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55阅读
  • 0回复

网友点播: 康平路的往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笔者只是在文章中留了一笔,就收到了网友的积极“举手”,在此特别感谢我们网友的热情支持。关于“康平路”那篇文章中,被我们删节的部分,其实也是公开的历史,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有些忘记了。






先说说“康平路大院”这个概念。笔者读书的时候,如果有同学说他们家住康平路上,我们就会猜测,他们家肯定有谁是当领导的。那天也有网友留言说:“我们上中同学里有一些“干部子弟”住在这条路上,记得孙恒志、孙小兰兄妹就住在“康平路九楼”,他们的母亲,当时的上海教育局局长孙兰,在文革中因不堪揪斗羞辱,就是从九楼上跳下身亡,十分惨烈…”






在那篇文章里,我们曾提到了“康平路事件”,在那次武斗后,就有了“一月事件”的张春桥夺权,大批干部、群众被诬陷迫害,很多市委干部被迫搬出康平路大院,其中就有当时的副市长、市委常委李干成。






李干成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市政建设的奠基人之一,前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丕显的儿子陈小津,在《我的“文革”岁月》一书中谈到了文革时期遭受迫害的李干成:






(图:李干成同志在视察工作)






陈老总生前赋诗云:“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在与丑恶势力的激烈对峙中,除了马天水、王少庸等少数变节分子卖身投靠外,以我父亲、曹荻秋为首,包括王一平、梁国斌、杨西光、杨士法、张祺、黄赤波、秦昆、李研吾、李干成、宋季文、石英、宋日昌、张承宗、金仲华、赵祖康等在内的十几位市委书记、常委、市长、副市长,全部遭到了张春桥一伙的残酷迫害,多数人身陷囹圄长达数年。有的领导,如曹荻秋、石英、金仲华等,被迫害致死。但他们始终不惧淫威,傲霜斗雪,宁折不弯,共同谱写了一曲曲撼天动地的正气之歌。






......李干成也是一位铁骨铮铮、令人敬佩的上海老一辈革命家。......李干成调到上海,先后担任市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交通工作部部长,基建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1962年,他被任命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在我父亲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数十年。






“文革”初期,张春桥一伙考虑“三结合”问题,曾经想拉拢李干成与马天水、王少庸一道上他们的贼船,条件是必须揭发陈丕显和曹荻秋“三反言行”。李干成严辞拒绝,随即被打倒,长期关押在少教所。专案组人员抓住李干成1931年被捕问题大做文章,对他进行疯狂批斗和审讯,逼其承认是“叛徒”。李干成的这段历史问题,1941年在华东整风运动中,已作出明确结论,并恢复了他的党籍。而审讯人员仍不放过他,采取了“车轮战”、“蘑菇战”。倔犟的李干成毫不屈服,直到被折磨得中风倒下,神智不清达20多天,报了病危。李干成在少教所关押期间,还患上了肺结核,不得不入院治疗。直到1974年,李干成才得以重见天日......






(80年代,李源潮和苏步青)


当年,和父亲李干成、母亲吕继英一起搬离康平路大院,住到复兴西路的还有他们的子女,其中就包括了四子李源潮。






1950年出生的李源潮,因为时逢朝鲜战争爆发,父母给他取名李援朝,后来才改为李源潮。李源潮3岁时,李干成调往上海,可以说,李源潮也是在康平路大院长大的,读的小学是高安路一小——据当事人回忆,当年有三位副市长的儿子在他们一个班上,赵祖康的儿子,宋季文的儿子以及李干成的儿子。






李干成遭迫害、关押期间,1968年,李源潮到江苏大丰县境内的海丰农场(最早是上海农场的一个分场),成为上海农场第一批5000多名“老知青”中的一员,待在仿部队建制的海丰农场庆丰二队。他那时还用着“李援朝”这个名字。






上面这张照片,就是李源潮(第二排左一)当年在海丰农场和队友们的合影。当年的上海知青范天庆回忆说:“在那些知青里面,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李源潮。在充满霉味的破烂芦苇房中,他经常一个人坐在蚊帐中看数学书。有时房子里没有电,他就到外面读书。为了不被蚊子叮咬,他还想出办法,端一盆水把脚浸在里面,不怕蚊子叮。”——后来恢复高考,李源潮考进了复旦数学系,你如果有兴趣可以翻翻77级、78级复旦数学系的名册,都是学术界颇有成就的人物。






所以,我们现在这批国家领导人,当年都和“习大大”一样,或者说,和新中国很多同龄人一样,都有着一段很艰难的岁月。






我们还要说一段和“康平路大院”有关的往事,同样也是公开的信息,新华网上都能查到,只是被人慢慢淡忘了,它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这段往事和一个上海人熟知的名词有关——“刮台风”。






面对八十年代初,猖獗而泛滥的经济犯罪、刑事犯罪、高干子弟犯罪,当局忍无可忍,遂决心运用重典,整饬社会风气,这就是“刮台风”的由来。而当年轰动上海,甚至全国的一个案件就是“胡晓阳、陈小蒙轮奸案”。






罪犯胡晓阳、陈晓蒙、葛志文(被害人在口述中提到的“小鸽子”),因强奸、猥亵、轮奸妇女数十名,被判处死刑。胡晓阳是谁?时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上海市的第三号人物胡立教的养子,深圳大学《世界建筑导报》记者;陈晓蒙呢?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其五之子,《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






1984年,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干警收到检举材料,并进行调查葛志文,捉出胡晓阳、陈小蒙、陈冰郎(陈其五的次子,被判20年,后在狱中自尽)等人。1985年,卢湾公安分局通过围捕逮捕六名罪犯。此案一经曝光,舆论哗然,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请示胡耀邦,并得到后者批准。






对于此案,胡耀邦亲自督办,并批示:“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1986年1月17日,邓小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这样说:






越是高级干部子弟,越是高级干部,越是名人,他们的违法事件越要抓紧查处,因为这些人影响大,犯罪危害大......高级干部在对待家属、子女违法犯罪的问题上必须有坚决、明确、毫不含糊的态度,坚决支持查办部门。不管牵涉到谁,都要按照党纪、国法查处。要真正抓紧实干,不能手软。






1986年2月17日,上海市高院作出刑事裁定,维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流氓罪判处胡晓阳、陈晓蒙、葛志文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授权,核准对此三人的死刑。次月,胡晓阳、陈晓蒙等被枪决。






后来,邓公在一次会议上,就胡晓阳案表态:“我看了一些反映,上海判了胡晓阳案以后的反映,说这件事处理得好,敢于处理。”在同一场合,陈云同志也表示:“老子要开明,儿子要管严一点,要依法办事。”。






“中国国内宣布对高级干部子弟判处死刑,这还是第一次”,此时,外电纷纷发文,称对共产党刮目相看


https://chuansongme.com/n/89555845293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