群众和独立师官兵冲进王力住的武汉东湖宾馆,将王力绑架到武汉军区大院殴打责问。这就是所谓的"720事件"。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将"百万雄师"定性为保皇派的是毛泽东本人。在他们冲击东湖宾馆抓走王力的时候,毛泽东就在距离王力住处百米之外的地方。事件发生后,周恩来火速带着三架飞机从北京赶到武汉,将毛泽东转移到上海。
   "720事件"使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十分紧张。毛泽东没有料到造反派 和军队公然对抗中央文革。他在1967年8月4号写信给江青,认为75%的军区和驻军支持右派,因此,他在信中提出"应大量武装左派"。
   武装左派这个概念是一个很含混的概念。究竟什么是左派?由谁来判断?具体到一个县里面,或者到一个军分区,怎么来划这个线?这个事情就非常混乱了。所以就变成,有的就奉命发了枪了,有的军队内部得到这个指示之后呢,看到群众在抢枪,他就睁只眼,闭只眼。还有的是暗中默许。默认群众来抢这个枪。
   尽管中共在1967年曾经先后发过一些指示,要各派停止武斗,而且做过一些实际的努力,但是收效甚微,这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毛泽东仍然不忘要"武装左派"。例如,中共1967年的"九五命令"要制止武斗,制止抢劫军火库,但是毛泽东在批示这个文件时继续肯定了"武装左派"的口号。
   于是,在各地两派组织抢军火库的时候,军队并没有得到坚决制止的命令,因此要么主动送武器给支持的一派,要么眼巴巴地看着武器军火被抢。
   1968年5月5日,保守派广西"联指"总指挥部组织3800多人,出动汽车45辆,火车(客车)一列,到南宁郊外的长岗岭洗劫广西军区军械库,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就是以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军区支持并默许的。
  
   (二) 广西军区全面武装 "联指"
   广西造反派响应中央1967年的"九五命令",几乎是广西"四.二二"刚把枪交完,县份就开始打起来,接着变成屠杀。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地富反坏右"分子,难民开始涌入城市,传说越来越恐怖,有的地方连婴儿也杀。
   广西军区与革筹小组说是谣言。但广西造反派知道,没有残酷的屠杀,不可能有那么多老百姓愿意背井离乡。历史证明,那些屠杀都是真的。例如1983年中央处遗工作组编写的《广西文革大事记》里,1967年11月30日的记载便说:"本月,全区各地'指'乱杀人现象日益严重。容县民兵在11月内,就打死地、富分子和一般群众以及'四二二'成员六十九人。"更早,1967年10月1日的记载:"
   广西一些地方,出现了'贫下中农最高法庭',乱抓乱杀四类分子及其子女,后果严重。仅全州县的一个大队,两天内集体坑杀七十六人。"并详细记载了坑杀地主刚一岁的孙子的过程。
   形势迫使广西造反派思索。柳州铁路局工机联"4·22"《红卫兵战报》编辑绰号"肖猴子"的肖普云干脆提出:"读一点没经别人解释过的马列主义"的口号。
   残酷的现实令广西造反派觉醒并反思文革,结论是:彻底搞错了!现在需要找替罪羊,不光是广西"4。22",全国的造反派都会成为替罪羊。特别是湖南传来振聋发聩的《中国向何处去》的文章.......这时,那句曾经是他们神圣誓言的"誓用生命和热血保卫毛主席"已经成了笑谈。
   广西造反派亲自经历了广西军区与广西革筹"一边做婊子,一边立牌坊"的历程。明明是他们操纵"联指",把全广西的农村民兵都变成"联指",默许甚至指使他们屠杀。另一方面却说成"两派不断发生武斗,一些干部群众被杀害";更严重的是,他们甚至伪造证据,无中生有地制造如"上石农总"、"反共救国团"之类冤案、假案,煽动屠杀气氛。最后,在1968年3月,调走支持 " 四.二二"的野战军,派部队直接参加屠杀群众的"武装围剿"行动。
   在广西,以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军区,"武装左派"就是全面武装 "联指",屠杀"4。22"。
  
   "联指" 洗劫长岗岭军械库
   且看中共文革秘档是如何记录整个过程的:
   1968年5月3日,广西"联指"常委颜景堂在"联指"总指挥部长征楼(后改为友谊商店)主楼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决定去"抢夺"广西军区军械库。会上并由九人组成"抢夺"领导小组,颜景堂任总指挥。(1)
   同一天,十八点三十分,南宁,广西"422"所属的一些组织去抢驻南宁公园区体育场的6936部队二营的武器。在"422"去抢枪时,6936部队奉命乘车前往制止抢枪。广西"联指"总指挥部得知"422"抢枪的信息后,立即组织沿途所属组织拦截"422"的汽车,抓获"俘虏"缴获抢来的枪支。
   是夜二十三点许,当6936部队一营的军车从二营住地返回,途经中华路,朝阳路时,被"联指"、"汽司"、"红色工人总部"、"后备军"、"治安委员会"武装扫射,军车上被打伤31人,打死5人。
   次日,广西"联指"总部嫁祸与人,广播说""422""抢夺部队武器,拦截6936军车,打死打伤解放军多人,真是"罪该万死"。(2)
   5月5日,从零时至十六时,广西"联指"总指挥部组织3800多人,出动汽车45辆,火车(客车)一列,到南宁郊外的长岗岭广西军区军械库,名为"抢夺"实为"大搬运"武器装备。共"抢走"各种枪支7044支,其中轻机枪479挺,高射机枪48挺,六0炮4门,炮弹60发,子弹120万发,望远镜50个。
   这是"文革"以来广西首次"抢枪"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严重事件。"抢枪"总指挥是颜景堂,领导小组成员有任树人、张峰等都到现场指挥。区革筹、广西军区"如实"向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和广西军区报告军械库被广西"联指""抢夺"的事件。并说"我们现正在召集两派头头开会,动员他们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交回武器"。(3)
   5月6日,周恩来总理命令,抢走的武器弹药限24小时内交回。
   7日 周恩来又来电指示,对"联指"5日抢枪事件一定要严肃处理,并全部交回抢走的武器装备。
   8日,周恩来又来电指示,5日"联指"抢走的武器要限时交回。(4)
   韦国清虚与委蛇,采取拖字诀,大耍推三阻四的太极拳,这批武器直到8月6日广西军区围剿"4。22"全军覆没后才上交。
   5月10日,广西革筹、广西军区向中央发出"我们对"联指"抢枪问题处理的初步检讨"的电报。
   电报说,遵照总理五月六、七、八日的指示,我们对广西"联指"五日大规模抢枪问题在处理上的错误进行了检查。对"联指"大规模抢枪错误的严重性和引起的后果认识不足,制止不力 ,措施一般化。"联指"第一次大夺军区仓库的武器是四月廿九日,以警司名义发出了不准抢枪,上交武器的通告"",但由于我们的思想麻痹,五月三日晚发出了"4.22"抢夺(从越南)归国部队六四二团的武器。五月五日又发生了"联指"大规模抢枪的错误。五月六日总理亲自下达了限期收缴武器的命令,我们对总理的命令理解肤浅,工作简单,接到总理命令后,觉得一切好办了,所以口就张得大了些,想借总理命令这个"东风",提出收缴所有枪支,并运用于全区的意见。其实这样要求是不对的,它既不符合总理命令精神,也不切合实际。因为问题要一个一个地解决,总要突出重点,一下子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总理六日、七日、八日命令限"联指"五日抢走的武器在24小时内全部交回。而广西军区歪曲了周的命令,说两派抢走的枪支要在24小时内交回)。 (5)

   同一天(5月10日)柳州6985部队和519部队又被部队柳州“联指”(主要是柳钢“联指”)再次“抢夺”武器装备。其抢去各种枪支316支,子弹11056发,六0炮、迫击炮两门,四0火箭筒二具。并打伤干部战士47人,其中重伤二人。对此,区革筹、广西军区于同日下午报告了中央。(6)
  
    广西军区将“联指”武装到牙齿,杀气腾腾地向广西“422”举起屠刀。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头,柳州铁路局工机联“4.22”“《红卫兵战报》发表编辑部文章:今日的哥达纲领/评”倒旗协议“(作者肖普云,因写作此文,1968年3月31日在柳州被官方逮捕),号召反对缴枪,试图武装自卫。广西造反派才有轰动全国的抢援越军列的举动。
  
    (三)绝地反击
  
    柳州“造反大军”奇袭援越军列
  
    1968年文革武斗如火如荼之时,正是抗美援越打得热火朝天之际。柳州作为湘桂、黔桂、枝柳铁路的交通枢纽,是援越军需物资的集散地。
  
    其典型的例子是:1968年5月21日拂晓,柳州“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头头白鉴平、廖伟然、王反修、李振岭等人,为了对付柳州“联指”的武装围剿,组织几千人到柳州铁路局538调度场,抢援越军列八个车皮武器弹药。子弹11888箱,共计1700万发。王反修、李振林还以“李向阳”之名给押车的解放军战士写下了收条。兵贵神速,八个车皮武器弹药被火速用火车头,牵引到柳州冷冻库专线铁路,迅速转移。(7)
  
    事情发生后,区革筹,广西军区立即电报中央。
  
    同一天(21日)上午十点二十分,总参谋长黄永胜给欧致富(广西军区司令员)、霍成忠(55军区副军长)来电:“请欧、霍二人负责处理柳州抢援越物资的问题”,“给群众组织做工作,抢子弹要追回,要向他们指出,他们这样做是违背毛泽东思想的,是违背国际主义原则的,这种行为是错误的。”(8)
  
    十万柳州民众反包围解放军
  
    5月25日,欧致富、霍成忠命令驻柳州部队高炮七0师所属两个团、一四四师两个营的兵力,对柳州“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的几个“据点”实行武装包围,强行收缴“造反大军”和“工机联”一方的武器弹药。企图一劳永逸地解除造反派的武装。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广西当局武装“联指”,打压造反派到动用部队对造反派实行武装包围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柳州民众的义愤。作为受难者的造反派,更加得到人民的同情。作为对施加伤害的解放军的道义资源却迅速流失了。在部队把几个“据点”包围后,柳州有十余万群众对前来包围据点的解放军实行反包围。群众高呼:“反对广西军区支一派、压一派,把枪弹暗送给'联指',屠杀'四二二'!”“广西军区为何不收缴'联指'抢走的枪弹?”、“'造反大军'不能空手等死!”……解放军被群众包围后,在互相交手中,部队二十多人受伤,二人重伤后身亡,群众反包围又夺解放军七百多支枪。从此,柳州局势进一步恶化了。(9)
  
    1986年夏天,在柳州铁桥头柳江边上的廖伟然家,我采访了这位刚出狱不久的前柳州“造反大军”副司令,(廖伟然,原广州军区四十二军转业军人)。他祥细叙述了六八年“五。二一”柳州造反派抢援越军列,以及“五。二五”柳州民众反包围解放军的前因后果和详细经过。没多久,廖伟然因在监狱遭受非人待遇,患肝癌病故。随着造反派历史人物的逐渐凋零,抢救文革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史料,变得刻不容缓。
  
    “五。三0”林业厅事件
  
    广西“联指”在军区的武装支持下,大举向广西“四。二二”进攻。广西“四。二二”在人员,武器装备均出于劣势的情况下,却宁死不屈,斗智斗勇,拼死抗争。
  
    5月30日,广西“4.22”区展览馆据点与广西“联指”林业厅据点“门当户对”。仅一街之隔。林业厅大楼居高临下对展览馆威胁很大。“4.22”展览馆据点要解除“联指”林业厅大楼据点对自己的威胁,于当天中午由闕家稳带领十三人,装扮成解放军,进入林业厅,冲上大楼,一举捣毁“联指”据点。打死坚守据点十三人,抢夺据点里两挺机枪,十多支步枪。
  
    “联指”总指挥部发现后,组织反攻,一直打到晚上。“4.22”撤退时,爆炸大楼一角,被“联指”打死二人。(10)
  
    是晚,焦玉山(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安平生(区党委副书记)召集广西军区、南宁驻军负债人开会,讨论“五。三0”林业厅事件。他们一致认为,林业厅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的严重政治事件”。会议决定除立即向中央报告外,并发出通告,公开表态。
  
    是晚,南宁市革委会、南宁警备区司令员部、政治部立即发布《公告》,把“五。三0”林业厅事件定为“极端严重反革命犯罪行为”。
  
    区革筹、广西军区于当晚电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并报广州军区,策划并带领攻打林业厅大楼据点的闕家稳、李肖君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陈公卓、刘锡荣被判处十五年徒刑。高兴学、莫庆丰等有关的二十多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惩处。(11)
  
    拼死抗争的“柳州经验”
  
    柳州“造反大军”抢援越军列八个车皮武器弹药可谓“鸟枪换炮”!
  
    柳州自古民风尚武剽悍。柳州“造反大军”组织的“敢死队”赤膊上阵,实行绝地反击。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充足的弹药,加上柳州仔刚烈不屈的秉性。韦国清镇压的天雷,勾上了“造反大军”反抗的地火。
  
    去年夏季,在北欧瑞典哥德堡一中餐馆,笔者邂逅一个说柳州话的越南华侨。用乡音攀谈,方知他是当年柳州“造反大军”“敢死队”的一员,为躲避韦国清的追杀,远避越南。说起当年“敢死队”赤膊上阵绝地反击,他自豪地说“就跟兰博差不多!”
  
   在全国各地造反派在各地军方和保守派的联手镇压下灰头土脸之际,柳州“造反大军”却绝地反击,连克河南片的鱼峰山、马鞍山等制高点。打出一片新天地,一举将“联指”赶过柳江以北,占领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为根据地。
  
    随着柳州“造反大军”司令白鉴平在1968年7月中旬由北京、广东、广西、四川、辽宁、黑龙江、青海、贵州等地造反派头头云集的所谓清华、“北航黑会”上,介绍绝地反击的“柳州经验”,并且在会上酝酿成立全国造反派联络组织,以便各地造反派及时交流互通信息,相互支持。
  
    他介绍了柳州造反大军被追杀的困境:整个柳州市我们只剩下一条街道,与铁路的地盘还隔着“联指”的据点。各地农民在武装部的率领下,领着津贴进攻我们。基本上离被消灭只有“五十米”的距离。(这小子借用毛批评周“距离右派只有五十米”的话来讲的)。
  
    然后我们自己救自己,毫不犹豫地学习毛主席“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指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打出一片天地。广西鹿寨县武装部长张春峰亲自率领武装基干民兵进攻我们,被击毙在战场上。“联指”逃到柳北,我们占领了柳州市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盘,然后我们如何组织生产、生活、治安等等。(12)
  
    他的发言博得阵阵掌声,那些个刚才还要死不活的各地造反派都激动不已,纷纷表示要向柳州的造反大军学习。
  
    毛中央获知后极感震惊,这恰恰犯了毛的大忌:生怕广西、广东造反派反抗的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势。换言之,毛中央最惧怕广西造反派这类“打着红旗反红旗”式的文革造反民众的反抗运动,它已危及和动摇了共产党统治的根基。故毛决定“鸟尽弓藏”——抛弃广西、广东这类造反派,并且“兔死狗烹”——纵恿韦国清调动军队,伙同“联指”对广西“四。二二”进行血腥镇压,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到了68年的时候或者说67年9月份以后,毛巡视南方之后提出来大联合了。他当时判断,刘邓大体搞得差不多了,各省市的阵线也都分明了。各省该保谁,该打谁在中央那边,线已经划得非常清楚了。但是下面这两派,你放纵起来以后,他们并不听招呼,这个历史还有一个惯性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毛苦口婆心讲要大联合,可是没有人听。
  
    所以毛那个时候也是非常急。而毛当时自己设的时间表,到了1967年7、8月间,他讲文革就是三年嘛。一年开张,二年看眉目,三年扫尾。到了68年的时候,整个的局势是各地的武斗打得不可开交,久拖不决的局面。所以毛当时就反过来又要大联合了。
  
    1968年夏,中共中央针对广西造反派的“七。三”布告,针对陕西造反派的“七。二四”布告,宣判两广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讲话,以及标志造反派红卫兵走下历史舞台的毛泽东”七。二八“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见”红卫兵五大领袖“,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出笼的。
  
    7月28号凌晨,毛泽东紧急召见了聂元梓、蒯大富、谭厚兰、韩爱晶和王大宾等“五大红卫兵领袖”,和他们谈了五个小时。当年预祝全国全面内战的毛泽东现在祭出“人民”制止武斗了。他说,“现在……人民不高兴,工人不高兴,农民不高兴,居民不高兴,部队不高兴,多数学校学生也不高兴。”他警告说:“如果有少数人不听劝阻,坚持不改,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要包围起来,还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13)
  
   毛泽东最后这句话也不是戏言。
  
   与此同时,1968年7月底至8月上旬,韦国清(广西区党委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委)调动广西军区独立一、二师、警卫团、南宁军分区、警备区以及6912.6966、6936等部队10多个连的兵力,以及广西“联指”武斗队和南宁周边九个县的“联指”武斗队,对南宁的广西“四。二二”实行大规模武装围剿,至8月8日,部队和“联指”攻下南宁解放路全部结束,据官方不完全统计,广西“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当场击毙1471人,被俘9840人,被俘人员交各县拉回去“处理”的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14)
  
    广西“四。二二”全军覆没荡然无存。
  
    注释:
  
   (1)《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第45页。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档案,1987年编印。
  
    (2)同注1,第45页。
  
    (3)同注1,第47页。
  
    (4)同注1,第48页。
  
    (5)同注1,第48-49页。
  
    (6)同注1,第49页。
  
    (7)同注1,第56页。
  
    (8)同注1,第56页。
  
    (9)同注1,第58页。
  
    (10)同注1,第59页。
  
    (11)同注1,第60页。
  
    (12)钱文军《从“北航黑会”到“7.25”亲历记》,华夏文摘增刊第388期。
  
    (13)韩爱晶《毛泽东主席召见五个半小时谈话记》,华夏文摘增刊第485期。
  
    (14)同注1,第131页。
  
  
转自 博讯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