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0阅读
  • 0回复

老鬼:关于《狼图腾》再说几句话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最近《南方周末》登了一篇采访《狼图腾》作者的文章,引来了当年与该作者一起插队的知青们的愤慨,自发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最了解该书作者的刘小佈、张华、张红军、李南、王黎、叶小静、朱允健、吴力工、李永存、莫华、秦孟渝等都赶来参加。并请来一些新闻媒体和学者,我也被邀请参加。


   当年与《狼图腾》作者同在一个大队的北京知青刘小佈说:原以为这只是部小说,尽管有很多失实之处,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它毕竟是本小说,可以虚构,可以编造。但无意中看见了《南方周末》采访该作者的文章,看见《狼图腾》作者宣称:“这本书里所有的细节和故事大多有出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并同意说“这本书是半自传体小说。”我感到不能再沉默了,必须站出来说话。因为该书里胡编乱造的细节和故事太多太多了。《狼图腾》把狼视为“东方民族的自由神”,而事实上,狼本性凶残、暴虐、贪婪,狼性绝不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提倡的东西。现在的人们道德沦落,弱肉强食,狼性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我们当前更需要提倡诚信、友爱、对弱者的同情和保护等美德。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也曾在东乌旗插队的刘小萌说:从史学的角度看,《狼图腾》中一些论述与中国文化的基本常识不符。对狼的图腾崇拜只存在于原始的先民信仰阶段,且也只是诸多图腾崇拜中的一种。该书作者说内蒙古民族视狼为图腾,是对基本常识的捏造。


   有满都宝力格牧场的北京知识青年中,唯一公开支持他的就是接受了他的钱的知青画家陈继群。其余人不是公开反对就是私下反对。这说明广大知识青年是了解事实真相的,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


   对于狼的看法是一个问题。蒙古族是否图腾狼则是另一个问题。这两个问题应该分开来谈。


   《狼图腾》的作者喜欢狼没有错,给狼翻案没有错。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里对狼完全否定也是有些绝对。狼其实也是有爱心的,为了小崽不惜拼命,甚至还有叼走小孩,喂养起来的事例(狼孩)。西方对狼却不是这样的态度。古罗马自称是一头母狼诞生的,把狼当成祖先。西方人中叫沃尔夫(wolf狼)的很多,杰克伦敦写了很多与狼有关的小说,对狼的坚韧,耐苦,顽强等都给与肯定,博得了众多中国青年的喜欢。当年我和《狼图腾》的作者在一起聊天时,谈起杰克伦敦的书来,共同语言很多。那时候我们没有分歧。我们对中华文化中那么仇视狼都是不满的。但当时《狼图腾》的作者并没有对我说过蒙古族图腾狼。


   许多年过去之后,《狼图腾》一书出版,风靡全国,我听说这是一本写狼的书,宣称蒙古族视狼为图腾,第一感觉就是基本立论不真实。你喜欢狼可以,为狼翻案可以,但你说蒙古族图腾狼却毫无事实根据。我在内蒙古锡盟草原生活七年多。与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民有过长时间的接触,知道他们对狼恨得咬牙切齿,见了狼必置之死地,以至于狼在草原上几乎被打灭绝,哪有一丝一毫图腾的影子?


   到后来又得知该书作者竟然就是当年跟我认识的,有过一段来往的老吕,非常惊讶。你老吕是搞理论工作的,搞教学的,怎么能编造一个民族的图腾来宣扬自己的观点呢?起码这是非常不慎重,不实事求是的。


   现在,《狼图腾》的作者拿出了几个东乌旗当地的小干部等几个人对他的支持,来证明蒙古族牧民是图腾狼的。指责我们知青在跟牧民对着干,他把自己打扮成牧民的代言人。


   其实随着改革开放,西方文化的渗透和传播。对狼的看法也在潜移默化的变化。记得九十年代我在美国期间,美国境内的狼也几乎打绝迹,美国政府不得不从加拿大进口一批狼,放到黄石公园野外繁育。现在中国同样也有一批环保人士为频临灭绝的狼呼喊,这没有错。现在蒙古族中的知识分子喜欢狼的自然也大有人在,因为狼代表着强者。再加上《狼图腾》的热销,不明真相,赞成《狼图腾》作者观点的蒙古族同胞肯定会有一些。而东乌旗当地的小干部和一些人为了借《狼图腾》热搞旅游或其他商业目的,有求于《狼图腾》作者,自然要符合他的错误看法。


   但依旧有很多严肃的蒙古族学者不同意《狼图腾》作者的观点。比如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博士、蒙古学专家布仁巴图就说:“我不认为蒙古族有什么图腾,在蒙古族历史上有对于动物成为人名的记载,比如阿尔斯楞(狮子),但不一定就是蒙古族的图腾,以动物的名字作为蒙古族的人名的有很多,难道都是图腾吗?”


   又比如《蒙古族秘史》的翻译官布扎布及阿斯钢先生就在该书中明确说明:蒙古族祖先所谓的苍狼和白鹿的结合是明朝翻译的错误,其实苍狼和白鹿只是人名。


   内蒙古知名作家、评论家李悦表示:“狼图腾作者说:‘蒙古民族是世界上最虔诚信奉狼图腾的游牧民族,把狼作为蒙古民族的图腾、兽祖、战神、宗师、楷模,以及草原和草原民族的保护神。’这完全是没有任何史实根据的杜撰,时至今日还没有一位史学家考证出蒙古人有图腾习俗。”


   我在草原牧区的时候,大冬天牧民们只要一发现狼的踪迹,会放下自己正要赶往的目的地,立刻调转马头去追狼,不惜把马累死也要将狼消灭。无论多么忠实的狗,只要咬死了羊羔,牧民都会坚决打死。我自己的狗就遭此下场,对此深有体会。


   牧民痛恨狼,因为狼一咬羊就咬死咬伤一大片。它不像狮子那样吃饱了就完,它是吃饱了还要继续扑杀羔羊,嗜杀为乐,所以特别招恨,这个恶习让它在草原上几乎被赶尽杀绝。当年牧民老乡们每年春秋两季都要集体出动打狼。声势浩大,打半天也就能打一两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草原上的狼群几乎没有。我的小学同学贾幼陵是东乌旗最著名的兽医,经常见到狼,他最多的一次也就是一头母狼和六只狼崽。《狼图腾》中所说能咬死一群马群的狼群更是没有。我在牧区多年也仅仅在乌拉斯台林场砍木头时见到过两只。


   蒙古族民歌中没有讴歌狼的,蒙古族谚语中没有说狼好话的,蒙古族人名中没有叫狼的,四十年前的蒙古族牧民也没有一个喜欢狼的……这都是历史事实,《狼图腾》再火也改变不了这个基本事实。《狼图腾》一书中说有个蒙族老牧民在四十年前就表示崇敬狼,说不崇敬狼的不是蒙古人……这完全是作者自己的虚构。不但东乌旗没有这样的蒙古老人,我们西乌旗也找不出这样的蒙古老人。


   小说可以编造虚构,但不能违背起码历史事实。比如《红岩》写的是解放战争中的事,中美合作所在抗战结束后即告解散,解放战争时已不存在。该书作者却还大肆宣扬什么中美合作所领导指挥白公馆、渣滓洞虐杀革命者,整个就是胡说八道,现在已经大白于天下。这让该书的信服力大大地下降,没人再相信。


   自传体小说《高玉宝》也打着自传体的旗号却编造了半夜鸡叫的故事。按说人物自传是不能捏造故事的。可为了揭露地主阶级的所谓丑恶嘴脸,竟然无中生有地,绘声绘色地编出个半夜鸡叫的荒唐故事,上了小学生课本,多年来流毒全国。


   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环境里谎言太多了,处处皆是。连标明“纪实文学”,“自传体小说”,“革命历史回忆录”,“新闻报道”、“虎照之类的新闻摄影”等都充满谎言。谎言泛滥成灾,几乎要把人淹没。人人都标榜自己没说瞎话,却又人人编造瞎话。


   不能再漠视了,对身边的谎言必须戳穿。为此挨骂也认了。


   如果不及时指出《狼图腾》一书中的虚假之处,当个老好人,很多没去过草原的青年人就会信以为真。多年之后,我们这个充满谎言的社会里就会又多了一个谎言。后代将会怎么骂我们这些先人的懦弱卑怯啊!


https://www.kanunu8.com/shuping/news10762.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