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56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造反派的末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造反派的末日
   2014-02-24 19:04 星期一



    1968年6月30日,几名广州造反派的头头,到北京参加全国造反派的联合会议。7月17日,从全国各地来的造反派还包括贵州“四一一”、广西“四二二”、青海“八一八”、辽宁“八三一”、黑龙江“炮轰派”等,全都是最激进的造反派组织。关于会议的内容,从后来中大八三一的一位头头的揭发中,可见概略:“整个(会议)过程就是讲中央怎么斗争,如何激烈;各地的革委会怎样犯错误;军区如何支保;造反派怎样受压。”





    会议最关键的议题是:成立名为“全国造反派总部”的全国性统一的造反派组织。这是中央绝对不能容忍的,曾三令五申,不准成立全国性组织。一旦出现这样的苗头,也就是造反派覆灭之时了。因此,中央决定对造反派采取坚决镇压的措施。


  


    7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针对广西问题,发出著名的“七·三布告”。广西问题与广州密切相关。东风派与广西联指、湖南高司、武汉百万雄师、河南造总等群众组织观点接近,而旗派则与广西四二二、青海八一八、辽宁八三一、黑龙江炮轰派等群众组织接近。7月6日,广州的街头巷尾,哄传中央将广西“四二二”定为反革命组织。地总的高音喇叭,彻夜欢呼。


  


    7月8日至10日,省革委会召开第八次党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省、市革委会常委、在广州的委员和军队参加三支两军各方面的负责人。第一天的会议是学习“七·三”报告。第二天,刚从北京回来的孔石泉、黄荣海和陈郁、王首道、阎仲川、白平等人参加了会议。阎仲川在发言时说:“现在少说废话,讲抢车的事吧!600多辆汽车被抢了,很多破坏了,这是明摆着的。就是有些人对革命委员会的话不听,对中央的话不听,对毛主席的话不听。我们到底要不要对全省4000万人民、广州300万人民负责?我们说了就要做,不要做两面派!”


  


    阎仲川接着又说:“我建议先解决广州的问题。怎么办?交通中断、制高点占领、抢车、抢枪、殴打绑架、杀害解放军,是否这样下去?……现在还抢车,你们是不是中国人?还有没有中国人的良心?有些组织不表态,暗中支持,占了粮食局,破坏粮食供应,还派人去表示支持。对广州目前的情况,参加会议的群众组织都要表态,参加会议的常委都要签字执行。”


  


    会上两派组织的代表又互相指责起来。这时军队和革委会已明确表示了反对旗派的态度。阎仲川命令旗派设在三元里的关卡在12小时内拆除。“不拆,我们解放军把它消灭掉。”一位军队代表说。


  


    孔石泉说:“现在还有人暗中支持占领制高点。外地来广州占制高点,它干扰了广州文化大革命,搞武斗,打、砸、抢,这是什么人,这是为什么?……对社会上的人,同志们要好好调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人?”陈郁说:“有一些人,甚至是农垦厅的干部,不防洪,还把人抢走搞串联,抢防洪车,这个人要枪决!”孔石泉接着说:“应该斗,应该游街。”陈郁愤怒地说:“轻了,我说要枪决他。”


  


    旗派工革联的代表在会上被要求“统统站起来,都要表态”。红旗工人的头头在会上带头做了检讨。会议最后通过了广东省革委会的一份文件,省革委会委员一一排队签名。


  


    7月5日,一辆正在南站市一中附近执勤的军队小汽车被抢。7月8日上午,驻南站解放军执勤分队奉命追回被抢汽车,在黄沙大道上遇上市一中的学生正驾驶着那辆汽车。小分队令其停车,将车收回,随即返回南站驻地。但当他们走到南站大门值班室附近时,被南站、市一中、市运二车队上百名群众截住,他们高呼:“南站是我们的,不准你们进去!”站内响起了钟声、哨子声,又有几百名群众闻声赶来,把24名军人团团围住。


  


    混乱中,军人三次鸣枪警告,但未能驱散群众。大部分军人都被打伤。群众把负伤军人架到南站大门外,然后用车辆把大门堵死。这时,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双方在雨中对峙,长达六个小时。7月8日,广州市郊区东方红公社罗村大队,围攻、殴打、捆绑郊区革委会和解放军派去该地调查武斗情况的人员,连汽车也被砸烂。


  


    7月24日,中央发布一个针对陕西问题的布告,但实际上,和“七·三布告”一样,是向造反派发出的最后通牒,全国各地都适用。7月25日下午,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温玉成等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接见广西来京学习的两派群众组织部分代表和军队部分干部。周恩来严厉斥责了广西“四二二”造反派:“你们把杀人的、放火的、抢援越物资的、中断交通的,都说是受压的,还说别人是右倾翻案,这是反革命罪行,对这些人就是要实行专政嘛!”


  


    周恩来批评旗派到北京开会,是造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反。“他们说什么黄永胜同志到北京来了,他们也来北京,这是借口。他们是造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反,对坏人的阶级感情却那么深。中央点名的,他要辩护,究竟站在什么立场?还开黑会。”


  


    中央对广西问题的表态,不啻一纸判决书,宣判了广州旗派的“死刑”。自从“七·三”、“七·二四”布告之后,广州军区便放弃了所谓“一碗水端平”的政策,对造反派实行坚决镇压。军队接到命令,在受到造反派攻击时,可以开枪。一位在军管会工作的军队干部说:“从‘七·三’、‘七·二四’布告以后,造反派就老老实实了,你不听话的,真抓;你要敢动武的,真打。造反派都非常现实,过去放纵他们,他们当然厉害了,你不放纵他们,他们最老实了。”这时,造反派已经处于苟延残喘的处境了。


http://blog.tianya.cn/post-791868-55518662-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