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98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唐文兰谈国棉十七厂造反经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唐文兰谈国棉十七厂造反经历
 国棉十七厂  唐文兰

整理者注:本文节选自1968年3月《上海市纺织系统1968年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讲用稿选》,原标题为《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一九六六年六月,毛主席亲自批准发表了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点燃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吹响了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派进行总攻击的战斗号角。我想,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急毛主席所急,想毛主席所想,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运动中,自己应该起带头作用。当时我同保卫科的几个同志一道学习了《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的一系列重要社论,分析了本厂的干部队伍情况,我们感觉到本厂有些重要部门的领导权不是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而是掌握在一些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有重大历史问题的坏家伙手里。于是我们就决定造旧党委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六月十二日,我们贴出了《剥开党委画皮看真相》这张大字报,一贴以后,立刻就遭到旧党委内一小撮走资派的残酷迫害。他们为了欺骗群众,挑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我们进行围攻镇压,用尽了种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威胁利诱,分化瓦解,还大肆造谣污蔑说我们是“裴多菲俱乐部”,说厂里有好几条“黑线”通到保卫科,是一个大规模的“反革命集团”,还说王洪文同志要发动民兵,在厂里搞“武装政变”……等等。他们派了许多人把我们严密地监视起来,走路有人盯梢,讲话有人偷记,旧党委甚至还专门派人到公安局去联系“报案”,准备动用专政手段来镇压我们……。同志们!这个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到底是啥样子!斗争很尖锐,环境很艰苦,但越是这样,我们几个同志就越是离不开毛主席的书。厂里没有自由,我们就到外面公园里去秘密碰头,一道学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学习毛主席关于干部路线的语录,学习《老三篇》,也反复学习《红旗》《人民日报》的有关社论。通过这样的学习,我们感到斗争方向很明确,信心很足。旧党委里的那一小撮走资派,当然是不甘心的。他们派人来威吓我们,说要开除我们的党籍。当然,党籍是我们共产党员的政治生命,这是此我们自己的生命还要更加宝贵的,多少英勇的革命先烈,就因为他们是共产党员,他们有了解放全人类的崇高理想,就能够在敌人的监牢里,在刑场上,始终坚强不屈,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还始终保持着无产阶级硬骨头的英雄气节。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我呢,可以失去自己个人的一切,但是决不能失掉自己的政治生命。旧党委的一小撮走资派用开除党籍来威吓我们,他们的手段和用心,确实是阴险毒辣到极点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很严重的考验,如果继续为革命事业战斗下去,那必然要遭受种种迫害,但是如果为了保牢自己的党籍,为了求得自己个人的“和平”、“安逸”,搞“活命哲学”,去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派低头屈服,那么我还象不象一个共产党员?走这一条可耻的道路我对得起毛主席他老人家吗?我是个旧社会里人力车工人的女儿,我自己很小年纪就做童工,三座大山压迫之下的苦难家史和我自己做童工的辛酸遭遇,使我永远不会忘记万恶的旧社会,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阶级苦、血泪仇。是毛主席,是共产党,把我和千千万万个受苦受难的阶级兄弟和阶级姐妹,从黑暗的的深渊里解放出来。在毛主席光辉的革命思想教育下,我又参加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解放十七年来,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使我懂得了革命道理,使我懂得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生命更宝贵。杀掉我的头,我也不能够失掉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我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积极投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旧党委里的一小撮走资派,则要开除我的党籍,难道毛主席他老人家会允许他们这样横行霸道吗?……想到了毛主席,也就想起了毛主席对共产党员的亲切教导:“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是襟怀坦白,忠实,积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以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无论何时何地,坚持正确的原则,同一切不正确的思想和行为作不疲倦的斗争,用以巩固党的集体生活,巩固党和群众的联系;关心党和群众比关心个人为重,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这样才算得一个共产党员。”毛主席这一段话,真是语重心长。用毛主席的这段话来对照我自己,我不能不感到惭愧。共产党员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那么在当前的斗争中,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世界的前途和命运,不就是最大的革命利益吗?《红旗》杂志当时有一篇社论说得很清楚,“当前的这场斗争,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关系到世界的前途和命运”,但是,在这样一个头等重大的革命利益面前,我却首先考虑自己的党籍能不能保牢。毛主席要我们无论何时何地,坚持正确的原则,同一切不正确的思想和行为作不疲倦的斗争,但是我刚刚受了一点威吓,就连忙考虑自己的党籍会不会失掉……这样患得患失,不是自己头脑中私字作怪又是什么呢?难道一小撮走资派要开除我的党籍,我就吓得不敢革命了吗?难道为了保牢自己的党籍就能够眼看着一小撮走资派在我们厂里搞资本主义复辟,而我们共产党员却不闻不问吗?当然不能!“共产党员决不能拿原则做交易”。旧党委那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要开除我们的党籍,但是我们坚决相信,毛主席和党中央一定会支持我们的斗争的。这样一想,我感到眼睛亮了,方向明了,劲头更足了。咸到自己理直气壮,腰杆子很硬。所以,当时旧党委有一个人找我谈话,他宣布党委决定撤销我负责档案室工作,又问我思想上有什么顾虑。我当时回答这个人:“我唐文兰坐得稳,立得正,一点顾虑都没有。”到后来,旧党委副书记,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张鹤鸣,这个家伙终于赤膊上阵,亲自出马来了。他找我谈话,软硬兼施,又打又拉,总之是要我不要再纵续贴党委大字报。看到这些家伙这样猖狂,我心里很气愤。当时我很干脆回答张鹤鸣:“革命大字报是毛主席给我们的权利,我们愿意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写。要怎样写就怎样写。”同志们!当时,我们几个战友,思想上都作了最坏的准备。反正你开除我们党籍也好,把我们打成反革命抓去坐牢也好,不管怎样,我们跟着毛主席干革命的决心已经下定了,一定要把这场阶级斗争进行到底。
  后来,就发生了震动全厂的“6.19”反革命政治迫害事件。张鹤鸣之流深夜搜查保卫科,疯狂地制造白色恐怖,结果他们象一切反动派一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这次事件中,张鹤鸣之流彻底暴露了他们的反革命真面目,结果被我厂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广大革命职工打得落花流水,威风扫地,终于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以施惠珍为首的旧市委工作队进厂以后,他们欺骗群众,说工作队是党中央和毛主席派来的。所以我们和几个保卫科同志,开始也很信任工作队,对施惠珍抱有很大希望,希望她能把我们厂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得更好。但是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施惠珍下厂后不久,我们就感觉到厂里的情况很不正常,运动变得冷冷清清。于是我们又去请教毛主席的书,从毛主席的教导里找答案。毛主席说:“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根据毛主席指示的这个办法,我们就对当时厂里的形势作了一番深入的分析,为什么群众之间贴来贴去的大字报那么多,而对一小撮党内走资派的斗争火力却越来越分散?为什么工作队不肯发动群众,对一小撮走资派进行批判斗争?为什么工作队老是关起门来组织中层干部开会揭发领导核心问题,却把广大工人群众关在门外,不许工人参加会议?为什么旧党委内有一些曾经被群众斗得威风扫地、狼狈不堪的有问题的家伙越来越洋洋得意,尾巴翘得很高?……这些“为什么”引起我们的深思。就在这个时候,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十六条》公布了,毛泽东思想的阳光,又一次在革命斗争的关键时刻,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理。《十六条》这个光辉的历史文件,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到我们心里。就好像毛主席他老人家亲眼看到了我们厂里的阶级斗争形势,专为我们写的一样,越读越亲切,越读越有劲,越读越感到心明眼亮。毛泽东思想是辨别一切是非的最高标准,使我们透过现象看清本质,使我们认识到旧市委工作队的所作所为,根本不符合毛泽东思想。旧市委工作队完全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拼命包庇一小撮党内走资派,企图把革命群众运动的熊熊烈火扑灭下去。文革网录入
  面对着这样的形势,敢不敢起来造反?敢不敢继续革命?对每个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共产党员来说,都是一场新的更加严重的考验。当时我曾想过施惠珍以“老革命”自居,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党中央和毛主席派来的,这个家伙的地位、资格以及种种反革命的经验手段,比本厂旧党委那一小撮走资派,确实要“高明”得多了。这一次如果弄得不好,恐怕确实要吃亏,要跌跟斗了,……但是再一想,这种想法不又是“私”字作怪,患得患失吗?为啥一事当前,老是先替自己打算呢?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要“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要“坚持正确的原则,同一切不正确的思想和行为作不疲倦的斗争……”毛主席的这些教导,又一次鼓起了我的勇气和信心,使我端正了态度,为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几个同志,又一次起来造反了!我们投入了一场新的更艰苦、更曲折,风险也更大的斗争。
  当然我们也遭到了更加残酷的镇压。施惠珍的旧市委工作队,把我们打成什么“假左派,真右派”“形形式式的政治扒手”“反党反社会主义”“打着红旗反红旗”“反革命”……等等。施惠珍迫害我们的那套特务手法,比起本厂旧党委的那一小撮人也确实阴险毒辣,更加“高明”得多。但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反革命的白色恐怖不管多么严重,都丝毫改变不了我们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无产阶级红色江山的决心。我们八月份第一次造旧市委工作队的反,由于群众还没有充分发动起来,大部分群众还受蒙蔽,不明真相,所以革命的烽火刚燃烧起来,就被扑灭了。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在斗争初次失利之后,及时总结了经验和教训,又深入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打人民战争的有关理论、策略和方针,我们就开始进行秘密的革命串连,做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工作。在白色恐怖下做这种工作是很艰苦的,但是有了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我们的同志都已把个人的一切置之度外。所以处境虽然非常困难,但是我们的同志,仍然充满着胜利的信心和斗争的勇气。我们有许多老战友,经常因为秘密开会、学习讨论到深夜二、三点钟才能稍稍休息一会儿。有些同志写大字报通宵不睡觉,但第二天照样上班工作。同志们,这种顽强的战斗精神靠什么力量来支持呢?就是靠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靠同志们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
  六六年十月,《红旗》杂志第十三期社论发表以后,毛主席的司令部发出了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战斗号召。十月上旬,我们厂里爆发了一场全厂规模的大辩论。通过这场大辩论,越来越多的革命职工认清了斗争的大方向,坚决站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来了。我们同这些同志一道,大造旧市委工作队的反,大造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中间,我们终于组成了一支坚强的革命战斗队伍——《永远忠于毛泽东思想战斗队》。我们的战斗队,后来经历了“安亭事件”、“解放日报事件”的一系列严重考验,终于成了本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主力军。
  在一月革命以前的几个月中间,在那些最困难、最艰苦的日子里,我和很多同志一样,经常想念着首都——北京,日夜想念着敬爱的毛主席。我心里老是想,我如果能够看到毛主席,心里真是有多少贴心的话要讲给他老人家听哪!我做梦也不敢想,自己真的能够盼到这样最幸福、最难忘的一天!一九六六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我们一共有十六个同志,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红色江山,我们抱着誓死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冲破黄浦江畔白色恐怖的层层围困,终于到了首都北京,到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身边。我们要向党中央,向毛主席他老人家控诉上海旧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派残酷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的罪行。中央负责同志亲切接待我们,听取了我们汇报以后,表示坚决支持我们的革命行动。特别是我们终身难忘的十月十八日这一天,由于中央负责接待工作同志的亲切关怀和安排,当毛主席第四次检阅百万文化革命大军的时候,我们在只有十公尺远的地方,看到了日夜想念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我看到毛主席身体那样健康,心里说不出的无限激动。同志们也都同我一样,眼里满眶热泪,我们只是拼命地跳跃欢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最最了解我们革命战士的心情,毛主席永远支持我们革命造反派,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生死搏斗中,毛主席他老人家,总是在我们最最需要的关键时刻,给我们送来最及时,最有力的支持。同志们,我们在斗争中取得胜利的经验有一千条,一万条,但是最最根本,最最重要的只有一条:紧跟毛主席,紧跟毛泽东思想,就是胜利!

整理者注:本文节选自1968年3月《上海市纺织系统1968年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讲用稿选》,原标题为《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143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