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2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友友0425:遥记老中宣部时期孩子们的生活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文武少年之一


--遥记老中宣部时期孩子们的生活


2012年7月6月





   五十年代初,中宣部机关从中南海迁至北京东城的松公府夹道10号.。那里是原北京大学的校址,我们管它叫沙难机关大院。机关大院很大,北边挨着嵩祝寺喇嘛庙,南边是老北大红楼,办公楼和宿舍区相通相连。


[转载]文武少年之一
手绘的老中宣部大院示意图


   大院的孩子因父母在这里工作的关系,没少看到最新的电影,也少不了爱看书以及戏剧。尤以电影对我们这群少年影响最大,几乎每看完一部电影,除去重复着那些经典道白,我们还会创造一些新的游戏玩法。电影总能牵动着我们的心,把我们带入一个个激情的演义中去。


   虽然最早玩的是民间通常的玩法:在地上拍洋画,拍三角(烟盒叠的),拽砂包,弹弹球和跳房啥的,但我们还可以“探险”----串遍大院内各个楼庭、地下室和楼顶棚(除办公楼外),包括老红楼,去轮番实施时间维持不长的新游戏。说到弹弹球,小雄把大家的得分记得最清。而林冬仗着个高臂长,弹球时总爱身往前探、手往前努,沾了不少便宜。最早看的书是《三国演义》、《七侠五义》,最早看的一个外国电影叫《三剑客》,后来有部叫《三个火枪手》跟《三剑客》差不多。我们住在院内新北楼,住在这个楼的孩子们的父母很多是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还有的是红军时期的。所以男孩子们都有“尚武”传统,整天拿着竹棍和啥能用上的家伙,在楼前的马路和小花园中,甚至在整个大院里追逐厮打。我们家兄弟三人在对外作战时,同心同德,敢打敢拼,而且讲究“西式剑法””,什么劈刺、直刺、防左右下刺等,其他的孩子很愿意跟我们一起玩,因此有的大人戏称我们哥仨儿是“三剑客”。


   看了电影《斯巴达克》后,我们就学着用破柳条筐、纤维板做盾牌防身,而且还组织出长棍短棍结合成的“马其顿”战斗队形,进攻时一边用短棍敲着纤维板盾牌,一边“呜啦!呜啦”地叫,形成一种气势。不过只是玩耍,从不敢伤人,也从不出大院。常有院里其它几个楼区的孩子来挑战,总打不过我们这伙“角斗士””。而且他们多用的是长竹杆,而我使用的是自制的一把一尺长木短剑,这在当时是独有的,令孩子们羡慕。我二弟也十分勇敢,一次有群孩子在楼下叫阵要比武,我迅速跑下楼应战,二弟却绕道跑回楼到一楼半楼梯间,从后窗户中夺步跳出……结果把下嘴唇磕穿,下巴上渗出血来。伙伴们簇拥着他去机关医务室,人家也没办法。当时父亲正在上班,闻讯后要了一辆车把他送到北大医院缝了好几针,。他嘴肿得老高,平常晒得贼黑,像个非洲来客。


     机关保卫科马科长关注到我们这些孩子十分活跃,就找我说:“你是小孩头,就协助我负责一下大院的治安。今后有啥事就找你喽!”从此,大院只要有允许孩子看的电影,还有院内游泳池维持秩序的事,都让我参和。有一次,我在游泳池值班,见到一个不会游泳的小孩在深水区呼救挣扎,我立马跳水,潜入水底把他托举到池边救起。他被救上去了,而我因体力不支怎么也浮不上去,就坚持憋着气,在水底慢慢蹭到梯子边窜出,才得以吸到一口气。许多孩子围过来说我救了人一命,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游泳游得不错,潜水一次最长能潜七十米不换气,所以我托举那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我心里明白,我差一点就不行了。


[转载]文武少年之一




  只有一个时期我们的战斗打出了机关院外,那是距离新北楼北面一米开外的后墙外,原本是嵩祝寺庙门被拆它的前院变成通道后,住在大杂院儿的小孩儿时不时用石头专打我们楼上的窗户玻璃。我们要么攀上墙头,要么登上楼顶平台,不断用弹弓和石头反击,还抓起成把的小石子追着他们打。不知是我们的有击必反,还是大院保卫科的干预,这种情况逐渐消失。


  那个年代电影不多比不上现在,但出了的我们都看过,而且常常不止看过一遍,象前苏联的《夏伯阳》、《列宁在一九一八》等,国产片《怒海轻骑》、《上甘岭》等。看过后,我们更爱战斗,尤其迷上用猴皮筋射纸制子弹(用纸叠的V型子弹),那真是打疯了。玩时也讲战斗队形,即一排弹射完马上散开迅速转到后排,第二排人接着弹射,这样不间断战斗。就是在家里,我们兄弟三人还用凳子椅子摞起,再加被子、枕头垒成工事,互相射击。老二友苏甚是勇敢,常当进攻者,以门框做掩护,不断变换战斗位置,向我和三弟超英射击。这样的玩法在院儿里也出过一次”事故”,那是我们和院里的小朋友对打,我一弓子打破同楼陈小宝白嫩的脸,血流了出来,把我悔得不行了。这才知道要小心,千万别出格。打闹多了就自然形成强势,时常有孩子找我打抱不平,我是有求必应,受到孩子们的欢迎,当然也不免伤人。我曾和一位与我一般大的朋友交手,一个直拳把他打出不少鼻血。他是个很有才的人,初中时他的文言文是我们年级的范文,到八十年代读研究生,后终任中央某部正部级干部。有次见面,他很想跟我聊聊,而我挺不好意思,没来及交谈一句就分别了。随着自己长大成熟,精力转移到游泳、打球、看书看戏看电影上去了。


  三弟除去兵乓球打得好,又开始迷上打篮球还上了业余体校,和他一起的有青青、林冬、皮声浩、张冬临、邓英淘、荣乐弟、还有张国风等,有时林树、何亮、赵旭虹也参加。他们人少时就打半场,再有孩子来参加就打全场,这在当时是大院里突出的一伙篮球迷。二弟友苏经过淘汰制,被留在市少年宫射击队打运动手枪,一两年间里成为二级运动员,他还参加过伞塔跳伞和舢板训练。我被景山学校派去参加东城中学生首届游泳比赛,拼命地用两口气争得五十米爬泳第一名。


图片提供:倔牛善良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0a54f9b9f690c66c0171b43f6672bd6a0020fd3843ee2735b30501694ac57200775d8d20c1116ae394b9cf32101321456b58cbb895e9afbcc2775ce6176671df55c0f8347f29e5125b661cb06bab81990ebad6d84aea582834912d7035b27d5e78c2e041f9a39f64332e2a49a4a165952eaab276588033176c1&p=c3759a4fd6df04ec00be9b7c5b52&newp=81759a4fd69459fa0be2966f524092695803ed6739d4c44324b9d71fd325001c1b69e7be26241402d3c57e6204ac4e59edf13d78301766dada9fca458ae7c47f37dd&user=baidu&fm=sc&query=%C8%D9%C0%D6%B5%DC+%BE%B0%C9%BD%D1%A7%D0%A3&qid=c5de98fb00346f25&p1=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