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2阅读
  • 0回复

周志淳:皇城根下的校园生活(65中)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皇城根下的校园生活(图)
  中国的语言有意思,把老家叫故乡,把客居地叫他乡,于是乎,常有思乡之人“错把他乡当故乡”。人们又把曾经就读过的学校称为母校,有时候开玩笑地叫做“妈校”。“妈校”也好,母校也罢,至少说明对它的情感和它在我们每个目中的地位和母亲一样重要。当我们长大,当我们鬓发如霜,当我们回忆过往生活的时候,有关母校的回忆,就像是用长焦镜头把过往的一切拉到了眼前,母校曾经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美好……让我们举起记忆的相机,拿起手中的笔,倾诉关于《母校的记忆》。

  65中在北河沿大街,距沙滩北大红楼仅一步之遥。坐在65中图书馆里隔窗眺望,北海公园琼华岛上的藏式白塔、景山公园煤山顶上鎏金宝顶的万春亭尽收眼底。现在,学校大门外还修建了式的皇城根遗址公园。

  当时校园里有座宽大明亮的教学楼,操场上还有部锻炼用的有三层楼高的,从东边沿着高高的阶梯爬上去,经过一段两边有钢丝护网的长长的高空独木桥,最后再从西边的滑梯滑下去。这样的当时的仅有两部,一部在北海公园,一部在65中。我和同学们经常爬梯,躺在半空中的钢丝网上复习功课“玩的就是心跳”!

  语文老师刘育茵、胡君美,数学老师卢韦、张舜英,物理老师李家驹,化学老师孙朋……各个老师都有一套看家的教学本领。高中三年我们就像干瘪的海绵投入水中,每天“吱吱”地吸收着营养、水分,在知识的海洋里翱翔。

  记得化学老师孙朋,第一天给我们上课时,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圆,问同学们这是什么。课堂上气氛异常活跃,有的同学说是个圆环,有的同学说是个零,有的同学说英文字母O,还有的同学说是个鸡蛋。孙老师说,同学们说得都对,但在我们化学领域它是氧元素的符号。说着他又在这个圆的右下角添了一个小小的2,说这就成了氧的式……教学活动就这样生动活泼地展开了。

  “名师出高徒”,1962年65中高三学生唐守文在全国中学数学竞赛中以86分的成绩力挫群雄获得第一名。当时的全国中学数学竞赛以题目高深而闻名,以前几届的获者成绩均在60分以下。这次的第一名破天荒地获得86分的好成绩,无疑是“放了一颗卫星”。著名数学家华罗庚亲自,并以自己的数学专著手稿赠之。

  那时,我们曾多次参加在广场举行的欢迎元首访华活动,多次见到、等领导人。有一次在长达几小时的等待中,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瓢泼大雨,同学们热情不减,等到完成了接待任务回家以后才发现,除了扎的地方还有一圈干的,上下已经被雨水浇透了。

  1963年国庆,要从2中、25中、65中等三所中学高中部挑选500名身高1米70到1米75的男同学参加“陆军腰鼓”表演,我也荣幸地被挑选上了。从1963年春季开始,我们就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进行排练。从打腰鼓开始学习,既步伐,又队列,从个人单练,到本校合练,再到三校合练。经过一次次的刻苦训练,终于练成了一支威武雄壮、整齐划一的腰鼓队。

  暑假开始,大家在故宫的午门外广场进行了几次合练,又在台湾私拍布丁国庆前夕的夜晚进行了两次彩排。我们头戴大檐帽,身着崭新的军装,军帽和领口上镶嵌着陆军军官学校的帽徽和领章,老师还为我们每个人化了淡妆……

  国庆节那天,由于当年不是逢五逢十,没有阅兵式,当队伍最后的文体大军来到广场时,观礼台上的人们眼前一亮:500名身着草绿色军装的“士官生”代表500万人民解放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敲着震天的腰鼓走过来了:“咚吧-咚咚吧-咚吧”、“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咚咚吧-咚吧-咚”,瞬时间,广场上整齐划一抡起的鼓槌上的红绸漫天飞舞,八面威风的鼓声和着震天动地的吼声,赢得了城楼上、观礼台上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行进在广场上的那一刻,同学们深切地感受到自己与祖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种自豪感、感、责任感,伴随了我们一生。“咚吧-咚咚吧-咚吧”,气吞山河、威武雄壮的鼓点儿,在我们心里敲了一辈子。

  记得在炎炎烈日下,我们按照教员的要求,一个个赤裸上身、身着游泳裤,7人一条舢板6人使桨,1人掌舵,齐声高喊“1—2”、“1—2”,或俯身推桨,或仰身拉桨,7个人像一架精密的仪器,准确无误地配合着,舢板在我们的操作下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当有舢板迎面驶来,我们或有礼貌地顺桨,或高高地竖起桨来相互。

  1964年7月20日,即参加高考后的一周,学校组织我们去南苑那边的德茂大队为稻田除草,住的是没有门窗的马圈,睡的是铺着厚厚稻草的地铺。稻田里有蚂蟥,为了防范蚂蟥,不少青年女教师都穿着长筒下田,收工时每人提着一双沾满泥巴的长筒袜,活像一对大鲇鱼。

  晚上在附近学校的教室里,校团委韩万国给我们上思想教育课,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历史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要珍惜机会,走生的每一步。”如今,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韩老师的话还时时响在耳边,激励着我们一生!

  记得学校里有名印尼华侨,高中三年制他已读了四五年,不是功课不好,而是他非要考上钱学森建立的大学工程力学数学系不可,立志要搞“两弹”,为国尽忠。但在当时的历史下,由于他有海外关系,一直未被录取。他不急不弃,继续努力,他有一张全校各个班级的课程表,学校为他大开绿灯,想听哪个班级、哪个老师的课,推开后门搬把椅子坐在教室后面就听,也曾来我们高三(6)班听课。他因家境贫寒,非常节省,我看过他用过的草稿纸:先用铅笔、再用蓝钢笔、最后用红笔,这种刻苦学习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

  当时我在班上担任数学课代表,高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7门功课考了34分(当时实行5分制,满分为5分)。语文因含作文,没有满分,只得4分。同学王树魁的父亲多年书法,颇有。为了祝贺我获得好成绩,特地用隶书抄写了华罗庚的诗句赠给我:“埋头苦干是第一,熟练生出百巧来;勤能补拙是教训,一分辛劳一分才。”后来我把这幅书法与大学未名湖的照片一起挂在家中书桌上方,激励自己。

  由于不少同学家庭出身不好,在当时的下,1964年我们班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同学被大学录取。“”后,不少同学已过而立之年,但历经蹉跎,报国志依然未改,很多人通过各种途径,在各种不同的大学获得深造,不少人学有所成,成为各条战线的中坚力量。



皇城根下的校园生活
日 期 :  2011.02.27
来 源 :  北京晚报
版 次 : 第26版:四合院/光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