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4阅读
  • 0回复

断章师爷:我所看到的听到的上海交大文革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作者: 断章师爷   文革中看见的和听见的 2009-02-24 01:12:17  [点击:249]
王友琴女士寄来电子版的《文革受难者》,并希望我“提供一些文革中上海交大的受难者名字”。我是64年秋考入上海交大冶金工程系的(当时的代号是七系),70年被分配到河南新乡军垦农场 (交大的学制是五年,按理我们应该是69年毕业。因为战备疏散的关系,我们64届大学生延迟一年,到70年夏和65届大学生一齐分配) 。文革的一半时间,我都是在交大校园渡过的。因为先天不足,家庭出身属于非红五类,所以文革期间我很“识相”, 一直是逍遥派。文革期间的交大自然不是桃花源,只是事隔四十多年,已不复记得具体受难者的姓名了。但有两桩事情印象很深,追记如下。
(一)
大概是66年8月底,兼任交大校长的上海市副市长刘述周被揪到交大来批斗。大会开始前,我正好走到批斗台后面,就好奇地向里张望了一下。刘述周还没有到,只见那儿坐着十来个校领导,为首的是校党委书记余仁。他们被一些身着旧军装,臂上带着印有“上海市大专院校红卫兵”袖套的红卫兵们看押着,等候陪斗。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有一位中层干部,突然晕倒在地,脸色惨白。有人提议送校医室急救。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红卫兵,走到躺在地上的那位干部身边,突然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他小腿的胫骨处。躺着的那位干部一下子坐起来,曲身抱着小腿痛苦地呻吟起来。周围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夹杂着一片“装死”和“装瘟”的谩骂声。我感到毛骨悚然,连看刘述周的兴趣也没有了,转身离开,悄悄回到寝室。
(二)
70年初,军宣队和工宣队已经进驻交大。一天,广播中通知军宣队和工宣队将领导全校师生员工吃“忆苦饭”,进行忆苦思甜的思想教育。我们全班同学围坐在教室里,每人面前放着两个食堂员工用菜叶和粗粮混和后蒸出来的“忆苦团子”。在工宣队师傅带领下,我匆匆地把两个“忆苦团子”吞咽下去后,就和同学一齐回去了。路过图书馆附近时,看到朱物华先生(电子工程学专家,科学院学部委员,朱自清先生的弟弟),低头垂立在那儿,一个教工模样的年轻人正在训斥他:“忆苦饭吃完了吗?” 朱物华先生默默地点了点头。那个青年教工显然不相信,伸手到朱物华先生外套的口袋里探了探,掏出了一只“忆苦团子”。朱物华先生嗫嚅着说“我,……,我胃不好,……,实在,……,实在不,……”。青年教工二话不说,抡圆胳膊,劈头盖脸打了朱物华先生两记耳光,声色俱厉地喝令他:“吃下去!”。朱物华先生的眼镜被打到地上,两边的脸腮顿时红肿起来。我不忍再看下去,赶快跑进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去看报纸了。
(三)
原华东化工学院(现在的华东理工大学)化工原理教研组的教授顾毓珍,江苏无锡人,他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顾毓珍先生在文革中以“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罪名被打入牛棚。68年又被“专案组”关在学院行政大楼的一间密室中审查,期间多次被毒打,惨叫声使路人掩耳而过。直到奄奄一息还不准送医院,只发给他几片止痛药,最后被活活打死。70年代初,顾毓珍先生的哥哥顾毓秀(加斜王旁,曾任国民党教育部次长,江总书记赴美期间以弟子身份登门拜访。据云江总书记在交大念书时曾选读过顾毓秀先生教的“微积分”。)回国访问探亲,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顾毓秀先生夫妇。顾毓秀先生问起乃弟缘何致死的原由,周恩来总理说:“国家大,事情多,出些乱子是免不了的。我自己的弟弟也被关进了监狱。” 顾毓秀先生自然无话可说。上面这段话是顾毓珍先生的遗孀亲口告诉我岳母的(顾毓珍先生和我过世的岳父是同济大学的同事,52年院系调整后一齐调到华东化工学院,在化工四村的家属宿舍又比邻而居二十多年)。嗣后毒打顾毓珍先生的主凶(是文革前的一个研究生)被关入提篮桥,不久瘐死狱中,也可谓恶人恶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94904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