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69阅读
  • 0回复

陶铸在高教部教育部全体干部大会上的讲话1966年6月15日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同志们:

今天晚上特意到高教部跟文化革命办公室的同志作了一次谈话,他们要我跟同志们见面说几句话。今天我要向同志们宣布的就是高教部这次紧紧依靠群众,依靠同志们的多数,依靠革命左派,把高教部的问题,蒋南翔的问题彻底揭露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中央是很满意的,完全支持的。今天我来就是要讲这个问题,就是完全支持你们的行动,彻底地把高教部的问题弄清楚,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斩断。

在这次文化大革命中,高教部首先有几个同志贴大字报,揭露了蒋南翔的问题。于是以蒋南翔为首的人组织反攻,围攻,另一方面对上级采取欺骗掩盖的办法,蒙蔽上级。后来情况弄清楚了,蒋南翔是阻碍文化革命运动的,不能让他继续担任高教部文化革命的领导人了,所以把他停职反省。中央是在十日决定的,十一日宣布的。

当时我们觉得需要一个副部长来代理蒋南翔的工作,决定了暂时由刘仰桥同志代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不恰当的,也是不正确的。你们不赞成,就是不恰当。什麽叫不正确?多数人不赞成,就是不正确。既然是不恰当不正确的为什麽不改变呢?应当改变。今天下午接到你们{机关}党委的一封信,要求不要刘仰桥同志代理高教部部长职务,提出来要教育部部长何伟同志兼代高教部部长。中央书记处同意这个意见,现在就正式宣布何伟同志兼代高教部部长职务。今天我跟同志们见面,主要是宣布何伟同志兼代高教部部长职务。

高教部运动搞得很好,原来我们没有察觉问题,你们搞出来了。我们原来觉得高教部工作有问题,问题可能不那么大。现在高教部的同志把大字报一贴,教育部的同志一支援,把问题彻底揭发出来了。现在看来高教部的问题不是不大,而是很大。不仅高教部有问题,清华大学问题也很大。这个问题是什麽性质呢?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修正主义分子统治了我们的高教部,也是占据了我们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揭出来的大量事实来看,清楚得很,以蒋南翔为首的一伙人,把高教部搞成不是以毛泽东思想挂帅的高教部,不是坚决执行毛泽东思想来推进全国的高等教育,而是相反,他们反对毛泽东思想,坚决拿资产阶级思想来毒害高等学校的青年,把高等学校引向资产阶级邪路上去。清华大学是全国的重点大学,在全国是起示范作用的,在全国影响很大。在某种意义上讲,高教部发指示影响很大,但清华大学很多经验向全国推广,影响也是很大的。现在清华大学的问题揭开了,清华大学真正工农子弟,干部子弟才占百分之四十,在全国高等学校里比例是最低的,而剥削阶级家庭出身子弟占的比例在全国所有大学中比例是最高的。因为这个学校就是分数放得高,不管政治怎麽样,不是突出政治,而是突出分数。

过去高等学校招考,不管你家庭出身怎麽样,不管你政治上是反党的还是拥护党的,是坚决搞社会主义的,还是反对社会主义的,都不管,只要你试题答得对,分数高就可以考取,就可以升大学。分数高不是很好吗?好是好,就是将来我们国家要变颜色,对资产阶级好,对无产阶级那是不利的。

为什麽高等学校学生毕业后动员下乡,下厂那么困难?为什麽每年高等学校毕业生要做很多的动员工作,才能服从分配呢?因为他们进大学不是为了使自己培养成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光明接班人,拥护党,拥护社会主义,他们是为了成名成家,将来站在群众之上,还是搞过去国民党的那一套。大学毕业后,就是高人一等,他们就是当劳心者,脑力劳动者,他不能搞体力劳动,体力劳动者受他的支配。我们花这么多钱,工人,农民节食省用,给国家储备资金,国家花这么多钱,一年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就是几十万。如果不能保证他们毕业出来忠心地为社会主义服务,忠心地搞共产主义,而是搞个人主义,资本主义的一套,向往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有些人根本上就是坚决反共的,那么,我们的教育就不可能不失败。

几十年以后,老的已经死掉了,大学生成了各个岗位的重要干部,领导干部,再加上少数野心家,搞阴谋,篡夺领导权,全国就要变颜色。苏联就是这样变的。现在苏联修正主义领导人都是十月革命后培养的什麽工程师,像勃列日涅夫就是工程师嘛,是铁道工程师。赫鲁晓夫是阴谋家嘛!他在斯大林死后搞政变,上台就有人拥护他,马上把一个无产阶级的祖国,一个列宁的故乡变成一个修正主义国家,变了颜色。这个经验教训不能不接受。

而现在我们推行的教育制度,教育方针,教育思想是同党的要求完全背道而驰的。这不只是高教部,教育部董纯才所宣传的凯洛夫,你们要清算。在全国中小学中,凯洛夫的影响很深。只讲智育不讲政治,说德育就是政治嘛!特别是高等学校影响最大,因为高等学校毕业出来,不管怎样都要变成国家干部,因为高等学校毕业生太少嘛,至少现在培养出来的都当干部,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不是忠心耿耿为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而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人,那再过多少年后,我们国家的社会制度就要变了。现在还是老共产主义者领导的,上面出个资产阶级野心家,把政权一变,那下边马上就变过去了。我讲的是总的情形。

从揭露蒋南翔的大量材料看来,他在这方面起了主要作用。蒋南翔他当高教部长,从前在教育部当过副部长。因为他一进城,就当高校党委书记(北京市)高等学校都归他管,后来他当高教部副部长是一个很有发言权的副部长。他兼清华大学的校长,清华大学在全国的影响是很大的。而现在看来,他是反对用毛泽东思想来改造我们整个教育工作,改造我们整个高等学校的,是很坚决的,对推行资产阶级一套是很支持的。当然罗,他也做了一些手脚的(湖南方言,即做了一些表面工作),比如讲什麽半工半读,清华也搞了一些。但现在看来,这是一种手法,他要推行资产阶级那一套,他总要一些资本嘛,他要完全露骨的一点也不搞假的,那也不行哪。现在看来,从整个看来,他做一点工作,是力图掩盖他推行的资产阶级那一套。表面看,他在某一点上执行了一些党的方针政策,但他执行这一点,是为了更大地破坏党的方针政策。同志们,你们可以分析批判,这是我们初步看到的材料,情况就是这样。

蒋南翔同彭真的关系很密切。彭真是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野心家,他同他组织上非常密切。你们的很多大字报揭露了这个问题,不是蒋南翔同陆定一有矛盾吗?是什麽矛盾呢?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你死我活斗争的矛盾呢?还是个人权利的冲突?现在看来不是蒋南翔拥护毛泽东思想的,陆定一搞资产阶级那一套的,因此他们冲突起来了。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那你们就不应该反对他了,我们不应罢免他的高教部长的职务了,是不是?

现在大量的材料证明,他们同陆定一是不好的,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好的,他看不起陆定一,陆定一也看不起他,实际上搞资产阶级那一套,是不谋而合的。你看他在高教部搞的同陆定一搞的有什麽不同?清华大学搞的那一套同陆定一搞的八年制的医科大学有什麽不同?一个六年,一个八年,只有四分之一的不同,实际上没有不同。我讲的是基本方面的,他们要用资产阶级思想来教育,来办我们的大学,不是用毛泽东思想,不是用无产阶级思想,不是突出政治,在这点上没什麽不同。他同陆定一的斗争是他们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蒋南翔有一定后台,有一定地位,他的后台是彭真。蒋南翔同陆定一的斗争不是正确与错误的斗争,不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的性质,恰恰相反,同样是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无产阶级革命,推行资产阶级那一套,为资本主义复辟做准备。这就是你们高教部同志很大的功劳。

前一阶段我们不大清楚,受了蒙蔽,现在看来有一条真理,要依靠群众,要放手发动群众,搞文化革命不单是文化革命问题,要在全中国个个领域里,彻底地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通通把它斩断,把一切修正主义分子揪出来,真正地建立起以毛泽东思想所武装起来的,革命的共产党员,革命干部队伍,并由他们来领导我们的一切工作,领导我们的一切部门。高教部就是这种情况,运动发动起来,起初是少数几个同志,是现在文化革命办公室的几位负责同志。他们受到打击,首先受到蒋南翔的围攻,但因为他们是正确的,因为他们是真理,群众支持他们。

在开始时,就我们宣传部来讲,我是宣传部长,刚来不久,开始不清楚,有两三天没有什麽支持。我是四号到北京的,七日开了一个会,我听了几个省同志的汇报,讲了今年高考不能照原来的办法做了。因为文化大革命正在发展,现在要组织全国统一高考不可能,时间不允许,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现在文化大革命正处在高潮的时候,有的地方还没有发展起来,正在搞。你想把学生拉回来复习功课,参加考试,那就等於破坏文化大革命,是拉不回来的,勉强拉到课堂上来搞功课,这是原则性错误,不能这样做,一把他们拉回来了,听课,他也没有心思听,可能成绩很坏,结果右派学生,不突出政治的学生,他们不参加运动,他是来搞功课的,考的名列前茅,相反的革命派的学生,名落孙山,不能这样干,而且我们的教育考试制度存在错误,基本上是资产阶级一套,趁这运动机会把它破了。

这次文化革命到处都得破的,凡是对社会主义有妨碍的都得破的,凡是资产阶级的都得彻底破的,要建立崭新的社会主义一套。所以七日开会有蒋南翔,何伟同志,还有张际春同志和计委的高云屏同志参加。开了一个钟头,给他们讲了俩件事情:一个是今年考试不能那样搞了,要取消。我当宣传部长,第一次就是搞这个事情,就是取消这个全国高考。第二个我讲你那个清华为什麽贴大字报贴到北大去,北大革命好不容易搞起来,你们应该支援,大家贴你几张大字报,你清华就去批评北大,讲北大是错误的,蒋校长是正确的,“拥护蒋校长”。我讲原来清华大字报是错误的,北大是正确的,批评清华是正确的,我们清华有错误,欢迎同志们批评,这不是很好吗?我讲你自己赶快贴张大字报,我还是好意的。要争取主动,要他回去贴,但他没有贴。他回来讲陶铸找他开会,委托他很多事情,他就认为我很信赖他。信赖是信赖,信赖讲了两件事情,一个是要把高考制度改变,第二是要他贴大字报。

所以,原来我们对高教部的问题不是那么清楚,支持不够,那么现在我们支持了,今天我来讲,表一个态,我们坚决支持高教部的文化革命搞下去。

以后看来情况不对了,十日,觉得蒋南翔不能再搞下去了,书记处决定蒋南翔停职反省。所以看来认识一个事物要有一个过程,原来认伪高教部有问题,问题不是那么大,清华有问题,问题也不是那么大,现在问题很大。所以,一切东西还要经过革命的实践,依靠群众什麽都能搞清楚。你原来是假的,经过革命的行动,经过革命的实践,经过群众的揭发,你假的永远是假的,不能变成真的。所以真的总是真的,假的总是假的,真理总是真理,错误总是错误。我们要靠真理吃饭,依靠真理不怕任何人反对。因此我们依靠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最高的真理,对我们革命者来讲,对世界人民来讲,没有比它更高的真理。还有比他更高的真理吗?没有。为什麽?我们今天搞革命嘛,在中国来讲,要把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好,要彻底消灭阶级,消灭一切剥削阶级,要使全世界革命取得胜利,你要依靠什麽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只有依靠毛泽东思想。

我在中南局的时候,曾经写了个决定,在《人民日报》登了的。我们是这样提的,今天学习毛主席著作,不是一般的学习问题,学不学毛主席著作,对于党员来讲,是有党性没有党性的问题,是革命不革命的问题。中宣部理论处很反对,大讲“你们杀气腾腾”。我们讲这个话,怎麽杀气腾腾呢?这是真理嘛!这是事实讲出来的话,怎么杀气腾腾呢?你共产党员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嘛!就是要消灭全世界一切剥削阶级,首先要消灭中国的剥削阶级,要取得共产主义革命的胜利,不依靠毛泽东思想,依靠什麽?一个共产党员,你不实行共产主义,还叫什麽共产党员?你还有什麽党性?一个革命者,你不用毛泽东思想最高的阶级斗争理论来武装我们,彻底消灭一切剥削阶级,而结果我们不能消灭阶级,反而让剥削阶级统治存在下去,那你们算真革命吗?

高教部的同志,首先贴大字报的同志,揭露蒋南翔,揭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他们就是相信真理。比较来讲,他们对毛泽东思想认识比较深刻一些,他们带了头,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在另一方面我要讲清楚,高教部原来有一些同志跟了蒋南翔,受蒋南翔的欺骗,帮他们写了大字报。××说晚上写大字报,写得很辛苦,发香肠面包,搞物质刺激。我讲,同志们,你们吃一点没关系,真正为了吃点香肠,吃点面包写大字报问题不很大,我看这是可以原谅的,你并不是相信他嘛,但这个也不好,真正来讲,要写大字报的,你一天不给他饭吃,三天不给他饭吃,他还是要写大字报。因为他拥护真理嘛!你杀头我还是要写;不写的,你就是给香肠,面包再加上什麽东西,我还是不写。我们应该采取这个态度。

但另一方面仅仅是因为过去不认识,不清楚蒋南翔是什麽人,蒋南翔是高教部部长,中央候补委员,又是清华大学校长,又说我同他谈话,分给了他很多工作,我信赖他,这么一套一套,还有际春同志支持他。加上面包,香肠,我看这类情况写大字报要取得教训,不要随便吃面包,香肠,(笑声)还是要学习毛主席著作,坚决拥护真理,站在真理方面来。这样的同志讲清楚了,坚决划清界限,我看还是好同志,应该是好同志,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地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作斗争。我相信拿高教部来讲,真正跟蒋南翔走的,不是思想认识问题,完全是立场问题,就是明明白白地知道蒋南翔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他自己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完全是一条路子,一个反党黑帮结合起来,这只是极少数。

有些革命的同志,他们带头揭露蒋南翔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盖子,保卫毛泽东思想。在高教部,这些同志应该再接再厉站在运动前面,把这个斗争搞下去。对多数同志过去受些蒙蔽的,认识不清楚的,应该划清界限。这个界限很好划嘛,这也容易划嘛!我们拿毛泽东同志的著作来划,到底是拥护毛主席,还是拥护蒋校长?拥护毛主席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问题;拥护蒋南翔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问题,很好划嘛。高教部蒋南翔哪些事情是真正按照毛主席思想办事的?哪些事情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很好划,一划就清楚了。他有讲话,有言论,有文章,有会议记录,有事实,有行动,东西多得很,把眼睛睁开看一看,这个界限是容易划的。

只要我们真正站在党的立场上,我们曾经一度少许离开党的立场,那么我们现在回到党的立场上来就是了。不要一误再误,不要以为我们曾经与党的立场有点离开,那么我们就觉得不好回来了。越走越远了,那就不好了。离开点有什麽关系?再回来就是了。我想,我们采取欢迎的态度,对于绝大多数同志是由于一时思想糊涂上了当,那么现在就是要别上当嘛!站到党的立场上来,坚决与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和集团作斗争,把高教部变成真正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高教部,使高教部能把全国的高等学校变成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的高等学校,那即使我们犯了点小小的错误,算得了什麽?对于整个事业来讲,那是不可比的。就是蒋南翔,还有一些同志,一些人,不是思想认识的问题,不是思想模糊的问题,是坚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当权派,或者是骨干,我看现在回头还不晚,为什麽不回头呢?天大的错误我们改嘛,脱胎换骨的改嘛。

反正两条路,现在你要革命的就跟着共产党走,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要麽你不革命,就当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队员,没有第三条路。全世界也是两条路,第三条路是没有的,我不是讲一天也不存在,整个运动的发展是不存在的。要麽当反革命,要麽就是革命。我国就是如此,因为我们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流了这样多的血,取得革命的胜利,我们不保卫它,我们不保卫社会主义事业,就是亡党,亡国,亡头。而且中国的革命不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问题,全世界人民的命运寄托在我们身上。如果中国革命胜利了,全世界革命也不要很久了。你不要看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中国革命搞了四,五十年,一个国家四,五十年,十个国家四,五百年,一百多个国家就要四、五千年。

现在是一九六六年,还要五千年,那怎麽行呀!全世界革命胜利,我看不要那么久。象我们中国取得胜利一样的,我们首先解放了一个县,一年解放不了几个县,这是在解放战争初期,到解放战争第三年的时候,一年就解放了几百个县,最後那一年就象秋风扫落叶一样,一下子就到了海南岛,快得很。所以,全世界革命只要中国胜利了,全世界革命是有希望的,但也不是马上就可以胜利了,是有希望的,不是很遥远的事情。如果中国革命失败了,整个世界就倒退几百年,要回到一个黑暗的时期,就是这么个问题。

所以,中国的问题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不是我们中国一个党的问题,是全世界人民革命利益的问题,要麽就革命,彻底把革命搞深入,要麽就让资产阶级复辟,人头滚滚,世界革命倒退几百年。在这样一个问题面前,到底我们要跟毛泽东同志走,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坚决把革命搞胜利,把社会主义建设搞成功,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把革命推翻,搞资本主义复辟?这个问题敌我分明嘛!界限分明嘛!如果曾经犯了点错误再回到正路上来,我们是欢迎的。毛主席曾经讲,不管你犯天大的错误,只要你改正错误,是允许革命的,为什麽不允许你革命呢?李宗仁不是第二号战犯吗?逃到美国去,他回来还是允许他革命。李宗仁回来了,我们那样欢迎他,我们有些犯了错误的党员就讲怪话说:我们革命了多少年,就是犯了点错误,又降职,又降薪。李宗仁是那么大的战犯,他回来你们欢迎,周恩来还亲自到机场欢迎,他不平。李宗仁是那么大的战犯,是副总统,代总统,他现在回来了,你们为什麽欢迎?你是共产党员,你还贪污,搞反革命,还行吗?你是由革命变成反革命或者由正确变成错误,人家是由错误变成正确,当然不同了。

所以,就是李宗仁犯了那样大的错误,是个血债累累的人,只要他真正改正错误回到祖国来,我们还是欢迎他。那么我们犯了错误,何况没有李宗仁那么严重,坚决改正错误,和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划清界限,你是黑线,我是红线,即使现在不是很红,慢慢红起来,那当然是欢迎的。不要坚决走死路,不要坚决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路,应该尽早回头,回来还是有前途的。为什麽不可以改正错误,彻底改正错误呢?就是错误是严重的,不是思想认识问题,是立场问题,主观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是自觉的,那么现在改正错误,我们还是欢迎,允许革命的。只要交代清楚,坚决和蒋南翔划清界限,就是蒋南翔本人如能彻底交待,悔改,脱胎换骨,也是允许他革命的,不是不允许他革命的。

我向同志们说好:第一,宣布何伟同志兼代高教部长职务;第二,对于你们高教部的文化大革命,中央书记处坚决支持,对于犯错误的,一些是思想认识上的,只要讲清楚,团结起来,绝大多数团结起来;少数犯有严重错误的同志,只要坚决悔改,改正错误,还是允许革命。

今天我是没准备讲话的,一讲就是一个钟头了,现在十点一刻了,不能再讲了。同志们要休息,因为明天同志们还要搞大字报,大辩论,大鸣,大放。我们“三大精神”,现在看来要搞大民主,搞小民主不行,这就是大民主?!看来我们没有把蒋南翔当做反党分子,你们一揭就揭开来了,这是大民主的功劳嘛。第二,我们派刘仰桥当代理部长,派错了,你们大民主,把我们的决议推翻了,这还是大民主,还是依靠我们多数,依靠群众路线,依靠放手发动群众。因为我们的事业是共同的,不是哪一个人的事业。我们的革命事业是我们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的共同事业。这事业的好坏关系到我们每个革命人民本身的前途,为什麽不依靠多数?为什麽不听多数人的话呢?今天我就是表示这个态度。我的话完了。(热烈鼓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