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6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钟山:忆圆圆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忆圆圆






钟山





1964年,在颐和园开了文科班的首次联谊会,有人提议张圆圆唱歌,她大大方方地站起来:“那我可就唱了,别吓着大家!”当她亮嗓放歌时,那股冲天直上的高亢声波突然震撼了每个人的心。刚才,王贝贝在大门前的石狮子下捧着外文单词的苦读状已经吓了我一跳,现在,又被这个又高又壮,脸圆圆、眼圆圆,还带副圆眼镜,怀里揣着个“大音箱”的女孩吓着了:“看来这个班的同学个个了得,自己可要发奋了!”这是张圆圆给我 的第一印象,鲜明,而且刺激。


在半军事化,吃、住、行、学都在一起的文科班生活中,我渐渐发现她并非人如其名,为人做事完美圆满,反是有棱有角,甚至有点特立独行,很像她的作文,不是篇篇优秀,但常有独出心裁的妙语奇文。她可谓是不够秀外而真惠中。我们俩算不上亲密,可我能感觉到在她爽朗大气,高大威猛的外表之下,也会时时闪现出女孩子的敏感、细腻、脆弱、淘气……


记得一件趣事儿:有次半夜,我突然嗓子疼,她和几个同学自告奋勇去校医务室拿药。回来后,交给我几片润喉片,几人还吞吞吐吐地坦白:“本来医生给了一整盒,我们尝了尝,比糖还甜!七尝八尝,就剩下这些了,太对不起了!”想想平时为了严格要求自己,比着不吃零食,结果个个憋成了连药片也吃得香的馋鬼,再看看那几位意犹未尽的样子,我极快地吞下了药:“是,真甜!”我们都再也绷不住地笑起来。药片的镇痛,友谊的温暖,真情的宣泄,交相作用,我的嗓子居然不疼了,一觉睡到起床铃响。


毕业前,文科班到房山李各庄,边学习边劳动边参加“社教”运动,收获了思想、创作的多重丰收。其中,圆圆用旧曲填新词创作了“三个老汉种春麦”“三个娃娃夸爸爸”“三个老妈妈学文化”等系列作品,形式新颖、贴近生活,在同学和各次汇演中广受好评。去年,二附中60年校庆时,当年的三个“娃娃”——我、黄植荣、田婧英,阔别近五十年后首次重聚。虽然,已是“皱纹天天长,头发渐渐白”的三个小老太太了,可那些词曲却记忆犹新。也许,和圆圆现在大部头的清史专著比,那只能算些微小品,但它们却是圆圆青春的鲜活的脚步声,在同学们的心中,永远会激起亲切的廻响。


“文革”使我和圆圆真正靠近成为朋友。那场浩劫如同显微镜,清晰地审视出人的真假、善恶、美丑,尽管有时残酷得近似拷问。


因为都不赞成对建国以来成就包括教育路线的全盘否定,特别是反对以出身、观点把老师、同学按敌我划线,对“敌人”加以粗暴的、侮辱性的,甚至是毫无人性的打击等等,观点的相同使我们对彼此的思想与本质有了更深的认同,组织起“九人小组”,后发展为“红旗”,这是二附中校内第一个公开与“红卫兵”的左言左行相对抗的群众组织。尽管,受时代影响和我们个人的局限,有过错误,有过摇摆,但可以无愧地讲,我们是努力地去求真理,讲人道,坚持实事求是的。作为校内的少数派,压力重重,每写一张大字报,每参加一次公开辩论前,我们内部都要反复讨论,激烈争辩,还共同学习过毛选、列宁关于“左派”幼稚病的论述等等。“疾风知劲草”,圆圆以她的思想深度、坚持勇气和组织才干成为“红旗”无可争议的领导核心。


那时,因父亲的问题我被称为“彭黄死党子女”,由于观点与当时大形势不合调,被昔日的好友敌视,不明真相的同学围攻、谩骂,每每处于身陷困境,心生困惑的状态中,只是凭着一份自信再加上圆圆们的包容、信任和支持才能最终“扛住”。


“砍人事件”突然发生,从学校翻墙逃出的王文德赶到我家通知:“红旗”被诬为“黑保护伞”、反革命组织,总部被砸,人员被扣,圆圆让大家设法撤去她家,还特别叮嘱我不可回校,也别留在家里,直接找她。事出意外,思前想后,我自认无罪,更不愿朋友们受牵连,决心返校换人。结果是到校时“红旗”人员已撤走,我则“自投罗网”,被扣被打……事后听说,“红旗”的朋友们为了反映事件真相,为了救出我,曾甘冒风险到《红旗》杂志社总部请愿。我为之深深感动,更坚定了对人类良知的感知与期待。


二十多年后我们再会时,她已因曾被我笑讽过的“学究气”而成了清史专家,变成沉稳的张研教授,但在同学们眼中,她还是圆圆。每年春节,“红旗”的朋友们会相约去圆圆家聚会,探望曾在最困难时刻以无私的爱庇护过我们的圆圆父母。两位老人年逾九十,仍笔耕不辍,每有新作,便寄发给大家,令人感愧。我想,惟其是这样永远有追求的父母,才能培养出卓尔不群的圆圆。


圆圆太忙,行也匆匆,去也匆匆。直到去年春节聚会时,她才告诉我:“和老伴身体都不好,有时累得两人都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我再三告诫她下决心放下一切工作,休养、调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谈心。后来听说她老伴病重,打电话想去看她,她却委谢探视,但承诺了有需要一定告诉我。


然而,那个永远真诚待人的圆圆却对我撒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谎”,那个永远生气勃勃的圆圆却就此不告而别!百感无言……但在内心却不能不对她的自尊、自爱献上敬意。也许,这才是圆圆式的告别:不带走一片云,却留下她对所有人的爱,留下她浓缩了生命而种下的所有果实。


再见了,圆圆,期待着他日重逢,再听你高歌一曲!


                                      钟山


                                         2014-5-8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7a84f9c93690c66c0101a43f6612bd7a10209d2843893732d475016e3af60624e0b89833a2516ae3a41f7a0682f621420c0da93d419cabbe57972d73034074dda5c53ce49f1961332c654970ee2af49b3eca33090acd18899510ddd537220c6afd5&p=93759a41d58b12a05afce6291c4e&newp=9971c416d9c111a05ceece34150792695803ed603ed4d2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41a06d3c3776607a44d56e8f43270310834f1f689df08d2ecce7e&user=baidu&fm=sc&query=%D5%C5%D1%D0+%D4%B2%D4%B2&qid=cc4cb6b90031e2dc&p1=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