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13阅读
  • 0回复

孙恒志:孙小兰的诗稿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赠同 窗友 人





北楼人散兴未散,皎皎婵娟照无眠;


欣忆龙院共营火,愧叹雏鹏负别言;[1]


峰险云乱激奇志,血流头破仍向前!


今宵应宽参商怨,同话明月入新年。[2]





于72年元旦深夜





献给 挚友


——继《西风歌》[3]





不羁的西风呵,


你可也同样敲打着另一扇遥远的窗扉?


快去那儿伴合脉搏的节拍吧,


有一个生命就在今天跨入了二十岁!





呵,今天,“一二.二一”,


   那已逝的俄罗斯统帅早已给它镀上了金辉。[4]


然而,它深深占据了我心灵的神龕,


却仅仅因为它是我一位挚友青春行进时的里程碑。





挚友呵,我们曾同在“乌托斯”的憧憬中迷醉,


现实却很快赐予我们一个“杂耍”的结尾;


漾映着那朦胧的新月呵,


沉沉的江波呜咽出夜雁离分的辛悲……





然而,纵使运命的风雨凶猛难揆。[5]


纵使蓝色的维纳斯[6] 已渐渐远飞;


圣洁不朽的友爱之神呵,


却在坎坷的道路上,


为我们洒下了温馨的花蕾!





挚友,让缪斯回春的妙手,


给您的生日镶上傲立冬霜的奇卉,


那片迟凋的红叶,


这份早发的电文,


将永久记载着我们巨大友谊的珍贵。





想到你暖人心扉的勉语呵,[7]


我怎能让生命的伊斯克拉在灾难中熄毁?!


庆贺你结束了徘徊的郁愁,


你激奋的新生活给我带来多少希望的欣慰。





不羁的西风呵,


快把这席话捎向那遥远的窗扉;


在这不寻常的冬夜,


我那象你一样骄狂的兄弟,


一定也无法安寐…








于七二年元旦前夕




[1] 我赴赣插队前,东平曾画了一幅雏鹏凌空的图画给我。


[2] 东平曾用“同是明月入新年”之句,来表达身分两地的朋友在别旧迎新时的心情,我用“话”字,说明了两句意义的不同。


[3] 挚友的洒落不羁与雪莱笔下的“西风”恰好成一对。


[4] “一二.二一”亦为斯大林寿辰。


[5] 揆:kui,估量的意思。


[6] 据说有支歌的歌名是:爱情是蓝色的。


[7] “…感谢你给了我巨大的友谊,有一颗心愿意承远不倦地伴着你跳动…”挚友的这段话是我常常忆起并使我深感欣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2d2c010100z6e7.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