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1阅读
  • 0回复

张用贵 第三届全国集报研讨会论文:试论文革报纸的界定、特征与收藏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文革报纸在世界新闻出版史上有着别具一格的特征,其史料价值越来越得到官方和民间的认知,国内、国外都有人有目的的收集、收藏、研究,越来越多的集报爱好者加入到收藏文革报纸行列,但是有关文革报纸的收藏各人都有各自的主张、见解,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以下本人从收藏的角度谈一下文革报纸的特征,以及文革报纸收藏的一些个人看法。
收藏文革报纸首先要了解文革历史。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的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是引发“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会议于5月16日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对“二月提纲”进行了全面批判,此后,“文化大革命”异常迅猛地发动起来。1966年8月1日至8月12日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炮打司令部》是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大院内张贴的一张大字报的标题,标题全文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从此“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1977年中共十一大上,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正式宣布“文化大革命”结束。
文革报纸的界定
时间界定。现在收藏文革报纸的时间界定一般是采用集邮的界定方法,是从1966年5.16通知开始到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只有这一阶段时间内出版的小报才算是文革小报,其实这只是文革的第一阶段,只不过大部分文革小报产生在此阶段内。上海《工人造反报》1971年4月14日出版了445期才停刊,《新北大》报更是1978年2月5日才停刊,都不算在文革小报范围是不对的。文革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到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第二阶段:从1969年4月中共九大的召开到1973年8月中共十大的召开;第三阶段:从1973年8月中共十大召开到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 文革报应该包括这十年间的所有正规、非正规出版的带有文革特征的报纸。
收藏文革报纸就是收藏文革历史,要想系统全面的收藏记录文革史实的资料,就应该收藏文革十年三个阶段的报纸,甚至要向前、向后延伸收藏有重大影响内容的报纸。比如: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的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的有关报纸;1977年中共十一大上,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正式宣布“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报纸等。各种报纸、各个重大事件齐全了,藏品更有价值,才能更全面记录历史、反映历史,为研究历史提供全方位的第一手资料。文革报纸真实记录了当时的社会,对研究文革史,特别是地方文革时期历史有着重要的意义与价值。
出版单位。文革报纸包括中央级的《人民日报》、《新华日报》等各省市区的党报、《解放军报》等部队报纸、《新北大》等各个造反组织的小报和《江苏广播》等此时期的行业报、企业报等出版的所有报纸。许多人不把各级政府机关、组织出版的大报作为文革报收藏,只收藏造反组织的小报,即文革小报。一般认为文革前已经存在的各种机关团体取得登记资格的报刊,无论其以后是否被夺权,一般不应包括在内(如《羊城晚报》改名《红卫报》、《新民晚报》更名的《上海晚报》);从主办者看,必须是由文革群众组织而非合法机关团体主办的。各级革命委员会虽然有不少是由文革群众组织夺权产生,但是经上级单位批准后已不属于群众组织,并且革命委员会在1975年已被载入宪法成为国家地方权力机构,因此各级革命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的机关报不应属此类(如各地三代会办的《**工人》)。我个人认为文革小报应该包括大报被造反组织夺权、占领期期间出版的《新**报》、《新华社电讯》、《 新华电讯 》、《新闻电讯》、《红色电讯》、《新闻报道》、《红色新闻》、《红色报道》、临时版、电讯版、喜报、号外、快报等,还有《羊城晚报》被改名的《红卫报》、《新民晚报》被改名的《上海晚报》等,或者没被改名而是造反组织出版的新*号、忠*号、 红*号等,这些报纸不是大报原来所属机构出版,立场只代表造反组织,一切都被造反组织所控制。现在有的省级党报仍不把当时造反派夺权以后出版的报纸记入自己的报史,说明党报只承认当时出版的报纸是小报,只是报名被造反组织强冒使用。 内容上的区分一般广义上只要是文革时期出版的报纸都是文革报,其中应该包括《人民日报》的大报,也包括《红卫兵》小报和此时期的院校报、企业报等报纸,不论正规的铅印,还是个人编印的油印小报,符合报纸的基本条件的都要算数。不包括无报头的传单、册页式的宣传品等。该时期的院校报、企业报等报纸大多被造反组织所控制,所刊登的内容大多是语录、指示、讲话以及武斗和派性的文章,有明显的文革印记特征。但是部分行业报和部门报不能列入文革报范畴,如地方卫生部门的《卫生保健》等,主要区别是刊登的内容都是部门工作动态,以及专业的业务知识,没有政治的、派别性的文章,没有文革痕迹。文革报是个大范畴,应该是包含政府机关文革时期出版的报纸,并不是专指各个造反组织出版的文革小报。
文革报纸的特征
报纸出版乱如麻。文革大报出版基本都是各级政府革命委员会,虽然不断被夺权更名,但还算是有序。文革小报的的出版完全可以用一个“乱”字来概括,出版机构乱、出版人乱、出版式样乱、出版内容乱、出版纸张乱,是一个完全无序的状态,可能是世界新闻出版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文革十年对中国的新闻出版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据统计,在“文革”前的1965年,全国通过邮局发行的中央和地方的报纸共计413种,1966年下降到390种,1967年更是下降到334种。到“文革”的高潮1968年后,原有的正规报纸只剩下了42家。全国性的正常公开发行的报刊仅剩“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和《光明日报》、《文汇报》等。
民间造反组织和个人出版的小报恰恰相反,出版的品种、数量远远超过正规大报。究竟有多少品种目前还没人能统计清楚,估计种类有一万种以上。北京大学的《新北大》报,1966年8月22日以校刊的面孔创刊,1966年9月1日由北京六中红卫兵主办的《红卫兵报》和 “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司令部”主办的《红卫兵》创刊。从此开始随便一个造反组织,随便的某个人或者几个人就可以组织编印一份报纸;学校的造反组织、工厂的造反组织、协会的造反组织、甚至监狱、聋哑人组织、大队和生产队的造反组织都编印文革小报。《教育战报》、《红囚徒》、《聋人风暴》等等数不胜数。
查阅相关资料显示:仅北京就有800种以上,江西省有600多种。据重庆市档案馆统计,先后出现在山城的文革小报1639种,其中本市8.15派313种,反到底派195种,全国各省市、四川省各县和军队造反派组织办的小报1131种。毛泽东接见外宾谈到文革小报品种时说:“这些报纸何止几百种,有几千种”。 上海集报人杜永平根据实物搜集整理的《“文革”小报万报录》记录了一万一千多种文革小报的报名,可能是目前收录文革小报名最多的书籍,也证实文革小报品种肯定超过万种,在书中记录的小报中还不包括油印类小报,油印小报的品种数量也是很大的,估计有千种以上。
红色是版面主题。大报的版面大部分时间采用红色报头,报眼处几乎都是语录,头版整版大字号语录、领袖文章、讲话,整版或者大部分版面伟人像、毛诗词、题字。红色代表热烈、喜庆,醒目大标题套红、或者通版全红色印刷或者大部分版面套红在文革报中比较常见。《云南日报》因为刊登毛主席“新北大”题字未套红,认为是对领袖不敬,于是重新套红印刷。《南宁晚报》、《新梧州报》等多家报纸也因为刊登《新北大》、《中国妇女》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没有套红而重新印刷并道歉。中国科技大学东方红公社主办的《东方红》,1967年2月23日出版的第五期,先是黑白印刷,后又套红重新印刷,可能是红色更能表达版面刊登的红代会召开的喜悦心情吧。但也有个别例外,1968年8月9日,《辽宁日报》刊登《旅大市革委会胜利诞生》这一特大喜讯,此报当天竟是没有套红的黑白版,在文革报中特别少见。
文革小报的版面和大报相比较,差别就大了。一般大一点的组织的报纸纸张、印刷质量都很高,小的组织无论是纸张、排版、印刷质量等都是天壤之别,所有能用的纸张都用上了,红橙黄绿什么纸张都有,铅印、油印、木刻都派上用场。版面开天窗、贴补丁时而有之,《兵团战报》在印刷过程中报头模板被另一派偷走,竟然无报头出报。1967年5月22日的《新南开》报由于两派争斗,竟然头版整版“开天窗”。贴补丁有的是报纸印刷好后发行之前发现错误为了修改,有的是增加部分内容;有的是更改部分版面内容;还有的没有套色印刷条件而把红色部分单独印刷再贴上版面,或者把主席像后贴上去;红代会北京电影学院东方红1967年5月20 日编印的《红灯报》,在头版左上角先是红框内印上林题“四个伟大、四个万岁”,然后粘上红框尺寸大小的毛像,只粘单边可以掀起看到下面的林题,是一个绝好的创意。小报版面对开、4开、8开、16开各种都有,还有许多只是单面印刷。油印的报纸根据刻印人的水平,有的版面工整,排版有序,特别漂亮;有的字迹潦草,版面混乱,加之印刷质量不高、纸张不好,很难看懂编印内容,但是小报的版面依然充满红色。
报名报头同源头。大报的报头一般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题写,中央、省级报名一般采用被夺权之前的报名,如《解放日报》、《新华日报》等,地市县级有的在原报纸名前加一个“红”字,或者“新”字,以示和以前划清界限,有所区别,或者有新生,一片红心的意思,如《红扬州报》、《新淮海报》等。
文革小报的报头只有《新北大》等个别报纸由领导亲自题写,绝大部分报头是从领导人题字、题词和书法中拼凑而成。更有油印小报没办法直接使用领导人书法,只能是模仿字体。也有许多报头采用印刷体,不是书法报头,但是这部分的比例不大。文革小报的报名有的采用以前的报名,如《新北大》;有的在原有的报名上改动,加上“战报”、“红卫兵”等,直接用《红卫兵》作为小报名的更多,同一时期这么多以同一个名称为报纸名, 这也是世界新闻出版史上绝无仅有的。报名千奇百怪,许多采用领袖诗词、题词和讲话中选取,《只把春来报》、《在险峰》、《战地黄花》等等,几乎毛泽东的全部诗词每一句中都有被选取为小报报名,各地重复选用的也使比比皆是。小报报头大部分都是采用毛体书法,来源题词、诗词中摘字组成。小报的报名还充满一股火药味,《血战到底》、《**造反报》、《**战报》、《**炮声》……。另外使用《动态》、《文革消息》、《最新消息》、《莱茵报》等等中性的报名也有不少。报纸名字数多少相差很多,少的两个字,如《红旗》、《长缨》、《燎原》等,多的有的几十个字,如《彻底粉碎炮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反革命逆流专刊》。批斗会在当时司空见惯,以批斗会为报名编印的专刊也特别多。两派争斗中小报为个别事件出版专刊报纸,武斗的同时不忘文斗;批判某个人或者批斗大会编印专刊;国庆、纪念活动专刊或者小报出版外地版冠地方名专刊等等。文革小报的报名随着内部分歧、夺权,很多都有变化,但不是小报特有,大报同样在反复夺权更替中变换报名,《羊城晚报》被更名《红卫报》、《新民晚报》被改为《上海晚报》,《广西日报》在这个过程中曾变换为《新闻报道》、《每日电讯》、《红色新闻》等,《安徽日报》变换为《重要电讯》、《新安徽》等,黑龙江日报接管委员会接管《黑龙江日报》后出版的第一期是《新华社电讯稿》。

联合版报纸成风。文革报纸编印联合版报纸的现象,可能又创世界新闻出版史上的奇迹,大报不少,小报更多。开始有部分两家报纸联合编印一张报纸,只有一个报名,或者两家报名都有,后来联合成风,多家联合编印,有的报纸各家报名就占了很大版面,报名后面或者注上“联合版”,最多的联合版由四十五家小报联合编印一张报纸。1967年3月29日齐齐哈尔的《星火》和《燎原》小报编印联合版,分别编号,“星火燎原”是选用毛体相同字体,只是在“星火”和“燎原”之间夹着“联合版”的印刷体,如果不是分别编号和注明不同编辑部,让人以为就是《星火燎原》报。出版联合版其原因可能是大联合、大串联多家一个观点,联合编印各组织自行发行;还有经费不足减少开支;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当时印刷语录、传单、小报所消耗的纸张太多,找不到纸张和印刷设备,“节约闹革命”的无奈之举。联合版有的是常规出报,有的是重大事件出专刊时联合编印,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工人造反报》和《支部生活》经常联合出版号外、喜报,是小报在绑架大报。
内容转抄同质化。大报主要刊登领导人照片、活动、讲话、文章和新华社发的社论等,遇到重要的活动、节日,大报几乎百报一面,版面几乎相同,刊发的都是新华社通稿,在那个年代谁也不敢随便乱改动,一般都以《人民日报》为样板,包括标题、照片排版的位置都是一样的。重大节日、纪念日几乎都是头版整版或者大部分版面刊登毛像。
文革小报就不同了,或者说是恰恰相反,可以用一个“乱”字概括。刊登毛像,摘抄刊登领导人讲话、指示,也有根据广播、录音记录整理讲话。有的在造反过程中从“走资派”家中或是机要部门抄得机密文件和档案,刊登在小报上想占个上风扩大自身影响,一定程度上造成泄密事件,这可能也是后来整顿小报出版的原因之一。胡言乱语的文章占了版面很大部分,捏造所谓的“罪行录”,大批判的内容,丑化、妖魔化地方被打倒的领导,批判的理由也千奇百怪,没理由想方设法找依据,编造所谓的证据。刊登“派别斗争”和武斗的消息、文章。现实中相互争斗的同时,还各自在自己的报刊上刊登攻击、指责对方的文章。小报一时成了武斗之外的文斗战场,打砸、武斗血腥照片充斥版面。但也给研究文革史提供了原始资料,特别是地方文革史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也给后人带来警示。
小报转载大报文章是正常,但是当时的“两报一刊”在中央核心人物指示下转载了《首都红卫兵》的文章,从此大报也不时转载小报文章。
全红号外喜报多。报纸报头版面全红印刷,在革命战争期间和开国大典期间《晋察冀日报》、《人民日报》等报出版过,城市解放等重大胜利带来喜讯,值得庆贺。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红色代表喜庆、吉祥,在庆贺场面中红色是主题色调。新中国成立、《人民日报》创刊,报纸都出版过整张全红报纸,但不是经常出现。在文革中的全红报纸很多,“红”成为了主题,报纸不仅报名带“红”,《红小兵》、《红囚徒》、《红开重》、《红色金华报》……,红标题,版面套红,不时会有报纸版面全红印刷,国庆、重大会议、两弹一星都是报纸全红印刷的由头,大报有,小报也很多。九大、十大、两弹一星的号外、喜报、喜讯、快报、特号消息、特大喜讯、特大消息、振奋人心的特大喜报、最最振奋人心的特大喜讯、非常振奋人心的特大喜讯等报纸的版面都缺少不了红色,更多的是全红印刷。小报不论事情大小号外、喜报、快报、增刊、特刊等层出不穷,没有条件的时候黑色印刷的也有不少。
报纸期号比较怪。1967年1月4日,《文汇报》“星火燎原”革命造反总部在当日报上发表《告读者书》,杀气腾腾地宣布“接管了《文汇报》”;1月6日,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也发表了该报“革命造反联合司令部”的《告读者书》。1月8日,毛泽东在接见中央文革小组的谈话中,高度赞扬文汇报社、解放日报社的夺权和《告上海全市人民书》。由《文汇报》被夺权开始的上海“一月风暴”后 ,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机关报都陷入了夺权、“新生”的混乱中。各地党报纷纷被“夺权”接管,有的报名被改,或者期号重新排序。《内蒙古日报》1967年1月11日被夺权后改为《内蒙古日报.东方红电讯》,新出第一号,1月23日再次被夺权后改回《内蒙古日报》改出新一号。1967年1月21日晚11时,几个红卫兵组织合并成的“省革联”,来到《广州日报》夺权,将报纸改出新一号。到了2月28日,“省革联”的夺权因未得到中央的承认而垮台,《广州日报》被军管报纸编号为军一号。《南方日报》1967年1月11日出版"新1号",3月31日改为"广1号",9月8日又改为"红1号",9月26日再次改为"粤1号"。也有的像《新华日报》虽然被夺权,但延续了以前期号。《人民日报》等报在国庆、八一、七一和粉碎四人帮的时候等特定日子出版的的报纸没有标明编号,可能不会是漏标,但不属于号外性质。文革时期的报纸在一个阶段内出版了不少上午版、下午版,一是当天报纸已经编辑好了,又收到上级的新的重大新闻,所以再出版下午版;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当天的重大新闻较多,一个头版只能满足一个重大新闻的需求,有时重大新闻要占用头版,领袖像也必须放在头版,没办法只能再出个下午版,两个头版都同等重要,如果把重要新闻或者领袖大幅照片放在其他版,可能会犯政治错误,虽然可以出号外,但也不是都能满足号外要求,每天都出号外。《湖北日报》和《长江日报》则出版没有期号的附张,就是把语录、讲话、重大事件等重要的内容另外出版一个不编号的单张,不时印上号外、特大喜讯。但也有几乎每天都出号外的现象,《松花江日报》出版的号外频率特别高。这时期的报纸当天的上午版和下午版,有的报纸是顺序两个编号,分别作为两期报纸;有的报纸则是两份报纸印刷一个编号,也就是一期报纸的上午版和下午版组成一期完整的报纸。
文革小报的编号更是乱的一塌糊涂,编辑报纸没有期号时有发生,被另一派占领后又重新编号等等。还有的编号比较奇怪,广州批资平反联委编辑的《解放报》创刊号,编号是“解字1号”,首都中学红代会等主办的《红战报》编号为“战字第*号” 1967年北京《兵团战报》的编号则充满暴力为“血战*号”。类似的编号还有许多,从编号可以窥见当时社会的混乱一面。
版面差错很少见。文革报纸不论是专业人员编辑的大报,还是造反组织拼凑人员编印的小报,差错率都特别低。版面安排都要反复比对,不能有丝毫对最高领袖的不敬。当时《解放军报》“当一版有毛主席照片时,就必须保证一版的其他照片上没有人把枪口对着毛主席的方向,甚至在文字上有‘毛主席’的字样出现时,一定要透过光线看看二版上的同一地方有没有贬义词,其他报纸纷纷效仿,版式跟着《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走。1966年8月25日,《陕西日报》第三版标题《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中的“帝国主义”和“纸老虎”几个字正好对准了第四版毛泽东像的头部中央,“反动派”几个字正好对准了陈伯达的头和脖子,红卫兵认为这是“以偷天换日的手法,对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进行的恶毒侮辱”,“是对我们无产阶级的猖狂进攻”,“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反革命事件”。引起西安交大、公路学院等多所院校两万多红卫兵的讨伐,聚集并包围了陕西日报社。版面安排注意没有冲突的地方,版面的文字更是不能有差错,一个错字有可能就会大祸临头。文革小报因为一字之错被批斗的例子也很多。上纲上线的年代报纸的差错率很低,版面漂亮给人很强烈的视觉冲击,极具欣赏、收藏价值。

文革报纸的收藏
十年前文革报纸的收藏还不被收藏人看好,甚至不被专门收藏报纸的集报人看好,一张普通的文革小报交易价格一般不超过一元,一份创刊号也只要二十元左右。近年来随着红色收藏热,文革藏品急剧升温,作为文革重要见证物件的文革报纸价格也一路飙升,时下一份文革小报普报价格已经突破十元,稀少品种更是超过二十元,文革小报的创刊号价位已经一百五十元左右。画报、重大事件号外、或者版面特别漂亮的价格更高。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文革藏品的追求变热,存世保存完好的报纸越来越少,包括文革小报的文革报纸行情会一路高歌。
目前世界上收藏文革小报最多的四家单位是:中国国家图书馆有报刊2611种、66790 期,其中北京地区的有315种、5864期;上海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有1700多种;美国“中国研究资料中心” 共1064种。据有文章说湖南省图书馆当年的馆长是个有历史眼光的人,不仅收藏当时出版的书、报、刊,连张贴于街头的军管会布告,他都揭下来保存着,是全国收集文革出版物最多的一家图书馆,其收藏的文革小报数量应该不少,究竟有多少品种和数量本人缺乏相关资料。

文革小报的收藏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一股小的热潮,许多集报人都把文革小报作为专题收藏,或者重点收藏,其他红色收藏方面的藏家也开始进军文革小报收藏,势头近年一直在加强,网上稀有品种拍卖价格不断被刷新,许多竞价者并不是集报人。集报人中杜永平、周连成、银熙君、肖梦涛、王选源等人都是文革小报收藏大家,所藏文革小报品种、数量颇丰。文革小报的收藏目前已经开始由增加品种数量为目标,向系列成套收藏方向转变,同一品种系列成套更有利于研究,其成套的史料价值、经济价值比单张是成倍增高,是单张的数量型不好比的。
文革报纸的收藏目前大部分收藏者注重小报收集,不把大报作为重点。一般还认为油印的小报不是正规的报纸,不在收藏外围。如果按照正规报纸的标准去衡量的话,大部分的铅印文革小报可能都不够标准,收藏报纸不只是单单收藏报纸的品种、数量,我们其实收藏的是历史,不论我们是有意还是无心,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保存历史的碎片。随着时间流逝,岁月更迭,能保存下来的文革报纸会越来越少,从社会责任方面讲,我们集报人有义务、有责任去积极收集文革报纸,其在新闻史上、社会史上都有其特定的历史价值。我们虽然不去研究,或者研究不深,但是可以为其他研究的人保存资料,发挥我们集报的社会价值作用。油印报不应该被忽视,应该和铅印小报一样同样是我们收藏的对象。油印报大多是最基层的造反组织编印的,其中不乏精品,其内容可以为研究提供最基层的第一手原始资料,研究出的成果更全面、更权威。
文革报纸的收藏和其他报纸收藏一样,在时间、经济等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其中的专题进行收藏,不要“剜到篮里都是菜”,有的放矢的收藏更能显现成果,也利于更好地去研究。“革委会成立”专题、毛像专题、接见红卫兵专题、题字书法专题、喜讯喜报专题、专刊专题或者**红卫兵专题等等。选择收藏主题根据自身工作学习、个人爱好、经济条件等各方面条件决定,不可盲目跟风,做任何事情都要有自己的主见,适和别人的不一定是你的最佳选择,毕竟选择文革报纸专题收藏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支持,比起其他报纸专题收藏所花费的钱要多许多,求知、存史的同时,我们要从中能寻找到快乐。
收藏报纸就要研究报纸,目前文革报纸收藏集报人的研究不多,仅见杜永平、周连成的《文革小报目录》和《文革小报集锦》,不是集报人的文革小报研报文章却有不少散见于网络。我们研究可以避开敏感的问题,不涉及其他方面,只从报刊出版史、报纸收藏角度去研究探讨。
文革报纸的研究,在文革期间,国外学者和情报人员就开始收集、研究,他们当时的目的可能是与情报有关。但是后来美国哈佛大学的中国研究中心、日本的亚洲经济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保加利亚和捷克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都有专门研究文革小报的研究机构和研究者,他们把文革小报编目、拍成微缩胶卷数字化保存,方便查阅研究。
文革报纸除了和其他报纸有着共性特征外,还有许多其特有的东西,我们集报人要不断挖掘、整理,有利于更好去收藏,最大限度地保存历史。历史不可以重演,但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从中借鉴有价值的东西,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社会更和谐。

http://www.838tu.com/NewsContent.asp?PID=224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