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7阅读
  • 0回复

朱荫贵:步行串联的回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近几天,在收拾搬家的过程中,从过去的老相册里看到了1966年底至1967年初时,我们贵阳花溪中学(现清华中学)初三(1)班和初三(2)班同学组成的步行长征队在湖南省湘乡韶山冲毛主席诞生地的留影。


       鉴于这些年在回忆大串联的文章中少有回忆步行串联的记录,因此不免兴起将这次步行串联时留下的记忆片断记录下来的想法。


       先看这张合影:






       1967年长征队步行到达湖南邵阳后,乘火车到达韶山时的集体留影(笔者为前排左数第四人)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张合影有几个明显的特点:首先是人员的构成。这其中除了后排右一的这人是在我们排队轮到照相时插进来,之前并不认识的“夹塞”者(这个人自我介绍是西安某大学的学生,因要赶车时间来不及,但又不想放弃在韶山留影的机会,因此要求与我们一起合影,希望我们以后拿到照片后给他寄一张去)外,余者均为我校初三年级一班和二班的同学而以初三(1)班的同学为主。在当时浓厚的“革命情谊”和“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的精神感召下,我们同意了这位“夹塞”者的要求,并在以后返回贵阳拿到照片后按他留下的地址寄去了照片,但他最后是否收到就不得而知了。其二是我们这支长征队清一色的是男生,而且是由汉、苗和布依族三个民族的同学组成。其中包括土生土长的贵州人和加入我们班级不久的从北方转学来的同学,后排左一的陶敬华同学就是三线建设时期随同家庭从北方来到贵州的同学。其三,我们当时的年龄都不大,绝大多数都在16岁,少数刚满17岁,还都是满脸青涩的小青年。其四,看我们的装束,包括腿上的绑带、手臂上的“红卫兵”袖套、头上的帽子和手中的毛主席语录本、胸前的毛主席像章等,都是那时最标准的配备。实际情况确实也是如此,当我们中的大多数在1966年10月至11月坐车大串联一趟,到过北京,接受了毛主席第八次接见返回贵阳后,在发现学校依然无法上课,许多同学也没有返校的情况下,不知是谁提出我们要学习当年的红军,步行 串联,再走长征路,在艰苦的行程中磨练革命的意志和品质的提议后,很快就得到大家的响应并组织起来。在集体采购了回力鞋、绑腿等一应物品后,1966年11月底12月初时,我们这支9人的队伍就开始了背着背包、打着绑腿、举着旗帜的长征行程。






1967年初笔者在韶山的留影(远处是排队参观毛主席故居的队伍)






       我们当时设计的路线,是从贵阳出发,去寻找当年红军从湖南进入贵州的路线而反行之。现在回忆,实际走的路线是贵阳到贵定、福泉、黄平、余庆、石阡(在此处休息一天,泡过生平第一次温泉)、岑巩(在这里吃了一顿久违的肉食牛肉)、玉屏(在这个著名的箫笛产地每人都买了一至二只笛子或箫),我买的笛子一直伴随我后来到瓮安下乡当知青。从玉屏这里开始离开贵州进入湖南省界。进入湖南后,又经过新晃、芷江、怀化、隆回,最后在到达邵阳时正逢1967年春节,在邵阳从广播中得知中央下达了停止串联返校闹革命的通知。于是我们商量就从此处坐火车(邵阳当时是湖南西部火车的起始站)到湘乡,再去瞻仰“红太阳”升起的地方——韶山,然后再考虑下一步的行程。上面的合影和我个人的留影就是当时在韶山留下的纪念(当时除了这张合影外,我们每人都留了一张单人照)。


       不记得当时是什么原因了,我这里还保存着刘贵生同学(合影中左数第四人)的一张单人照。


刘贵生同学的单人照片






      计算起来,我们的这趟长征行程,前后约有两个月,所经之处有的地方有公路,有的就只有山路。因为要重走红军路,所以没人计较这些。沿路还碰到不少长征队,看其装束听其口音,不少都是外省人。因为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走过,留下了不少路标和宣传品,所以我们也没有迷路的担忧。


       至今回想起来,我们这次步行串联,有几点印象深刻的地方:一是我们都经受了精神和肉体上的磨练。那时每天少说要走几十里路,多时能够达到上百里,可我们硬是咬牙走了下来,一开始脚上打了泡,也没有人叫苦或要求停下来休息。有时会在行经过程中走到公路上,有些司机师傅大约看我们年幼,会主动停下来要捎我们一程,可都被我们要学习红军而拒绝了。但我们也付出了代价:同行的龙秀林(合影中后排第三人,也是后排中间之人)就将膝盖走出了毛病,走路一跛一跛,最后回到贵阳治疗才有所好转,但仍然有些不灵光,也留下了“龙跛子”的绰号。二是对这一路经过地方的状况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尽管我们走过的是险山峻岭,在贵州境内翻越了苗岭山脉,在湖南境内越过了雪峰山脉,但一路经过,有些地方的穷困和落后状况还是出乎意料,尤其是贵州有些地方,连县城也没有电。在串联接待站吃的伙食都是油水十分少的水煮白菜和萝卜,以至于在岑巩县见到街上有一家小饭馆有牛肉卖,我们每人都点了一份,吃了一斤多米饭,结果第二天因为肠胃不适应,消化不良,差不多都拉肚子了。进入湖南后情况要比贵州好,但在经过贵州和湖南交界地区时心中还是很有些不平衡:因为从贵州往湖南走时,地势是一路向下,也就是如果反过来从湖南进入贵州,就是一路上坡,进入贵州就是进入险山高坡,为何如此划分省界?当时让我们很有些愤愤不平。三是一路上碰到的民众都十分善良,给我们不少照顾。司机师傅主动停车要捎我们是一例,在接待站不管我们多晚到都给我们烧水烫脚又是一例。还有许多看似小事但却都暖人心的事例存在。记得在翻越苗岭山脉时,看我爬山走的气喘吁吁,一位路边素不相识的苗族小姑娘砍了一根树棍递给我说:“大哥哥,给你这个,拄着走要轻快些。”令我十分感动,回赠了一枚毛主席像章给她做为纪念。四是这一路看到的秀丽山水令人印象深刻。这一路走来,不管是峻岭高坡,还是深涧浅沟,许多地方的风景都十分优美,令人流连忘返,如果不是为了赶路,真想在这些地方多住几天。至今回忆,仍有一些记忆片断难以忘怀……。


      如今屈指算来,距离我们步行串联重走长征路,已经过去52年了。半个多世纪的时光转眼飞逝,当年的9人串联队已有2人去世。其余的队员此后的人生道路虽各有不同,如今多半也已退休在家。回看当年的这些照片,忆及当时的言谈笑语,让记忆的丝缕飘飞,连接着过去和现在,心中不免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其中。


https://mp.weixin.qq.com/s/c0G654xJD8BZpjoKmGWyOA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