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41阅读
  • 0回复

陈益南(青近军) 文革中湖南几个红卫兵名人的故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中湖南几个红卫兵名人的故事
  
  
  那些不到20岁的青年人,尤其是那些追星族、超级网虫,在不少人的眼中,似乎他(她)们都还是小孩子,以为他们还不懂事。
  
  其实,这仅是现在历史没给他们大机会而已,只要有舞台让其表演,年轻人都能演出一幕幕走进历史的大戏。
  
  不说当年24岁的秦邦宪(博古)在中共危难之际毅然受命出任总书记、20岁的林彪就做了红四军军长、十八岁的肖华能担任红军少共国际师师长等故事,仅文革之中,很多20岁不到的青年,就俨然成为了一个个指点江山的政治家。很多“英雄”,确是“时势”所造。
  
  (一)李X
  
  李X 是湖南文革初最大的保守派红卫兵组织“红色政权保卫军”的一号头头,时年不到20岁,是长沙市五中的高三学生。虽然,当时他不过是一个中学生,但由于其父为省军区一位副司令员,加上他有一定组织能力,因而,在“红色政权保卫军”红卫兵成立后,便被推举为“司令”。
  
  由于李X 生长在军区大院,对军队中的机构设置与礼节制度比较熟悉,因而他在统领“红色政权保卫军”后,便立即仿效军队建制,在“红色政权保卫军”这一组织内设立了诸如司令部、政治部、组织部、保卫部、宣传部等机构。而且还将原省政协委员们驱走,占椐了省政协大院作其总部,总部大院配置了身着军装的值岗卫兵(当然也是红卫兵),并向可以进出总部的人敬军礼。整个儿就俨然是一个军区司令部,能让所有到这儿来的人都生出惊异与敬畏。
  
  总部之下,便是各学校的“红色政权保卫军”的分部。
  李X 给各学校一级“红色政权保卫军”组织定的名称也体现了军队味,他让各学校的组织叫“军分部”,不能称某某学校“红色政权保卫军”,而要称“红色政权保卫军”某某学校军分部。
  
  李X 还正儿八经地举行过一次“红色政权保卫军”红卫兵的阅兵式,在市五中的大操场上,他让各学校“军分部”分别列队于操场,他则身着绿呢将军服并着白手套,站立于一辆无边斗三轮摩托上,由人驾驶缓缓在队列前行进,并互演军队中“同志们辛苦了!”与“为人民报务!”那套口号定式。
  
  “红色政权保卫军”只存在了五个月,1967年初便被造反派打垮,周恩来总理在1967年的一次讲话中,指责了“红色政权保卫军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动组织”,因而,它便顷刻瓦解,烟消云散。
  
  李X 当然心理是不服气的,可他老子是省军区副司令,知道被中央点了名这一事的性质严重,因此,李X 就从此退出了湖南文革的舞台。虽然“红色政权保卫军”不少铁杆分子以后总想让“李司令”再登山重起,但终究没有成功。李X 被老子送进了真正的军队,从一名战士做起,直至在1979年2月,以一个团职指挥员的身份参加对越反击战并荣立战功。
  
  (二)詹XX
  
  詹XX 虽然作为湖南高校造反派红卫兵组织的头头在湖南文革史上是一位名人,但他本人的故事却并不很多。他原是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特冶系金属物理专业661班学生,做学生时就已是中共党员了。作为保守的红卫兵组织“红色政权保卫军”的强大对立面,詹XX 则担任了属造反派阵营的“长沙市 高等院校红卫兵司令部”(长高司)的第一号头头。
  
  詹XX 能被推举到由两万多能说会道的大学生造反派红卫兵集聚的组织中担任一号指挥员,除了他的组织才能与当时颇为激进的造反观点之外,他所具有的中共党员身份,无疑也起了重要作用。当时,造反派们虽然要造党委的反,但偏偏他们又很希望自已的组织领导人没有“政治问题”,尤希望是中共党员为妥,以免被对方保守派抓“辨子”。
  
  在与工人造反派组织一道摧垮“红色政权保卫军”等保守组织后,詹XX 与其“长沙市 高等院校红卫兵司令部”(长高司)与工人造反派组织的头头发生了严重政见分歧,结果在经过几个月复杂曲折的较量后,也步“红色政权保卫军”李X 的后尘,被 工人造反派组织打垮而基本退出湖南文革舞台。
  
  是不是学生就具定只能象毛泽东所说的那样,只能起“先锋”与“桥梁”作用,而不能长期担当政治领导人呢?文革初期的红卫兵几大领袖如蒯大富、王大宾、韩爱晶、谭厚兰等,毛泽东曾想培养他们做国家级的接班人,可是,观察了几个月后,毛泽东对他们失望 了,得出的结论就是:“虽然你们今天能打倒别人上台,但,明天你们又会很快被别人打倒。”最后,弄得毛泽东只好派出军队去接管被蒯大富们一时掌管的学校。
  
  学生或及纯粹的知识分子确有一个通病,就是行事总想索取“最好的”结果,而不是追求“最可能的”局面,缺乏对“度”的准确把握能力。文革中如此,1989年学潮中也是如此。学潮发展到五月十二日时,学生运动的作为虽已很激进,所创民主氛围也很大了,但尚能为各方接受, 可惜,“高自联”的头头们没能把握好分寸,一味仍只进不停。最后,事情由极端走向了反面,导至了悲剧的发生,已创民主的丢失。
  
  詹XX 在文革后进入了工厂,并一步步做到了湖南的一家大型国有钢铁企业的党委书记、总经理、董事长,至今。四人帮垮台后,很多人都以为詹XX 会当上湖南省级的领导人,因为,文革中期,他作为造反派的对立面组织的一号头头,与其所支持的省委某些书记的关系不错, 造反派垮 台了,他应能出头了。他所在的那一派中有个盟友组织的头头刘某,在四人帮垮台时,确曾得意洋洋地宣称过:“现在该轮到高司的詹XX 当中央委员、省革委副主任,而我也弄个省委常委当当的时侯了!”
  然而,这一切都 没有发生。
  
  大概,詹XX 虽说在文革中期保过一些省委领导,但他们的“保”与“红色政权保卫军”的“保”还是有区别的。“红色政权保卫军”要保的是整个党委及其领导,而詹XX 与“长高司”所保的却只是那些支持自已组织的党委领导,若不支持自已组织,詹XX 与“长高司”却是不会保的,相反还要打倒。例如,对当时支持工人造 反派的章伯森(省委侯补书记)、华国锋(时为省委书记)等,詹XX 与“长高司”则是定为要打倒的对象。毕竟,詹XX 与“长高司”在文革初期是湖南造反派红卫兵的旗帜。
  
  但詹XX 能做到大型国有钢铁企业的老总一级,则相当原因是他的才能所致,因他大学所学的专业就是冶金。
  
  (三)谢XX (女)
  
  时年仅十九岁的谢XX 在文革初期的长沙,是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一则,她是湖南省唯一于1966年8月18日在天安门城楼受到毛泽东接见、并在谢的笔记本上莶上“毛泽东”题名的红卫兵;二则,她创立了敢闯敢造 反的以中学生为主的“井岗山红卫兵司令部”,在文革中,二次领头封闭了省委机关报《湖南日报》社,从而二次掀开了湖南造反运动的高潮序幕。
  
  谢XX 出身于一个高干家庭,其父母都是湖南省厅级干部。照理,她本应是属于参加保守派红卫兵的对象。然而,文革初期,作为长沙市一中高中学生、并已是中共党员的谢XX ,却被驻学校的文革工作组打成了准“反革命”,被列入了工作组的黑名单。不知是谢XX 的直言性格得罪了工作组?还是因谢的父亲由于属湖南省原中共地下党系统的干部遭“南下”干部为主的省委的排挤间接所致?反正,1966年的8月,谢XX 是被文革工作组整得只能跑到北京去告状了。
  
  而,这一状不仅告灵了,伟大领袖都接见了她,并且,让谢XX 更是开了眼界,接受了红卫兵“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观念薰淘。所以,她一从北京回长沙,就不仅不与保守的“红色政权保卫军”红卫兵为伍,反而组建了一个专造省委市委反的中学生红卫兵“井岗山红卫兵司令部”。
  
  在文革造反初期,工人出来造反还是不敢的,就算被单位领导打成了“反革命”、或“右派分子”,也只能心里不服而已。所以,当时的大学生红卫兵造反派“长高司”与中学生红卫兵“井岗山红卫兵司令部”这两个组织在湖南省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作为一个女学生红卫兵司令,敢作敢为且飒爽英姿的谢XX ,更给人一种魅力。
  
  1967年8月湖南武斗高潮之际,周恩来总理点名命令让进入湖南支左的47军军部派人护送时年仅20岁的谢XX 上京,参加向中央汇报湖南文革情况的代表团。之后,谢XX 成为了中央任命的、包括华国锋与解放军47军军长黎原在内只有十几个人组成的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成员。
  
  1968年省革委会正式成立后,谢XX 却只做了一名省革委委员,而很多人都以为她至少应当省革委的常委,甚至当副主任也有资格。之所以如此,一则是工人造反派代表已成了当时的左右时局的力量,作为中学生的谢XX ,其份量已不太为主湘的47军军部重视;二则,是由于谢与当时受整的极左派红卫兵头头们(均为大、中学生)有一些私人友谊性往来,受到了牵连。
  
  1970年,谢XX 在受到一连串的审查后,她进了工厂,当了一名工人。
  1974年的所谓批林批孔运动与1976年的批邓反右运动中,很多造反派工人都希望尚只二十多岁的谢XX 重出江湖,但她终于忍住了,安心当她的工人,并读书求学。
  
  因而,由此她得以在四人帮垮台后,没有陷入其他那些当年的造反战友们所受的挨整境地,相反利用恢复高考的机会,接受了高等专业教育,从而具备了一名电脑工程师的资格。
  
  现在,谢XX 是一家大型电脑软件公司的老总,虽然,此时她在IT业的名声远不如她当年做红卫兵司令时响亮,但她却绝对是活得很有质量,且有滋有味。



作者:忡忡Lv 6 时间:2002-05-31 17:23:35
  好文共赏。
举报 | 1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作者:一听Lv 9 时间:2002-05-31 17:28:16
  67年初湖南军管后被取缔的群众组织主要有哪几个?
  广州在取缔中大红旗以后,其中一条罪名是:
  
  “中大红旗”,在坏人幕后操纵下干了许多坏事,与湖南反革命组织“红旗军”的头目王××来往密切。
  
  这个红旗军不是你上面提到的那个红色政权保卫军吧?
举报 | 2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作者:liuntLv 3 时间:2002-05-31 17:35:27
   怎么
举报 | 3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作者:思想的苇草Lv 6 时间:2002-05-31 17:39:17
  
举报 | 4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楼主:青近军Lv 7 时间:2002-05-31 17:53:06
  湖南“红旗军”不是“红色政权保卫军”,而且其组织性质与它相反。
  
  “湖南红旗军”——全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荣誉、复员、转业、退伍军人红旗军湖南司令部”,于1966年12月6日成立,是湖南最早的造反派组织之一。它的成立主要是针对早它成立的保守组织“八一兵团”,由各造反派中的复员军人组成。
  
  但,1967年初,中央下令任何由复员转业军人单独成立的组织,不论“造”与“保”性质,都必须解散。这是大背景。
  
  其次,当时红旗军等造反派与省军区对立严重,省军区就将红旗军的人员构成情况、以及将省展览馆历史展览中的枪支,拍照,上报说成是红旗军的。因而,1967年月1月20日,中央文革与中央军委就来电,将红旗军定性为反动组织,让省军区派兵封其组织抓其头头。
  
  后来,1967年8月,中央根椐湖南其他造反组织的汇报,知道问题不是军区说的那样,便撤消了“1。20。”电示精精,让军区释放了红旗军头头,但其组织不允许恢复,原因就是上面那个背景大命令。
  
举报 | 5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作者:一听Lv 9 时间:2002-05-31 23:16:41
  8月到处都在炮轰军区,军区处在最窝囊的时期。广州的八一战斗兵团等几个组织也是在这时平反的(我在文革杂记之4中就是写这段历史)。中央同意平反,实在与他们内部的斗争有关,我想造反派组织的汇报所能起的作用,应该甚微,顶多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借口而已。
举报 | 6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楼主:青近军Lv 7 时间:2002-06-01 09:33:37
  1967年8月,各地普遍炮轰军区,且中央也大都批评地方军区,是因前段(二、三月间)派军区“支左”,而受地方影响很大的军区,普遍又按正统观念没有支持造反派或工人造反派,反对其实行镇压,顶多只支持稳键的造反派,这些做法,可能与中央与毛泽东对文革的部署不合,故中央又重派野战军参与支左,而让地方军区撤出来。
  
  在此背景下,便有了中央为各地被镇压的造反派组织平反的事。
  这是其一。
  
  其二,便那个省的造反派能不能平反,也得看那里的造反派组织的势力够不够强大,能不能左右本地的局势 。否则,也平不了反。
  
  如广西的造反派“四。二二”,就始终没能平反,最后1968年还被中央一纸“8。28命令”镇压。
  
  政治斗争中,实力是很重要的事,没有实力,便没有什么可谈的。
  1989年学潮中,当有人向中央领导人请示,与天安门广场的什么学生代表谈判?领导人不加思索地指示:现在谁能左右广场局势 ,就与谁谈。
  文革中,当时的中央对各地造反派组织的态度也是如此。
举报 | 7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http://bbs.tianya.cn/post-no01-20242-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