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22阅读
  • 1回复

豆瓣北风:《延安日记》辨伪与中共种贩鸦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延安日记》辨伪与中共种贩鸦片
《延安日记》署名作者为彼得·弗拉基米夫,该书以个人日记的形式记载了大量有关延安的政治、文化、生活情报,内容十分庞杂。


如果认真研究过《延安日记》就可发现,这部作品中的确存在一些细节错误(比如书中一些人物的出场时间就与史实不符,存在编纂的痕迹),此“日记”显然不是弗拉基米夫在延安工作、生活的实时记录,而应是苏方根据驻延小组上报的情报进行总结,佐以中苏对抗的意识形态,进行事后编纂的结果。


但这并不意味着《延安日记》就毫无价值,恰恰相反,如果研究者熟悉边区史的话,就会发现《延安日记》中存在很多精准的情报,其中的很多线索值得进一步挖掘,此书其实是一部相当有价值的观察材料,而非简单的抹黑之作。当然因其出版的历史背景问题,不宜直接引用该书原文作为确凿史料。


但有一部分网络作者走了另一个极端,以“日记”的编纂背景为理由,全面否定《延安日记》的价值,这同样是十分错误的。比如网上有一ID为“言兼”的作者,在观察着网写了一篇《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八路军大规模种鸦片》。在文中,其对《延安日记》是这么评价的:


首先就是共产国际驻中共区联络员和苏军情报部情报员彼得·巴菲洛维奇·弗拉基米洛夫的大作《延安日记》。在该书中,弗拉基米洛夫说他不但在30年代就亲眼见到了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收获鸦片,而且中共和八路军种、贩鸦片还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亲口承认。由于弗拉基米洛夫的特殊身份,这本《延安日记》出版后立刻引发境外学术界的轰动。
这部“日记”最大的Bug在于日记内容与史实的矛盾实在是太多太多。比如弗拉基米洛夫在陕北向毛泽东直接质问鸦片问题,邓小平作了回答的那一段,日记的日期为1942年8月2日,但此时邓小平已被任命为中共太行分局书记,他应该在太行山上,而不是在陕北。另外,像359旅在大生产运动之前的30年代就在南泥湾收获鸦片、鸦片加工总厂设在国民党严密控制的湖南茶陵……之类的错误,那就更多。
总而言之,《延安日记》中的内容与历史事实有严重矛盾之处实在太多,结合这部著作出版的历史背景,该作品的原始史料地位就非常值得质疑了。


通过以上评论可以看出该文作者“言兼”其实根本没看过《延安日记》 ,其对《延安日记》内容的“辟谣”十分可笑,几乎句句皆错。我手上恰好有五个版本的《延安日记》,分别是俄文版、1975年英文首版、1980年“现代史料编刊社”版和2004年“现代稀见史料”版、1976年台湾版①,可以对比相关内容。


比如,言兼在文中称


在该书中,弗拉基米洛夫说他不但在30年代就亲眼见到了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收获鸦片


——事实上《延安日记》全书起始于1942年5月10日,当时弗拉基米洛夫刚刚到达兰州,次日到达延安。所以此书中绝不可能有30年代的内容。纵观全书,《延安日记》中也丝毫没提弗拉基米洛夫“30年代就亲眼见到了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收获鸦片” ②。


全书涉及南泥湾的内容一共只有两处分别是:


1944年8月24日汽车把美国人和记者送到359旅的驻地南泥湾。


К месту расквартирования бригады в Наньнивань корреспо


ндентов и американцев доставил автомобиль.


1945年9月2日


王震领导的359旅余部,驻于南泥湾。以王震为首的这个旅,于去年开赴湖南,在那里新建了中共的一个根据地。


Остатки 359-й бригады (командир Ван Чжэнь). Бригада дислоцируется в Наньнивани. Сама бригада во главе с Ван Чжэнем ушла в прошлом году в Хунань, где создала новую базу КПК.


其他关于359旅、王震、南泥湾的内容也没有提“收获鸦片”事宜。倒是提到359旅在1944年记者访问团到达陕甘宁边区前出动,对界内种植的罂粟进行铲除的事。


1944年4月28日


著名的359旅被派往该旅驻地通往延安及其冬季营地的道路两旁,去铲除罂粟。第一旅也同样在干这个差使。


Личный состав прославленной 359-й бригады брошен на уничтожение посевов вдоль дорог, связывающих бригаду с Яньанью и зимними квартирами. Тем же самым сейчас занимается и 1-я бригада.③


中共和八路军种、贩鸦片还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亲口承认。


这一句话也错的离谱,书中提及了毛泽东对此的表现,但并未得到毛泽东的直接回复,更没提及周恩来、邓小平等人,这一点将在后面详述。


为了证明《延安日记》的不可信,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证明,其实他举得这个例子不但没法证明《延安日记》不可信,反而证明了“言兼“本人绝对没有读过《延安日记》的相关段落:


比如弗拉基米洛夫在陕北向毛泽东直接质问鸦片问题,邓小平作了回答的那一段,日记的日期为1942年8月2日,但此时邓小平已被任命为中共太行分局书记,他应该在太行山上,而不是在陕北。


我们来看看五个版本的原文是如何描述这一幕的:


俄文版:


Август 2 августа


Мао Цзэ-дун пригласил Южина: обучал Игоря Васильевича игре в мацзян. За игрой тот заметил: «Товарищ Мао Цзэ-дун, раньше в Особом районе строго наказывали крестьян, тайно производящих опиум, а теперь этим легально занимаются войска и учреждения во главе с коммунистами».


Мао Цзэ-дун не удостоил его ответом. Разъяснения дал Дэн Фа: «Прежде Особый район вывозил на внешний рынок соль и соду. Мы снаряжали в гоминьдановские провинции караваны вьюков соли и привозили назад тощую сумку денег. И всего единственную! Теперь отправляем жалкую сумку опиума, а назад пригоняем караван с вьюками денег. На эти средства покупаем у гоминьдановцев оружие и будем лупить им тот же Гоминьдан!»





显然,毛泽东邀请的是苏联驻延小组的另一名成员:伊戈尔.华西里耶维奇.尤任(Южина,Yuzhin)替毛泽东回答问题的则是邓发(Дэн Фа ,Teng Fa)。没有任何一个版本说是弗拉基米洛夫问,邓小平(ДэнСяопин)甚至毛泽东回答,作者根本没看过原书,张冠李戴,才以邓小平当时不在延安的理由进行“辟谣”实则贻笑大方。书中提及的邓发当时(1942年)正在延安担任中央党校校长,是完全有可能参加这一牌局的。


另外,像359旅在大生产运动之前的30年代就在南泥湾收获鸦片


作者“言兼”再次以此理由反驳《延安日记》也让人瞠目结舌。《延安日记》所有相关内容都已在前面列出, 纵观俄、英、中5个版本都没有这种内容,不晓得作者从何处看到的这句话,进而发挥想象写出以上文字的呢?


鸦片加工总厂设在国民党严密控制的湖南茶陵


这段话也是作者未加考察就脱口而出的“辟谣”,原文如下:


29 января


Странную картину представляют Освобожденные районы. Не менее странную картину представляют и воинские части КПК. Все они торгуют по мере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с тылами японских войск.


Всюду преступный опиумный промысел. Так, в Цайлине, в самом тыловом штабе знаменитой 120-й пехотной дивизии, отведено помещение, где специальным образом обрабатывается сырье и откуда опиум в виде готовой продукции поступает на рынки.


Северо-запад Шаньси буквально во всех своих уездах наводнен самыми разнообразными японскими товарами. Этот товар поступает прямо с японских тыловых складов.





俄文原版中称呼的加工地点是Цайлине(英文翻译为Tsai—ling)大陆两版翻译为:“柴陵”。台湾版翻译为“蔡岭”。在这里5个版本里,英国和台湾的版本翻译正确,大陆的翻译则出现了差错。Цайлине是一个合成词,字头为俄文翻译中国人姓名时会用到的“蔡”字。英文翻译为Tsai十分准确,台湾因为习惯使用威妥玛拼音所以一下就翻译对了。倒是大陆译者犯了个错误,音译为“柴陵”。但以上所有翻译都没说到“茶陵”更没说是“湖南茶陵”。“湖南茶陵”纯属“言兼”没看原文,自由发挥而来。顺便说一句,当时120师总部所在地不是“蔡岭”而是——蔡家崖。以音译结合意译来看,苏联人说的没有多大问题,只是大陆译者犯了个错误。


其实“言兼”的错误并非自己犯的,应当说是其“博采众长”(抄袭)而来。如“毛周邓”和“茶陵”等错误最早来自 @黑岛人,其在批驳ID老流贼所写的《漫谈“土特产”对革命的贡献》时错把“邓发”看成“邓小平”,而老流贼摘抄原文时错把“柴陵”抄为“茶陵”。


黑岛人则在没有考证原文的情况下进行“辟谣”:


从上文也可以看出,黑岛人自己都没看清自己复制的是邓发,后文开始畅想邓小平在太行等内容,进行驳斥。


至于“农民们赶着一大车”和“官营管制”⑥的矛盾,也纯属黑岛人没看懂原文,自我想象的结果。


@马前卒 则在此基础上继续发挥(脑补),写了另一大篇无法经受住推敲的“思考”文章。


言兼综合(抄袭)以上两人错误观点,再添油加醋,写出的“辟谣文”自然是错上加错。


这件事告诉我们如果想批驳某本书的原文,一定要看看原作者到底是怎么写的,千万不要人云亦云闹笑话。尤其不能自己造谣之后自己辟谣。所谓“辟谣”动动嘴,纠正也是要跑断腿的。


PS:ID唐律疏议也曾发文议论此事,但他则属于被翻译坑了。其在相关文章中称:


《延安日记》(以下简称《延安》)1942年9月那篇中这样说“特区有200多万英亩可耕地”。在1944年4月28日这样说“播种正在进行,怎么能掩盖得了呢?几百公顷的土地都已经播了种”。


《延安》一会儿使用公用面积单位,一会儿使用英美面积单位,不知什么动机,大概是想给我们查证添点麻烦。不过我们不怕麻烦,来换算一下,可以发现很有趣的事情。


其以面积单位前后不一致为理由质疑《延安日记》的“动机”,其实也闹了笑话。俄文原文写的很明白:


Обрабатываемая земельная площадь Особого района — около миллиона гектаров.


特区有100万公顷可耕地。


Как спрятать ?концы в воду?, если посевная кампания в раз гаре, засеяны многие и многие сотни гектаров и к приезду гостей пышным цветом распустятся не мнимые, а настоящие маки.


播种正在进行,怎么能掩盖得了呢?几百公顷的土地都已经播了种


俄文原版前后一致用的单位都是公顷,错误出在英文版上,DOUBLEDAY将100万公顷换算为200多万英亩之后,在后面的翻译中没有继续换算以便前后一致,结果出了问题。并非《延安日记》作者有什么“动机”。 唐律疏议猜测了半天其实遇到的是一个翻译瑕疵。至于 @黑岛人@马前卒 ID言兼ID唐律疏议等人因为不了解边区财经犯的其他大量错误,就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内了。


① 我手中延安日记的版本介绍如下:


英文版为1975年美国DOUBLEDAY版,一版一印。


大陆首版为1980年12月出版的“现代史料编刊社”(实为人民出版社)版,译者为吕文镜、吴名祺等人。此版本翻译自“德布尔戴公司英译本”。系人民出版社经中宣部同意后,少量刊印,仅供内部研究的“灰皮书”,印数极少。


大陆2004版,出版方为东方出版社(人民日报副牌),曾以内部书籍的名义公开发行了一小段时间,后被强制下架。此版本系重印1980版,所以文字和1980版一致,内容未加变动。


台湾版为1976年台湾联合报版本,系周新等人根据“双日公司”英文版翻译而来。


显然以上三种中文版本的都是根据美国DOUBLEDAY版,翻译而来。令人遗憾的是DOUBLEDAY版对于苏联原版也只是摘要翻译,由此导致中文版译文普遍不全,台湾版更是在美版基础上进一步做的节选,所缺更多。


俄文版阅读链接:


http://militera.lib.ru/db/vladimirov_pp/index.html


②关于359旅在南泥湾【从略】


③ 以上两处译文分别为


1、大陆1980版P255 另可参考英文版P244 台湾版P253


2、大陆1980版P547 另可参考英文版P516 台湾版未译9月2日内容


英文版对1944年4月28日内容翻译不完全。当天日记截止至“Тем же самым сейчас занимается и 1-я бригада.”其实后面还有不少内容,其中“На восточном берегу Хуанхэ, в пределах расположения 120-й пехотной дивизии, посевная немедленно приостановлена.”一句就十分有意思,值得深入研究。凸显了《延安日记》“线索书”的重要价值。


其中南泥湾俄文译为Наньнивань,英文译为Nanniwan,台版版翻译“南泥湾”为“烂泥湾”倒是恢复了此地的原名。


④ 英文版见于P43 大陆1980版见于P43,大陆2004版见于P46 台湾版见于P61


⑤ 英文版见于P95 大陆1980版见于P97,大陆2004版见于P103 台湾版见于P111


⑥关于统销问题【从略】


https://cinacn.blogspot.com/2016/07/blog-post_5.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5-1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