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4阅读
  • 6回复

拜访上中66届初二五班同学夏宣猷系列文章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拜访夏宣猷


郑小华


2013年1月6日





照片早已印好,因感冒、冬至祭扫、弟弟落葬,新年除夕日又参加两位朋友的追悼会,给夏宣猷送照片的事就耽搁了。


昨天是个好日子,连日雨雪在下午停了,太阳还露了一小脸,我决定去送照片,算是晚去的贺年。


去前一直犹豫不定,是否要给他打个电话。如果电话里他缓拒我怎么办?因我不记得当年是否伤害过他。在狂潮中伤害人的人可能记不住伤人的事,而被伤害的人会记忆深刻。


咳……不告知,走出门再说吧,到了那里看。不欢迎,放下照片就走;还可以,就坐一、二十分钟。


他家离我家不远。住的房子和我家一样都在过去留下的老区域,我越走越有亲切感。好兆头。


到了安福路189弄4号,铁栅门锁着。叫了两声没人应。本来我的心略有忐忑,此时更不知怎么好。


去问门卫,他说:“你中学同学?怕是老早搬走了。”


我说:“肯定还住在这里。”


他说:“那你只好叫,会有人开门的。”


折回4号,准备掏出手机打他家电话。此时,一位面目慈善的老伯伯向4号走来,一问还真是4号住户。听说我找夏宣猷, 就说“有的有的”,随手掏钥匙开门。


门还没开,里面走出一人,问:“啥人?我就是夏宣猷。”


随即门开,夏宣猷站在我面前,他比照片上更像当年的他。


他先礼貌地让老伯伯进去,不失上中学生的风范。


我让他猜我是谁。


仅两秒钟,他洪亮的嗓门蹦出“郑小华”!


真服了他,记性那么好。


我说:“给你送照片来了。”


他高兴而热情地把我让进屋里。


真是我没想到的“开场”,如此美好。


进去见到他父母。他父亲似乎听力不太好。


他母亲问:“是谁?”


他说:“中学同学。”


还高兴地对他母亲说以前杨晓珊、周良玉和我去过他家。


这我可一点也记不得了。再次佩服他的记性。


我的记忆有偏差,总记得他家以前住广元路。夏宣猷说不是的,那时提倡革命化,他常常和沈坚一起走回家。说到那情景,他露出喜悦的神情,说那两年他和沈坚的关系很好。由此我知道,同学间的友好也深记他心中,而不只有“批斗”。


从这样的开始我们就无拘无束地聊了起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非常开心。这是我来之前实在没想到的。


夏宣猷的记性好得不得了,他能把上学时的事说得鲜活清晰,就像昨天刚发生。


我们的对话语速快反应快,这让我想起小如说的“上中学生聪明”。


他记得同学中张玲年龄最小;我的同桌是谁,后排是谁,前排是谁(有些我都记不清了);他的四位同桌是谁(其中一位是张如生),以及我父亲的名字和职务。


对他的记性我真佩服至极。


文化大革命是必谈话题。班上发生的事点点滴滴他都记得。


他说:“那时班上没人理你和郭舒放。”


我说:“有的噢,潘耀铭还让我参加红卫兵小队。我不参加。”


夏说:“你们应该更加恨文化大革命,你们的父母不怕牺牲干革命,硬要说他们搞资本主义。如果搞资本主义,解放前老早就投靠蒋介石了。”


我说:“近几年我听过一些历史学家的讲座,尤其是明史专家。让我明白在中国长长的历史中,文化大革命仅是短短的瞬间。我认为,文化大革命必然会发生,这和政治民主与否有关。更重要的是文化大革命发生时,辛亥革命刚过55年。清朝推翻是容易的,而思想意识的斩除却不是那么容易,是会长期存在的。”


夏宣猷不是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他听了我的话后说:“你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经过时间都有改变,我还有什么话呢。”


夏宣猷又问我:“平时你和5班谁交往?”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我顺口说了廖珍、郭舒放。


他对廖珍赞誉有加,他说:“廖珍是个绝好的人,她从来不响。其实文化大革命她最有资格了,她父亲文革前去世,在我们都去扫墓的龙华烈士陵园。可是她不响,不积极参与运动,廖珍这个人极好。”


这时我问他:“你和谁一起去的云南?”


他说:“陈小枫。”


我说:“噢,怪不得陈小枫说他是‘小市民’,文化大革命中和小市民刘鼎山、夏宣猷在一起。”


夏宣猷呵呵呵地笑了。他说,还有很多“十红”的人一起去的。在学校时他跟“十红”根本不搭界。去了那里才知道“十红”的人老好的。然后他一一列数他们的名字……欣喜地回忆着和这些人相处的时候。


谈话中,我觉得夏宣猷是一个明辨事理明辨是非,坦诚自然的人。


不知不觉房间里的光线暗了下来,我们的谈兴还没减。借着他要去卫生间,我起身告辞。


他诚恳地请我留下吃饭,说不是在家里,而是他单独请我到外面吃。


我说家里火上炖着东西必须回家。


最后他请我再留5分钟,又再说了5分钟的话。


他给于我如此真挚的友谊,真始料不及,感激之情由我内心涌出。


夏宣猷不是一个不近情理的人,他需要关爱,需要真挚、平等地待他。他不是一个苛待别人的人。当他听说潘渭河写了对当年“极左”的反思文章,他对潘渭河的态度和缓了很多,他还认可了潘渭河好的方面。


我想,如果每个当年冷淡他或“批判”他的人都能像潘渭河一样,那么夏宣猷回归5班,5班全班团圆的日子会很快到来。


我对夏宣猷拜访汇报结束。


愿5班同学的友谊长存!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6893b4c4380147d8c8c4668d4e419ce3b4c413037bfa6663f405a8e906b6075fc4e0cbda33674310123b59899d11482ac925f75ce786a6459db0144dc0edfc95153b737e05ffede18f0bb8025e2dac5a2d94352ba4473789784fb4d771fdd18f2&p=81769a47ca9702ff57e89e284d40&newp=8164cd16d9c109ec05bd9b7b074492695803ed623ed6d7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b04d1c2766606ab435ee1f53678350034f1f689df08d2ecce7e67cb7a&user=baidu&fm=sc&query=%B0%DD%B7%C3%CF%C4%D0%FB%E9%E0&qid=bf6414560035d601&p1=1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02
拜访夏宣猷后补
拜访夏宣猷后补

郑小华

2013年1月7日



谢谢大家对《拜访夏宣猷》的反响。说明大家都以真诚的心关心着夏宣猷,期望他回到5班集体。

其实那天聊了很多,想起什么说什么,无头无绪,以致我出门后都不知怎么向大家汇报。后来静静地理了理,也是手触键盘顺着记忆清晰的话题写了下来。那只是交谈的一部份。

到他家坐下略聊几句后,我问起他被“批斗”的事我怎么不记得。

他说:“那时文化大革命,班上男生、女生都不理你和郭舒放,你们班上也不来了。”

虽然我觉得此话有点言过其实,但一听此言,我的心“托"地落下了。噢,还好我没有伤害他。

别看他洪钟般的嗓门,铜铃般的眼睛,却有一副侠义和绵绵柔情。

他提到夏聿修老师被斗,很是伤情。听说夏老师因癌症已去世,更是伤感,说肯定跟文革被迫害有关。

他还特别提到王继芳。他的记性好得不得了,说那时学校有人诬陷王继芳爸爸是“王老虎”,班上就有同学歧视王继芳。他说这和王继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歧视王继芳?!

听他这话,我觉得他这个人真的非常可爱。在非常时期,还有着如此的同情心,并且记忆至今。

从他家出来,我有种感觉,他和他的“对头”潘渭河很相像,都是真实坦白,以本色面向世人的人。他们本应是好朋友,可惜他们处世与取向不同。潘喜欢站在潮流的前端(如能引领潮流更好);而夏则是旁观,不时还很随便地说出自己的观点,遭“祸事”,让人觉得他怪。

总而言之,我觉得历经几十年,夏宣猷比当年成稳成熟了,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6893b4c4380147d8c8c4668d4e419ce3b4c413037bfa6663f405a8e906b6075fc4e0cbda33674310123b59899d64981ac925f75ce786a6459db0144dc0edebf5154c737912afed86ff0caf02592dec5a5dd4325bd&p=882a9647d19907f90be2962a5c428a&newp=9c61cc15d9c043a819be9b7c517a8b231615d70e3cd4d6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b07d8c0796705aa435ceff33379300234f1f689df08d2ecce7e6e&user=baidu&fm=sc&query=%CF%C4%ED%B2%D0%DE&qid=b4b9187a00340b5d&p1=26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02
印象�6�1夏煊猷

鸭绒25

2012年6月7日



不知同学们有没有印象,我们班里好像也是有一个“反动学生”的。

夏煊猷和班里同学的互动不多,不是因为他自闭,而是没什么人把他当朋友。他的性格憨厚、固执,有时给人少根筋的感觉,但这并不妨碍他把别人的嘲弄当作善意的游戏。他可以不厌其烦地在同学面前扮演《地道战》中伪军汤司令的桥段。演完了,别人还没笑,他先“嘿嘿嘿”地笑起来,同时伴着他那招牌式的耸肩动作。更妙的是他的笑常常是嘎然而止,面部表情突然就转为一本正经的严肃,好像刚才表演的不是他,而是看他表演的同学。不知道他的喜剧表演天份,是否对他后来的人生有过实质的帮助。

夏煊猷跟班里其他同学相比几乎没有什么亮点,体育更糟。跑、跳、投、球等项目都是挂末尾,他也不以为意,做完动作后还是“嘿嘿嘿”地笑。但他自以为他的专长是历史,他告诉过我,潘耀铭、何润之的历史都不是历史,他的历史才是历史。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机会向班上的同学阐述过他的历史观。

不知道究竟是由于他那神似汤司令的外表被定的“反动学生”,还是他的历史观;也不知道是红战部一派给定的,还是红卫兵团给定的。运动后不久,他就从初二5班的视线中消失了。

我曾把这件事告诉过我的父母,说我们班里出了个反动学生。父亲说:“瞎胡搞!14岁就知道反动?”母亲则让我有空去夏煊猷家看看他。我去了夏家,和他的妈妈见了面。言谈中好像他妈妈还发现了她家和我父亲之间是有过渊源的。随后,她带着夏煊猷专程到我家拜访我父亲。那是我和夏煊猷的最后一面。

小华说“一个都不少”,全班的同学都找到了。可是,每当我看着通讯录上夏煊猷的那一栏,除了姓名,其它的都是空白,心中难免怅然:

煊猷,什么时候再能重见你那毫无戒心的“嘿嘿嘿”笑容?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6893b4c4380147d8c8c4668d4e419ce3b4c413037bfa6663f405a8e906b6075fc4e0cbda33674310123b598cfc94196ac925f75ce786a6459db0144dc0edfc95153b737e05ffede18f0bb8025e2dac5a2d94352ba4473789784fb4d771fdd18f2&p=aa70dd1886cc45ab2ab8c7710f44&newp=882a91419f904ead4b9f8221544a92695803ed633ed3d1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a06d2c0796300a9425eeaf73477300234f1f689df08d2ecce7e66&user=baidu&fm=sc&query=%B0%DD%B7%C3%CF%C4%D0%FB%E9%E0&qid=a912d1e9001a6802&p1=10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9-02
聚会之外的聚会

老土31

2012年12月14日



受小枫同学之托,这次我回沪后第一件事是拜访夏宣猷同学住处,希望他能参与12月1日同学聚会。结果与之前西平和良玉同学的努力相同,宣猷同学谢绝了。

但是,宣猷同学非常热切地期望有一个小范围的同班同学聚会。我将这一信息反馈给了小枫,并于11月22日以电邮的方式传给了各位同学。或许是由于“小范围”这个未知数,“宣猷聚会”成了这次同学聚会的热点话题。数位同学向我打探自己是否在“被拒”之列;有两位同学向我提出希望参加这小范围聚会。按事先商定,聚会的“小范围”由夏宣猷指定。聚会由小枫和我作东,西平承诺帮忙选址。

2日苏州之行一结束,小枫即直接去了夏宣猷家。勤德同学惠赠的“太湖三白”成了云南插兄阔别40多年后的见面礼。他俩聊到了夜里十点多。

我是次日清晨7点被小枫的电话告知小范围聚会的名单细节。名单共8人,除了班会的组织者良玉和西平,再加我和小枫两位国外来客,夏只点了三个人名:江凌雄、刘鼎三和应伟南。按夏宣猷的说法,这三人是当年离开学校前在班里搭得够的弟兄。

小枫当时告诉夏宣猷,应伟南未必会参与,因为他也没有参加这次全班同学的聚会。

夏说:“告诉应伟南,说是夏宣猷请他来的。”

好大的面子,比周良玉的面子更大?

时间初定于12月5日星期三午餐。作东者建议选在肇嘉浜路或国泰电影院附近的苏浙汇,但热心的西平想替我们省钱,建议用时行的“团购”方式选址。我们两个“外国人”对此完全没有方向,定餐馆的事就委托给了西平。餐会地点最后定在虹口东长治路沈家门酒楼。

聚会通知的过程没有碰到大的麻烦,除了应伟南,答复都是爽快的。应伟南的电话二个整天都找不到人,接通时已是星期二夜里。

“明天中午我们有个同夏宣猷之间的小范围聚会,请你一定参加。”

“改天再说吧。”伟南的口气有点尬搭搭。

“夏宣猷说了,我如果请不动就讲是伊请你来的。不来也要来!”

“哦,咯能啊。好,我来。”应伟南旋即改口答应。

呵呵,夏的面子确实挺大。

周良玉那里的答复是给的短信息:“谢谢陈小枫的努力将同学聚在一起。地方对我来说是远了点,但我会尽力赴会。”

聚会当天,当夏宣猷出现时,要不是我和任西平先打招呼,当时已在场的其他3位或许难同他相认。这是44年的阔别。坐的是餐厅大堂,这给了大嗓门们(夏、应、刘、诸葛)有用武之地。周良玉因要事先按排好母亲的午餐,到得晚些。陈的脸色苍白,气色难看,说是连续数天的饭局,吃墩牢了,头晕想吐浑身无力。整个聚会他只喝了几口汤。

这是一次温馨的聚会。尽管主要话题还是近半个世纪前同学与夏之间的误会,他的口气比我头天见他时软得多。宣猷让小枫每二个月给他打一次电话,小枫说可以每月一次。夏说太勤了话就没那么多了,还是二月一次好。宣猷也让我经常给他打打电话,每年回上海探亲都要去看他。由此可见,他的内心还是希望和同学们交流的。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有同学若能读到这里,建议先忘了自己在夏名单上的位置,不妨提起电话同夏宣猷说几句。

离开餐馆后,江陵雄、刘鼎三、夏宣猷、陈小枫和我5位同学同路漫步走过白渡桥坐10号线地铁。宣猷不久前刚做了疝气修补手术,无法快行,大家趁机笃方步领略一下街景。几十年都没在这里走过了。数对新人在寒风中露着背留影是引人注目的点缀。苏州河口的闸堤是治理苏州河的大手笔。

在南京东路地铁站先分手的是江凌雄,他同另4位反方向。接着分手的是小枫和鼎三,小枫得去鼎三家小息,养精蓄锐以应付晚上新的一轮的饭局。我同宣猷在地铁上默默无语面对面地坐着。他回家将在上海图书馆站下,我探望住455医院女儿的外婆将在交大站下。

前些日子我在班博评语中数过当年我们班里的60公分大脑袋同学,有沈坚、渭河、润之、天绳,还有我。看着宣猷那双大眼,我突然醒悟,我把他这个大脑袋给数漏了!

那天聚会的遗憾是,我们还是应该去苏浙汇。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6893b4c4380147d8c8c4668d4e419ce3b4c413037bfa6663f405a8e906b6075aa4b59eff73724630123b59b8cd21b81ac925f75ce786a6459db0144dc0edfc95153b737e05ffede18f0bb8025e2dac5a2d94352ba4473789784fb4d771fdd18f2&p=81769a47ca9702ff57ee97795b5681&newp=8164cd16d9c109ec05bd9b7d0e1185231615d70e3bddd6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b03d2c57a6c0bad4b56eef23076320234f1f689df08d2ecce7e67cb7a&user=baidu&fm=sc&query=%B0%DD%B7%C3%CF%C4%D0%FB%E9%E0&qid=bf6414560035d601&p1=6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02
电话访谈夏宣猷

喵妮18

2013年1月14日



看了小华《拜访夏宣猷》的文章后,我一直想:要么去拜访一下?好像没有理由。要么打个电话?这个好像不需要理由。

终于,今天上午10:33,我拨通了夏宣猷家的电话。也许是他妈妈接的电话,让我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喂,啥人?”

“我是你的同桌。”

“同桌?”约一秒停顿,夏宣猷洪亮的声音马上说:“张如生。”

我说:“是的。你记性真好,在电话中也能一下子听出我的声音。”

他说:“你的声音还是那样,一点也不像六十几岁老太婆的声音。”

我笑了。然后,我们无拘无束地谈起话来。我感觉得到他的兴奋。

他主动和我说起去年12月1-2日聚会的事。

他说:“我和西平说,因为有很多人我不愿意看到,我不去。你们都知道这个原因吧?”

我说:“知道。”

他呵呵笑了起来。

接着我说:“你知道吗?我的四个同桌,我好期待着能在这次聚会中碰到。就你没去,其他的三个都去了。我们碰碰头吧!”

他说:“好呀!现在天太冷,等天暖和些吧。”

我说:“好的。”我接着说,“我的同桌中还有二个是你的好朋友呢!”

“谁呀!”

“你猜。”

“我猜不出。”

“陈小枫、刘鼎三。”

“我不晓得。真的,伊拉勿么讲起过。”

听到这,我打电话前,忐忑不安的心放下了。

我小心翼翼地说:“你生病也是在我们同桌时。”

“是的。”

我说:“我记得我们同桌时相处的还是可以的。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

他马上接口说:“是的。我们和平相处,不好也不坏。按我的标准,你是排在第二的。”

我说:“我很高兴。你记得我是你的同桌,我就很开心。你记得我们之间的相处,我也很开心。”

接着他问我:“12月5日小范围拍的照片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你不请我,我有点难过。”

他马上说:“不要,不要。因为那次是美国回来的二个同学做东的。”

“你不好意思!”

他说:“我不知道小枫、刘鼎三都是你的同桌。”

我说:“这是缘分啊!”

他说:“是的。46人中有三个你的同桌,还是好朋友。这种概率太小了。下次我、小枫、刘鼎三再碰面,一定要请你。如果我早知道,12月5日就请你了。”

我说:“等下次小枫回来,我们四个人拍张照,也可写篇好文章发上班博了。”

“好的。”

我说:“你好好保重!”

他马上说:“你也好好保重。如果没有突发疾病,一定能等到小枫回来的。”接着,他继续说,“听西平说,初二6个班中,只有我们班是46个人都健在的。”

我说:“这也是很不容易的。”

他说:“再过几年会有变化的。”

我听得出这里面有些哀伤。

我接着说:“你应该把自己的圈子放大。”

他一口回绝:“不行。”

我说:“比现在大,至少可以多接纳一些同学。”

“这可以的。”

我说:“小华已和你说,潘渭河在班博上已批判了自己的左倾思想。”

他说:“是的。”

我说:“小华在文章中说,你和潘渭河很相似,都是真实坦白,以本色面向世人的人。潘站在潮流的前端,你则旁观。你们本应成为好朋友的。”

他马上说:“小华说得很客观。好朋友是不可能的,但不一定会对立。潘太激进了。”

我说:“这要怪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毁灭了多少上中学子的美好梦想。”

他说:“是的。如果在别的学校也无所谓了。”

我说:“你很聪敏的。你很喜欢历史。”

他的记性真好,马上说:“你不喜欢历史。”

我说:“是的。”

随后他问了我一些我的情况。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并告诉他,我现在退休在家,什么也不干了。

我说:“就要过春节了,我提早给你拜个年。”

他连说谢谢。

我说:“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如果逢年过节、过生日,有个同学能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他说:“是的。”

最后他再一次让我多保重。我觉得他还是非常看重同学间的情谊的。

通话持续了46分钟。我觉得夏宣猷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有些事情他是可以一笑泯恩仇的。

记忆中的事会忘记的,就是不重要的。不能忘记的要靠同学们的关心、热情去化解的。

套用一句歌词:如果人人都奉献一份爱,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初二(5)的明天同样美好!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1ad4f9be2697d13c017184381132ba6a4020ed28449e3732d43501293ac50290773d1d13b275fa0131aacb22173441e3de7c595dd5dddccd37373db3034074ddb1e05d36efe975b64dc70ce07bcb81e93e9f762c4fdd2d5d95650c850543a83a19c5a774e8c30ae&p=8b2a975fa49e11a05bef933a550c8d&newp=8c769a4780934eac5aeacc68425e86231615d70e3dd6d6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b07d8c0796705aa435ceff33379300234f1f689df08d2ecce7e79&user=baidu&fm=sc&query=%B0%DD%B7%C3%CF%C4%D0%FB%E9%E0&qid=bf6414560035d601&p1=4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9-02
去夏宣猷家拜访有感

周良玉

2012年6月9日



昨天上午,我们就是背负全班同学的重托,去夏宣猷安福路的家请他出山,实现初二(5)班“一个都不能少”的愿望的。

循着石宝弟提供的地址,我们找到了夏宣猷家,不料他已于2个月前去了澳大利亚他女儿处,大约下半年9月,或者最晚12月回上海。

我们坐定下来和他年迈的父母拉起了家常,从他妈妈口中,得知他离开上中后历尽坎坷,先是去云南插队,后来好不容易跳农门去了武汉,在一家工程队抡大锤。我们感叹他吃尽苦头时,他妈妈摇着头告诉我们,他差点送命,因为他有哮喘。现在他只身回到上海,陪伴在父母身边,女儿遗传了他聪明的基因,考取了上外研究生,毕业后在复旦任教,后去了澳洲。

他没有手机,也不用电脑,他爸爸热情地把家庭电话抄给了我们:xxxxx255。

从夏宣猷家出来,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虽然见到了他父母,得到了他的通讯信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个从小酷爱历史、满腹经纶的豪情少年,到头来,空怀壮志,被插队、被抡大锤,且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历史太会捉弄人了。

我们进上中时,都说,一只脚跨进上中,等于另一只脚跨进清华。那场噩梦,毁灭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和前途,也包括我们大多数上中人。

那场所谓的运动,据统计,被整一亿人。我们这代人虽然不在被整之列,但是在那个年代,什么兴趣爱好,什么个人奋斗,什么理想,什么追求,统统被击得粉碎,影响了人的一生。从某种角度讲,这是另外一种挨整,被整得心灵滴血,付出了一辈子的代价。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1ad4f9be2697d13c017184381132ba6a4020ed28449e3732d43501293ac50290773d1d13b275fa0131aacb22173441e3de7c595dd5dddccd37373db3034074ddb1e05d36efe975b64dc70ce07bcb81e93e9f762c4fdd2d5d95650c850023dc4f69c5a774e8c30ae&p=882a9e41ca904ead09bac3235042&newp=c2769a4792d807c308e29f7a527a92695803ed6036d0d1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2221a06d2c0796300a9425eeaf73477300234f1f689df08d2ecce7e6b936158&user=baidu&fm=sc&query=%B0%DD%B7%C3%CF%C4%D0%FB%E9%E0&qid=bf6414560035d601&p1=3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9-02
读小华班长《拜访夏宣猷》有感

丁仪

2013年1月8日



寒冬一股暖心流,

小华访问夏宣猷。

历尽劫波真情在,

坦荡真诚心交融。

忆昔倜傥幽默兄,

岁月不改旧时容。

花甲过后不逾矩,

宽厚为怀笑春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ea2440101cllx.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