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05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广州“一打三反”运动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叶曙明


由于公检法都被砸碎,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在1969年底至1970年上半年的“一打三反运动”(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和反对铺张浪费)中,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形,愈演愈烈,不仅在城市,而且农村地区也出现了乱捕乱杀的现象。这种情况,在“文革”中已甚猖獗,这从当年从化县良口公社联平大队“贫下中农特别法庭”的一份布告,可见一斑:


布告


查坚持反动立场的恶霸富农之仔何耀煌,现年24岁,系我联平大队人。其父是反动富农,解放前曾任国民党的财粮干事,一贯与人民为敌,解放后,因难逃法网,畏罪自杀。


何犯一贯坚持反动立场对党极为不满,出于反动阶级本能,于1955年,在联平厕所大写反动标语和漫画,疯狂讽刺和攻击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削尖脑袋,钻进群众组织,兴风作浪,无恶不作,大搞阶级报复活动,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并扬言要杀害革命群众何××、何××。


何犯实属罪大恶极,罄竹难书,民愤极大,为了维护社会治安,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广大贫下中农特设特别法庭,判处罪犯何耀煌死刑,立即执行。


此布


从化县良口公社联平大队贫下中农特别法庭


公元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四日


这是值得历史铭记的一份文献。从今天的目光看,是非常荒唐、不可思议的。从布告中列举的“罪状”,除了1955年的问题外,在“文革”中的新问题,只是“扬言”要杀人,这就被农村自设的“法庭”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


1970年元旦刚过,“一打三反”运动,如风卷残云,横扫全省了。各地接二连三召开宣判大会,判处反革命分子、国民党特务和刑事犯罪分子。被判死刑的犯人,在押赴刑场之前,都要游街示众。当汽车驶过时,引来大批市民围观。一块块写着犯人姓名的牌子,从人们眼前一闪而过。


3月10日,“一打三反”进入高潮。广州市在越秀山体育场和全市7个分场,召开40万人的宣判大会。对77名特务、反革命分子、杀人犯和贪污盗窃罪犯进行宣判。全市各区局单位,闻风而起,组织了800多场检举坦白批斗会。许多历尽苦困、苟延至今的人,最终仍逃脱不了在运动中被打倒的命运。他们的可悲下场,刺激着那些似乎可以侥幸过关的人,不得不以更高昂的斗争热情,表白自己的革命立场。


市革委会连续20天,进行全市大检查、大揭发、大批判、大清理。其中不乏刑求盘问、屈打成招的冤案。与此同时,在党内也展开“吐故纳新”运动,实行淘汰清洗。一大批被指为“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党员,被清除出党,或“挂起来”,停止组织生活。


以战备和精兵简政为由,继续大规模地把知识青年和干部遣送下乡。20世纪70年代的到来,并未给人们带来希望。省革委会还要求干部“两退一插”,即退职、退休、到农村插队当农民,并制订两年内处理15万名干部的指标,1970年将处理安置5万人。广州市成立了战备人口疏散领导小组,全力展开城市人口战备疏散工作。仅广州一地,便有5.8万人在70年代的头一年被疏散到农村,其中2.3万人是上山下乡的知青。从5月开始,一部分工厂也陆续迁往山区。


也许有人以为,文革只对城市有影响,农村相对平静,生产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其实,“文革”对农业生产的破坏,也相当严重。1969年以后,在广东地区的农村,刮起了一阵共产风。灾难从9个方面,向农民步步逼来:


一、并社。并社有两种并法,一是取消大队,并大生产队,实行二级管理。另一种是并大大队、并大生产队,维持三级管理。


二、改变核算单位。一是实行大队核算,二是取消大队,以并大后的生产队为核算单位。三是有些地方实行以公社为基本核算单位。有的地方撤销生产队,恢复大跃进时期的连、排编制,以连为核算单位。有的公社改为大队核算之后,队队表忠、献忠、比忠,把生产队的财产无偿交给大队。富队献出厂场、生产资金和储备粮,穷队不甘落后,赶种麦子、蒜头、蔬菜,献给大队。


三、实行供给制。各地提出的供给制项目,包括粮、油、盐、糖、柴(草)、医(疗)、学、生(育)、葬、衣服、理发、电灯等十几种。多数地区实行粮、油供给。有的地方实行了供给制,由大队统一分配,取消工分,实行等级发薪,粮、柴(草)按需分配。


四、实行工资制。有的公社实行工资制,社员按“三忠于”表现和劳动强弱、劳动态度等条件,评为20个级别。一级为20元,20级为2.5元。一年发4次工资。


五、属社员所有和使用的房屋、厕所、自留地、开荒地、饲料地、“五边”地、自留果树和私养耕牛,一律收归集体。


六、队办集体食堂。


七、集体生产的农副产品不上自由市场,统统卖给国家。许多地方把它作为忠不忠于毛主席的一条标准来对待。


八、取消“公有私养”生猪,改为“公有公养”。


九、无偿交余粮。农民称之为“献忠字粮”。有的地方献“三鸟”表忠心。


所有这一切,足以令农村经济重新走向破产。


叶曙明


广州“一打三反”运动2014.04.05羊城晚报





广州“一打三反”运动
作 者 : 叶曙明
日 期 :  2014.04.05
来 源 :  羊城晚报
版 次 : 第B03版:博闻周刊·羊城沧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