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2阅读
  • 0回复

嘉言懿行:我的右派老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 的 右 派 老 师
嘉言懿行    266 2013-04-01 11:32
                             我 的 右 派 老 师





      我的高中老师,有许多是右派分子。其中,教语文的王贵明老师,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还没有摘帽。结果在红卫兵造反,批斗“黑五类”的运动中被遣返回原籍。40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听到过老师的音讯,但是他给我们讲课时那慈祥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王老师大约有50岁左右,是教职工中年龄较大的一位。他像绝大部分老师一样,住单职工宿舍,到教职工食堂就餐。只是他日常和同学们来往很少,也很少讲话。尤其谈到政治问题时,总是缄口不语。每天早操时,我们都看到他独自在那里默默地,轻柔舒缓地打太极拳。同学之间流传说,他是一个还没有摘帽的右派分子;他的原名叫钱凤池,革命年代化名王贵明。对于他的历史,他为什么被打成右派等真实情况,则全然不知。


      王老师讲课水平是一流的。那时高考,语文只是考一篇作文。因此,日常教学也不像现在这样,只是侧重于读、写。他反复向我们强调,作文要有思想,有创新,有技巧。说:“一篇文章要让读者读着有嚼头,就像吃馒头,吃饽饽一样,越嚼越香越甜。如果让人读着就像喝凉水一样,淡而无味,那就不值钱了。要力争达到语不惊人誓不休。”他在分析课文和批改作文时,总是贯穿着这一思想的。经过他批改的作文,除把错别字、不正确标点符号标出来外,还密密麻麻地填写着整段整段的评语。


        1964年春,我们班女生王殿香在回家返校途中的汽车站拾到了一个钱包,内装现金30多元,在当时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她想失主一定十分着急,急急忙忙找遍了车站里里外外,也没有找到。当时她分析丢钱的人可能是乘车到60多里外的火车站去了。恰巧火车站就在我们学校驻地。于是,她便坐车追到了火车站。几经周折,终于把钱交给了失主。王贵明老师得知后,立即写了一篇稿件,发到《大众日报》,很快便被采用了。


      稿件见报后,王老师拿着报纸来到教室,只见十分醒目的标题是《拾钱者比丢钱者更着急》。他向我们解析说,如果简单地写成拾金不昧,那就平淡了。捡到钱物,交给学校,交给有关单位,都属于拾金不昧,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而像王殿香同学这样千方百计寻找失主则比较少见。突出了这个主题,文章的新闻价值就更高了。老师现身说法的话,使我们受到了很大启发。


      刚入学时,曾听说王老师教的前一级学生在报刊上发表过稿件,大家心里便十分佩服。经过不长时间的实践后,全班同学便发现确实名不虚传,都为遇到这样一位好老师而高兴。


      然而,1966年春天,就在我们高中毕业前夕,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狂风刮到了学校。我们这些十几岁的青年学生立即变成了造反派,变成了红卫兵,鬼使神差地,疯狂地扑向了王贵明老师等这些所谓的“牛鬼蛇神”。大家为了查找反动证据,翻他的备课笔记,查他批改过的作文评语,回忆他在课堂上的每一句话,结果什么罪恶也没有找到。最后,只得把他定为“最会伪装的阶级敌人”。开除公职,遣返回了原籍蓬莱(也有说是黄县)。唉!那年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1967年底,我们毕业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关于王老师的消息。几十年来,每当回忆起当年参与批斗王老师的情景,心里便感到十分的内疚和悔恨。那是多么的愚昧、多么的无知和多么的可恨啊!多么想虔诚地当面向老师说一声对不起啊!


      后来转念一想,王老师一定得到了平反昭雪,一定过上了一个安乐幸福的晚年,或许这也会给我们这些当年上当受骗的红卫兵一种心灵的慰藉吧!


    (王贵明老师又名钱凤池、战凤池,可能是蓬莱或者龙口人,现在大约90余岁。哪位网友有他的消息,恳请告知。多谢。)


http://m.lgbzj.com/home/blogview.html?blogid=2036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