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83阅读
  • 0回复

魏承思:老大哥孙恒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有一天,我們開車去浙江莫干山遊玩,半途聽說有個算命瞎子,就順路去長長見識。輪到給恒志算命,瞎子說他「權去威存」,在場的人聽了都面面相覷。25年過去了,瞎子的話不斷被應驗。儘管恒志早已離開權力場,但⋯⋯


專欄:如是因如是緣 作者:魏承思 日期:2014-11-17






在諸多的朋友之中,孫恒志一向是我最敬重的老大哥。30年過去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在我進市委宣傳部不久的某一天,有事去副部長潘維明的辦公室,他正和一個近40歲的中年人談話。此人看上去中等個子,身板壯實,皮膚黝黑,沉穩大氣,一派儒雅的學者風度。小潘介紹說:這位是社科院的孫恒志。孫站起來和我握手,態度十分謙和。

少年老成 好吟詩作對

這個名字好熟悉!我頓時想起文革初期,上海大街小巷貼滿造反派通緝上海中學「十紅」頭頭孫恒志的傳單。他當時是上海幹部子弟、老紅衛兵的精神領袖。母親孫蘭是上海教育局的老局長。一二九學生運動時擔任清華大學共青團支部書記。1936年入黨後,被派到上海在宋慶齡、何香凝和許廣平直接領導下投身婦女界救國會工作。隨後進入蘇北解放區,擔任淮安縣長。1964年,周總理到上海視察工作,曾握住孫蘭的手,詼諧地向大家介紹說:「這是蘇北解放區第一位女縣長,是我家鄉的父母官。」孫蘭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恒志的父親萬金培是1925年入黨的老黨員,蘇北建黨初期的領導人之一。建國後長期在安徽擔任財經方面的領導工作。孫恒志在學校時是那種少年老成的好學生,政治上遠比一般中學生成熟。文革發生不久,他自覺抵制四人幫的倒行逆施,因此招致造反派的嫉恨。在學校待不下去了,孫恒志就去各地闖蕩,到民間考察,最後回到蘇北老家做農民。農閒回上海時,他的住所「小東樓」成為知青聚會的沙龍。沙龍成員在一起參與追求獨立思考的「地下讀書運動」和交流詩歌創作。孫恒志的舊體詩當時在上海知青中流傳甚廣。他的詩作飛揚着一種豪逸晴朗,稍帶幾許悲壯的格調。直到今天,恒志依然保持着寫詩的濃厚興趣,時有傑作佳句,頗受南懷瑾先生讚賞。


七十年代始涉足經濟發展

1970年代初,孫恒志作為工農兵學員被推薦到南京師範學院物理系上學,畢業後留校任教。文革結束後,他的興趣轉向經濟研究,被調到上海社科院部門經濟研究所當副研究員。他的經濟思想獨到深刻,是國內最早研究投入產出理論和主張發展第三產業的學者,並且一開始就將理論用於實際的經濟活動之中。1985年,他因上海市投入產出表的設計和編制獲市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次年又因《上海第三產業發展戰略的研究》獲市哲學社會科學論文獎。他提出優先發展第三產業的主張,迄今為止一直是上海經濟發展總思路。

在計劃經濟體制下,上海是中國最大的工業城市,長期以來一直以工業生產總產值作為經濟發展指標。孫恒志等人提出用包括第三產業在內的國民生產總值 GBT 取而代之,此後推廣到全國,沿用至今。

實事實幹 為文化界闖出一條新路

初識恒志不久,他就被提拔為市委研究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1986年夏,市委指示潘維明、孫恒志、黃安國和我負責起草有關上海文化發展戰略給中央的匯報提綱。從上海交大專家樓、虹橋迎賓館、嘉定別墅到北京廠橋中辦招待所,改了一稿又一稿。在近半年的時間裏,我和恒志朝夕相處。他為人低調,話語不多,但言必中的,足智多謀。我和安國思想活躍,但往往大而化之,恒志則長於將想法落到實處。例如,我們提議上海要吸引全國的文化人才,他就想出給外地專才「藍印戶口」的招數;我們主張鼓勵社會辦文化,他就提出給投資文化事業的企業減免稅的做法;我們宣導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他就建議向中央要求給上海文藝團體出國演出的自主權。這些在今天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的舉措,但在30年前的中國卻是聞所未聞的。

立場明確 大是大非做該做的事

1989年春,江澤民對《世界經濟導報》開刀。孫恒志參加上海經濟學家代表團赴美考察剛回來,就被他委以重任出任整頓小組副組長。但他堅持以理服人,不願以整人去博取領導的歡心,成為小組裡的異數。恒志是個秉節持重的人,不像我年輕時那樣鋒芒畢露,但在歷史的大是大非前則立場堅定。5・19宣布戒嚴後,他起草了向中央呼籲和學生對話的5000名共產黨員公開信,震驚海內外。在事後的追查中,孫恒志不願違心認錯,被當局公開指責是隱藏在市委機關的動亂分子。此時,我和恒志、安國三人成了真正的患難之交。停職審查期間,我們不慌不忙,三天兩頭聚在一起旅遊、釣魚、喝酒、聊天,過着難得的清閒日子。賦閑的恒志還學會了做一手好菜。有一天,我們開車去浙江莫干山遊玩,半途聽說有個算命瞎子,就順路去長長見識。輪到給恒志算命,瞎子說他「權去威存」,在場的人聽了都面面相覷。25年過去了,瞎子的話不斷被應驗。儘管恒志早已離開權力場,但在朋友圈始終有着崇高的威信,因為他有一身凜然正氣。

離開官場的恒志不得不下海經商,創辦了上海信達投資顧問公司。20多年來,他從不利用以往的人脈搞權錢交易,既不為利益背信棄義,也不為錢財對權力卑躬屈膝。七、八年前,他逐漸退出商界,忙於為國內城市穿針引線,學習美國的城市規劃經驗。近幾年更是過起了悠閒的退休生活,做詩讀書,打球旅遊。我們兩家人幾乎每年都會相約一道出國旅行。旅途中常和恒志聊起無常的世事,他的看法大多精闢入裏。我知道,這位老大哥看似已漠然置身於政治之外,但心中終究放不下家國情仇。


https://www.master-insight.com/%E8%80%81%E5%A4%A7%E5%93%A5%E5%AD%AB%E6%81%92%E5%BF%9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