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1阅读
  • 0回复

老缪:文科实验班的先驱(修订稿)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老缪按:                                                      


    20天以前,我在博文中向朋友们介绍说,老文科实验班创办50周年回顾展板的编辑工作,由林耿耿、王凯燕和我负责。经过近20天的努力,听取了多方意见,特别是听取了老酒和老智的很多中肯的意见,几经修订,展板终于基本完成。今天把展板的修订稿在我的园子里亮出来,希望更多的朋友对当年“老文科班”的情况能够有所了解,也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文科实验班的先驱(修订稿)











前  言











北师大二附中文科实验班最早创办于1963年。


姜培良书记怀着对教育事业的无比忠诚,为创办文科班倾尽了心血。


本校和外聘的一批优秀教师勇于创新,循循善诱,教书育人,为文科班实验成功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1963级、1964级和1965级三届文科班近百名学生,既是被实验者,同时又是实验的主动参与者,在教育教学改革的实践中学习、锻炼、成长。


当年文科班的办学经验,尤其是组织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经验,得到教育部领导的重视,并向全国推广。老文科班成了20世纪60年代教育教学改革的一朵奇葩。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966年“文革” 爆发使文科实验班被迫终止。


令人欣喜的是,二附中在1995年恢复了文科试验班,一直办到现在,成绩斐然,被誉为“京师第一班”。


在文科班创办50年之际,我们“老文科班”同学举办这个展览,回顾文科班的历史,展示教改成果,反思工作问题,衷心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老文科班”的发展历程,衷心希望“老文科班”的经验与教训,能给现在的文科班以启迪和警示,同时为母校留下一些真实具体的历史资料。


祝愿母校越办越好,祝愿文科班越办越好!








  


    


     一、顺应大势   勇于实验








1960年春,第一次全国普通教育教学改革工作会议提出了缩短学制年限、精简教材、增加社会实践等意见。


二附中成立以后,学校领导研究认为,在培养人才方面,改革可以先从高中入手,用比较少的时间,培养出符合教育方针的优秀人才。在呈请北师大领导批准后,1963年先从师大三个附中的初中毕业生中,选送学习成绩中等以上、各科合格、喜爱文科、思想品德较好、身体健康的初中毕业生,男女共30名,成立了首届文科实验班。1964年秋,第二届文科实验班学生入学。1965年秋,第三届文科实验班学生入学。








北京师大二附中关于文科实验班64-65年度招生计划的报告













  





“老文科班”学生概况





级别


学生人数


男生


女生


学生来源


1963级


30


12


18


师大三所附中


1964级


36


14


22


师大三所附中、四中、女八中、女六中、四十七中等


1965级


30


9


21


师大三所附中、四中、女三中、女八中等











“老文科班”的班主任及任课教师    





1963级文科班


      班主任:梁梅芳      副班主任: 李文林    王酉梅


       政治:梁梅芳        语文:李文林          古文:沈藻翔                


      历史:杜  平        数学:张自文          英语:陈瑾英


      俄语:白胜喜        物理:朱锡民          化学:沈洁云      


      体育:张云超      


1964级文科班      


      班主任:杨涵        副班主任:金天相


       政治:杨  涵        语文:金天相           古文:沈藻翔                


      历史:杜  平        数学:张自文           英语:陈瑾英


      俄语:白胜喜        物理:朱锡民           化学:沈洁云      


      体育:刘国祥        宿管:常学谦  


1965级文科班


     班主任:梁梅芳


     数学   张自文        语文   李文林          语文   吴翼鹏        


     古文   宋华杰        政治   梁梅芳          俄语   白胜喜          


     英语   顾  琼        化学   赵玉茹          历史   杜  平              








下乡半农半读老师分工


教务、生活:杜平、张自文、顾琼


劳动:白胜喜、张自文


思想:吴翼鹏、金天相、梁梅芳


总务:钟海发、常学谦、焦九如、胡师傅


  








二、缩短学制   强化文科


  





    文科班在学制、课程、教材、教法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尝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学制缩短为两年,允许毕业后没考上大学的同学在校继续学习一年,维护了学生权益。


课程设置方面的突出特点是强化文科课程,适当缩减理科课程。语文、历史和外语课时增加了,内容扩展了。


教材选用打破了常规,例如:语文除通用教材外,选用了《古文观止》和《古代散文选》;数理化三科选用的是中等师范学校课本。


  





文科实验班的教学计划(草案)









      


    


  当年二附中关于1963级学生尝试参加1965年高考的请示报告






   1963级同学有29人参加了1965年的高考,其中有23人考上了大学。没考上大学的7位同学,多数是因为当时“左”的阶级政策落榜。














三、开门办学   走向社会











文科班的办学道路、办学模式,不是高考挂帅、闭门办学、分数第一、呆读死记,而是开门办学,走向社会,把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作为丰厚土壤,让学校生活与社会实践打成一片,让青年学生在社会大熔炉中经风雨、见世面,经受千锤百炼,成人成材。


学工、学农、学军——这是文科班社会实践的三种基本形式。











   (一)学工


1965年5月,1964级文科班同学在清河毛纺厂参加学工劳动。


为期半个月的劳动,大家被分配在不同的车间,在学会劳动技能的同时也了解了工人,学到了工人师傅的优秀品质。





下图为1964级文科班师生与工人师傅合影























    





(二)  学农





1963级文科班师生,1964年在北京市海淀区北安河村参加社教运动并参加劳动锻炼 ,结束时和村里的老乡及生产队干部合影。












1964年,1963级文科班师生在北京市海淀区北安河村劳动锻炼结束后,于西山大觉寺合影。


前排左起:王效毅、王树谷、陈长寿、陈愉庆、王志平、刘绮菲、康天意、邓九皋;


    二排左起:体育张老师、林耿耿、张侨生、谢俊平、语文李文林老师、老乡、尹小风、白小平;


    三排左起:王酉梅老师、包同曾、王希正、纪世昌、胡春木、张雪华、齐雅美、赵俊清、李亦雄;


四排左起:杨大年、李永厚、王学信、李秀琴、唐颖慧、王淑慧…


















1964年夏天,1963级文科班师生到北安河参加社教,给当时大队举办的社教展览作讲解员。













在北安河参加劳动的1963级文科班学生齐雅美、王志平












1966年春,1964级文科班同学在北京房山李各庄参加四清运动。高二第二学期一开学就到房山县李各庄村开门办学,既上文化课又参加四清运动,还参加积雪抗旱等劳动。大家零距离地接触了农民,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状况,体会了他们的思想感情,交上了一批农民朋友。这是一举三得的两个月,每个学生都感觉收获极大。









  


1964级文科班部分同学与李各庄老乡合影。


    





听大队长王海讲家史。














1966年春,1964级和1965级文科班师生在房山河北村合影






第五排左起:李凤芹、穆丽萍、张丽明、王凯燕、高和、顾钟侠、宋若华、苏平保、江洁、张圆圆、李二梅、李妮妮、朱小莹、田婧英、李淑清、赵富玲、黄植荣


第四排左起:孙喜如、穆东平、李晋业、王崇迅、胡雁溪、江鲁鲁、王立、崔锡章、范小白、刘绮菲、刘竹林、郭秋平、钟山、杨宝发、王学信、刘诚、缪小放、李国华


第三排左起:刘尚雅、白幼蒂、张燕多、刘小红、张俊桥、辛敬生、刘贺先、刘群、许丽丽、邓九皋、胡依年、季烨、刘垣、王文德、王志乐、彭毅、徐中伟、黄贵宝


第二排左起:杜学芳、盛津江、刘志存、曹文彬、吴惠芝、白胜喜老师、吴翼鹏老师、姜培良书记、常学谦老师、焦九如老师、张齐、王咏虹、韩崖梅、李红、彭岩


第一排左起:吕国华、杨乃铎、王力平、佟纪元、张自文老师、金天相老师、梁梅芳老师、顾琼老师、杜平老师、赵炳智、付合良、王贝贝、熊宗谊、许振德、王树谷  


                                                 (高一三班缺一人:姚恺)





  


(三) 半农半读  





1965级文科实验班同学在房山河北村的“半农半读”,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曹文彬在《记忆中的文科班》写道:


    “我们的‘半农半读实验班 ’驻扎的河北村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我们分到不同的农户家住,村干部在山下的小学给我们安排了一间教室,让老乡在教室的一面墙上抹上灰,我们帮忙刷上墨汁,就有了黑板,村里又派老乡带我们上山搬来石头和石板,全班同学一起动手在教室里垒好了课桌,坐着每人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小板凳就开课了,当时真从心里觉得像‘抗大’,美滋滋,挺自豪的。”


  


在垒起石板桌的教室里学习






  


  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劳动,晚上参加村里的“四清”运动。每天早上,王崇迅在大石河畔吹响起床号,那嘹亮的号声响彻寂静的山村,老乡说以前看日头起床,来了城里的学生,听号声起床了。





王崇迅吹号











  因为学校不可能派多位老师跟我们到农村,只能保证语文、数学、外语等主科的授课,副科基本上都停了。





曹文彬当年写在本子上的课程表















1965级文科班同学排队上工去














曹文彬和同学推车拉石头






    


参加农村的社会实践活动,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访贫问苦写家史,曹文彬和辛敬生一组,负责给于连大爷家写家史。


   1965级文科班学生曹文彬、辛敬生与于连大爷一家的合影











      1965级文科班学生张燕多、老师张自文和曹江大爷一家合影。












    


           1965级文科班第一小组跟河北村老乡合影。















    (四)学军





1964年7月。1963级文科班同学到河北张家口地区沙城4626部队下连当兵锻炼,女同学们和解放军同志交谈,左起:指导员、王淑慧、林耿耿、尹小凤、谢俊平。










  





1963级文科班同学练习卧式快速穿戴防毒用具。
















1963级文科班女生在解放军指导下练习观察地形。








  





1964年9月,暑假期间专职负责文科班女生锻炼的指导员来北京出差,到二附中来看望同学们。






  





1963级文科班女生与梁梅芳老师和解放军指导员,在二附中教学楼西侧合影。









    


    1965年7月,1964级文科班同学到空军004部队参加军训两周。可惜没有留下当时参加军训的照片。






  (五) 其他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活动





1964年8月,1964级文科班部分同学在北安河社会主义教育展览会做讲解员















1966年2月,1964级文科班同学在中国美术馆为大型群塑《收租院》做讲解员







  





          四、素质教育   全面发展





        文科实验班1964-1965学年第一学期工作计划要点










  





(一)生动活泼主动地学习





    生动活泼主动地学习,全面发展,是文科班的一个特点。    


    教法上突出了自主性学习,例如:作文教学除命题作文外鼓励学生主动写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因而同学中的许多优秀作文都是这一类的;历史教学引导学生查阅资料就某一历史人物、某一历史事件展开讨论,谈出自己的观点、理由。


    进行了考试改革,例如:语文考试增加了口头表达能力考试,抽签取题,然后在老师同学面前口述答案;历史考试增加了开卷考试部分,允许学生带工具书和资料进考场,凡有独立见解又言之成理的答案,都会得到肯定与鼓励。


    学生具有浓厚的学习兴趣,自觉、主动地的学习,有良好的学习习惯,有较好的学习方法,能掌握基础知识,把握重点难点,学习成绩良好。


  


    


      1965年10月4日,1964级学生胡依年的文章《掌握主动权》在《光明日报》上发表。
















   1965年12月1日,1964级学生彭毅的文章《象欧阳海那样生活和战斗——读<欧阳海之歌>》在《人民日报》第6版上发表。











  


      1964级文科班当年有一本作文选,收录了14位同学的13篇作文。































(二)严格的语文基本功训练





严格的语文基本功训练,包括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写作能力、口头表达能力、书写等的基本功训练,是文科班教学的一大特色。


包同曾在《斐然成章,受益终生》一文中说:“人们常说,要练‘童子功’。我想,两年的文科班古文课,是我们练就的中华文化的‘童子功’,为我们奠定了文化基础、充实了文化积淀和底蕴。”









好多同学都说,两年文科班,受益一辈子。










(三)积极参加体育锻炼





    文科班体育锻炼形式多种多样:每天晨练,上好体育课,参加学校统一安排的第7节课的体育活动,午休时间的足篮排球活动……坚持不懈的体育锻炼使我们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








1963级文科班部分同学在校运会上。










  


1964级文科班在校第八届田径运动会上获得团体总分第一名。













1964级文科班在校第九届田径运动会上又夺得团体总分第一名。
















(四)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


    文科班鼓励学生吹拉弹唱,课间休息时,常有人吹口琴、吹笛子,在演奏乐器的过程中提高了审美情趣。


    多唱歌、唱好歌是文科班一大特色。一首首革命歌曲激昂的旋律和动人的词句鼓舞着热血青年前进再前进。





    1965年5月1日,北海公园里举行游园会,1963级文科班同学的舞蹈“不爱红装 爱武装”轮流在公园里的各单位圈内表演。





         “不爱红装 爱武装”之一






    





“不爱红装 爱武装”之二












1964年10月,1964级文科班部分同学自编自演的舞蹈参加了首都国庆大联欢。


                舞蹈“学大寨 赶大寨”
















五、思想教育  德育为先





文科班的思想教育工作是有其鲜明特色的。


    文科班的德育把培养学生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放在首位,通过课内与课外多种途径的学习与实践,使学生逐步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


    同学们在政治上有所追求,积极争取入团、入党。


    1963级文科班尹小凤、林耿耿同学毕业前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4级文科班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十几名同学加入共青团,班级成了团员班。毕业时,校党支部召开发展大会,吸收王贝贝、许振德、李妮妮、李二梅、李红、钟山、张齐等7名同学加入中国共产党。








文科实验班1964-1965学年第一学期工作活动日程





















林耿耿 的“听课证”





1965年7月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举办“党章培训班”,给参加培训的学员颁发了听课证。











  





林耿耿的《誓词》





    1965年8月,一批同志在中直机关礼堂参加入党宣誓仪式。


宣誓后,林耿耿在这张誓词最上边,写下了“忠心耿耿 为党为国”八个字。



















          六、当年日记   见证历史





1965级同学孙喜如日记选录


  


  









                





  1965年6月25号    星期五


     多么出乎意料的事啊!迫使得我不得不把关闭许久的日记本重新打开来。


     我下午送赵阿政同学回来,老师突然找我,因为我给过老师一封信,谈到要找老师谈谈心,因此我想一定是这件事了。我和胡老师漫步在校道上,“你打算考哪儿啊?”老师问,“半工半读。”我说,“如果让你考别的呢?”我说:“我没报别的。”“如果党要你考怎么办?”“那我就好好去考!”于是老师告我说,学校打算让我考本校文科班,登时我的心“咚咚”地跳起来,这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太突然了。“真的吗!”于是我同意了,老师说明天早八点去口试。好吧,那就试试看,如果我考上了,我就高高兴兴地上文科班,因为这是党的需要,如果考不上就还奔我那向往一年多的“半工半读”新型学校去。









                    


                                 1965年7月14日


     今天,老高一三、老高二三和我们这新高一三全体同学在北海开了一个热热闹闹的联欢会,大家高高兴兴畅所欲言,亲如姐妹兄弟,革命的歌声荡漾在北海上空……我们还划了船……


老高二三走了,他们是这次试验任务的先锋,在党的培养教导下,两年来取得了重大收获,尤其是思想上的收获,每当我问起他们,他们都激动地说起党对他们的培养。


老文科班走了,我们又来了,继续他们的任务。有人问我:“你喜欢文科吗?文科班好吗?”我说:“我很喜欢文科,文科班很好。”因为只要你从革命利益出发,干什么都好,若从个人利益出发干什么都不会称心。


                


                                1965年10月7日


     昨天晚上,校南边的“景泰兰”一处突然起了大火,烈焰冲天,警笛震耳。我们从三楼跑下来冲过去救火,我一冲到里面,一阵阵呛人的热气流和水蒸气迎面扑来,睁不开眼,喘不过气,但谁都顾不得了,揣起一盆盆传过来的水泼向燃着的门窗。脚下踏着的火星熄灭了,大火渐渐小了,但是沙、水仍一盆盆泼过去,后边的往里泼都撒到了前面人的身上,水笼有时凶猛地射过来,湿透了衣裳,鞋子都陷进了泥水里,当时丝毫不知道这些了。出来时才觉得冷,浑身被凉冰冰的湿衣服裹着,胳膊疼的要命,这才意识到打排球时弄坏的右臂,在救火时又重重的别在电线杆和人们的手臂上了。


     我回去想换衣服,可是没有了,同志们热心的拿出他们早已洗干净的衣服让我穿,我又高兴又感激!


                


                               1966年2月7日
    中午饭后,我们两个班的学生集合在食堂门前,工地党领导赠给我校一封装在镜框里的感谢信。
    事情是这样的。2月2日中午,我们正在食堂吃饭,听一位工地领导号召大家为砸伤的工人输血。我和吕国华放下饭碗就向河北医院跑去,沿路人很多,高二(3)同学也听到了消息,全班几乎都来了。根据身体健康情况,老师从几十人里挑出四个人,有我、刘诚、缪小放、杨宝发,代表全体学生去为民工输血。
  由于民工的伤势过重,已无法挽救,晚9点半就停止了呼吸,为革命献出了生命。我难过得掉下了眼泪。事后,有人说我阶级感情深,但我觉得自己的阶级感情比起工人、贫下中农来还差得很远很远,即使在同学当中我也应该向做得更好的人学习。高二(3)的江洁,护送伤员上了救护车,见没有枕头,就毫不犹豫地脱下棉衣,叠好给伤员枕上,丝毫没考虑汽车到了北京棉袄可能丢,至少很长时间回不来。还有一个同学给重伤民工五块钱,一本《一心为革命》两本小册子和一封信,让他安心养病像王杰那样时刻想到革命,五块钱让他买些补品,早日恢复健康。因为那位民工牺牲了,所以这些东西又退还了她,但是他们这种深厚的阶级感情却远远超过了我。我不过是要为民工输点血,而且因为我是O型血,民工伤太重而不能使用。要说我这种思想是好的,那也是由工人阶级贫下中农那来的,是党一手培养教育的结果。听到重伤的民工需要输血,我就想起了那盘绕山间的铁路、公路和那火车钻过的长长的山洞……工人、农民为了革命事业,忘我的创造着一切,我还有什么东西舍不得拿出来呢!毛主席说:“我们的同志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民工是我的阶级弟兄,我有责任尽全力救我的阶级弟兄!
                  


                               1966年6月2日
    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天。
    早晨五点多,我们就起收行李,谁的心情都是沉重的,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陈才大爷病了没能起床,大妈非得让我在他家吃饭。这是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早饭吃不下去。
    七点多,送别的大娘、大爷、大哥、大嫂们都来了,孩子大人站了一大片。行李装上车了,时间不等人,到处是哭声,拉着抱着舍不得分手。
    在阶级斗争中、在生产斗争中建立的感情是最深厚的。今天的哨子声、集合声几乎失去了作用,谁也不肯动。好不容易整齐了队,上了汽车,一双双手紧握在一起,汽车开动了,还不肯松开。汽车满载哭声,不,是满载阶级感情,满载贫下中农的期望,离开了河北村。车开出了很远,村口的人群还一动不动,我拼命挥着帽子,仿佛大爷大娘的话还在我耳边响着:“可不要忘记我们过去的苦啊!”    “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
    河北村的亲人们,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们!


      








                七、人才济济   成果斐然


  


    (一)总体情况


   表格:老文科班成才统计(待收集材料,补写)


   包括出了多少专家教授、特殊贡献、著作论文、先进模范等等。    


  第一届文科实验班30人除了已去世和失去联系的12人之外,18个人截至退休时包括目前还在工作的基本情况是:大学教授3人,中学校长1人,中学教导主任1人,出版杜社长助理、主任记者2人中石油审计处长1人,区粮食局副所长1人,外交部和教育部参赞2人,中学教师4人,市政党校总支书记1人,区教自局工会主席1人,自由职业者1人。他们中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均为高级职称,如教授、中学高级教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他们在省市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1200余篇  出版专著20多部。他们中获得省市以上荣誉称号的有4人。





    (二)突出人物


    1963级


尹小凤  曾任北京八中党支部书记,现任北京八中怡海分校校长,荣获“北京丰台区突出贡献人才”、“北京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改革开放30年北京教育功勋人物”、“中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人物”、“2010中国基础教育百家杰出校长”等称号。





陈瑜庆  作家,曾任大连市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辽宁分会副主席,作品《路障》、《除夕夜》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爸爸,我一定回来》获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





刘绮菲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北京市政协委员。





王学信  1965年北京高考文科状元、1977年高考云南省第一名、现任《海内与海外》杂志编辑主任。





       1964级


王志乐  研究员、商务部跨国公司研究所所长,国家产业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经贸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王  东(王贝贝)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研室主任、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副会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丁东红(胡依年)  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央党校成人教育学院院长,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张  齐    博士,美国国家针灸暨东方医学考试委员会委员、美国国家中药考试委员会主席、纽约中医针灸保健中心主任医师。





      1965级


杜学芳   中共十六大、十七大代表,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纪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国务院参事。





胡雁溪   曾任北京《华声报》编辑、记者,致力于中国古陶瓷研究三十余年,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陶瓷工作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文物保护基金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顾问,曾赴丹麦、挪威、瑞典、印度尼西亚、英国、法国、荷兰、中国香港等地讲学、鉴定、考察。





白幼蒂   北京师大附中历史特级教师,北京市历史教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高级中学实验课本·世界近代现代史》编委,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考试在线”栏目历史学科主讲教师,《中国考试》杂志学科组特约编委。





    “老文科班”是个优秀群体,其中有很多同学都值得称道。比如,李国华毕业后在农村小学教了一辈子语文,受到师生和农民的爱戴。再比如王树谷下岗后,凭着在文科班打下的基础,写稿子,校书稿,2003年成了北京市技术监督局一份杂志的主编,2004年成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杂志的编辑,2010年62岁时做了《中国循环经济》杂志的主编,成了再生有色金属方面的专家。这些,都更直接地反映了文科班教学的效果。











        八、深刻反思  吸取教训


   毋庸讳言,在当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谁也不可能脱离当时的社会环境,文科班的思想教育工作也存在着较大的问题,特别是“左”的思潮影响,这是我们今天在纪念文科班办学50周年时必须正视的。


    反思文科班的历史,可以毫无疑义地说,文科班办学过程中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其中最主要的莫过于无尽无休的思想革命了。本来十七八岁的中学生思想比较单纯,但经常要“暴露活思想”,还要上纲上线地批判自身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特别是一些出身不好的同学总被要求谈思想问题与家庭挂钩,要与家庭划清思想界限,一些人过激的言行使这些同学受到心灵的伤害,至今难以平复。


    这些“左”的做法,不但伤害了一些同学,也磨平了不少同学的锋芒,压制了同学的创造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1972年对教育所作的定义“培养自由的人和创造思维,最大限度地挖掘每一个人的潜力,这就是最后的目的。”


    使受教育者自由生长,人性升华,具有健全的人格,健康的心态,即有一颗善良的充满爱的心,自信、个性充分发展、创造力和潜能最大限度得以发挥,从而感受到快乐幸福。这是教育的终极目标,也应该是我们衡量教育成功与否的标准。











       九、纪念活动   积极筹备





为给母校校庆献礼,为有利现在的文科班越办越好,老文科班三届学生自发组织开展文科班创办50年纪念活动,得到了学校新老领导的大力支持。








纪念活动筹备小组于2012年12月21日在学校成立,部分学生、活动顾问和学校领导合影




前排左起:王凯燕、曹文彬、张俊桥、赵炳智、熊宗谊


后排左起:林福智、厉益森、王酉梅、陈如邻、王学信





“老文科班”的师生们积极参与纪念活动,撰写了近百篇回忆文章,提供了大量宝贵的历史资料和生动的素材。文科班博客于2013年1月7日设立了“咱们文科班专辑”,将大家的文章和相关资料汇集到一起,为文科班创立50周年的一系列纪念活动做一些最基础的资料工作。















现举要如下:


《关于师大二附中及其文科实验班成立的由来》    王酉梅老师
    《素质教育的典范》                           赵炳智
    《斐然成章,受益终生》                       包同增
    《青春忆最忆文科班》                         林耿耿                      


《碎片拼图大家来,斑斓初现再努力》            曹文彬张俊桥王凯燕
    《文科班二三事》                              丁东红
    《王学信:拍案惊奇三+一+一…… 》              季  烨


《假如姜书记没有死……》                       季  烨


《对文科班思想教育工作消极面的一点粗浅看法》     季  烨
    《那年,那事》                                 熊宗谊
    《重拾的碎片》系列                             王凯燕
    《文科班的记忆》                               张燕多
    《记忆中的文科班》                              曹文彬
    《关于文科班的回忆点滴》                        辛敬生
    《文科班的毕业证》                              彭  毅


《终身难忘的三个“零”》                         郭秋平


《孙喜如日记选录》                        孙喜如夫人心妮提供


   ……  


  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列举。感兴趣的,可以到咱们文科班博客浏览。


  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erfuzhongwenkeban








2013年1月25日,三届老文科班9名同学聚会顺峰,漫谈文科班往事及纪念文科班创建50周年事宜。











“老文科班”师生分别组织聚会,为纪念活动做准备


第一届文科班聚会


(照片待补)





第二届文科班聚会


(照片待补)





第三届文科班聚会


(照片待补)








三届文科班部分学生参观胡雁溪陶瓷馆


2013年5月25日,三届老文科班的二十多名同学欢聚在胡雁溪陶瓷馆。


第一排左起:吕允端(胡雁溪夫人)、王凯燕、钟山、丁东红(胡依年)、刘绮菲、张燕多、王立
第二排左起:张俊桥、刘尚雅、辛敬生、杜学芳、顾钟侠、张丽明、曹文彬
第三排左起:赵炳智、李晋业、杨乃铎、缪小放、熊宗谊、胡雁溪、王力平、彭毅、吕国华








2013年7月5日,文科班教育创新研讨会预备会在学校召开









  


2013年7月19日上午8点半,庆祝建校60周年暨纪念文科班创办5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师大二附中博学楼召开。


座谈会召开前全体与会人员合影
    





2013年8月16日,筹备小组扩大会议在北大举行,为纪念活动做最后的冲刺。




  








2013年8月21日,筹备组同学登门拜访,邀请著名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参加我们的研讨会。






                      








                                结束语


      


    整整50年过去了,“老文科班”的学生们经历了各自不同的人生磨练,绝大多数都以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扎实的文科功底,书写了自己的人生历史,其中不少人成为意识形态、管理部门、新闻出版、高等教育、普通教育以及与文科相关领域的人才、杰出人物、学科领头人、德高望重的教授、专家、作家、编辑、记者、各级领导,这不能不说与当年在“文科班”所受到的正面思想道德教育和严格的基本功训练、所打下的扎实的学业基础、所投身的丰富的社会实践息息相关。


    饮水思源,我们感念的是母校和师长们养育的恩德;师出同门,我们珍惜的是“一奶同胞”的血脉情谊;溯本探源,我们自豪的是我们是“文科班之子”。


    我们心中涌起的是树叶对根的问候,是游子向父母的叩首,是江河朝雪山的回眸。


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AKUA07LJG28J:anomaliflorous47.rssing.com/chan-21710812/all_p2.html+&cd=5&hl=en&ct=clnk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