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0阅读
  • 0回复

《一滴泪》的沧桑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巫宁坤先生(左)近影 (南方周末资料图)


1993年2月,我用英文撰写的劫后余生回忆录 A Single Tear (《一滴泪》) 在纽约出版。


根据媒体报道,拙著问世后,在英语世界引起轰动,“佳评如潮”。香港的《文汇报》发表了香港大学刘靖之院士的书评,“巫宁坤的《一滴泪》威力无穷。”1993年终,《纽约时报》从当年出版的图书中评选出7部 “notable books”,其中包括 A Single Tear。


“这样一部纪实作品”,我在“前言”中说,“尽管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不仅可为当代中国生活提供独特的见证,而且对于以悲悯情怀理解人和历史或有所裨益。”


不幸事与愿违。据说书中有关某学院的情节“伤害了一些老同志的感情”。于是,有职有权的老同志发动全校师生员工对作者大张挞伐,同时下令自1993年7月份起,收回住房,停发夫妇二人退休金,从而剥夺了我俩的生存权。


当时,我俩和三个子女都在美国,家中无人居住,怡楷特地在行前花几百元装了安全门。谁会想到,安全门并不安全。光天化日之下,学院领导下令毁门砸锁,将全部财物扫地出门,这是我们在十年浩劫期间也没有遭受过的“浩劫”。


我在美国闻讯后,一再致函学院领导申诉,年复一年,从无回音。直到1999年,朱镕基总理访美,我又写信给他提出申诉,年底接到华盛顿中国大使馆电话,通知我学院已决定恢复我俩的退休金。2001年1月份起重新发放,却拒绝补发1993年7月至1999年12月共78个月的退休金,虽经一再申诉,却置若罔闻。这是我们为《一滴泪》支付的“罚款”,恐怕也是古今中外出版史上绝无仅有的咄咄怪事。


1994年初,我应香港中文大学之邀,到该校英文系驻访半年。到校之后, 和北京老友,《英语世界》月刊主编陈羽纶通话,才知道学院在剥夺我们生存权的同时,又向有关方面施加压力,勒令《英语世界》主编为在该刊1993年第2期报道《一滴泪》的出版发行并刊登该书片段,作出检讨,立即将巫某从该刊编委中除名,同时停止销售该期《英语世界》。羽纶说,“检讨照做,杂志照卖,编委除名也不是你的损失。”


(2013年农历新年于美国客中)

2013.05.02 南方周末 巫宁坤
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196017&boardid=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