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政治大骗子曹荻秋谎言集 (1967)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图片:



上海市委办公厅革命造反队供稿
  上海市委机关革命造反联络站印
  一九六七年六月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旧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市市长)是个政治大骗子,是个十足的伪君子。他一贯吹牛说谎,欺上瞒下,夸大成绩,隐瞒错误,用这一套卑劣的手法,窃据了上海党和政府的领导职务。在这次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他更是公开说谎,当场抵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妄图用这种卑劣的手法,像泥鳅一样滑过关去。但是,任凭曹荻秋再狡滑,也逃不过用战无不胜的、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工农兵群众的最锐利的眼睛,曹荻秋终于被广大群众揪出来了。现在,让我们把曹荻秋这个政治大骗子的画皮彻底撕开,把他的丑恶灵魂揭出来示众。

  欺骗毛主席,罪该万死

一九六四年,有一次,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经过上海。当时,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丕显、魏文伯、曹荻秋去车站见了毛主席。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胆大包天,在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竟谎报成绩。那时候,上海医学方面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激射光的问题,还没有完全成功。而曹荻秋却谎报研究已经取得成功,可以在医学方面应用。曹荻秋当面欺骗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罪该万死!

  欺骗周总理,赶走红卫兵

一九六六年九月下旬,曹荻秋之流,一再夸大事实,捏造情况,打电话,写报告,欺骗党中央,告首都红卫兵南下兵团小将的状,设法把他们赶走。国庆前,刚好中央下通知调南下兵团回北京另有重要任务。这一下,曹荻秋等人拍手称快。国庆后,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对留下的少数南下兵团红卫兵仍不放心,千方百计要继续赶他们走,便无中生有,捏造了两点“理由”,打电话欺骗周总理。曹荻秋说:第一,留下的红卫兵已完成任务,无事可做了;第二,继续留在上海,与上海群众的矛盾要扩大,不好处理。因此要求把留下的红卫兵统统调回北京。周总理识破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的阴谋,第二天打电话明确答复:不同意调留下的红卫兵回北京。不仅如此,总理还要上海市委保障北京红卫兵的安全,并且给予一切方便。

  欺骗柯庆施同志,去广州游山玩水

一九六四年四月上旬,柯庆施同志患重病住院,当时许多干部心情十分沉重。周总理曾为此亲自两次到上海主持研究柯庆施同志动手术的问题。而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竟在这样一个时候,一心想带他老婆去广州游山玩水。他匆忙赶到医院,欺骗柯庆施同志,说要到广州了解广州交易会情况,研究外贸出口问题。柯庆施同志当时识破了曹荻秋的真实意图,不同意他离开上海,说:“市委人不多,有很多工作要抓。”曹荻秋抗拒柯庆施同志的指示,谎说是中央×××叫去的,不去不好,坚持要去广州。并且还欺骗其它同志说:柯老己经同意我到广州去了。于是带了老婆去广东到处游逛。真是无耻之尤,恶劣透顶。

  当面欺骗江青同志

一九六六年五月九日晚上,曹荻秋到江青同志(当时江青同志正在上海)那里。江青同志问曹荻秋,姚文元同志《评“三家村”》这篇文章市委讨论过没有?曹荻秋当面说谎,回答说:“已经讨论过好几次了”,欺骗江青同志。其实,《评“三家村”》这篇文章,旧上海市委只是在五月九日上午匆匆忙忙地讨论过一次,根本没有什么“好几次”。而且那一次讨论,也是在摸到了“气候”之后,曹荻秋之流才“积极”起来,想从中捞取政治资本。

  贪天之功,标榜自己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完全像赫鲁晓夫那样,文过饰非,把一切功劳归于自己,把一切错误归于别人。大家知道,在上海,长期来存在着以柯庆施同志为代表的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一方,同以陈丕显、曹荻秋为代表的坚持执行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为一方的斗争。去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红卫兵小将冲旧市委,造旧市委的反。曹荻秋之流,不仅掩盖他们一贯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攻击柯庆施同志的罪行,而且利用柯庆施同志的威望,给自己涂脂抹粉,宣扬什么:“我们一直在柯老领导下工作的,几年来上海各方面的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上海市委是正确的,革命的。”以此欺骗红卫兵小将。

在毛主席的亲自领导和发动下,在江青同志的直接指导和张春桥同志的具体帮助下,姚文元同志写成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这与陈、曹之流是毫无关系的。相反,他们还曾竭力反对过这篇文章,说什么:“《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牵涉到政治是不公道的”;“姚文元的文章可以根本反对”。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初期,曹荻秋却到处宣扬:“姚文元同志的文章是在市委直接领导下写成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首先是在上海发动的”,等等,以此来标榜自己是“无产阶级司令部”,欺骗和吓唬革命小将、广大群众和革命干部。真是贪天之功,无耻透顶。

  打扮成“反彭真”的英雄

一九六六年四月一日晚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打电话给曹荻秋。以后在旧市委的会议上,曹荻秋就得意洋洋地把自己打扮成为“反彭真”的“英雄”,说什么彭真半夜打电话来,他如何在电话里顶了彭真等等。许多干部信以为真,认为曹荻秋真是了不起。其实这是弥天大谎。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不仅根本没有在电话里顶彭真一句,而且在这以前还与彭真早有勾结。姚文元同志《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发表后,他就与彭真万里打了招呼,通了情况,直到一九六六年五月他还说:“彭真是否不当政治局委员还没有定,要通通气。”在文化大革命中,曹荻秋拼命替自己涂脂抹粉,妄图欺骗和蒙蔽广大群众,保护自己。其实曹荻秋与彭真完全是一丘之貉。

  “我对薄一波是有意见的”

  在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六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清算陈丕显、曹荻秋反革命罪行斗争会”上,上海第一钢铁厂的革命造反派和革命群众揭发了薄一波炮制《上海第一钢铁厂访问记》的罪行,责令曹荻秋交代他的罪恶活动。曹荻秋却大耍无赖,当面撒谎说:我对薄一波是有意见的,是反对他的,我还通过陈丕显向中央反映过。”当场,他还要陈丕显为他作证,拼命把自己打扮成反薄一波的“英雄”。实际上,一九六一年底薄一波奉了黑主子刘少奇、邓小平的旨意,派出爪牙与陈、曹密谋策划,才搞出这一株大毒草《访问记》。这个《访问记》恶毒地咒骂群众运动,大肆污蔑大跃进,把大跃进以来取得辉煌成就的上钢一厂描绘成漆黑一团。在一九六二年初的“七千人大会”上,邓小平大反三面红旗,就把大毒草《访问记》作为炮弹,气势汹汹地压柯庆施同志“检讨”。当时,曹荻秋等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也配合刘、邓、彭、薄拼命围攻柯庆施同志,反动气焰,甚嚣尘上。

当革命群众以大量的事实揭穿了曹荻秋的谎言后,这个反动家伙竟恼羞成怒,概不承认,妄图顽抗。革命群众早已识透他这一套吹牛说谎的手法,于是,上钢一厂的革命同志立即追问:“既然你曹荻秋是反对薄一波的,那么,去年文化大革命开展后,我厂写了一份揭发黑《访问记》真象的报告上报中央,要求清算薄一波的罪行,追查他的台后。这份报告交给旧市委后,你把他搞到那里去了?你为什么不上报中央?你是反对薄一波,还是包庇薄一波?”一连串的问题,句句打中要害。但是,曹荻秋还企图作垂死挣扎,硬说:“这份报告我没有看到过。”市委办公厅革命造反队代表当场把这份报告拿出来,揭发了曹在报告上的亲笔写的“以上钢一厂名义直接送人民日报党委”的批语,并令他亲口把批语读出来。曹荻秋耍花招、搞鬼计,包庇薄一波,死保他们的总后台刘少奇、邓小平,黑幕揭开,真象大白。

  一丈五尺布票的去路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与彭真反革命集团有密切联系。他与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万里经常互通情况,接触频繁。一九六五年下半年,万里的老婆边涛到上海参加四清运动,他们之间往来就更加密切。有一次,曹荻秋直接从大坏蛋王献庭那里拿了一丈五尺布票给边涛买东西。去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市人委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革命干部追查布票的去路,曹荻秋怕暴露自己与万里的关系,就用欺骗的办法,签复该局革命干部说,布票是给中央一个部的负责人拿去使用的。该局革命干部进一步追查是中央那一个部,负责人是谁,因为是谎话,无法回答,只好顶住,欺骗到底。

  如此“贫农”出身

去年八月三十日,旧市委在文化广场召开的所谓欢迎北京红卫兵的大会上,革命小将问曹荻秋是什么出身?曹荻秋当众说谎,说是“贫农”出身。怎么一个明明是开酱园的“中小工商业者”出身的曹荻秋,一下变成“贫农”出身了呢?九月五日在延安西路市委礼堂的一次大会上,北京红卫兵又紧紧追问。曹荻秋继续狡辩,说什么父亲是贫农等等。回家后,曹荻秋自己也感到不能自圆其说,漏洞越说越大,干脆下令把这段录音偷偷地揩掉,企图毁灭罪证,掩盖自己丑恶的嘴脸。

  在反对破四旧的“臭十条”上耍尽花招  

  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晚上,曹荻秋反对红卫兵抄剥削阶级和牛鬼蛇神的家,搞了一个决定,即众所周知的“臭十条”。但是当红卫兵小将追问时,他却当众抵赖,死不承认地说:“我们市委不知道有什么‘十条’,市委没有作过这样的指示。”后来眼看掩盖不住了,曹荻秋就指示旧市委办公厅篡改会议记录,在“不准抄家”四字中间加上“随便”二字,成为“不准随便抄家”。以后,他又欺骗红卫兵小将说: “市委就一些具体问题作了一些答复,没有统一指示。譬如,抄家:除对地、富、反、坏、反动资产阶级外,不能随便抄家”。当革命群众进一步追问他为什么要做出“臭十条”的规定时,曹荻秋又厚颜无耻,继续说谎,说什么“是听到下面汇报不少地区抄了工人的家”。这完全是故意歪曲事实。实际上,在八月二十四日下面电话汇报的都是说红卫兵抄了老吸血鬼、寄生虫的家,根本没有什么“抄了工人的家”。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地、富、反、坏的代理人,是资产阶级利益的保护者。他捏造事实,信口雌黄,捏造罪名,是妄图向红卫兵小将脸上抹黑,拼命保护牛鬼蛇神过关。

曹荻秋反对抄家,言犹在耳,一转身,当党中央充分肯定了红卫兵小将的巨大功勋时,他就立即把红卫兵小将和革命群众破四旧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挂到了自己的头上。欺骗党中央、欺骗广大革命群众。去年十月份参加中央工作会议时,他竟洋洋自得地在会上汇报上海破四旧的巨大成绩。什么抄出黄金、美钞多少呀!武器弹药多少呀!等等。会后还专门出了一期简报,广为宣扬。在上海的一些群众场合,他也一再宣扬这个成绩。甚至还恶毒地掉转枪口,说上海破四旧的成绩比北京大,妄图贬低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抬高自己。真是罪大恶极,无耻透顶。

  “不知道机关干部写‘八.卅一’大字报”

去年八月卅一日,旧市委对冲进延安西路办公大楼的北京红卫兵小将,进行了围攻和镇压,制造了“八.卅一”事件。广大革命群众对旧市委这种倒行逆施,极为不满,纷纷声援革命小将,谴责旧市委的罪行。旧市委对此惊慌万分。当时,曹荻秋和旧市委书记处,授意旧市委机关党委炮制了五十一个机关工作人员署名的“关于八月三十一日一群学生冲进市委机关的事实真相”的大字报,在全市和全国大量散发。并将类似内容上报,欺骗党中央和毛主席。这张大字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攻击和污蔑红卫兵小将,影响很坏。后来,红卫兵和革命群众曾多次责问曹荻秋,为什么炮制这张大字报?曹一直推托自己不知道写这张大字报的事,并谎说:“市委一再要求机关干部不要参加辩论,这张大字报是机关干部自发写的。”看!曹荻秋就是这样一个两面三刀、说谎成性的政治大骗子。

  假冒总理名义,为自己保驾

  去年九月初,北京红卫兵小将猛冲旧市委,曹荻秋之流惊慌万状,千方百计设法扑灭革命群众的烈火。曹荻秋施展了惯技,制造谎言,通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宋季文抛出“总理打电话说,上海市委是正确的”,妄图以此抬高自己的身份,欺骗红卫兵小将,压制他们揭发旧市委的问题。

当红卫兵小将察觉了这个欺骗阴谋,紧紧追查,曹荻秋为了保住自己,就急急忙忙拋出宋季文,以宋季文的名义写了一份假检讨,欺骗革命小将。但是曹荻秋并不因此死心,一有机会,继续欺骗红卫兵小将。在以后多次接见红卫兵小将时,曹荻秋总是假惺惺地说:“我不愿意讲总理打电话这件事的;你们一定要问,我就告诉你们:总理是打电话给我说过上海市委是正确的,但是你们无论如何不要传出去,不要再告诉其它人,我们自己不好讲自己是正确的。”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曹荻秋耍了这种卑劣的手法,欺骗和蒙蔽革命小将,再通过他们广泛散布出去,以此达到他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罪恶目的。

  “我早就想放北京红卫兵进市委机关了”

去年“九.四事件”,曹荻秋被迫到旧市委机关门口接见北京红卫兵时,进行了挑拨性的讲话,使上海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与北京红卫兵更加对立,形势十分紧张。周总理知道这个情况后,在半夜三点多打电话给曹荻秋,作了指示:第一,坚决动员上海的群众撤走,不能继续围攻北京红卫兵;第二,北京红卫兵要进市委机关,就让他们进去。周总理的指示是极其正确的。而曹荻秋一看有机可乘,又施展了卑鄙的欺骗手法。他在多次会议上无中生有地说:“我早已感到‘堵’的办法不行了,应该放北京红卫兵进机关”。然后再轻描淡写地补上一句:“总理也打了电话来说不能堵”。这样,曹荻秋不但掩盖了自己的滔天罪行,而且借此向自己脸上贴金,欺骗广大的革命群众和干部,真是卑鄙恶劣。

  联络中断,不知道开会时间

去年九月五日下午三时,冲进旧市委机关的北京和上海红卫兵小将,在延安西路三十三号大礼堂召开大会,控诉旧市委镇压红卫兵的罪行,勒令曹荻秋参加。曹荻秋怕得要死,迟迟不敢到会,躲在办公室密谋进一步镇压红卫兵。在红卫兵小将再三警告下,曹荻秋于五时被迫参加大会。当红卫兵小将责问为什么不按时到会时,曹荻秋做贼心虚,就大撒其谎,说:“我下午一直等参加你们的会,因为联络员中断联系,不知道你们开会的时间。”曹荻秋为了掩盖自己色厉内荏和镇压红卫兵的丑恶嘴脸,竟然到了离开说谎就不能过日子的地步。

  编造假电话,滑脚溜走

去年十一月十一日,人民广场批判旧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会后,曹荻秋被一些革命群众组织的代表围在一间小房间里。以后有个干部打电话进去联系,曹荻秋为了想早点脱身溜走,又当众说起谎来了。他对着电话说:“是呀!总理还要我马上去处理安亭事件,很急,工人的问题很大,不去不行呀!”果然,大家一听,真的以为是总理有交代,就让曹荻秋走了。其实,这完全是曹荻秋编出来的谎言。大家知道,就在那天晚上,张春桥同志代表中央文革来到上海,一下飞机,没有回家,就直奔安亭去了。而曹荻秋这个混蛋根本不想去安亭,却竟然胆大包天,假冒总理之名,欺骗革命群众,达到个人滑脚溜走的目的。

  “在昏迷中被迫签字”

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陈丕显、曹荻秋的保皇工具赤卫队总部召开了所谓批判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会。曹荻秋、陈丕显事先知道赤卫队要提出矛头针对工人革命造反派的“七条”叫他们当场签字。他们密谋后,决定由曹荻秋出席大会,表演所谓决不签字的“高姿态”。但在大会上曹还是签了字。而且曹荻秋还给赤卫队出了个主意,说:“这样的东西不能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怎么没有呀!”赤卫队头头就加了一条所谓“批判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变成了“八条”。第二天,曹又发表了一个“声明”,宣布所签“八条”作废。并多次说:是在昏迷中被迫签字的。这样,就为赤卫队搞“三停”制造了借口,挑起了大规模的群众斗群众。

  “没有看到这份材料”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在干部问题上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去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千方百计包庇大叛徒常溪萍。常溪萍在北大社教中的叛徒罪行,早在一九六六年六月中旬,北京就已经把北大揭发的材料转给旧上海市委。曹荻秋明明看了这分材料,而且在上面签了字,但是在去年十一月二十日在接见新北大驻沪联络站的红卫兵小将时,曹荻秋不仅百般为大叛徒常溪萍开脱,而且当革命小将追问他对六月中旬转来的材料有什么看法,为什么不处理的时候,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竟谎称没有看到这分材料,欺骗新北大的红卫兵小将,煞费苦心地保常溪萍。当革命小将要揪常溪萍时,曹叫常改名换姓,藏到招待所里,对外谎说:“到北京去检查了。”被革命小将揭穿后,曹又说谎,一再欺骗红卫兵小将,说“北大没安排好,常溪萍没到北京,说他去北京是误传。”并怕常躲在招待所里也保不住,又将常转藏到旧市委教育卫生工作部机关和延安医院等地方。

  六个小孩那里去了?

去年十一月中旬,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通过交通部门搞到火车票,把他的六个小孩送到重庆去“串联”。当时外地在上海串连的红卫兵很多,为了先让外地学生离沪,本市学生暂停外出串连。曹荻秋的小孩是假冒了外地学生才走成的。十二月二十日中央通知停止串连,小孩回到上海后不住在家里,躲藏在另外一个地方。十二月二十七日,旧市委办公厅一个同志当面责问曹荻秋:小孩到那里去了?曹荻秋临近垮台前夕,继续说谎,回答说:串连尚未回来。办公厅的同志马上回过头去问曹荻秋的秘书,秘书说:已经回来好几天了。当场拆穿了曹荻秋的谎言。曹荻秋这个混蛋并不因此脸红,仍继续说谎:还准备出去串连。“不是停止串连了吗?”这么一问,曹荻秋这个家伙真不愧为说谎专家,他马上狡辩说:“准备步行串连。”回到住的地方,曹荻秋竟对秘书说:“小孩回来的事,我不知道你已经告诉办公厅的同志了。”责怪秘书对他的说谎丑行没有密切配合。真是不知天下有羞耻事!

  妄图利用假检讨蒙混过关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在文化大革命中顽固地执行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但是曹在参加十一中全会和一九六六年十月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一再以介绍上海经验的姿态出现,汇报假成绩,欺骗党中央。以后被迫在口头上承认上海在文化大革命中也犯了路线性错误,但实际上思想抵触,并指使旧市委书记处不准向下传达,以便欺骗蒙蔽广大干部。到后来实在掩盖不住了,曹荻秋马上又使出他的看家本领,说谎骗人,搞了一个假检讨。这个假检讨尽是鸡毛蒜皮,谎话连篇,欺人之谈。在讨论修改时,有人觉得实在不象样子,曾提出:“九.四事件”中组织工人保卫旧市委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组织工人、劳模向毛主席发电报是错误的等。但曹荻秋拒不认罪,不让写上,只是轻描淡写,说什么市委没有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在某些方面犯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有一次,曹荻秋甚至恬不知耻地说:“我们犯的错误是不自觉的,我们的错误不是很重,但为了改正错误,看得重一点有利于改正。”“看得重一点有利于改正”?说得多么好听,但是,别人替他起草的检讨稿上刚刚写了一句“对党对人民犯了大罪”,曹荻秋就马上跳起来说:“大字要去掉,‘犯了大罪’,别人就可以抓住这两个字,把你打倒。”还有一句是“完全违背了毛主席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教导”,他又急忙阻挡说:“不能这样说,太重了。”真是自打耳光,丑态百出。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根本不认罪,为什么要“检讨”呢?在一次旧市委常委会上,他露了狐狸尾巴,不打自招地说:“我想争取早一点检讨,争取主动,不要等他们开了声讨会再作检讨。不然,这个控诉会,那个控诉会,不胜参加。”他还洋洋得意地打算“在人民广场开个十万人大会,马路上拉线广播。”妄图弄虚作假,施放烟幕,再度欺骗和蒙蔽广大群众,收拾残局。但是,无产阶级革命派早已识破了曹荻秋的阴谋,在一次各革命造反组织的联席会议上正式决定,没有造反派的同意,不准检讨。铁锤砸来,曹荻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鬼花招,彻底破产了。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曹荻秋,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假话,耍手法,施狡计,进行政治欺骗,妄图蒙混过关。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广大革命群众心最红、眼最亮,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这个上海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终于被揪了出来,打翻在地。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是全上海人民的伟大胜利!

  打倒刘少奇!
  打倒邓小平!
  打倒陈丕显!
  打倒曹荻秋!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伟大的一月革命胜利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44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